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二十五)梦签
    tue nov 25 00:49:47 cst 2014

    拍卖会后。

    我像被抽了筋似的,满脑子都在想岛主,想那颗玉坠。

    休息了整整一个星期,回到单位。

    只见看报的同事神采飞扬。

    “喂,你杂这样高兴啊”我不客气地问。

    “我马上就要拥有那颗神奇的玉坠了”同事乐颠颠地说。

    “什么?玉坠”

    “是啊,平安夜拍卖的那颗啊”

    “那颗不是99万元被人拍走了吗?”

    “是啊,是我朋友的朋友拍到的”

    “噢,这么巧???”

    “是啊,玉缝有缘人啊,我早就想要这颗玉坠了”

    “你也懂玉石?”

    “何止是懂,简直就是痴迷”

    “太大意了没看出来”

    “知道这颗玉坠怎么进的拍卖会吗?”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

    “听好了,这颗玉坠当时是被一位捡垃圾的人捡到的,然后被一位不懂玉石的人以10元价钱买走了。然后又被稍懂一点玉石的人以100元价钱又买走了,最后有一位拍卖行的人见到了以500元价钱又一次买走了,后来通过鉴定,此玉石有一种神奇的灵气,此玉会不停地增值,所以,我想让朋友转卖给我,我要好好研究研究?!蓖陆彩鲎?。

    我突然想起,这玉坠我戴着的时候老是梦见岛主,难道就是感应?我看也是,不然杂这样神奇。

    “那你朋友会以多少价钱给您?”

    “60万”朋友自豪地说。

    “99万怎么可能会60万就给你?”

    “我还要加上其他的宝贝去换的”

    “原来是这样啊”

    同事开心得不得了,每天都神采奕奕,只是我像一个霜打的茄子,做什么都苦着一张脸。

    三天后,同事抱着几件宝贝,我都不知道他抱的是什么宝贝,神秘地离开了办公室,我也期待他换回宝贝,等我有钱了再向他买回来。

    我打着如意算盘,拼命地画图,希望能多挣点赎回玉坠的钱,经常加班加点到通宵。

    二天后,同事狼狈不堪地出现在我店旁边的垃圾桶旁边,神志有点不清了。

    “你杂了?”我推了推他。

    他还是没反应。

    我将他带进店里。

    小青给他打了盆水,又给他找了些吃的。

    待他神志清醒时。

    “呜呜呜我的钱啊,我娶老婆的钱啊”同事拉着我的手痛哭着。

    哭得很伤心,也很令人同情。我能理解他倾家荡产的难过,换了谁都会无比难受。

    一路上,他给我讲,他被朋友给骗了。

    他一个人高高兴兴地去到交易地点,看看时间也到了,四周根本没有任何人,他想给朋友打电话。

    突然,自己被人从背后打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身上的现金、宝贝和值钱的东西一样都没有了。

    我身无分文,一边走一边骂,过路的人都以为我疯了,谁也不敢给我搭车,我是又冷又饿,走了三十多公里路。

    “明天的早点钱都没有了”同事可怜巴巴地说。

    “拿着吃早点吧”我给了他一千元。

    说真的,他在拍卖场上抢价我很是生气,但想想他不出那个价,别人也会出更高的价,所以也没必要报怨他。

    反而我现在更同情他。至少他有勇气将娶老婆的钱都拿出来,这点我还得像他学习。

    “谢谢您!我老是对您不客气,但是在最困难的时候只有您会帮我?!?br />
    “别这样说,都是同事,有困难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其实,您人挺好了,懂的知识比我多,以后我还要多向您学习呢,钱账乃身外之物,你安全回来就是最好的!”

    “谢谢谢,非常感谢!以后我们一定是最好的朋友”

    “好的”我们握手。

    通过这件事,让我明白,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怎么也得不到。我没倾家荡产我没得到,但同事倾家荡产了他还是没有得到。有些朋友可以信任,有些朋友一辈子都不可以信任。

    网上。

    三生石:“您好,平安夜的拍卖会您去了吗?”

    石上生:“去了,两手空空归来”

    三生石:“是吗?”

    石上生:“你呢?”

    三生石:“怎么说呢,应该还是有收获”

    石上生:“此话怎讲?”

    三生石:“呵呵!收获了人气”

    石上生:“啥意思?”

    三生石:“拍卖会就是我搞的?!?br />
    石上生:“怎么不早说???”

    三生石:“我都说了有个拍卖会,你又没追问?!?br />
    三生石:“不说了,近来太累了,我先下了”

    一肚子的话没问,人家走了,早知道他是拍卖会的人,我应该近水楼台才是啊。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还是入梦了,梦见岛主走进一个寺庙里。

    点了三柱香,插在香炉里,然后双手合掌闭上双目,跪在圆莆团上,白胡子方丈右手持竹签桶,念念有词地在香上绕了三圈,又在岛主的头上面绕了三圈,然后递给岛主,岛主摇出一支签掉在地上,岛主睁开双眼,双手捡起地上的签递给方丈……

    突然,岛主拿下发夹,一头秀发披散下来,她双手合掌,双眼闭目,两行清泪,方丈拿起剃刀正在给她剃度……

    才梦见岛主剪断的青丝,我立刻从梦里惊醒过来,醒来一身冷汗直冒,岛主您不会有什么事吧?

    第二天,来到单位,同事早早就到单位。

    “早上好!”一进单位就受到微笑待遇。

    “早上好!加油”我拍拍他的肩。

    “加油”同事攥紧拳头。

    走近办公桌,同事早就给我倒好了茶?;拱诹艘徽拍戏酱?。

    这样一来,心里还是有点感动的,希望我们以后真的能成为最好的朋友!

    我一边喝着早茶,一边看着南风窗,上面说:拍卖会上那个有灵气的玉坠,送往一家寺庙开光……

    “哇”我昨晚才梦到岛主去寺庙求签,今早报上就讲她的玉坠送去寺庙开光。

    岛主不会真的出家了吧?我希望您好好的,一定要等我!

    “我还是不死心,我想把那坠子弄到手”同事又从报纸上端露出他那双见钱眼开的眼睛。

    “你别吓我了,你已经把娶老婆的钱都用了,难不成你还想把下辈子娶老婆的钱透支了?”我没好气地说。

    其实我是对他好。他再这样下去真是完了。

    当他和我告别时,已经收好东西准备走人了。我只能用走火入魔来形容他,也希望他以后一切顺利。

    看惯了太多人的辞职,也习惯了这一切,想起当年长毛为自己的理想背起背包走人了,现在这个同事又为了自己的痴迷辞职了,也许下一个辞职的就是我……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