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三十四)婚礼变葬礼
    thu dec 04 09:44:00 cst 2014

    “严大哥,我家里…出事了…”秋根在电话那头难过地说。

    “???我马上过去”我一边说一边往酒店门口跑去,迅速地截了一辆出租车往秋家赶。

    还没到秋家大门老远就听见哭声一片,这种悲伤的哭泣声不用走进去,就知道秋家有人不在了,难道是?我的预感如此强烈,强烈得会让心脏发抖,感到生生地疼。

    看见秋家一下子来了很多的人,但就是不见秋叶和长毛以及双方的父母,那些来的人都各自找着事做,根本不像是帮喜事的,倒像办丧事的,我越看越不对劲。

    “秋根,家里到底出什么事了?”急忙将秋根拉到一旁。

    “姐夫…姐夫他…出事了”秋根哽咽着。

    “你姐夫到底出什么事了?”我摇着秋根问。

    “姐夫…姐夫他昨天在拍完最后一组野象专集时,兴奋地正准备去收起隐蔽的摄像器材,还没来得及去收,突然遭到了一头野象的袭击,姐夫被发狂的野象用长长的鼻子高高地卷起,然后猛力地摔向大树上砸死的……(这一段录像在他的摄像机里发现的),今早被当地进山的村民发现,姐姐是第一个得知消息的人,姐姐都快崩溃了!”秋根难过地掉着眼泪。

    “天哪,怎么会发生这样事情???……”我感到非常意外。

    “那你姐人呢”我紧接又问。

    “姐姐在医院”

    长毛的父母也住进了医院,秋叶的父母来守着。第一次看见秋叶的妈妈这样悲伤,做母亲的,女儿刚要结婚就失去了女婿,这是何等的不幸??!秋爸爸也气得没有半点先前那种秋高气爽的样子,围着三四个病人不停地转。因为秋妈妈伤心过度也需要人照顾。

    大家都没有食欲,随便吃了几口快餐后,我让秋爸爸和秋妈妈回去休息,我和秋根在医院轮换着守夜。

    长毛的徒弟、朋友和秋家的亲戚在殡仪馆守灵。

    2月11日,长毛的遗体将要火化,按照风俗人死后三天内将进行火化,从长毛2月9日出事那天算起到今天刚好三天。

    长毛的父母带着无比心痛的心情醒来,仿佛一夜之间被大喜大悲染白了头发,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在秋叶父母的陪同下,准备去看儿子最后一面。

    随后,秋叶也从忧伤惶恐中醒来,精神恍惚地看着四周,又一言不发地盯着我们,那样子好可怕,感觉她会突然从窗子跳出去,又感觉她会拿起水果刀狠扎自己,再感觉她会着魔地撞墙……

    我害怕地联想着会发生的状况。

    突然,秋叶从病床上跳下来,鞋也不穿地冲出了病房,那种速度之快法我们都没反应过来,我们追出一段路才拉住了秋叶,秋根心疼地将姐姐背起来,秋叶靠在弟弟的背上找到了安全感,像个刚哄乖的小孩一样轻轻地哭泣着。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秋叶一遍一遍地喊着。

    我们将秋叶送到她妈妈家,她还是吵着要回家。

    “根儿哪…,你姐…是想回她…自己的家,你就送她…回去看看,然后,直接过去火化场吧(这里人很少叫殡仪馆) ”何美兰已经没有往日那种打机关枪的语速。

    我们将秋叶送回到长毛和她最温馨的家里,这是长毛请朋友帮设计的一栋别墅,特别有艺术风格,但有没有风水就不大清楚。

    新房布置得很喜庆,房间里挂满了长毛和秋叶漂亮得像明星一样的结婚照,蓝天白云下,青山绿水间,清清梅湖边,绿色茶林间,拍下的那一张张美丽的脸庞,一个个甜蜜的动作,根本让人想不到这样一对令上天都忌妒的新人,眨眼间就变成阴阳两隔,人鬼殊途的夫妻。

    我不敢再看再描述眼前的一切,因为我接受不了这样突变的事实。更何况马上要当新娘子的秋叶。

    看着秋叶那神志不清的样子,真是又心疼又害怕,害怕她做傻事,心疼他失去了心爱的人,看见秋叶换上白色的结婚礼服从婚房里走出来?

    “晓雨,漂亮吗?”秋叶挂着僵硬的笑容,直直地看着我问。

    我被吓傻了……

    “姐,姐,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弟弟好吗?”秋根跑过去抱着姐姐痛哭起来。

    “秋根,快快快,你姐夫他回来了,他还没换礼服呢……”秋叶用力地推开秋根,提起一包东西又疯了似地跑出家门。

    “秋根,快跟上”我立刻地反应过来。

    我们上前拉住了秋叶。

    “求求你们放开我,我要去见晓雨,求求你们……”秋叶可怜地哀求着。

    长毛被发现时身体都僵硬了,根本没送医院,直接送到了殡仪馆。

    当我们赶到位于北郊的殡仪馆时,殡仪大厅已经布置好追悼会会场,大厅被三四排成百上千的花圈层层包围着,厅外的墙边也靠满了花圈,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人。

    长毛年轻帅气的照片如果不是做成遗像摆放在灵堂的正中间,谁会知道这就是即将遗体告别的对象?太年轻了,太可惜了,这里还没有数码显示屏,只能在大厅中央正前方拉起长长的黑纱,上面打印着大白字横幅“英年早逝的著名天才摄影师夏晓雨先生的追悼会”。

    化妆师已经给长毛化好了妆,但面部被缝合的地方还是看得出来,他僵硬而无声地躺在灵堂上,那种被化妆成新郎的面容凝聚了多少,对秋叶的相思和不舍,看了让人心碎!

    “晓雨,后天就是我们大喜的日子,这是我们的结婚戒指,我们不是说好今生永不分离的吗?你怎么忍心抛下我……”秋叶一边给长毛换上结婚礼服并给他戴上结婚的戒指,一边哭得肝肠寸断,那一声悲哀的哭声让所有在场的人感觉到心痛。此时,大家只能化悲痛为力量,安抚好秋家上上下下!

    僵硬的身体很难穿上礼服,秋根和我连忙伸手去帮忙,被秋叶狠狠地将我们的手扒开了,她一个人努力地为长毛穿上礼服,打起领带,在场的每一位都看眼里,痛在心里。

    “仪式现在开始!请全体肃立,默哀!奏乐!默哀毕”殡仪司仪有序地主持着……

    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

    马上要推走长毛的遗体进行火葬,秋叶俯在长毛的身上,用双手紧紧地搂着僵硬的长毛不离开,她时而清醒时而发狂,僵持了好一会,在亲朋好的劝慰下,才离开,遗体刚要推走,她又猛然转身不舍地、久久地拉着长毛的手不放,突然,一枚男式钻戒清脆地掉在地上,也许这是天意,是长毛最后留给秋叶的念想,秋叶晕了过去……

    秋叶那种死活不放手的样子已经达到一种疯狂境界,仿佛要跟随长毛一起推进火炉里熔化一样,我上前将那枚珍贵的戒指捡了起来。

    “小青”在场面非?;炻业娜巳豪镂曳⑾至诵∏?。

    “老板,你怎么在这里?”小青惊讶地出现在我身边。

    “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里呢?和您一起回来的老太太呢?”

    “噢,大娘在我乡下的家里,家里人派我来参加表妹的婚礼,现在成这样了我都还没敢和家里人说呢”小青咬着我的耳朵说。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小青是秋叶的表姐。

    我是一位能见证长毛和秋叶爱情的人,因为长毛从一个花心的情种变成一个专一的男人,这是多么的不容易,看来这就是爱情力量的所在,秋叶一位纯洁的女孩,奋不顾身地大胆去爱了,哪怕这个结局如何残败,她都勇敢地接受了。

    40分钟后一具完整的尸体变成一堆骨灰,我看了非常心寒。几天前还活灵活现、幸福无比地和我们一起喝酒、k歌的人,现在就变成一堆没有生气的骨灰。

    2月12日,酒店的婚礼虽然取消了,但应邀的客人都来到家里看望秋家大小,秋根和我还有小青在附近饭店招呼着前来慰问的所有来宾。

    我不知道秋叶那一夜是怎么熬过来的,也许她抱着长毛的遗像拜堂,然后走遍家里的每一个角落,看遍每一张结婚照片,也许她抱着遗像同眠……

    2月13日,帮着秋家送走了远房的亲戚后,我回到了酒店。这一夜我一夜未眠,人??!生得太不容易了,死却让人难以预料,但我不知道那天秋叶碰到的碗裂断筷,是不是预示长毛在生命最后一刻,给最心爱的人一种感应?也许就在碗裂开的那一瞬间他的头正砸在树上,为了求生一直挣扎着,直到筷子断的那一秒钟预示他已经咽气了,从此阴阳两界。

    我的梦,可能预示他的伤口被缝合、遗体被火化……

    原以为我能在这个婚礼上见到岛主,没想到竟是一场难忘的葬礼。明天我将要离开这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城市,回到自己生存的城市与父母团聚。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