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三十五)黑纱下的情人节
    fri dec 05 10:23:51 cst 2014

    答应父母回去陪他们过节的,所以我今天得赶回去。

    长毛的父母留在儿子喜欢的城市和家人里过一个不一样的春节。

    长毛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希望失独的二位可怜的老人能在儿媳及家人的安抚下,放下痛苦的包袱,健康长寿地生活下去。

    我告别了秋家大小和长毛的父母后,秋根和我将小青送到车站,她今天也要赶回100多公里外的家里。

    一路上,大街小巷卖满了玫瑰花。因为这几天根本没接触鲜艳的颜色,突然看到红玫瑰觉得很奇怪。

    秋根送我来机场。

    “严大哥,您是不是要赶回去过情人节啊”秋根突然问我。

    “秋根,今天是情人节?”我奇怪地问。

    对于我来说情人节只是一个日期,我还真没有把他当节日过呢。

    “是啊,本来我计划在今天要送我喜欢的姐姐玫瑰花的,但今年又落空了?”秋根遗憾地说。

    “那明年补上就行了”

    “明年可能来不急了”

    “为什么呢?”

    “也许今年就有人向她表白,明年结婚了怎么办?”

    “不会这么快吧?”

    “这不好说”

    “喂,秋根你说的到底是哪一位姐姐???”我越听越不对劲。

    “嘘”秋根比了一个手势。

    “还保密,那好吧,好好照顾你姐和老人”

    “严大哥,你放心吧,我会的,这次真的不好意思,让您大老远跑来,竟然是这样的气氛”秋根有点伤感。

    “没事的,人生在世,世事难料,大家都要好好珍惜每一天”

    “嗯,下次来我一定带您四处走走”

    “有空常联系,再见”我们彼此挥手告别。

    这是一个开满鲜花的城市,如果岛主在的话我就可以给她买九九九朵红玫瑰,让她幸福地抱着,让情人节在我的生活中不再是一个日期,而是一个幸福的日子。

    因为小城并不大,所以无论哪里发生一点风吹草动的事情,一会儿功夫满城皆知,更何况是这样离奇的婚礼,人们好像都在为这对新人感到惋惜,又非常的同情四位老人。

    我刚要过安检,突然感觉衣服口袋里有一个硬硬的东西,我连忙伸手拿出来。

    完了这是长毛留下的遗物,准备今天告别时拿给秋叶的,一忙就给忘了。

    刚要给秋根打电话,秋根迅速的将车停好,奔我而来,心想:天哪不会又出什么大事了吧?

    “严大哥,您怎么还在这里?”

    “我刚要过安检,发现有件东西忘记交给你姐,正好你就来了”

    “噢,原来是这样啊”

    “你突然跑来机场有急事吗?”我将遗物递给秋根。

    “噢,我来接一位朋友的,她很快就要下飞机了”

    “好好安慰你姐,保重”

    “保重”我们再次挥手道别。

    我通过安检后来到我并不陌生的候机厅。

    从候机厅的大落地玻璃窗就能看见上下飞机的乘客,乘客绕着候机厅大落地玻璃窗外的那条旅客专用通道就能到达大厅,与候机厅只有一玻璃窗之隔,你可以尽情地欣赏机场周边的环境。

    我正在漫不经心地翻阅着小城的报纸,就看见关于著名天才摄影家夏晓雨先生英年早逝的报道。

    没想到一套野象专集是他来到这个美丽城市最后拍的一套专集,这套专集是要送给心爱的人当作结婚礼物的。长毛为心爱的人付出了自己年轻而宝贵的生命,作为他的朋友我很敬佩他,我为秋叶有这样爱他的人感到欣慰。没想到一套结婚的礼物,现在却变成秋叶黑纱下的情人节,收到的最珍贵、最有价值的的礼物。

    不知秋叶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度过,这个黑纱下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也许会有一位早已爱慕她的男士向她表白?也许她会躺在父母的怀里寻求安慰,也许秋根会陪姐姐度过特别的今天,也许秋叶的闺蜜会抛下男友来陪伤心的她过节,也许她……

    所有的一切,我希望秋叶尽快走出痛苦的悲伤,好好开始新的生活。长毛也希望心爱的人每一天都生活得快乐!

    我用那张报纸蒙盖住双眼,任凭心中流淌的悲伤肆意奔涌,在奔涌的悲伤里为走向天国的长毛虔诚祈祷,让他带着对这美丽小城的眷恋和对秋叶永远的爱意一路走好。

    我猛地扯下报纸,用双手遮盖所有的情绪,放开十指,仰空呼吸,但我抬头看不到安慰的天空,只能看见刺眼的候机厅,我猛地将头甩向左边的落地窗外。

    忽然,一位身着黑纱长裙的女人,头戴黑纱圆帽,左手挽抱着一束含苞静放的白色玫瑰花,右手轻轻地挽着黑纱长裙,优雅而忧伤地从航梯上走下来,那装束如此符合我此刻的心情,但我并不知道她的黑纱裙里包裹着怎样的心情?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黑纱美女向落地窗旁走来,一步二步……近了,帽檐下垂着的黑纱朦胧地看不到她真实的面庞,正当我要送别她那美丽的背影时,风儿轻轻掀起了遮挡她面容的黑纱,她瞬间的回眸,竟然是我朝思暮想的岛主,我沿着玻璃窗追着她的倩影消失在通道连接大厅的拐角处。

    为什么每次都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远远地看着她消失?每次都没有让我逮住她的机会?难道秋根要接的朋友就是岛主?她的装束让我联想她老公是不是也发生了什么意外?秋根喜欢的姐姐是不是岛主?难道要表达的对象也是岛主?天哪不会这么巧吧?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熟悉的男人身影一闪而过。

    带着太多的迷惑,我提着无力的脚步爬上了航梯瘫坐在座位上。

    “先生对不起,这是我的座位”一位陌生的女乘客拿着她的机票指着上面的坐位对我说。

    “噢噢噢,对不起”

    我晕晕沉沉地,将自己是12a座,竟然看成21a座。

    我像丢了魂魄似地蜷缩在座位上,一个劲地往窗外看,一心想着岛主,想着那黑纱,想着那白玫瑰,根本记不起刚才那个熟悉的男人是谁,我拼命地想,当听见前排两位女孩在聊自己的男友做什么,其中有一个女孩说自己的老公是做赌石生意的。

    我突然想起“石三生”来,我又悲催地想起那张从他相亲照片里掉落的岛主照片,大情人节的他来这个城市干嘛?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但如果真有关系他们应该是一起下的飞机?怎么会一前一后呢?

    我被这些复杂的想法弄晕了,这30分钟305公里的航程,我感觉自己就像坐了365天一样漫长。

    到了巫家坝机场后我又转程了回家的飞机,继续3个半小时2000多公里的航程。

    我不知道自己是晕机还是晕人?

    小青回到家后,只把表妹家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拾荒老太太,小青不想让这个可怕消息影响大家过节的心情,因为家里好长时间没有今年这样喜庆的气氛,想让大家过个开心祥和的春节,等节后再告诉家里人。

    秋根从机场回去,顺路买了一株白玫瑰花苗,种在姐姐家的花园了,花园里盛开的那株玫瑰是姐夫在去年的情人节亲手为姐姐种下的,花开无限好只是人已去。

    秋叶穿着一席黑纱,戴着一朵白色玫瑰花,独自一人,在她和长毛喜欢席地而坐,欣赏作品的房间里,摆上一盒早就为长毛准备好的心形德芙巧克力,斟上两杯红酒,打开我用酒店信封装好的长毛的遗物(一枚戒指和一张还未来得及眷写的爱的承诺书),紧紧地握着贴在心房上久久不肯放下,她反复地读着那份爱的承诺书,承诺书最后有个长毛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来有一双儿女,男的叫夏秋,女的叫夏叶,可想长毛如此用心地为自己幸福的明天勾画出美好蓝图,结果他却不舍地留下自己一生最爱的秋叶,不声不响地走了……

    带着所有的悲伤和无限的思念,忧忧地品味着,这苦涩的人生……

    几年未见的发小终于回到这个城市,在没有情人的情人节里陪我一起共度,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发泄着心里所有的忧伤和不快,然后又忘了之前之后所发生的一切……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