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三十八)被骗
    mon dec 08 16:13:18 cst 2014

    “老青,我回来后还没去看过你表妹呢,不知她现在好些了没有?”老香问。

    “唉,应该还在极度悲伤中,表妹和我一样命苦??!前世做了什么孽都不知道?”小青难过地说。

    “老青,别难过了,一切都过去了,以后一定会很好,过些天我们一起去看她吧!”

    “好的!”

    “老青,我这次差点回不来了!”

    “什么?老香你差点回不来?你不是好好的吗?”

    “唉,当时我不是约你一起去外省打工吗?”

    “嗯,我那时也很想和你一起去,但家里有事就没去成,我到现在都还后悔呢!”

    “老青别后悔了,你没去是对的。我被骗了,差点就回不来了?!?br />
    “???你不是你叔叔帮你找好工作才过去的吗?怎么会被骗呢?”

    “唉,就是被自己的亲叔叔骗过去的!”

    “??!”

    “我约你你不去,说真的我也不想去了,但叔叔一天叫我过去,说去那边好苦钱,我犹豫后还是想去闯一闯,当时我出门那天,才出家门就有一条蛇从我面前梭过去,当时我妈看见了说‘阿香要就别去了,你一个人多不放心,’我还说我妈迷信,结果去了就被骗得很惨?!?br />
    “老香你一个人不害怕吗?”

    “怕啊,但好好想想,出都出来了怕也没办法啊,上了火车后,我们这边过去的人,那些人根本看不起我们,最倒霉的是我旁边坐了一位大妈好像也是外省的,问她要去干嘛,说是她儿子被抓了要过去看看,问为什么被抓,最后大妈说是贩毒,才听说贩毒,那些检查人员用可疑的眼神盯着我,以为我和她是一伙的,将我们和行李一起带去检查,从那大娘身上搜出好多的现金,她说准备去赎儿子用的,结果我被检查员反复搜遍了全身,我现在想起来都害怕,感觉自己就像藏毒犯人似的,行李也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扔在一边,对不起一声就完了。想想好委屈,其他人员都没有这样翻,只是简单地核对了一下身份证,那时我感到自己被羞辱了真想找个洞钻进去?!?br />
    “是啊,老香,那些人最看不起我们这些老实人了,我第一次去坐飞机本来是多么开心的一件事,过安检时几个人按着我,我多委屈多难过。老香后来呢”

    “老青,后来我到了火车站,才下火车,我没看到我叔,只看见那些抢行李叫你坐他车的人,我是又害怕又紧张,但我越紧张那些人越想来抢你的行李,后来我想以其死死抓着行李担惊受怕,还不如轻松放下行李坐上行李上面等我叔,我留着四周的人,也不随便和人家搭话,终于看到叔叔他们来接我了,我一下子就像得救一样兴奋?!?br />
    “还好没遇到坏人”

    “好什么,叔叔他们才见到我就说要去办暂住证,就把我的身份证和钱给收了”

    “收钱?”

    “是啊,说是交什么保证金”

    “收了多少保证金?”

    “收了三千元,我身上还藏了二千,家里卖了好多东西才攒够的,现在想想我真的是败家??!”

    “保证金都交了,那工作应该没问题了?”

    “保证金是交了,工作是没见着,后来把我带到一个大集体住的套间里,那种套间多可怕,来自五湖四海的男男女女同住在一个大套间里,每个小房间里住着五个人,那种拥挤法我现在想起都害怕,才去那几天晚上我是睁着眼睛睡的,我都快疯了。行李放好后,休息了一下我叔和其他几个人就带着我到处去逛,那时真开心啊,感觉大地方真好,有公园,有大商场,有工厂,我明天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老香,那还挺好玩的嘛”

    “好玩个屁,那只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

    “让我开心玩了一天,心想应该可以去大工厂里上班了,只要自己能吃苦应该是没问题,哪里有什么工厂,工厂就是宿舍,每天的任务就是接受她们的洗脑”

    “老香,你不是说去做电饭煲的工厂打工嘛,怎么还洗脑?什么叫洗脑???”

    “哼,真是去工厂打工还好了,洗脑就是灌输一些如何去骗人,如何让人相信你,从此打电话你没有自由,通话要按他们的讲稿念,然后对方说的话要记下来,供他们参考研究,然后又拟好下一次通话的讲稿,就这样反反复复地给人家打电话,看看这个是否能被骗过来”

    “哇,老香太恐怖了”

    “老青他们是叫我将你骗过去的,但我不想让你过去,我不想害你,所以我只以说好是好玩,就是太热了,我都起疹子了等等借口?!?br />
    “老香,我知道你是我的好朋友,我也听人家说如果是你的朋友就不会骗你过去”

    “老青,其实那些被骗过去的人也是很可怜的,因为他们一旦将其他人骗过去,他们从此就失信以他人,没有骗的人只能从亲戚上骗?!?br />
    “嗯,老香,那你是怎么跑回来的?”

    “唉,这还得感谢馨玉,是她救我回来的?”

    “馨玉?”

    “是啊,你认识?”

    “馨玉是男的还是女的?我现在打工的这家店也叫馨玉屋,但老板是男的”

    “呵呵,老青你想到哪去了,馨玉是女的,但我也没见过她,只听过她的声音?”

    “啊,那怎么说她救你回来的,噢,我秋叶表妹有个好姐妹也叫馨玉?!?br />
    “哈哈,老青,就是她了”

    “我都只听表妹经常说起馨玉但没见过人,也没听见过她的声音”

    “老香,你怎么认识馨玉的?”

    “是通过你表妹秋叶认识的,因为我们隔一段时间就要有一个新的打电话对象,我只能将你表妹设为打电话对象,后来和你表妹聊着聊着,无意中就说起了馨玉,然后我就和秋叶要了馨玉的号码,当时她给我的是她办公室的电话,是这个电话号码救了我”

    “啊一个电话号码救了你,我越听越听不懂了”

    “是啊,你知道当时馨玉在哪里上班吗?她在法院上班,那个电话号码人家一查就知道是法院的电话,我就开始想办法怎么逃回去?!?br />
    “老香,你真的逃了?”

    “是啊,我借机说想吃东西,那些人听说我要买东西吃,就派了两个人盯着我,我买了三份也分给那两个盯梢的人吃,他们对我还是很客气,因为他们身上是没钱的。我说想去下洗手间,我打起的就往火车站方向跑,跑到卖票处没有身份证人家不卖给,想住店没身份证也没办法,后来我又被那一伙人给弄回去了”。

    “老香,你胆子也太大了”

    “老青,你不知道那时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回家,那哪是人过的日子??!没有自由,吃饭像猪吃的还得抢。你想吃好的就得让家里人给你寄钱?!?br />
    “把你抓回去他们打你了吗?”

    “他们不打我,只是又罚我再次洗脑,再次找电话打”。

    “那你打给谁了?!?br />
    “我也真不知道想打给谁,我就想起秋叶给我的那个座机电话,我也不看那是几点了,打过去刚好是上班时间,说找馨玉,那人说我就是,后来我告诉那些人,这是我的一个好朋友,那些人就没有列通话单,让我自由发挥,后来我把通话记录给他们了。那些人说,把这个有口才的人骗过来,就开始给我拟计划了,我没办法了,要怎样和馨玉说呢?”

    “那你后来怎么让馨玉知道你被骗了?!?br />
    “老青,你真是想死啊,谁敢说自己被骗了”

    “那你不说人家怎么救你?”

    “巧就巧在这里了,我告诉馨玉我是秋叶的朋友,刚来外省打工不久,这里生活条件很好,赚了很多钱,但很想回家却……我的电话被突然走过来的人给挂了”

    “为什么那人要挂你的电话?”

    “怕我乱说话啊”

    “那后来呢?”

    “后来我就得反省了,一下子不得打电话,我想这回完了再也没有什么机会了,馨玉打电话来了,一般有主动打电话来的,我就可以接了,但监视的人越来越多,因为他们以为又有可争取骗过来的对象了,但我不能乱说什么,但现在变成馨玉提问我答,馨玉最后判断我被骗了,果断地主动给我打电话,说我欠了很多债到期不见人,债主已经到法院起诉我,馨玉三天两头打电话过去,那些人着急了,说如果再不让我回来,法院的人要亲自过来,没办法,后来那些人叫我交五千块钱就还我身份证,我才不相信他们,我和家里人说了要钱的事,我知道当时家里已经没有钱了,后来是姥姥把她的养老金全部拿出来赎我回去的,我想起就心疼地哭,我一分钱苦不回去,还花了那么多血汗钱和养老钱。我告诉家里人等我火车票买好了再汇过来,那些人没办法,只好给我买了火车票,最后我终于可以离开那个魔鬼地方了,我走之前见了我叔,他不好意思见我,我告诉他,我先回去了,等我回去和大伯一起想办法给你汇钱,你想法逃走吧,你也不要再骗人了,你现在不回头以后真的没救了,我虽然被你骗过来了,但我一点也不恨你,我知道你也是出于无奈。就这样我在馨玉的帮助下安全的回到家里,还好这次只是损失了钱财,其他没有任何损失,家里人知道一切后,钱乃身外之物,人好好的就是天大的好事,一家人抱着我痛哭,说一定要好好谢谢馨玉这个大恩人?!?br />
    “是应该谢谢馨玉这个大好人”

    “嗯”

    “那你叔回来了吗?”

    “我回来后把实情告诉我爹和大伯后,大伯变卖了家里值钱的东西我爹也给了一点,汇钱过去,还带回来了一个女朋友正准备结婚呢”

    “这就好,大家都平安的回来了?!?br />
    “以后我们大家一定要好好的”老香和小青抱在一起哭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