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三十九)险遭毒蛇
    wed dec 10 12:07:30 cst 2014

    这两对老姐妹和小姐妹就这样款到了通宵。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小青和老太太就要回去了。

    老香的父母给老太太准备了好多特产,小青一个人是担不走的,只好等老太太回去的时候直接送到车站去。

    老太太和小青,依依不舍地和老香一家人告别了。

    “老青,过两天我们一起去看秋叶,一起去找馨玉给要得?”

    “要得要得,到时候我通知你”

    老香的弟弟开起自家的手扶拖拉机准备送小青和老太太回家,才出家门口,老香跳上了拖拉机车厢里要亲自送她们回去,她和小青一左一右将老太太挤在中间好不热闹??!

    “大娘,你坐过这手扶拖拉机吗?”小青好奇地问。

    “呵呵,这是第二次坐了?!崩咸腋5芈ё帕礁鲎约旱乃锱谎?。

    “啊,我看大城市里都没有这种手扶拖拉机嘛,你啥时候坐的?”

    “噢,也是以前来你们这里坐的,那时我不知道坐拖拉机的感觉?”

    “你坐过了还不知道感觉?”小青和老香奇怪地问。

    “是啊,因为当时我晕了什么感觉都不知道?!?br />
    “噢,那这次好好感受一下”小青和老香也幸福搂着老太太,一摇一晃的。

    老香和小青又讲起昨晚的事,刚提到馨玉。

    “青闺女,你们刚才说的馨玉是谁???是你们老板?”老太太突然问。

    “大娘不是的,馨玉是我表妹的好姐妹,像老香我们俩一样好,馨玉是老香的救命恩人呢!”

    “噢,馨玉还救过老香?”

    “是啊大娘,我被我亲叔叔骗到外省去,被馨玉给救回来的,不然现在老香就能和你们在一起了!”老香难过地点点头。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老太太将老香紧紧地抱在怀里。

    “嗯!”三人又抱作一团。

    “青闺女,以前我路过馨玉屋时,我就想进去看看是不是那个女孩,没想到进去后遇到了你,当年我也被一个叫馨玉的女孩救过,但一直没找到她。这次我和你一起来到这个城市,我打算去找找我的恩人馨玉,现在好了,我们可以一起去找了”

    “大娘,馨玉是怎么变成了您的恩人?”小青和老香同时问。

    “那是几年前,我来这个小城寻根?!?br />
    “寻根?您不是这里人??!”

    “我不是这里人,但我的先生和恩人是这里人??!”

    “噢大娘的先生也是这里人?看来我们都是老乡了!”

    “是的,我先生和恩人都是这里人,所以我们很有缘!”

    “大娘给我们款款,馨玉怎么救您的?”

    “好吧!那是我来这里寻根,独自一人去到一个傣族寨子,但那个寨子我记不清了,但大体位置我还知道,我从早上八点多顺着山路走,走到中午一点多钟时,我在山里迷路了,我在森林里转了半把个小时怎么也走不出森林,我着急了,那时我就想自己是不是要被困在这山里了,然后就赶紧加快步伐,每走一处将周围的小树枝折断做记号,可能我心里太急,走得也太快,一不小心踩到软绵绵的一样东西,我以为踩到什么软麻绳之类的,低头一看把我吓坏了,是一条蛇,那蛇吐着长信猛地扭回头像弹簧一样射过来突然张开嘴,又准又快地在我左脚踝上方咬了一口,不知是我吓到了蛇还是蛇吓到我了,蛇迅速地梭走了,我被吓瘫在地上不敢动?!?br />
    “大娘,太恐怖了被毒蛇咬了,那后来呢?”

    “就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候,我的惊叫声引来了一位写生的女孩,她扔下画板,急忙跑过来,那时我吓得只会指着自己被咬的右脚说‘蛇’,那女孩拉起我的裤角,一看就知道我被毒蛇咬伤了,‘大娘您别紧张,您不会有事的’,她立刻从身上背着的一个小民族包里,拿出一条白色的绣花手绢打上一个死结撕开成两半,紧紧扎在离我伤口约15厘米的小腿肚的位置上,以防血液循环,然后用一把银色的小刀,以伤口为中心划了一个十字口,那小刀突然变黑了,我不知道自己是饿了还是被吓晕了还是真的中毒了,我晕了过去,她毫不犹豫地跪在地上,将我身边的一瓶矿泉水抓到她身旁,一边扭瓶盖一边不顾一切地扎下头亲自用嘴吮吸毒血,每吸一次后用矿泉水漱一下口再吸,就这样反复地吸十多分钟,大量的血和毒液被吸出来了,那女孩吸得脸都通红,满头是汗,现在可以放心了,15分钟左右女孩松开手绢一两分钟,让血液适当循环一下,不然会导致伤口附近的肌肉因得不到血液供应而坏死,新的血液补充进来一方面可提供养料,另一方面还会中和冲淡残留的毒液,然后又紧紧扎起,女孩看见有一位进山的老农,她连忙叫来一起帮忙,将我背下山,但问题是要去医院得有一辆车啊,一分钟也不能耽搁啊,看到山下老农家停着一辆手扶拖拉机,老农说‘他不会开,只有他儿子会开,但他儿子不在家’,那女孩说‘大伯,有钥匙吗?’老农说‘有啊’,‘大伯,那把钥匙给我,再借您家的两条棉被用用,’老农连忙跑进屋里抱出自家的棉被,一只手拿着拖拉机钥匙,傻傻地站着,女孩拿过钥匙,吩咐大叔将被子铺在拖拉机车厢里,两人将我抱上拖拉机里,然后那女孩竟然发动了拖拉机,火速地将我送到附近镇里的医院。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医生说‘大娘,您太幸运了,被毒蛇咬了能这样及时的得到救护,您的伤口处理得又好又及时,为我们赢得了救您的宝贵时间,幸好您孙女送来的及时,如果再晚来五六分钟,不然就真的有生命危险了,现在好了,你再观察一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医生说是我孙女送我来的,我就奇怪了我没有孙女啊,原来是山里写生的那女孩,穿着傣裙,盘着傣族的头式,挺漂亮可人、善良纯朴的一个女孩馨玉,她帮我办理了一切住院手续,没要我一分钱,她说这些钱我不能要,给那位好心的农民大伯吧!”

    “哇,原来是这样??!太惊险了”小青和老香叫着。

    “大娘,那之后您还见过馨玉吗?”

    “没有,后来我打听了,她也只是路过那里写生,不是那里的人,后来我亲自去感谢了那位农民兄弟,他给我讲了一些那天的情况,说多亏了那个姑娘,不然那天真的是危险了。一年以后我再次去时,他家也搬走了,我就再也找不到了?!?br />
    “噢,那希望我们认识的馨玉是您要找的恩人”

    “我想一定是,我有一种直觉就快见到她了”

    “哇,大娘不会吧!”

    “是真的,不信等着看”

    “大娘,你说那女的会开手扶拖拉机?”老香腼腆的弟弟听了也好奇地问。

    “是啊,当时医院门口好多人都在看呢,整个镇医院的人都说这个女孩真了不起,不但会处理毒蛇咬伤还会开手扶拖拉机”

    “大娘,我也想见见这个女孩”老香的弟弟笑着说。

    “好好好,到时我们一起去见”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