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四十九)心灵的洗礼
    tue dec 23 20:59:25 cst 2014

    馨玉和秋根的传闻刚刚平息。

    秋叶和长毛的新闻又传到了何美兰的耳朵里。

    “秋叶,今晚你不许出去,你给我过来?”何美兰叫住正准备出去赴约的女儿。

    “妈,又怎么了?谁又惹您老不高兴了?”秋叶撒娇地坐到她妈妈的身边。

    “你最近都忙什么新闻???”

    “妈,我最近在忙一个专访?”

    “是不是专访一个叫什么长毛的家伙?”

    “妈,这可是内部机密你怎么就知道了?还知道人家的绰号?还称人家家伙?人家惹您了?”

    “哇还真有这个长毛啊我看你怕不是在专访看来问题很严重啊”

    “妈,您到底杂啦?我真的是在搞专访”

    “今晚你就别去搞什么专访了明天我去找你们领导谈谈请他们换个人去专访那个什么长毛我姑娘怎么能和那样一个老外省搅和在一起”

    就这样秋叶没有了约会的自由,被何美兰监视起来了。

    “姐,你说我妈没当侦探是不是太可惜了?”秋根看着可怜巴巴的秋叶说。

    “是啊,现在我连人身自由都没有了”秋叶无奈地说。

    “姐你有什么话想对姐夫说,我当你们的信使?!?br />
    “哇,老弟啊还是你靠谱,你把这封信交给晓雨吧!”秋叶突然掏出一封信。

    “哇,我姐你也太牛了,看来你还真写信了?”

    “少废话,赶紧去”秋叶推着秋根。

    “秋根手里拿着什么?”正巧遇到妈妈倒垃圾回来。

    “噢,妈,没什么,今晚要补课”秋根一边收起信一边解释。

    “噢那快去吧别迟到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知道了,ok”秋根向秋叶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姐夫,最近我姐被监视住了,可能一时半会出不来见你,这是她叫我转给你的信”秋根找到长毛。

    “??!我就说奇怪了,去单位也不见她,人又联系不上,我以为出什么事了。谢谢秋根??!”长毛吃了一惊。

    秋根离开姐夫住所后来到馨玉的小屋。

    “秋根,姐准备明早就出发,你要好好考,姐答应你的请求一定会做到,姐一定在你拿到录取通知书之前赶回来好吗?”。

    “玉姐,我一定会好好考的,你真的要一个人去旅行吗?但我有点不放心??!”秋根有点担心。

    “老弟你就放心吧,老姐长得这么丑人家见了都怕,没事的!”

    “姐,你一点也不丑,就是有点凶?”

    “什么,秋根?”

    “对不起对不起,俺说错了掌嘴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秋根不早了,早点回去!”

    “现在才八点真的很早,再在一会,就一会”秋根调皮地比着一个食指说。

    “真拿你没办法”馨玉轻轻敲了一下秋根的脑门。

    第二天一大早。

    秋根起得比打鸣的公鸡还早。

    连卖早点的都才起来生火,秋根就来到早点店等着买早点。

    早点买好来到馨玉她们大院,大院门都还没开。

    “大爷麻烦开下门”秋根敲着大院门。

    “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夜猫子,天亮才回来”老大爷揉了揉睡眼。

    “谢谢??!大爷”秋根礼貌地说。

    “回来回来,你是大院里哪家的?”大爷看着秋根搬家似的突然反应过来。

    “居委会主任家”秋根灵机一动。

    “噢噢噢知道了进去吧!”

    秋根来到馨玉的小屋,馨玉还没起床,秋根敲了敲门。

    “谁???”馨玉半梦半醒地问。

    “玉姐,是我”秋根在门外焦急地回答。

    “进来吧,书在桌子上自己拿,出去记得关门”馨玉门才打开,又爬回了她温暖的小床。馨玉以为秋根是来拿书的,因为秋根平时会来借馨玉的工具书。

    “噢知道了”秋根用脚后跟轻轻地带上门,轻轻地放下手里拎着的东西,静静地在沙发上等馨玉醒来。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馨玉醒来,秋根像只猫一样,悄悄地走到馨玉的床边,蹲在床边看着这位心里最重要的女孩,心里很开心。

    突然秋根发现馨玉的表情很难受。

    “秋根,不要怕姐来救你,秋根、秋根……”馨玉从恶梦中惊醒了。

    “玉姐,怎么了,别怕,我在呢!”秋根将惊魂未定的馨玉揽到了怀里。

    “秋根,姐刚才做了一个可怕的梦……”馨玉被梦吓到了,流着泪说。

    “谢谢,我听到了!”秋根感动地说。

    当馨玉准备刷牙时,发现牙膏已经挤好了,馨玉一下子被感动了。

    “玉姐,吃早点了!”秋根一大早买的早点。

    “哇,秋根,你厉害哟!”馨玉夸赞着秋根。

    “玉姐,这些药你带着,你一定要平平安安地回来!”

    “放心吧,一定平安归来,你就好好上学去吧”

    “嗯”秋根一步三回头的骑上自行车上学去了。他知道他只有考好高好,馨玉才不会有心理负担,家里人也才不会反对他。

    馨玉看着秋根远去的背影,不知要说什么。

    她累了,她想好好休息一下,好好静心理理自己的人生。

    她背起画夹,拿起行囊开始了自由自在的旅行。

    忽然不用听着闹钟起床的她,此刻感觉与世隔绝一样,她觉得身上没有担子,心里没有压力,从未有过的轻松。

    她独自一人游玩山水间,画下属于她自己的美景,一张张一幅幅。走到哪里她都会收集当地的民风民俗,尤其是民间艺术品,她虚心向当地的农民学习手工艺的制作,看见独特手工绣图样榜,她会模仿着画下来,还会画一些自己创意的图样给当地百姓,她去到哪里,哪里就她的欢声笑语,天黑了她会借宿在老百姓家,听老百姓讲古经,有些古经她听都没听过感觉好新鲜,临走前她会留下伙食和住宿费,虽然百姓不愿收,但是最终还是被馨玉说服了,不收也得收。

    她一路上学到了好多东西,她觉得自己的人生更加丰富了,以前一直忙于工作根本没有时间去好好体验这种纯朴自然的生活,虽然看着当地的有些农民生活得很艰难,但他们对生活充满希望,白天劳作,晚上还能吹笙歌舞,在吹拉弹唱中歌颂幸福的生活,将一天的艰辛全抛脑后,娱乐后,喝上一碗自家做的甜白酒,美美地在鼾声中入梦。这是多么简单自然的生活??!

    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城市的污染,没有城市的繁华,更没有奢侈的消费品,但他们的生活态度是积极的,他们的身心是健康的,只要他们还能动的一天,他们都会去劳作,在他们的眼里,明天的幸福生活并不遥远,明天的世界更加美好。如果让他们从彩电和冰箱里选一样,他们会选彩电,因为彩电可以看见这里以外的世界,冰箱对他们来讲只是摆设,他们的食物都是新鲜生态的,根本不用废电。如果让他们选择金钱与健康,他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他们说有钱只能救得有命人,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有身体才是实实在在的,他们虽然很穷,很需要钱,但他们并不贪财,宁可留着健康享受粗茶淡饭,也不愿抱着金砖躺在病床上。

    有时会遇到个别固执的信徒,游说馨玉让她追随他们的信仰,馨玉说‘信仰是自由的,只要你的信仰是让人从善弃恶,能让你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你信仰什么,我都不反对也不支持,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包括我自己也有我的信仰’。最后临走时,馨玉告诉固执的信徒‘无论你信仰什么,无论是本国还他国,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要记住你是中国人’。

    最有趣的还是,当年考摩托车时,她多考了一个手扶拖拉机驾照,这在当时可以算三八红旗手了,在城里一直没有机会驾驶拖拉机,却在一次救被毒蛇咬伤的外地老太太时过了一把拖拉机瘾。

    但是途中不幸将自己的一只手镯给弄断了,竟然均匀地断成了九节。难道这代表九九归一吗?呵呵断了也就断了吧,要断的终究要断,不断的你怎么摔都不会断。

    将老太太送到医院后,她想去玉石街找一家店看看能用什么方法修补一下,突然想起曾经听老人们说断玉镯不能戴,应该是那句宁愿玉碎不愿瓦全吧!所以突然又取消了手镯的修补,让其加工成其他饰物,此时,她发现16岁生日那天戴上去的那个祖传玉坠的线已经磨断过一次了,为了安全起见,她准备换一根比较牢固的挂链,刚取下来,突然就和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相撞了,断的九节玉镯都找齐了,就是怎么也找不到那颗玉坠,她很疲惫,疲惫得感觉马上要瘫倒一样,今天真是撞邪了,手镯断了玉坠丢了。又累又失望的她不知那玉坠代表什么?家里人也没告诉她玉坠的来龙去脉,只叫她好好保管,如果家里人知道玉坠丢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她回去后要不要告诉家里人呢?馨玉想象着家里人知道玉坠丢了的各种反应,好的坏的惊的骂的各种表情和声音!

    事后有人问馨玉:“你不怕毒蛇吗?”

    “怕??!”馨玉肯定地回答。

    “怕你还敢去救人”

    “我虽然怕毒蛇,但我更怕见死不救的人”

    “你小姑娘家家的胆子还大嘛”

    “不是我胆子大,而是生命只有一次,我不救她她可能会死,我救她致少她还有希望”

    “救与不救你不犹豫?”

    “呵呵,那时根本没有犹豫的时间”

    “万一你没救活人家还被反咬一口怎么办?”

    “我救人的举动天地可见,我根本不怕那反咬的一口,如果我怕我就不会有救人的心理”

    “是到也是”

    在馨玉的心里,人啊只要心是善良的,你做什么都是善良,如果心存邪念,哪怕你做的是善事最终也是邪恶的。

    就像她对秋根所做的一切都是从姐姐对弟弟好的那种心理出发,所以别人怎么说她如何害了秋根她都不怕。她相信事实会证明一切的,现在她被别人误会,她不是逃避,她只是想让自己好好静一静,别人怎么想是别人的事,相信秋根也会考出好成绩,到时她一定会兑现送他去上大学的承诺。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