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五十一)兑现承诺
    thu dec 25 08:21:58 cst 2014

    “馨玉今天下午下班后去我家吃晚饭”何美兰一大早特意来到法院办公室找到馨玉。

    “阿姨有什么事吗?在这里说一样”馨玉客气地问。

    “没什么事,就是吃一顿简单的便饭,馨玉你忙着,下午见??!”何美兰眉开眼笑地离开好馨玉的办公室。

    馨玉心想:秋根妈妈为什么要叫我去她家吃饭?不会是鸿门宴吧!馨玉心里有点惊惊的!她最怕被何美兰用机关枪式的话语扫射,想反击又是长辈,不反击吧心里得难受n天。

    正在馨玉思前想后时。

    “玉姐,你看我的录取通知书”秋根高兴地将通知书递给正在发呆的馨玉。

    “哇,南京工程学院电力系,秋根你好厉害??!”馨玉开心地说。

    馨玉一直担心秋根的高考,现在总算松了一口气。本来秋根高考成绩早就超过一本的录取分数线,可能是他报志愿的时候犹豫了下,看来今晚不是鸿门宴了!心里一下子舒畅多了。

    “玉姐,晚上我妈还要请你到我们吃饭呢!”秋根神秘地说。

    “哇,不会是真的吧?太夸张了?我都有点不敢去了?!逼涫弟坝裨缇椭懒?,只是没告诉秋根。

    “为什么???”

    “怕一不小心就被机关枪扫射得无力还击啊”

    “玉姐,我保证这次绝对不会了,上次真的是个误会,不好意思啊让你受委屈了,哇噻下班时间到罗!”秋根一边说一边看看表。

    “哇,就下班了,秋根你先回去,我准备一下就去”

    “不,我就要你跟我一起去,不然你又借故不去了”

    “你这小孩咋这样不听话???”馨玉故意骂到。

    “玉姐,我警告你啊我已经不是小孩了,下次再叫我小孩,小心我惩罚你!”秋根生气地说。

    “噢,那还真不敢了,下不为例”馨玉被秋根都吓了一跳。

    “但我至少不能甩着两只手去吧?”

    “玉姐,没事的,走走走,关门”秋根将馨玉推向了办公室门口。

    “我咋去啊,我今天没骑车!你先骑车去,我打车过去”馨玉突然想起今天搭同事的便车来的。

    “上车?”秋根指着自行车前杆。

    “不会吧,你叫我坐在赛车前杆上?我又不是小孩”馨玉不可思议地说

    “你当我那么多次小孩,让你当一次你就不愿意啊,那我不是多吃亏,过来,上车”秋根命令到。

    “噢”馨玉前后左右看看有没有同事或熟人。

    “哇塞有点拉风嘛!”馨玉乖巧地坐在正驾驶位上。

    秋根竟然载着馨玉转了一圈小城。

    “天么天黑,路么路窄,单车呢刹车是不不得”刚要下坡,馨玉冒出一句搞笑的话。

    “哈哈哈,馨玉你好可爱??!”秋根将车放开了。

    “啊,不可以”馨玉马上掌好龙头,秋根高兴地双手扶在馨玉的双肩上。

    “秋根,你看看只顾着飙车,我都忘了买点礼物”馨玉来到秋根家门口不好意思进去。

    “走吧,又不是去别人家,这是来我家不用的”秋根推着馨玉进了门。

    “欢迎欢迎”长毛终于被秋家接受了,像主人一样欢迎着馨玉。

    “长毛,你厉害嘛”馨玉一边回答着一边翘起右手大拇指。

    “叔叔,阿姨好,真不好意思甩着两只空手来”馨玉有点不好意地打着招呼。

    “都是一家人,不要那么客气”秋根的父母说。

    “馨玉可是我们家今天的上宾噢”秋叶说着。

    “对对对坐坐坐”何美兰将馨玉安排坐下。

    秋根乘她妈妈去抬菜的时候跑到馨玉的旁边稳稳地紧紧地坐在了馨玉的旁边。馨玉见状轻轻挪了挪凳子想离开秋根一些距离,秋根又紧跟着挪了过去。

    “馨玉,不好意思啊,叔叔家的饭厅有点小”秋根的爸爸看见馨玉在挪凳子。

    “叔叔这饭厅可以了不小了”馨玉不好意的说。

    “对对对我家这饭厅有点小大家挤着一点坐啊”何美兰一边说一边解下围裙。

    “我妈都说大家挤着点坐”秋根用左手拉住馨玉的凳子,然后自己用右手移动着凳子又向馨玉靠得更近。馨玉的脸一下子刷地红了起来。

    长毛听到岳母大人的宣传,也挤着秋叶坐。

    “吃好饭后我们大家研究一下秋根报到的事情”何美兰再次宣布。

    “爸妈,我去上学报到的事情不用研究了,八百年前就商定好了,是吧我姐、玉姐”秋根一边使了一个眼色给秋叶,然后又侧过身看着馨玉。

    “对对对,爸妈,不用商量了,秋根复读那天我们三个就立过军令状了”秋叶傻呼呼地说然后使了个眼色给秋根和长毛。

    “什么军令状啊”何美兰和秋爽张大着嘴巴。

    “就是……就是……”秋叶结巴的。

    “爸妈,是这样的,当时我姐我们三人打赌,如果我的高考成绩上三本我自己去报到,上二本我姐送,上一本父母送,好了现在超一本只有玉姐送了”秋根鬼机灵。

    “对对对,爸妈就是这个军令状让弟弟发奋学习的?!鼻镆洞蜃旁渤?。

    “噢,原来是这样啊,既然你们立了军令状就遵照你们规定办吧”秋爽爽快地说。

    “对对对遵照执行”何美兰夫唱妇随地说。

    秋根的父母一直盯着馨玉看,馨玉这餐吃得真是压抑??!

    “再见叔叔、阿姨”馨玉礼貌地告别了秋家。

    秋根走路送馨玉回家。

    “喂,跟你商量个事”秋根贴近馨玉的耳朵说。

    “没大没小的,商个脑壳,我今天差点挂在你家了”馨玉生气地说。

    “怎么了,生气了?”秋根拉住有点生气的馨玉。

    “咕噜”馨玉的肚子叫了一声。

    “哈哈哈,搞半天是肚子在闹革命,差点让我家馨玉给饿挂了,阿弥陀佛,罪过罪过”秋根竖起右手掌念到。

    “呵呵呵,根本不是这个意思”馨玉被秋根的动作惹笑了。

    “走,我再给你补上一碗老街豆浆米干”秋根拉起馨玉的手。

    “听着,以后不许叫我弟,我也不许叫你姐,我们都叫名字,谁叫错罚谁?!鼻锔纤嗳险娴厮?。

    “罚什么?”馨玉好奇地问。

    “到时你就知道了”。

    “哇,好久没吃到这种味道了”馨玉吃了一碗传说中的老街豆浆米干。

    “馨玉,我去外面读书了就很难吃到这米干了”

    “不怕,放假回来姐……”惨了馨玉要被惩罚了,馨玉立刻反应过来跑了。

    “馨玉,别跑了,这次就饶了你吧”秋根假装跑不动。

    “哇,太好了”馨玉才停下就被秋根给逮住了,但秋根没有惩罚馨玉,他怕会吓到馨玉。

    “你不告诉我如何惩罚,我就偏要那样叫你弟”

    “那好吧,等我们去报到那天告诉你,但这几天还是好好练习一下,免得到时犯规受到惩罚又说我欺负女孩,到时可来不及噢”。

    “哟,啥时候把我的移空大法学去了?”馨玉。

    “哈哈哈,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馨玉学卖玉”秋根故意逗她。

    “晚安”秋根依依不舍地和馨玉道别了。

    馨玉向单位请了一周的事假。

    “爸妈您们二老多保重,儿子在外一定会平平安安的”秋根拥抱着父母。

    “姐、晓雨哥您们要照顾好爸爸妈妈,谢谢”秋根抱了抱姐姐和姐夫。

    “叔叔阿姨您们放心吧,我一定将秋根弟弟安全地送进学校。保重”馨玉向秋根的父母许诺。

    “秋叶、晓雨再见”

    “再见”秋根和馨玉走进去了机场大厅。

    转机后馨玉有点困了,不知不觉就在飞机上睡着了,馨玉太累了,为了请假,将好多工作都认真地做好记录和交接。

    秋根看着熟睡的馨玉,心里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她兑现了自己的承诺,难过的是让她心里重要的女孩受苦受累了,秋根将馨玉的头轻轻地枕在自己的肩膀上。

    就这样秋根感到很满足,他发誓自己一定要学有所成,将来一定要娶馨玉为妻,让她过最幸福的生活。

    禄口机场到了。

    “哇,我一直睡着了?俺没说梦话吧”馨玉小声地问秋根。

    “你不仅说了梦话还说了胡话,还流了我一身口水”秋根故意吓馨玉。

    “不会吧,羞死人了”馨玉摸了摸秋根的肩膀头,然后用双手把自己的脸蒙了起来。

    “不怕得只有我知道”秋根安慰着馨玉。哈哈哈其实秋根肩膀头上湿的那小片不是口水,是秋根不小心洒的矿泉水。

    “真的,你杂不叫醒我一下??!”

    “秋根,学校为什么这样安静呢?不像报到的样子嘛”馨玉和秋根打车来到南京工程学院转了一圈。

    “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千万要保密,我是故意提前来玩的!报道还有几天呢”秋根小声地说。

    “服了你了,好了我将你完好地送到学校了,我要回家了,拜拜”馨玉故意调转回头准备要走的样子。

    “别,我想你多陪我玩几天,我要好长时间才能见到你了”秋根着急地追了过来。

    “哈哈哈,骗你的,反正假都请了就玩几天吧!”

    “馨玉你真好!”

    “好你个头,找住处去,否则今晚准备露宿街头吧”馨玉说。

    “找住处去罗”秋根一左一右拉着两个行李箱走在前面开路。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