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五十二)老臭
    fri dec 26 09:13:49 cst 2014

    “秋根,是你???”秋根高三时的老同学老远看见秋根就跑了过来。

    “哇,老臭???你怎么会在这里?”秋根兴奋地放下行李箱忙和老同学打招呼。

    “噢,我来这里玩的,你在哪个学校读什么专业???”

    “诺就是这所学校了,电力系”秋根指了指南京工程学院的大门。

    “哇,秋根你也太牛了这样吃香的电力系都被你考上了,以后你就等着当电老虎吧!”老臭有点羡慕忌妒恨地说。

    因为老臭去年考上的那所学校几乎没听说过,所以根本不好意思说出来。

    “牛什么,你去年就考取了,俺可是读过高四才考来的,惭愧惭愧”秋根谦虚地说。

    “秋根等等我!”馨玉在后面落下了。

    “你女朋友?”老臭突然问。

    “嗯”。

    “噢真是好福气有女朋友亲自送你来上学?!?br />
    “哪里哪里,你是提前享受了,我的才刚开始”

    “噢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有时间我们再联系??!”还没等到馨玉走近,老臭急急忙忙地走了。

    “馨玉,真是对不起啊,刚才我遇到一个老同学忙着说话把您给落下了”秋根像赶紧小跑去接馨玉。

    “秋根,行李呢?”馨玉看看秋根一个人跑过来急忙问。

    “??!刚才都还在啊,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长脚跑了?”秋根四周找了找,就连垃圾桶都够去看了一眼。

    “完了,今晚准备露宿街头吧!”馨玉摊了摊手。

    “秋根,你的录取通知书呢?”馨玉认真地问。

    “噢,在我背包里”秋根拍了拍后肩上的背包。

    “这分钟你还聪明嘛”

    “哈哈哈,本来想塞到行李箱里,但实在塞不下了”

    “天哪,真是万幸哪!”馨玉说完这句话就再也没话说了。

    “你狠狠骂我一顿或暴打我一顿也好啊,你不要一句话也不说好不好,我心里好不踏实”秋根看见馨玉话也不说地调头往回跑。

    “看来只能赌一把了”馨玉跑回刚才看的那张急聘广告前。

    “馨玉,怎么了?你千万别生气,行李丢了我也很难过的,你不要不理我好吗?你在看什么呢?”秋根背着他的背包跑过来。

    “行李启事??!”馨玉故意说。

    “不会吧,我看看”秋根好好一看原来是一则急聘广告。

    “哈哈哈,走吧秋根,我相信我们会有办法的?!避坝窭攀艽斓那锔?。

    “秋根啊,行李丢了也就丢了,人没丢就是天大的好事,下次……”馨玉话还没说完。

    “不许你再说了,刚才你才说今晚怕要露宿街头,你看才几分钟时间就灵验了”秋根用手将馨玉的嘴堵上了。秋根真的有点害怕下次真把馨玉给弄丢了。

    “哈哈哈,我有说过吗?”馨玉抓狂地笑着。其实馨玉也想起几分钟前真说过这话。

    从下飞机,馨玉和秋根就只顾着找学校,根本没吃过什么东西,天都快黑了。

    “走先解决吃饭问题再说”馨玉拉着秋根向一家餐馆走去。

    “哇,好美味啊”秋根终于不饿肚子了。

    “秋根,结账,一会还得解决住的问题”馨玉吩咐。

    “结账”

    “先生,一共是120元?!狈裨蔽⑿Φ厮?,

    秋根接过账单,准备去收银台结账,拿过身后的背包。

    “钱夹呢?”秋根几乎将背包里所有的东西都抖干净了就是找不到。

    “啊,那我的钱包呢?”馨玉问秋根。

    “我也放背包里,也不见了”秋根着急地说。

    “现在这可杂办呢?”馨玉正在发愁。

    “这不是馨玉吗?”一位年轻的男士走到馨玉旁边。

    “噢,尤经理”馨玉看见以前带她的上海酒店管理集团的总经理。

    “馨玉,你怎么会在这里?还在金凤凰大酒店上班吗?”

    “经理,您走后不久,我也辞职了,我现在在法院工作,今天送我弟弟来上大学”

    “秋根,这是尤经理”

    “尤经理好”秋根礼貌地说。

    “先生,你的账还没结呢”秋根刚好要去洗手间,服务员以为秋根要走。

    “服务员,这桌的账算我那桌上”尤经理告诉服务员。

    “好的,先生”服务员微笑地离开了。

    “馨玉,那你们住哪?”

    “还没找到住处”

    “三生,这就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馨玉小姐”尤经理将他的朋友石三生叫过来介绍到。

    “馨小姐您真漂亮,尤总经常和我讲起您,很高兴见到您”石三生握着馨玉的手。

    “谢谢,见到您我也很高兴!”

    “三生啊,馨玉姐弟俩刚到这里,还没找到住处您帮安排一下怎么样?”尤经理说。

    “没问题,那就住豪龙门酒店吧!”

    “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避坝袷翟诿话旆?。

    就这样馨玉和秋根住进了当地最豪华的豪龙门大酒店。

    从玉坠丢失以后,接二连三的不顺利。现在秋根的学费咋办?如果被秋根她妈妈知道不恨死我一辈子才怪,我决不能犯这样的错误。

    “秋根,你干嘛?”馨玉看见秋根拿起总台的电话。

    “给家里打电话寄钱来??!”秋根一边拨号一边说。

    “咔嚓”馨玉紧急将秋根的电话给挂了。

    “干嘛呢”秋根不解地问。

    “你想害死我啊,如果你妈妈知道你把学费给丢了,她会怎么看我?以妈妈的性格不恨死我一辈子才怪”馨玉有点生气。

    “哇,我怎么没想到呢,那给我姐打?!?br />
    “算了,你谁也别打,要打也是报个平安就好!学费我来想办法”

    “天哪这可不是几百块的学费,是几千块啊,我老爸老妈都要苦上几个月,这么多的学费你上哪弄???算了我还是给家里打吧!”

    “你再不听我话,信不信我把你给卖了”馨玉生气地开着玩笑说。

    “信,我不打了报个平安就好”秋根真的害怕馨玉那张说啥来啥的嘴。

    “你看,那不是我们的行李吗?”秋根指着总台后面寄存行李的地方说。

    “哇,真是的,当时你硬要买一模一样的行李箱,为了好区分我在行李箱的提手处用黄丝带扎了一个蝴蝶结?!?br />
    “服务员,你好,那是我们的行李?!鼻锔辉谧芴ㄉ现缸拍橇礁鲂欣钕浜妥芴ǚ裨彼?。

    “先生,请出示你的寄存小票”

    “小票,我没有啊”

    “对不起先生,那我没办法让你取行李”服务员客气地说。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石三生刚好路过。

    “石总,是这样的,这位先生说那两个行李箱是他的,但他又没有小票”服务员解释说。

    “馨玉小姐,您好,刚才来酒店时你们确实没带行李??!”石三生看见馨玉姐弟俩。

    “石先生,是这样的,我们吃饭前行李被偷了,刚才来总台打长途电话才发现我们的行李箱在这里”

    “噢,行李箱相似的很多啊,你怎么确定那就是你们的箱子?”

    “我来之前在行李箱的提手处扎了一个黄丝带的蝴蝶结”

    “噢,服务员你将行李箱提过来让馨玉小姐看看”

    当服务员将那两只一模一样的箱子提过来时,另一只箱子上真的有一个黄丝带扎的蝴蝶结。

    “麻烦请查一下这行李箱的客人”

    “石总,你看”

    “老臭”客人的名字让石三生看了有点奇怪,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就在这时候,酒店门口进来了一男一女。

    “老臭”秋根看见今天遇到的老同学叫了起来。

    “啊,你怎么会在这里?”老臭吓得倒退了。

    “石总,行李就是这位先生寄存的”服务员小声地告诉石三生。

    “我都有点晕了”石三生都搞不清爽了。

    “服务员,取下行李”和老臭一起进来的女人看也不看秋根他们一眼,直直地就爬到总台上说。

    “老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鼻锔醇桥娜×俗约旱男欣?,直问老臭。

    “噢噢噢,是我女朋友的,噢噢噢不是是我女朋友捡的”老臭语无伦次地说。

    “说什么呢,这本来就我的行李,你去捡给我看看???”那女的狂吼起来。

    “出什么事了?”酒店保安来了。

    “石总,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没什么”

    “石总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说吧”馨玉怕影响酒店形象。

    “好的”

    他们一起来到馨玉的房间。

    “这位小姐,您说是你的行李箱,能否打开确认一下?”馨玉客气地说。

    “不好意思,我把密码给忘了”那女的傲气地说。

    “那要不让我帮你找回密码试试”馨玉熟练拨着密码打开了行李箱。

    打开一看,里面有馨玉的手提包,最关键的是有一张馨玉的照片。

    石三生拿起馨玉的那张照片看了看,他第一次听到朋友提起馨玉就对馨玉产生了一种好奇,今天终于亲眼目睹了这位馨玉小姐,他觉得是一种缘分,悄悄地将那张照片放到西装的暗包里。

    “秋根,真是误会,这箱子真是我女朋友捡到的。现在物归原主好吗?”老臭解释说。

    “谢谢你们拾金不昧??!”馨玉感谢地说。

    “好了,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你们今晚的消费我包了”石三生客气地说。

    听到石三生这大方的口气,老臭的女朋友才露出了夸张的笑容。

    这一晚,馨玉怎么也睡不着,她在想要如何在最短的时间筹到秋根的学费。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