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五十五)飞来横祸
    mon dec 29 09:06:29 cst 2014

    秋根拉着和馨玉换的扎有幸运黄丝带的行李箱开心地准备去学校了。

    “石总,近来真的很麻烦您,谢谢您对我们的关心和照顾,这次如果没有您,我都不知道要如何向秋根的父母交待,以后有机会一定去小城坐客,再见!”馨玉客气地和石三生道着别。

    “馨玉小姐,我们都是朋友您不要这样客气,以后我一定会去小城找您的,现在还早我送你们过去学校吧!”石三生早就想在出国前多与馨玉呆一会。

    “谢谢石总”馨玉和秋根客气地说。

    “秋根,去到学校交友一定要慎重,记得以学业为主,我明天回去才好向您父母交待”馨玉像长辈一样叮嘱着。

    “知道了馨玉,你就好好回去和我父母复命吧!”秋根拿起行李向学校门口走去。

    “石总,麻烦请您等一下”

    “好的!”

    “秋根,等等”馨玉叫住了秋根,秋根转回头。

    “还是我送你进去吧”馨玉拉起秋根,像姐弟一样向学校走去。

    终于将秋根送到了学生宿舍馨玉才安心。

    “馨玉”秋根从宿舍楼追下来紧紧拥抱着馨玉。

    “秋根,没事的,有空我会来看你的,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知道了吗?好了,我走了”馨玉看着秋根不舍的样子。

    “嗯,馨玉你一路小心”秋根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馨玉。

    他们一步三回头地挥着手。

    “对不起,石总让您久等了”馨玉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的,上车吧”石三生亲自给馨玉开车门系上安全带。

    一路上石三生和馨玉都聊得很开心,一会儿功夫就到了酒店。

    “石总,准备去机场吧”石三生的司机走过来说。

    “好的,马上”

    “馨玉小姐,真不好意思,明天我不能亲自送您去机场,请您原谅”石三生抱歉地说。

    “石总,没关系的,我还可以顺便多认认路呢!”馨玉笑笑地说。

    “馨玉小姐有机会再见!”石三生一直将头伸出车窗外。

    “再见”馨玉和石三生在豪龙门大酒店门前就此别过。

    馨玉回到酒店后休息了一会儿。

    她躺在床上静心想想,来到这个美丽的大都市还没有好好去体验一下这里的都市生活,反正明天的飞机还早,我不如一个人四处去逛逛!

    馨玉麻利地打理好后,高兴地踏出了酒店的大门,但馨玉根本没想到,这一步踏出去了,再也没有回来。

    馨玉没有打车,一直开心地逛着。

    忽然,一家和自己家乡烧掉的一模一样的馨玉屋跃入眼帘。

    馨玉看见后,兴奋地踏进店里,她就像回到自己的店里一样,认真仔细地欣赏着店里的一切,包括店里的摆设,她多希望这间精品店就是自己开的,她幸福地幻想着,想着她刚刚失去不久的梦店,突然会出现在另一个陌生的城市里,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难道世间还有如此相似的梦?她边想边逛,突然,在店里最显眼的位置摆放着一个水晶盒,她看见自己丢失的玉坠没有标着价格,安静地躺在水晶盒里,她傻傻地站在水晶盒前足足发了三分钟的呆。

    “这玉坠怎么卖?” 馨玉突然问服务员。

    “1999元”服务员很看不起馨玉,随口开了个价。

    没想到馨玉二话没说往她朴素的钱夹里和厚厚的书里,四处翻找。

    “对不起我只带着1990元,还差9元,我明早送来好吗?这玉坠请您卖给我好吗?”馨玉连角票都数上了还不够9元,她几近哀求。

    “好吧”服务员爽快地说。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馨玉终于找到自己丢失的玉坠,一边走一边用那颗玉坠贴着自己的心窝,紧紧地握着,她生怕再一次丢失。

    馨玉抬头看见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一辆赛托向自己狂飙过来,馨玉已经躲让到路的最边边,结果还是被那辆风狂的赛托给撞翻了,那个赛车手看见馨玉躺在鲜血中就像撞倒的不是人而是一个稻草人似地走了。

    馨玉被好心人打了120后被救护车送到了友情医院。

    “馨玉的家属来了吗?”办理入院手续的护士问。

    正巧秋根送打扫卫生时不慎被玻璃划伤了手的同学来到友情医院,好像听到医生在叫馨玉的家属。

    “医生请问刚才您在叫谁的家属?”秋根一边帮同学开单子,一边问。

    “一个叫馨玉的外地女孩,刚才车祸送进来的”医生简单地回答着。

    “医生她人呢?”

    “已经送急救室了,馨玉的家属来了吗?”医生复反地叫着。

    “先给她准备手术吧,再晚就有生命危险了!”一位医生从更衣室里急急忙忙走出来。

    “对不起,医生,我就是馨玉的家属”秋根拿出自己的身份证赶紧说。

    “请在上面签字”医生核对了一下秋根的证件后指着签字的地方。

    当秋根用颤抖的手签完字后。

    “你们回去时帮我向老师请个假,就说我的亲戚发生车祸住院了”秋根告诉前来医院的两个同学。秋根一去报到就被班主任选为班长了。

    当秋根看见自己心里最重要的女孩,因失血过多晕过去了,马上要进行手术,馨玉被推进了手术室。

    秋根焦急地在手术室门外等着,他真的不敢相信几分钟前还开心地送自己进学校,一会儿功夫她却躺在了医院。

    这是馨玉丢失玉坠后发生最严重的第二件事,上次馨玉屋着火没伤着她,这次都快回家的人了还伤成这样。

    馨玉刚进手术室,馨玉急需输血,但医院备用的适合馨玉的血刚好用完,如果再晚就可能有生命危险,马上采取紧急措施找到适合人群尽快给病人输血。

    在这紧急关头。

    “医生看看我的血能不能用?我愿意给馨玉输血”秋根毫不犹豫地站出来。

    “你是什么血型?”医生严肃认真地问。

    “ab型”秋根坚定地说。

    “太好了,你的血型和病人的是同血型,请跟我来”医生得知秋根的血型和馨玉的一样,将秋根带到供血科进行交叉配血检测:秋根的红细胞与馨玉的血清混合后主侧(直接配血);馨玉的红细胞与秋根的血清相混合后次侧(间接配血),两侧都没有凝集反应,秋根方可给馨玉输血。

    “别紧张请放松点”采血的医生告诉秋根。秋根过度担心馨玉所以很着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秋根等在手术室门口,心都快跳出来了。

    四十多分钟后。

    “太好了,交叉配血报告出来了,两侧都无凝集反应,你的血可以输给病人了”医生拿着检测报告激动地告诉秋根。

    三个多小时后。

    “噢,终于没事了”给馨玉做手术的女医生终于松了一口气。

    馨玉终于从手术室里出来,秋根看着稍微清醒过来一点的馨玉,心里感到安慰多了,他一直担心怕馨玉醒不过来。

    “秋根,我没事的,你有9元零钱吗?”馨玉说话的声音很小,秋根不得不靠近她嘴边。

    “有有有”秋根连忙抓出一把零钱数好后整齐地递给馨玉。

    “秋根,你去酒店把行李拿过来,明早我要赶回去”

    “馨玉你伤成这样怎么回去,我不许你出院”

    “听话,我真的没事,只是手受了点伤,休息一晚就好了,快去”

    “好吧!”秋根怕馨玉说更多的话勉强去取行李了。

    秋根走后。

    馨玉立刻托同室的一位女病友的男朋友:“您好,昨天我在馨玉屋买东西欠下的9元钱,请麻烦您帮我转交一下,谢谢?!?br />
    “好的,您好好休息,钱不用拿给我,我一定帮你转交,你就放心吧!”那男的不愿意接过馨玉的九元钱。

    “收下吧,您帮我已经很感谢了”那男的看着馨玉坚持要给钱,只好收下了。

    “馨玉,你好好休息,行李我已经从酒店取回来了”秋根用最快的速度从酒店取回了行李。

    “秋根,我没事的,我明天就要出院回家了”馨玉有气无力地说。

    “馨玉”秋根爬在馨玉的病床边难过极了。

    这一晚秋根没有回学校,一直在医院守护着馨玉,给馨玉打来了稀饭,一口一口喂给馨玉吃,他此时多么的心疼馨玉,不是因为他,馨玉不会发生车祸,他对不起馨玉,一直都很自责。

    馨玉好累,她静静地休息了,在秋根的陪伴下,她终于可以安心的入睡,虽然伤口疼得让她流出泪来,但她不能让秋根看到自己的痛苦,勉强地微笑着。

    第二天,馨玉还要赶飞机,她的假马上就到了,她也没钱继续支付住院费,病情已脱离危险,她叫秋根办理了出院手续,送她去了机场。

    当女医生想把玉坠还给病人时,得知馨玉出院了,吓了一跳,她没见过这样勇敢的女孩,她给馨玉做手术时,发现馨玉咬着嘴唇忍着不吭一声,当时情况非常紧急,因她失血过多晕过去了,手里一直紧握着一颗玉坠。

    “秋根,我回去了,你不要当心我,我真没事的,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也别告诉家里人发生的这一切,家里人会着急的,你好好读书,知道了吗?”馨玉带着伤准备坐上回家的飞机。

    “馨玉,我一定会好好读书的,放假我回来看你,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会想你的!”秋根很想拥抱馨玉,但馨玉的左手还打着石膏,只能亲亲地侧拥了一下。

    “秋根,银行卡保管好,该花的钱要花,不该花的钱不要乱花,保重!”馨玉像一位长辈一样交待着。

    秋根哽咽着,他知道馨玉连医药费都省下来给自己当生活费了,这样好的女孩到哪里去找。

    秋根看着飞上蓝天的飞机,希望他心里重要的女孩馨玉一路平安,早日康复!

    就这样秋根擦干眼泪回到学校,开始用功的学习,他要争取拿奖学金,他知道这是对馨玉最好的回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