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五十七)巧遇岛主
    wed dec 31 08:20:35 cst 2014

    春节收假后,小青和老太太回来了,看见她们开心平安地回来我很放心。

    父母收到小青带来的特产很高兴,希望下次有机会能去走一走。

    我接到单位的通知准备去孤家岛的省城出差,我想出差有时间的话想去孤家岛看看。

    三个半小时后我再次抵达了巫家坝机场。

    这是一个四季如春的春城,才来到这个城市就有一种陶醉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又亚于孤家岛的城市,因为那个小城的宁静与茶香是我最喜欢的,更重要的是有我心仪的岛主生活在那里。

    我一直在想着岛主,希望尽快能去她的城市遇见我日思夜念的岛主,一边想着一边拉起行李箱来到出站口。

    “先生,对不起这不是您的行李”检票员拿着我手中的行李小票说。

    “这真的是我的行李箱,我不可能连自己的行李箱都不认识吧?”我尽力解释着。

    “先生,行李小票号码和你行李箱标签上的号码真的不一致,我们都以核对小票为准?!蔽艺驹诩炱笨谂员呶弈蔚氐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人越来越少了,少得只有我还站在那里。

    “先生,您说是您的行李箱,那您打开我们看看”检票员实在没办法地说。

    我理直气壮摆正行李箱,得意地拨着密码,结果输入几遍烂记于心的密码竟然打不开箱子,我都傻眼了,仔细一看那行李是来自孤家岛的城市,但我的行李应该是来自我的城市才对啊,难道这一模一样的箱子真的不是我的?那这会是谁的?

    就在我纳闷的时候,听见旁边那个检票口传来。

    “女士,对不起这不是您的行李”检票员核对着行李小票。

    “不会吧,这明明是我的箱子???怎么会弄错呢?”只见那女人的弯腰准备拨密码开箱。

    “您好,是不是我们的行李箱换错了?”我走过去站在那女人身后问。

    那女的埋着头向我刚才一样反复拨着密码开箱,可能没注意听我说,她横竖也没打开那个箱子。

    “唉,真是奇怪了”那女的扎着高高的马尾,身穿一套墨蓝色的套装,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失望地挺直腰,失望地扶着行李箱拉杆,转过身。

    天哪,原来是我朝思暮想的岛主。

    “啊,原来是你!”我和那女的互相指着叫出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俩一起问到。

    “出差”我们又异口同声地回答。

    “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碰见”我们四目相对,大家彼此心里都有好多话想说。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搞工程设计的,我叫严义,你呢?”这次我真的不能再错过岛主了,我要告诉她我叫什么,要让她记得我不是一个陌生的人。

    “我在法院工作,我叫馨玉”馨玉小声地说。感觉馨玉脸一下子都红了,我心里顿时咚咚直打鼓。

    “我看看你的小票”我们又异口同声地问。

    “哇,原来真是弄错了”我们惊叫到。

    “弄错得真好”我心里无比兴奋地说。

    我把小票递给馨玉,馨玉像我的恋人的一样走在前面将小票递给检票员,我拉起她和我的行李箱开心地走出了检票口。

    检票员向我们投来不解的目光。

    我打车将馨玉送到公检法培训中心,陪着她报完到,将她送到住处摆放好行李。

    “馨玉,我对这里不熟悉,能不能请您陪我一起去找下住处呢?”我故作可怜状请求到。

    “没问题,你到楼下总台稍稍等我一下”馨玉一边翻看着培训计划一边说。

    “好的”

    就几分钟的时间,馨玉换了一套粉色的休闲装,盘着头发下来了,哇这样麻利的女孩少见。

    “严先生”馨玉。

    “呵呵,以后你就叫我严义吧,我怕过几天你又把我给忘了”我厚着脸皮说。

    “呵呵,是吗?严先生,噢是严义,你是想住远点还是近点”馨玉一边说一边笑感觉有点别扭。

    “最好离你们培训中心近点的酒店吧”我高兴地说。

    “ok,走吧!”馨玉带着我找住去了。

    “哈哈哈,馨玉我成老干部了”走过马路对面的一条街拐了一个弯就来到一家老干中心。

    “哇,太大意了,这是给你享受离休待遇呢!呵呵呵”馨玉一边说一边笑带我来到总台。

    “真住这???”我想再次确认一下。

    “对头,当年我老爸来这里让俺找破头才找到,今天我轻车熟路就把你带过来了”馨玉肯定地说。

    就这样我住进了老干中心,享受离休待遇!还好这里离馨玉的培训中心还真是近得很,不用打车几分钟就能到。这下我可方便多了,老干部就老干部吧!

    “严先生,不不严义,住处也帮你找到了,那我可要回去了”馨玉急忙要走的样子。

    “不不不,馨玉,住处找到了,那吃饭问题呢”我拉住准备离开的馨玉。

    “老干餐厅有供应”馨玉指着老干餐厅的大门说。

    “噢”我委屈地应了一声。

    “呵呵呵,和你开玩笑的,今天还要感谢您把我的行李箱提错了,来到我们省出差,我也应该尽到地主之仪才对??!”

    “哇,真的?”

    “那当然,你见过煮的???”

    一路上我和馨玉有说有笑的,我们都是步行的,此刻的我不像是来出差的,而是来度假约会的。

    “好了就是这家了”馨玉带我来到一家过桥园。

    “哈哈哈传说中的过桥米线”我也听说过只是还没吃过。

    “喂喂喂,忙什么,先过了那座桥才能吃”馨玉将准备进园的我拉住指着对面的天桥说。

    “啊还真要过了桥才能吃???”

    “呵呵呵,是??!”

    “那是不是还带什么家属之类的”我一边说一边用力地拉起馨玉飞快地向天桥冲去。

    “天哪,我的手”馨玉痛苦地叫着。

    “馨玉怎么了?”

    “没事的,我的这只手有点认生”馨玉用右手握住左手说。

    “哈哈哈还有这种说法,好吧那我们过天桥去吧”我不敢再拉馨玉的手,怕她把我认生了。

    从过桥园回来,我把馨玉送到她住的培训中心。

    由于太兴奋,竟然忘了问馨玉的联系方式,还好我住的地方离她很近找她很方便。

    第二天,我忙完后已经是很晚了还没吃晚饭,想约馨玉一起吃宵夜,高兴地来到馨玉住处。

    我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胆小了,不敢敲门,此时我真的理解当年长毛去秋家敲门时的心情。

    我用中指最小的力量敲着馨玉住的房间门,听见有人穿着拖鞋走来的声音,心里激动得要蹦出来。

    正准备给馨玉一个惊喜,没想到来人不是馨玉,我将手收了回来。

    “您好,请问您找谁”那个女室友问。

    “噢噢噢,我想问问馨玉在吗?”我又结巴地说。

    “馨玉,噢,她不在,下午有个男的来接她出去了,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你有什么事吗?”

    “噢,谢谢啊,没什么事,打扰了!”我礼貌地告辞了馨玉的室友。

    我失望极了,感觉遇到她时那种兴奋无比的心情,现在一点也没有,我又开始讨厌她了,讨厌她给我的感觉,像一位了解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但是,那男的谁?他们又去了哪里?馨玉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让我琢磨不透。

    当我想疯狂逃离此地时,忽然看见培训中心的大门口,馨玉抱起个小女孩亲了亲,然后那个男的接过小女孩挥手和馨玉告别,馨玉亲吻孩子的感觉很幸福,那种感觉和以前在店里一样,那小孩都长这么大了?

    那男人和小孩走了,我很想冲上前去质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我真的没有勇气去质问馨玉,我怕馨玉告诉我那就是她的老公和孩子。

    从馨玉的住处回来,我没吃任何东西都感觉不到肚子饿。我反复在想馨玉为什么要那样对我?难道因为我只是一个陌生人吗?我都搞不懂自己遇到岛主的心情会如此矛盾,都是兴奋的开始然后就是各种难过的结束?难道我与岛主就要这样一辈子吗?那一夜我彻夜失眠了!

    第三天,我早早起来去办公事了,但心里还是牵挂着馨玉,但我不知道我今天是否还要去见她,也不知她是否会在住处。但我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已经很疲惫了,由于头天晚上失眠的原因,我爬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我醒来时已经是半夜了。

    第四天,我想无论多忙多累我都要去见见岛主,因为明天我就要离开这个城市回家了。我早早把公事办完了,回到住处打理好准备去见馨玉,还准备送她一束花。

    当我带着约会一样的心情站在马路边,准备穿过斑马路去培训中心见我心仪的岛时,只见馨玉和那天晚上的父女俩坐上了一辆车开心地走了。

    我站在路边发呆似地看着那辆消失在车水马龙中的车,就连同我那心仪的岛主也随之消失了。

    手里没有半点力气,那束鲜花无声地掉在地上被过往的车辆辗碎,一想到岛主我就心如刀割,但我却无法不去想她。

    我再一次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场景,也许我真的该离开这座不属于我的城市,那一晚我醉了,我不知道是如何爬回住处的。

    第五天,一早我坐上了回家的飞机,我不知道巧遇得如此美好,散得会如此伤心绝望,我再一次迷失在有她的城市上空……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