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六十六)英雄集体救美
    fri jan 09 08:00:00 cst 2015

    我和石三生刚要准备回家。

    “严义,你在哪?”尚泽打来电话。

    “噢,刚从朋友家出来”

    “严义我一个人好无聊,要不我们一起喝一杯”

    “好吧,我和石先生心情也不好”

    “老地方见”

    一会我和石三生来到玉香人酒吧。

    当我们走近这间熟悉的酒吧时,我们都感叹了。

    “春节前才在这里看见长毛和秋叶那幸福的样子,现在俩人却阴阳两隔”

    “严先生啊,世事难料,所以我们应该珍惜今天,珍惜自己喜欢的人,你说是吧”

    “是啊石先生,我们应该好好珍惜,虽然今天我们同时爱上了一个女孩,但相信我们公平后面一定有结果”

    “是的,我相信一切都是公平的,我奶奶很喜欢馨玉,但我还没听奶奶提起馨玉之前我就听我朋友尤总讲过馨玉,从那刻起我就有一种想见馨玉的感觉,没想到真的让我遇到了这个女孩,一个很特别的女孩”

    “太神奇了,我们大家都只见过馨玉一面就会喜欢上她,看来我们真的有缘??!”

    “不好意思来晚了,路上遇到一点小麻烦”尚泽推开门进来解释。

    “尚泽怎么了?”我关切地问。

    “路上遇到一个酒鬼硬拉扯着一个手有点不方便的女孩……”

    “什么?酒鬼?手不方便的女孩?你看清人了吗?”

    “没看清”

    “快告诉我在哪里?”我和石三生着急地问。

    “严义就在您店附近”

    “我店附近,石先生难说是馨玉”

    “对对对,走”

    我和石三生火速离开了酒吧。

    “你们到底是怎么了?等等我”尚泽追了上来。

    当我们赶到时已经没有什么人。

    “尚泽真是这里吗?”我紧张的问。

    “是啊,就是这里”

    “馨玉你在哪?”从垃圾桶旁边传来。

    我们三人闻声望去用车灯照着的垃圾桶旁躺着一个人。

    “秋根,你醒醒”我一眼认出秋根。

    “快送医院”石三生突然说。

    “秋根怎么了?”紫海青刚好要下夜班。

    “我们也不知道在路上发现的”我和石三生说。

    “扶到床上让我看看”

    “严先生,秋根和上次小青中的是同一种毒”紫海青检查后告诉我。

    “中毒?那馨玉和秋根在一起,馨玉不见了”我感到很恐怖。

    “什么馨玉不见了?”

    “是的,我们刚从秋叶家回来,秋叶说晚饭前秋根就带着馨玉出去逛了,刚才朋友说在我店旁有个酒鬼拉扯一个手不方便的女孩,我们才赶过来,但只发现秋根没见馨玉”我向海青阿姨讲着整个过程。

    “别急,秋根一会就能醒了,等他醒了我们问清情况再做打算,今天的事千万别让秋叶知道,她现在不能再受刺激”

    “馨玉”秋根终于醒了。

    看着我们直叫馨玉。

    “秋根,馨玉呢”紫海青和我们同时问。

    “海青阿姨我把馨玉给害了”

    “什么?你把她给害了,好好说到底怎么了?”

    “今天我带她和我老同学老臭一起吃饭,结果我喝多了,馨玉被他们弄到哪去了都不知道?”

    “老臭?”石三生问。

    “是的就是上次在酒店见到的那个老臭”

    “你知道老臭住在哪吗?”

    “不知道”

    “严先生,小青回店里了吗?”秋叶打电话来问。

    “啊,噢噢噢回店里了”我被吓到了,又不想让秋叶着急,只能这样回答了。

    “那就好,再见”秋叶放心地挂了电话。

    “天哪,小青刚才出来给秋叶买东西现在都没回去”我告诉大家。

    “小青,不会出什么事吧?”大家看着我。

    “您好,我是石总,请将以前入住的客人老臭的相关信息发给我”石三生给豪龙门酒店的总台打电话。

    一会儿,石三生将信息发给朋友查到了老臭的位置。

    “梦堂路”石三生说。

    “这条路我知道,离这里有三十多公里”紫海青说。

    “走”紫海青一声令下。

    “海青阿姨这样偏僻的地方您怎么知道?”我们好奇地问。

    “说来惭愧,当年以为我的侄女紫玲有难被骗了60万和三件宝贝,我当时就带着三件宝贝独自一人来过这里,所以这条路在我的记忆中非常清晰”

    “紫玲?”尚泽好奇的问。

    “这位是?”海青疑惑地看着尚泽。

    “海青阿姨,他是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尚泽,春节前刚回国”我解释到。

    “尚先生,您刚从国外回来?您认识我侄女紫玲?她还好吗?”紫海青像见了亲人一样。

    “海青阿姨,我说的紫玲听口音不是这里人,她学医的”

    “对对对,我侄女不是这个地方的,也是学医的”

    “啊,真是同一个人?但她怎么跑到国外照顾一个病人???”

    “她去照顾晨星的”我看着尚泽说。

    “阿,严义你怎么都知道?”

    “我们都是朋友”

    “天哪,世界太小了”

    “尚先生,您说我侄女紫玲现在怎么样了?过得好不好?”紫海青追问着。

    “你们看”石三生看着路边躺着一个女人。

    “啊,那不是小青姐吗?”秋根突然叫了起来。

    “快快快,救小青”我们停下车。

    “小青,你怎么了?”紫海青抱着小青。

    “海青阿姨,我是逃出来的,馨玉被他们带走了”小青一边哭一边说。

    紫海青给小青擦去脸上被树枝刮破的血迹,给她喝了一支葡萄糖。

    “小青,你不要害怕慢慢说馨玉被带到哪去了”我和石三生、秋根紧急地围着小青问。

    “往前一直走”石三生开着他的商务车,听着小青的指挥。

    “向右转,小心路有点难走”小青一直带路。

    大家紧张得不敢说话,怕石三生听不清小青的指挥。

    “小心前面有座桥很窄”

    哇还好石三生车技不错。

    “看见树林深处那间大仓库了吗?”小青指着远处树林里透出光线的房子说。

    “看到了看到了”我们高兴地说。

    “石先生把车灯关了”尚泽提醒到。

    “对对对,不然会被发现?!?br />
    天哪关了车灯,石三生停了一下,因为突然关灯一下子不适应,真是考技术。

    “石先生慢点前面有个大石头”小青提醒到。

    “谢谢小青”

    还好小青熟悉。

    “石先生,现在你把车向左转前面有一块空地,把车调好头”紫海青也熟悉这里。

    “哇,海青阿姨您真厉害”

    “小声点,现在我们要从树林的小道进去”海青阿姨小声地说。

    “尚泽你的衣服太显眼了,你留在车上接应我们吧”我看见尚泽那白色的夹克在黑夜里像一块白石头。

    “对对对,这样也好”海青和石三生说。

    我们跟随着海青阿姨和小青一步步接近那间大仓库。

    “小青,这哪是仓库???这是旧楼房,你知道在哪一间吗?”我小声地问。

    “呵呵我关在一楼像仓库一样嘛,我听他们说要把馨玉带到顶楼红灯区”

    “什么红灯区?”我、石三生和秋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应该是那间”我指着顶楼最左边那间有红色光线的房间说。

    “我看也是那间”秋根也指着那间房说。

    “这么高我们怎么上去呢”石三生抬头看看三楼那间房。

    “你们别急,我爬树可厉害了,我爬上去先看看里面什么情况?”

    “你会爬树?”我们几个看着小青抱着的那棵高得直插夜空的树叫了起来。

    “看好啊”小青话音刚落。

    我们在树下看着像一只猴子一样的小青,一会儿功夫就爬到二层楼那么高,后来她又背着楼房的灯光一直往上爬。

    突然小青的一串钥匙掉了下来。

    “啊”我们以为是小青掉下来把我们吓得惊叫。

    “好像有人”一下子楼房的灯全亮了。

    我们赶紧捡起小青的钥匙躲到树林里。

    小青也停止了爬树躲在树叶茂密的地方。

    “没人没人,我不小心把钥匙弄掉踏到一只耗子”屋里传来。

    一会儿灯又熄了,只有顶楼那间红灯亮着。

    我们又来到那棵树下。

    很快小青就要爬到三楼那个位置。

    突然小青踩断了一根老树枝,那根老树枝怕吓到我们一晃一晃地不敢掉下来。

    “啊”海青阿姨刚好要叫,被我一手给蒙住了。

    “对不起,我太担心小青了”海青阿姨小声地说。

    “我看见馨玉了”小青像只猫一样顺着树梭了下来。

    “她怎么了?”

    “她好像睡着了?旁边也没有其他人”

    “你们先转过去给我摸几个小石子?!毙∏嗄米乓桓鍪麒?。

    “海青阿姨,你用指甲剪把我的短裤头剪开把那根缩洋抽出来”小青拉了拉海青阿姨小声地说。

    “哈哈哈,你这鬼丫头真机灵”紫海青一边剪一边笑,她没有想到这个年代小青还会穿一条老式的短裤。

    “小青小石子捡来了”我们三个像小孩一样捧着石子。

    “哇,你哪弄的弹弓杈”秋根突然问。

    “少废话”小青不好意思地骂了一句。

    “快快快,听说臭老大掉河里了,你们两个守着,我们去救老大”突然从楼内传来。

    直听见那帮人风风火火地出发了。

    “嘿嘿,今天老大弄来的那个女的人到是漂亮了,就是手残了一只,怪不得老大都不想碰,今晚我们可以去红灯……”那两个可恶的家伙说。

    “秋根你爬树上去救馨玉,那棵树离窗口就一大跨步你能行的”小青拿着弹弓说。

    “好”秋根爬树没有小青利索,但还是会爬。

    秋根刚要跨过去“歘”的一声,他的裤子撕破了凉风灌了进来。心想:还好是晚上,如果白天那可真是糗大了!

    秋根顾不了那么多从窗子跳了进去。

    我和石三生跟在那两个可恶家伙的后面上楼。

    紫海青和小青放哨。

    “灯怎么熄了,下去看看”那两个家伙看见刚离开房间的灯熄了。

    原来那灯是被小青的弹弓打熄的。

    我和石三生躲到了楼层的卫生间里。

    “你先去看看,我肚子疼”其中一个跑进了卫生间,还好我们躲得快。

    那人刚好没带纸。

    另外一个估计找备用灯泡去了。

    “哈哈哈,天助我也”我和石三生轻脚轻手爬了出来。

    来到三楼那间房门锁着。

    当我们正在想怎么弄开门时,门开了。

    “快,馨玉晕迷了”秋根来开的门。

    “秋根你到底做了什么?”我们看见秋根撕开的裤档好奇地问。

    “都啥时候了我能做什么???放心我什么都没做,赶紧救人”秋根一边说一边将门反锁了。

    这间房内挂着好多层布帘、电话线啊、废线圈都被秋根利用了,只见秋根用窗帘布把馨玉捆得像粽子似的,把我们吓傻了。

    “我先下去,你们两个小心地把馨玉放下去”秋根顺着那根窗帘布绳梭了下去。

    秋根把外衣脱下来扎在裤头上遮羞。

    “秋根你没事吧,馨玉呢?”海青阿姨和小青问。

    “马上吊下来”

    “掉下来?”海青阿姨和小青不解地看着三楼的窗口。

    当馨玉放到二楼时,换好灯泡的那个人正要往楼上赶。

    “小青快”

    “啪啪啪”小青一口气射瞎了三个灯泡。

    “今天真是见鬼了,换好一个又坏三个”

    “馨玉我们回家了”秋根接住了馨玉。

    然后,我和石三生一前一后往下梭。

    我们都只顾着背起馨玉赶紧离开,没发现石三生把脚给扭伤了。

    当小青发现石三生没有跟上来,立马跑回去一把拉起地上的石三生“石先生我来背你”。

    “小青,别管我,你先走我不想拖累你”。

    “别说话,扶好”。

    石三生没有想到小青会有如此大的力气。

    看来奶奶真的没看错人。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