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六十八)送别岛主
    sun jan 11 08:00:00 cst 2015

    长假快结束了,馨玉和石三生还没出院。

    “海青阿姨,我真的不能再住下去了,我还得赶回去上班,我想去多陪陪秋叶,后天回家”馨玉决定出院。

    “那好吧,我再帮你扎一次针”海青阿姨准备给馨玉做针灸治疗。

    “谢谢海青阿姨,我回去有欣兰的消息马上通知您”

    “嗯”

    “石先生,您好些了吗?”馨玉来到石三生的病房。

    “馨玉,我好多了,多亏小青的照料”

    “石先生,真对不起,你为了救我都受伤了”

    “没事的,我们能平安回来就已经很幸运了,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

    “石先生我打算后天就要回去了,有机会您和您奶奶到小城玩”

    “一定,那您路上小心,一会我叫司机帮您订一张机票”

    “石先生不用了,我已经给您添了太多的麻烦,我叫秋根去订了”

    “馨玉保重”

    “嗯,您也保重”

    “石先生,你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我刚好去接馨玉。

    “馨玉,您终于回来了,您跑到海青阿姨家一住就这么几天”

    “海青阿姨不是想多了解一下欣兰和小城嘛,一聊起来就没个完,今晚和明晚我都寸步不离地陪着您好吗?”

    “哇,太好了”

    “秋叶,我后天要回去了,有空我会来看您的”

    “呜呜呜,这么快就要回去”

    “都来了五天了”

    “馨玉,机票”秋根掏出机票递给馨玉。

    “啊,秋根,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说订后天的,你怎么订了明天早上的?”馨玉高兴地接过机票一看傻了。

    “你早点回去可以多休息一天再上班,那样才不累”

    “馨玉,秋根想得很周到,没事的”

    “谢谢??!”

    秋根订完机票终于放心了,他今天一步也不离开馨玉了。

    “姐,今晚我陪你们不回学校了”

    “好??!”

    “馨玉,您后天要回去了,我们今晚出去唱歌好吗?”我兴奋地来到长毛家。

    “严先生,我明天早上就要回去了”

    “啊,不是说好后天的机票吗?”

    “不是的想早一天回去休息,现在我想去看看石先生和他奶奶”

    “秋叶,你身体不方便你就在家,等会我回来陪你”

    “好的”

    “我也要去”秋根从楼上下来。

    “好好好一起去”馨玉说。

    “石先生呢?”馨玉来到病房不见石三生。

    “噢,石先生中午出院了”护士说。

    “谢谢??!”

    我们离开医院来到石三生的别墅。

    “大娘,我明天早上就要回去了来和您道别的!”馨玉和我们第一次来到石三生的别墅,太美丽了。

    “馨玉姑娘,你才来几天就要走了,大娘真舍不得你,有空你一定要来看大娘知道吗?”

    “谢谢大娘的疼爱,这几天我都感受到大家对我的关心和爱护,有空我一定来看您老,您老有空也要到小城玩,我带您到处走走”

    “好,一定”

    “馨玉你们来了”石三生拄着拐来到客厅。

    “是啊,我们刚才去医院,医生说您中午就出院了”

    “三生听说你要回去了,所以硬要出院”杨喜门抢着说。

    “谢谢石先生”

    “馨玉机票订了吗?”

    “订了,明天的机票?”

    “不是说后天吗?”

    “来了好多天,想家了!”

    “噢,那您路上小心”

    “三生呐,我以前拾到的那枚玉坠呢?”杨喜门突然问。

    “奶奶,上次我回国时在平安夜拍卖了”

    “噢”

    “什么样的一枚玉坠拍卖了?”馨玉奇怪地问。

    “天哪,那是一枚三彩玉坠上面刻有馨玉字样”石三生突然叫了起来。

    “石先生您真的没记错,真的是三彩玉坠和馨玉字样?”馨玉追问着。

    “没记错,但我那时还没听到过您的名字,现在您说起来我才想起的,那坠子是您的?”

    “嗯,是我16岁生日的祖传礼物”

    “什么祖传的?”石三生惊讶地问。

    “嗯,但我也不知道这玉坠为什么只传给我,当时家里人只说无论如何都要保管好玉坠,从失去玉坠那天起,在我身上发生了好多莫明其妙的事,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馨玉对不起,是我没有替您保管好玉坠”我难过地说。

    “严先生不怪您,是我不小心弄丢的”

    “不是的馨玉,那玉坠是我上次在玉石一条街遇到您时回来在裤角里找到的,后来我去小城发现你的馨玉屋不见了,我就在自己的城市开了一家你一模一样的店,然后把那玉坠当非卖品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希望有一天您能看到,但没想到您买走了玉坠还出了车祸”

    “啊,原来你们早就认识了”秋根、石三生和杨喜门看着我和馨玉。

    “算是吧”我轻声地说。

    “那玉坠是我在假扮拾荒老太太时看见有几个捡垃圾的人,在友情医院门外倒出来的碎纸片里捡到一枚玉坠正在倒卖着,最后我从他们手中买过来的,但我也不懂玉,三生也不懂玉,我们只想通过拍卖找到她的主人,没想到主人会是我的救命恩人!”杨喜门讲述着。

    “馨玉,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帮您找回这枚玉坠,这枚玉坠当时被一位旅美华侨以99万元拍走了”石三生自信地说。

    “99万元,我哪买得起???”馨玉才听到这个天文数字。

    “馨玉姑娘,你就耐心等待好消息吧!我们会想办法帮你找回玉坠的”杨喜门拥抱着馨玉。

    “大娘、石先生不用了,我相信玉缝有缘人!”馨玉微笑地说。

    “大娘,不早了,我们先走了,大娘您老保重”馨玉不舍地拥抱了一下大娘。

    “馨玉姑娘保重,您是一个善良的姑娘,您以后一定很幸福的!”

    “谢谢,再见”

    “石先生,我是秋叶,馨玉明天就要回去,我婆婆和公公想请您和您奶奶来家里吃顿便饭!”秋叶打来电话。

    “秋叶,那太谢谢您们了,我们一会就到”石三生高兴地说。

    石三生早就想送送馨玉了。

    “奶奶,秋叶一家请我们过去吃饭”石三生向杨喜门开心地汇报着。

    “哇,那多不好意思??!”

    “大娘,太好了,我们又可以聚餐了!”馨玉听到后高兴地说。

    “秋根,来来来”杨喜门把秋根叫了过去。

    “大娘来了”秋根应声来到杨喜门跟前。

    “秋根呐,你三生哥最近脚不方便都没过去看望你姐一家,这些营养品和水果你带上”

    “那怎么好意思呢?”

    “什么不好意思,你不拿我们就不去吃饭了”

    “呵呵呵,那我不客气了”秋根挠了挠头。

    杨喜门拎上她的包出门了。

    “哇都到齐了”我们才进门就看见小青、紫海青、尚泽。

    “快进来坐坐”秋叶的婆婆招呼着我们。

    “你们人来就好了还带这么多东西”秋叶和婆婆将客人引进院子。

    “秋根你去搬桌子”秋叶吩咐着。

    “我们也来帮忙吧”我和尚泽主动参与。

    馨玉和秋叶陪着杨喜门和石三生,小青、紫海青在厨房里帮忙。

    长毛家好长时间没有这样热闹过,这样的人气对于长毛的父母来讲是一种安慰。

    大家能聚在一起真的是一种缘,能与这样的好人相聚是一种福,能与自己心爱的人团聚那是一份情!

    “这是小青做的蒸鱼、炖鸡”秋叶的婆婆介绍着。

    “哇,第一次吃到小青的手艺”石三生和尚泽想吃得流口水。

    “馨玉喝碗鸡汤”秋根挤在馨玉的旁边给馨玉盛了一碗鸡汤。

    “谢谢”

    “大娘您也喝一碗鸡汤”小青孝顺地坐在杨喜门身边。

    我呢被隔离在与馨玉很远的侧边,只能看到馨玉的耳朵。

    看着他们献殷情的样子,我吃啥都酸。

    就连尚泽那不知好歹的家伙也幸运地夹到一块鸡胗,乐呵呵地送到馨玉的碗里。

    “吃哪补哪”小青夹了一只鸡脚给石三生。

    “谢谢”

    “噢忘了我们老家吃鸡脚要吃双,不好意思??!”然后又夹了一只鸡脚给石三生。

    “俺们青闺女就是可爱”杨喜门开心地看着小青和三生。

    “奶奶,你不知道你这青闺女,竟然帮俺当麻袋扛”石三生得意地看着小青说。

    “哈哈哈麻袋”一桌的人都笑了起来。

    “你们都笑我啊,他问我干嘛有那么大的力气,我说扛麻袋练出来的”小青一下害羞了。

    “小青姐,要不我们开运动会你去参加举重吧!”秋根边说边笑。

    “别胡说,赶紧吃饭”

    “是啊,小青没当运动员可惜了,你们没见她那爬树比猴快,打弹弓比枪手还准”海青阿姨也补充到。

    “小青,要不俺送你去体校深造一下可好?”石三生认真地说。

    “送我去体?;共蝗绺铱鎏趟懔?!”

    “哈哈哈”全桌的人又笑得眼泪开花。

    “少说两句啃你的鸡脚”小青狠狠地看了一眼石三生。

    “说真的,我好久没有这样开心地和一大家人一起共进晚餐了”尚泽感叹地说。

    “是啊,以后我们要经常聚聚”我们大家都能感受到这简单家常便饭给一桌人带来的快乐。

    “馨玉,祝您一路平安!干杯”紫海青带头说。

    “谢谢大家!希望年年岁岁有今朝!开开心心每一天!”

    “干杯”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