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七十七)无故受辱
    tue jan 20 08:24:48 cst 2015

    石三生和杨喜门终于来到了小城。

    馨玉到机场迎接他们。

    “大娘见到您我很高兴,欢迎您到小城来”馨玉和杨喜门拥抱着。

    “石先生,欢迎您再次来到小城”馨玉握着石三生的手。

    馨玉将他们安排在金凤凰大酒店。

    特意交待老香等姐妹们好好照顾。

    “老香,越长越漂亮了”杨喜门夸着。

    “谢谢大娘”

    “大石,你还好吧!”老香看到石三生很高兴。

    “谢谢,我很好”

    “老香,您叫我孙子大石”

    “是的,大娘,上次他来我们给他取的”

    “哈哈哈,好一个大石”杨喜门乐呵呵地。

    “大娘,石先生,您们先休息一下,我一会再来接您们一起吃饭”馨玉安排到。

    “好的,你先去忙吧”

    馨玉才回到家。

    感觉家里有不速之客一样。

    “玉儿啊,你可回来了,你看何美兰已经来家里大吵大闹一会了”

    “妈,到底出什么事了?”

    “何美兰说你拐了他儿子”

    “凭什么说我拐了他儿子,我连他儿子的面都没见着,我和她说去”

    “何阿姨您好!”馨玉刚开口。

    “啪啪”何美兰顺手给了馨玉两耳光。

    馨玉莫明其妙被打了两耳光,馨玉的妈妈吓得将捂着脸的馨玉搂在怀里安慰着。

    “何美兰,你到底什么意思?我闺女我们都没舍得动过她一根手指,你凭什么动手打我闺女?”馨玉的爸爸攥紧拳头。

    “就是你们太放纵她我这当干妈的来帮你们管教管教”何美兰像一个婆妇似的狂吼着。

    “对不起,我闺女还轮不到你来教训,请你给我闺女赔礼道歉?!避坝竦陌职执永疵挥姓庋?。

    “何美兰,你来人家家里闹什么???还不快点给人家赔礼道歉”秋爽赶来上前拉住发狂的何美兰。

    “馨玉她爸妈真是对不起,都是秋根妈妈不对,我向你们赔礼道歉”何美兰头扭朝一边不肯道歉,秋根的爸爸只好给人家赔不是。

    “秋伯,我没事,让何阿姨把话说清楚,我到底做错什么她要这样对我?”馨玉委屈地站在何美兰跟前。

    “你自己做错什么还不知道我儿子才回来就吵着要来见你”

    “你儿子吵着要来见我难道就是我的错吗?”

    “你还有礼你到底给我儿子喝了什么迷魂汤让他这样魂不守舍地要来见你”

    “何阿姨,我对天发誓我没对你儿子怎么样?他要怎么做是他自己的事,他回来我根本不知道!”

    “我警告你以后离我根儿远远的”何美兰正准备离开。

    “何阿姨你先别着急走,我可以离你儿子远远的,请你向我父母赔礼道歉”馨玉叫住了何美兰。

    “对不起,何美兰女士,请你向我闺女赔礼道歉”馨玉老爸再次说。

    “凭什么要我一个长辈给一个小辈道歉”何美兰得意洋洋地看着馨玉的爸爸。

    “我要的是一个理字而不是辈子”馨玉的老爸很心疼自己的闺女无故受辱。

    “秋根”馨玉看见喜出望外的秋根正向她走来。

    “你这臭小子还敢跑到这里来”何美兰上前揪住了秋根。

    “妈妈,你为什么要这样无理取闹?”

    “爸爸,让他们回去吧!”馨玉恳求到。

    “秋根,你也回去吧,以后再也别来了,玉姐真的不想见你”馨玉说完后哭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你们请回吧,以后请不要再打扰我闺女,我女儿长这么大当着我们面没受过这么大的羞辱”馨玉的父母难过地说。

    然后转身向馨玉的房间跑去。

    “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秋根拉着他爸爸问。

    “儿子啊,你一气之下出了门,你妈妈以为你来馨玉家了,馨玉刚好回来,你妈妈二话没说就给了馨玉两耳光?!?br />
    “我妈竟然动手打了馨玉?”秋根火冒三丈地看着何美兰。

    “馨玉的爸爸要你妈妈向馨玉赔礼道歉,你妈妈不肯,你妈妈还警告馨玉离你远远的”秋爽不想隐瞒儿子。

    “看来她是不想让我活了”秋根狠狠地瞅了一眼何美兰,发狂似地逃离了馨玉家。

    何美兰和秋爽追了出去。

    “玉儿,开门”馨玉的父母敲着门。

    “爸妈,女儿真是不孝??!让您们二老也跟着无辜受辱”馨玉扑在父母怀里放声痛哭。

    “闺女,别为那样无理的人难过,我们的女儿怎样我们自己清楚,听话,你大病初愈不能过度伤心”馨玉的父母难过地抚慰着自己的女儿。

    “玉儿,你接到石先生和她奶奶了吗?”馨玉的妈妈问。

    “接到了,我把他们安排在金凤凰大酒店让老香她们帮忙照顾,下午我们一起出去吃饭,但现在我心情这样……”

    “闺女,没事,你现在好好休息一下,一会儿打理好我们一家出去请他们吃顿饭,尽地主之仪”

    “好的,谢谢爸妈”

    馨玉的父母离开了馨玉的房间。

    馨玉根本没法休息,她一直在想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唉,我们玉儿到底是怎么了?一下伤了手,一下又大病,现在又被人家无缘无故追到家里打耳光”

    “算了,人的一生哪有风平浪静的,我相信我们闺女没做错什么,她乐于助人是很少人能做到的”

    “秋根,你要去哪”秋爽看着儿子气凶凶地拉起行李准备离家出走。

    “爸你们保重,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秋根执意要走。

    “秋根,难道你就不能原谅你母亲?”

    “不是我不原谅她,而是她伤害了馨玉,说实话没有馨玉根本没有我的今天,馨玉为了我几次死里逃生,我们真的对不起馨玉”

    “秋根,爸看得出你喜欢馨玉,爸也不反对,但你至少要给你妈妈一点时间啊”

    “爸,我现在已经是成人了,等我妈懂得馨玉的好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喜欢馨玉的人那么多……”

    “你这臭小子馨玉一个残手你也要吗”何美兰气得从卧室里走出来。

    “馨玉残得只剩下一颗心我都要”

    “啪啪”何美兰又给了儿子两耳光。

    “妈,如果你一直要这样下去,你不仅失去了一个女婿还会失去一个儿子”秋根对自己母亲的所作所为感到失望。

    秋根就这样气愤地走出了自家的大门不知去向。

    何美兰没能留住自己的儿子,扶着门框看着远去的儿子痛哭起来。

    “美兰不要再逼儿子了,让他自己一个人好好静一静吧!”

    “根儿会不会想不通做傻事?”

    “放心吧,根儿长大了,他会自己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如果根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美兰,冷静点!我觉得馨玉这孩子挺不错的,你对她怎样她都不曾记恨你,对我们女儿和儿子像姐弟一样,我们秋家欠馨玉的太多了”

    “你好好想想,当年馨玉告诉秋叶某某新闻单位要人,你才听到消息连夜就去找领导,悄悄地把馨玉的新闻工作抢给了秋叶,第二天秋叶去上班了,馨玉却没接到上班通知,馨玉都没抱怨过咱们?!?br />
    “晓雨出事,馨玉整天陪着秋叶,一边照顾她一边开导她,最后才让女儿从痛苦中走出来,如果秋叶知道你这样对她的好朋友,你想想她会多伤心,秋叶至今都不知道她现在的工作是你悄悄从馨玉那里抢来的”

    “老秋你烦不烦不要再说了好不好”何美兰大声吼道。

    馨玉和父母、石三生、杨喜门、老香、有芝来到高家寨的望月楼。

    馨玉向父母介绍了石三生和杨喜门。

    “欢迎您们远道而来,谢谢您们对我闺女的关心和照顾”馨玉的父母礼貌地说。

    “馨玉真是一个勇敢的好姑娘,我很喜欢她”杨喜门拉着馨玉说。

    “谢谢您对我闺女的厚爱”

    “闺女,你把行程都和我们说说”馨玉的老爸说。

    “噢,是这样的,今天是周末,我们吃过晚饭后就出发,这样节约时间,今晚我们就可以赶到老香家,明晚在老香家住一晚,后天晚上我和老香返回来上班,你们在老香家多玩几天,然后下个周末我们再去接你们,你们看如何?”

    “好是好,就怕杨老太太旅途劳累!”

    “我没事的,老香家我也去过”杨喜门说。

    “那就这样定了吧”

    “太好了,老香一会你可以回家了”

    “是啊,我姥姥和家里人都高兴得不得了”老香兴奋地说。

    “有芝,你和我们一起去吗?”

    “馨玉,我就不去了,下次吧”

    “那好吧”

    吃过晚饭后。

    “老杜?”馨玉没想到今天的司机会是老杜。

    “馨玉怎么了?”老香忙问。

    “没怎么”

    “老杜,小高医生呢”老香问。

    “他加油去了一会就来”老杜说。

    “老香,看来今天唱的是双环调??!”馨玉看着老杜和老香笑笑。

    当馨玉他们正准备出发时。

    “馨玉,你现在在哪里,我是秋伯伯”秋爽无事不会打馨玉的手机。

    “秋伯伯,我正准备去乡下,有什么事吗?”

    “馨玉,秋根出事了,现在正在市医院抢救”秋爽紧张地说。

    馨玉突然感到不对劲,她很担心秋根。

    “爸妈,大娘、老香你们先去,我随后赶过去”馨玉吩咐着。

    “馨玉,我留下来陪您吧”石三生说。

    “谢谢”

    “小高医生,我们现在去市医院急诊室”

    “馨玉,出什么事了?”

    “秋根出事了”

    一会儿馨玉和石三生、小高医生、有芝赶到了医院。

    “秋伯伯,秋根到底怎么了?”馨玉急忙问。

    “馨玉,秋根和我们大吵了一架就离家出走了,当我们接到电话他已经被送进医院了”

    “是谁给你们打的电话?”

    “是一个女的公用电话打给你阿姨的”

    “何阿姨呢?”

    “对啊,刚才都还在现在跑哪去了?”

    馨玉刚来到手术室门口。

    何美兰又像一条疯狗一样向馨玉撕咬过来。

    石三生上前拦住了何美兰。

    “你这臭不要脸的把我家根儿害得住进医院你还有脸来”何美兰从石三生的侧边钻出来骂到。

    “美兰,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如果根儿知道你又这样对馨玉,他会恨你一辈子的”

    “就是因为馨玉秋根才恨我才离家出走才躺到医院里的”

    “何阿姨,你们从我家走后,我连秋根的面都没见到,我怎么可能害他,我知道你讨厌我,但请你让我见秋根一面”馨玉不为别的,就为与她生死与共的老弟见一面。

    “我警告过你的你都忘了吗我叫你离根儿远远的”

    “美兰,馨玉是我叫来的,你是不是真的想把秋根逼上绝路?”

    “我不管我就是不让这个丧门星见根儿”

    “馨玉,走吧,被人家骂成这样不值得”有芝和石三生他们拉起馨玉就走。

    “秋根,你一定要保重,玉姐走了”馨玉一边走一边转回头看着手术室的门哭喊着。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