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八十二)初到青家
    sun jan 25 09:00:00 cst 2015

    “老香,你和你哥开拖拉机去接您青伯他们过来吃饭下”老香的妈妈在厨房里忙出忙进地吩咐着。

    “么么么,下这种大的雨我哥的拖拉机咋个坐嘛?”老香嘀咕着。

    “老香我开车陪你去”老杜赶紧献殷勤地说。

    “老香我也去”高医生也报名着。

    “么么么,你们都克么还杂个接人嘛?”

    “不怕得我们开着两张车呢”老杜和小高医生说。

    馨玉刚刚接到有芝的电话,得知秋根没事的消息,她心里一下子舒坦了许多。

    “馨玉,你给要克老青家转一圈”老香小声地问。

    “真的?现在?我想克呢嘛!”馨玉放下手中的茶杯。

    老香和馨玉的说话被石三生听到了。

    “你们克么我也要跟着克”石三生才来小城几天就把方言学会了。

    “哈哈哈,老香看在你三生哥说得这样流利的方言上带上他吧”馨玉一边笑一边说。

    “么么么,路么路滑,车么车挤,又不是出嫁,克那么多人说”老香的嫂嫂都笑了。

    “他们还小不是,给他们克玩克”老香的哥哥说。

    “你们一个二个呢给作,把我们当小孩了”老香一边上车一边说。

    老香坐着老杜的车在前面带路,馨玉和石三生坐着高医生的车在后面。

    “老香,你觉得馨玉和石三生给会成?”老杜突然冒出一句。

    “我看样子会成呢嘛,咋个说你给是羡慕人家”

    “会成么了好了嘛,我不羡慕,只是不知道馨玉以后嫁给石三生给会幸福?”

    “馨玉这种好的女孩搞么不会幸福?你不要乱咒人家”

    “我不是咒,是实话实说,你看馨玉的手是好不了的了,石三生现在不在意,以后嫌弃她咋个办?”

    “哪个说不会好了?我才不信馨玉的手不会好,你最好不要乱说”

    “好嘛好嘛我不乱说,么我好好呢说,老香,你看我这个人咋个样?”

    “你这个人么好人一个嘛”

    “做男朋友呢?”老杜故意问。

    “问题是做哪个呢?”

    “做你的呢?”老杜半开玩笑地说。

    “老杜,你开什么国际玩笑???一点都不合适”老香狠狠盯着老杜。

    “老香,搞么不合适?”老杜突然停下车。

    “老杜,前面过不去吗?”小高医生也跟着停下车按着喇叭问。

    “过得去呢,等一小下”老杜伸出车窗外说。

    “你好好开车,反正我觉得我们不合适,我家在农村,我又不有正式工作,你父母也不会同意”老香也不知道要怎么说。

    “农村和城里有什么区别嘛,有工作不有工作也不重要嘛,我父母绝对会同意”

    “等以后再说”老香心里很矛盾。

    老杜也不再勉强老香,车开得飞快。

    “你慢点,这个路滑”老香看看老杜生气的样子。

    “他们两个给是吵嘴了,这个车开呢一点不正常嘛,一下快一下慢一下?!避坝窨醋庞械闫婀?。

    “认不得你们这些姐妹了”高医生冷不丁的说。

    “小高医生,我们这些姐妹咋个啦?”

    “嘿嘿,一个比一个厉害”

    “馨玉,我个人认为,你们这些姐妹真的很好很实在,最关键是做事太麻利了”石三生也赞许道。

    “呵呵呵,谢谢石先生的高度赞扬”馨玉笑了笑。

    “麻是麻利了,就是一个比一个还凶”矮汉林补充到。

    “不凶嘛,那叫女汉子”石三生接着说。

    “对对对,就是女汉子”

    老杜他们带路的车终于在一处小平地上停下了。

    此时雨也停了,雨后的阳光很舒服。

    “老青家就是坡头上那家了”老香跳下车指着右边的坡头。

    馨玉他们随着老香指的方向看去。

    红红的土坡上有一间显眼的瓦房,青瓦被雨水冲得很干净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亮,透着村庄的气息迎接远到而来的客人。

    “哇,彩虹”老香和馨玉看见老青家房顶上空的美丽彩虹。

    那彩虹像七色的彩带装点着宁静的村庄,红色的泥石顺着坡上流下来。

    馨玉他们一个接一个艰难地爬着坡。

    “老香,那是什么地方”馨玉指着山对面隐约能见的红旗的地方问。

    “噢,那是一所村完小,你别看这里看那所小学很近,其实还很远呢,要坐船、翻山才能到呢”老香想想那路都有点害怕。

    “那上学多不方便啊”

    “是啊,太不方便了,所以再小的学生也只能住?!?br />
    “那里缺不缺老师?”

    “缺啊,城里的老师都不愿意来,分来一个半个也在不长”

    “噢”馨玉心里突然萌发了想辞职的念头。

    “馨玉,您在想什么”石三生气喘息息地最后一个爬到坡顶。

    “没什么,想去那所完小看看”馨玉指着那所完小说。

    “没问题,明天我陪您去”

    “石先生,那所完小很远路又难走,我到是没有老青那种厉害背得动您”馨玉看着爬得一身红泥巴的石三生。

    “哈哈哈,那我背您好了”

    “老青家到了”老香在竹篱笆围起的院外停下。

    老香家四周都用竹篱笆围得很高,要把头仰起来才能看到篱笆的高度。

    然后门栏是用圆木头挡起的横栏足足有半人高。

    两条一黑一黄的大狗拴在院场里,那大狗用铁链扣在院场的铁线上,那狗可以来往跑动,生人想靠近都不容易。

    “哇,老青家扎得这种高的篱笆咋个进去???”馨玉第一次来老青家。

    “青伯在家吗?”老香在院外叫着。

    “噢,在家呢,是哪个?”老青的妈妈一边答应一边跑出来看。

    “阿娘是我,老香”

    “噢,是老香啊,快进来坐,你青伯正在装自烤酒,我们正准备过克你家呢”老青的妈妈将木栏杆抽了三根后赶紧拉住两条叫欢着的狗。

    老香带头轻松跨进了院内。

    老杜和高医生跨了半天还骑在栏杆上:“天哪这跨栏式进家也太牛了”。

    馨玉也顺利地一步跨进了院内。

    馨玉看到老青家的院子是用鹅卵石铺的古色古香,四周种满了花草树木,穿过花草树木又是菜园子,好美的田园风光。

    馨玉看到这一景像,仿佛在梦里见过,梦见自己和一位漂亮的阿姨在这园子里玩耍捉蝴蝶……

    石三生看看自己穿着西裤不好跨,后退了几步,他竟然用了短跑加速以跳高的形式跳进院子里。

    他那惯性动作冲到了馨玉。

    “啊”老青的母亲都看得目瞪口呆,手里拉着的狗都挣脱冲到馨玉和石三生的旁边,就差那么一头发丝的距离就要咬到他俩。

    老青的母亲回过神来赶紧抓住狗链他俩才幸免没被狗咬伤。

    “哟,石先生您厉害嘛连狗都怕您了”老杜和高医生都有点不敢相信石三生还有这么两下子。

    “老杜,你们说的什么???夸人家厉害就行了,还说什么狗话?”馨玉听出老杜他们的不服气。

    “老香,这小伙子是哪家呢?”老青的母亲看见石三生身手不凡。

    “阿娘,您给记得过年时来的大娘?”

    “噢噢噢,记得嘛,和老青一起回来呢杨大婶”

    “对对对,他就杨大婶的孙子,石三生”

    “小伙子要得嘛”老青的妈妈笑合合地看着石三生。

    “伯母好”石三生礼貌地说。

    “好好好,欢迎来我们家玩”老青的妈妈把两条大狗拴好后客气地招呼着客人。

    “老香,这姑娘是?”老青的父母拎着装好的自烤酒从厨房里出来看着馨玉。

    “阿娘阿叔,她是我的好姐妹馨玉”老香向老青的父母介绍着。

    “馨玉,是不是馨大老爷家的孙女?”老青的父母激动地说。

    “谁是馨大老爷?”

    “你爷爷辈是不是做玉石生意的?”

    “听我父亲说是的”

    “天哪,馨玉你长得太像一个人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老青的母亲激动地看着馨玉。

    “阿娘您说我像谁?”馨玉好奇地问。

    老青的母亲刚要开口就被他老公打住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得赶紧过克老香家了,别让人家等急了?!崩锨嗟陌职钟幸饫死掀?。

    一路上,馨玉一直在想老青的母亲说自己像的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老青的爸爸又不给她妈妈说?难道像我的那个人与老青家有什么关系?

    当馨玉他们来到那条河边时。

    老青的父母带着一种忧伤的表情,凝视着河对岸的山洞,仿佛向山洞诉说着自己的哀思!

    当车子行驶到那个小窝棚的地方,车子开不过去只能绕道而行。

    “老香,我和你阿娘就在这里下车,想去摘些桃子,从这里克你家更挨些”老青的爸爸说。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他们想去窝棚静静地坐一坐,他们心里非常的想念小青。

    馨玉在车上看着老青的父母下车后互相搀扶着走向小窝棚,那被生活压得有点驼的背,经历了多少人生的苦难。

    面对自己亲手给自己命运坎坷的女儿盖的守尸棚,心里一定浸满了无法言语的心伤,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馨玉的眼前一下子模糊了。

    “馨玉,您怎么啦?”石三生看到馨玉流泪了。

    “石先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这么大了还让父母跟着自己受委屈,觉得心里好难过!”

    “馨玉,您不要难过了,您这样聪明能干的女孩,您的父母感到很欣慰”

    “是啊,馨玉,您不要难过了,虽然老杜我们经常惹您生气,但是我们打心眼里佩服您,谁能娶到您那是一种福气!”高汉林发自内心地说。

    “谢谢您们对我的关心和宽容”馨玉擦了擦眼泪。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