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八十四)打水惊情
    tue jan 27 09:20:53 cst 2015

    馨玉起身拎着那把黑茶壶准备去井边打水来烧。

    石三生也跟着馨玉来到井边。

    “馨玉,您不要躲着我好不好?”石三生双手握住馨玉的双臂。

    “我没躲,我这不是来打水嘛!”馨玉还是低着头。

    “馨玉,我真的喜欢您,我给您时间了解我好吗?”石三生拿过馨玉手里的茶壶。

    馨玉微微抬起头,看见石三生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情感。

    她不知道眼前这位富家子弟会看上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自己,她不知道要怎样拒绝他才不伤心?

    “馨玉,水打好没有?”老香在火塘边叫喊着。

    “马上就好”

    “馨玉我来吧!”石三生接过打水的桶,将水桶往井里一扔。

    可能石三生太用力了,桶上系着的绳子把他绊倒了。

    馨玉一直在想要始何拒绝石三生,想得走了神。

    忽然,她看到石三生摔倒在眼前以为石三生要掉进井里了,来不急多想,赶紧拉住快要掉下去的绳子和爬在井边的石三生。

    结果馨玉的疼手被绳子再次拉伤。

    石三生看到馨玉不顾一切地拽着自己,心里好激动,连忙转身抱着身后的馨玉。

    “馨玉,谢谢您,您没事吧?”

    馨玉摇摇头,但眼里已经滚动着豆大的泪珠:“桶”。

    其实她很想说一声痛。

    石三生看着馨玉的左手还用力地拉着桶绳,突然反应过来馨玉的左手还有伤赶紧抓了过来。

    “你们两个是咋个说,打个水都搂搂抱抱的”老香从石三生手里拿过水桶绳打了一桶水。

    “老香,馨玉受伤了!”石三生终于酒醒了!

    老香才听到馨玉受伤了。

    连忙扔下洒了一地的水桶跑过去扶着馨玉寻找馨玉的伤。

    那把黑茶壶也被慌慌张张的老香踢得哐啷滚响。

    “香凝,您怎么了?”老杜听到老香的叫声也跌跌撞撞来到井边。

    “噗咚”一声。

    老杜一不小心被井绳绊倒一头栽进了井里。

    老香二话没说放开馨玉一个猛子扎进井里。

    “阿杜,别怕我来救你”井里传来老香紧张的呼喊声。

    还好老香反应及时,不然老杜可能有危险。

    她拎着老杜的衣领拼命地踩着水终于浮出了水面。

    老杜一边打着喷嚏一边睁开醉眼,看见自己心爱的香凝奋不顾身跳进井里救自己。

    感动得双手环抱着老香的腰间,俩人激情地相吻着……

    井里一下子静得无声。

    只有老香和老杜彼此才能听到的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馨玉想跳下去救他们,石三生不让她去冒险。

    “快救人,有人掉井里了”馨玉和石三生看着黑朦朦的井里一个劲地呼喊着。

    “老香你们没事吧?”

    “馨玉,别着急我们没事”

    话音还没落,老杜又将香凝幸福地拥吻着……

    才听到有人掉井里了,老香家一下子忙得炸开了锅。

    老香的爸爸听说有人掉井里了,从桌酒站起一边脱下外衣一边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跳进井里。

    老香的老爸这一跳不要紧,要紧的是把相拥的两个人又踩了下去。

    当老香和老杜反应过来,中间多出一个人来。

    “老爸”老香和老杜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

    “哈哈哈”老香的爸爸看到他们笑道。

    一时间,井边围满了人。

    大家连忙找来绳子扔到井里。

    老香父女俩先把老杜绑好,大家在井口用力将老杜拉了上去。

    接着老香父女俩也顺利被救了上来。

    “爸,馨玉的手受伤了”老香才爬出井边马上说。

    “什么馨玉受伤了”馨玉的父母和杨喜门受惊地问。

    “馨玉,你怎么了?”馨玉的父母和大家看着馨玉那只肿得像馒头一样的手。

    “大家别担心,我没事,只是最近肉肉吃多了这只手一下子长胖了”馨玉强忍着和大家说笑。

    “馨玉你这傻孩子啊,都肿成这样了还说没事”老香的姥姥一边抹着泪一边说。

    “姥姥,别难过,我真的没事,明天就好了”馨玉过来挽着老香姥姥她们回到火塘边。

    石三生紧跟在馨玉的身后。

    大家虚惊了一场,馨玉看到大家都吓到了,刚才喝酒划拳的气氛一下子僵住了。

    老香一家又忙去照顾老杜,她强忍着痛向大家敬了一杯酒:“各位实在对不起,刚才我打水不小心把人打进井里去了,让大家受惊了,现在连人带水打上来了,大家继续喝酒吧,我先敬大家一杯押押惊!”

    “哈哈哈”大家被馨玉的一句连人带水打上来了惹得哈哈大笑。

    气氛一下子缓和了,又恢复了刚才酒桌的热闹氛围。

    “馨玉,谢谢你帮我们招呼客人”老香一家将老杜安顿好后。

    “不客气,都是我不小心引起的”馨玉有点惭愧。

    “馨玉让老青的爸爸帮你看看手吧”老香看着馨玉很难受的样子。

    “是啊,馨玉您别强忍着,我真该死,怎么那样笨让您为我受伤了”石三生难过地自责着。

    “青伯,麻烦您帮馨玉看看手”老香来到老青的爸爸旁边小声地说。

    “馨玉姑娘的手怎么了?”老青爸爸放下酒碗紧张地问。

    “她左手车祸受伤一直没好,刚才又被井绳拉伤了”

    “噢噢噢,那我过克看看”老青的爸爸离开酒桌。

    “馨玉姑娘,来我看看你的手”老青的爸爸温和地说。

    “谢谢青伯”馨玉轻轻地抬了一下左手。

    “天哪,馨玉姑娘你的手肿成这样疼成什么都认不得了,你是咋个忍着呢?”老青的爸爸看了都害怕地叫出声。

    “青大哥,您说我闺女的手咋样了?”馨玉的父母听到老青爸爸的叫声赶过来。

    “爸妈别紧张,我真的没事”馨玉害怕父母担心。

    “我家有药酒,馨玉姑娘的手今晚不用药酒抹一下,她今晚是不有办法睡呢,看来今晚你们得去我家住一晚了”青伯认真地说。

    “不能再等了,我们现在就去,老香去把老杜的车钥匙拿来”石三生不忍心看着心爱的人受罪,吩咐老香。

    “好好好”老香也担心馨玉。

    “三生哥钥匙”老香咚咚地跑上楼取来车钥匙。

    “石先生,太晚了路又不好走,我没事,明早再说吧!”馨玉大晚上的不想麻烦大家。

    “馨玉,不行,再晚,路再难走我都要带您去青伯家看手”石先生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

    他知道老青家的门栏不好进。

    “奶奶,姑奶奶您们早点休息,别担心,我们去青伯家住一晚,明早就回来”石三生安慰着。

    “好的,你们路上小心??!”

    石三生走在前,馨玉和父母走在中间,老青的父母走在后。

    他们一行六人挤在一张车上。

    馨玉坐在副驾室上。

    “石先生,慢点”馨玉怕石三生不熟悉路况随时提醒着。

    当车子行驶到小窝棚处,车子突然被泥坑陷住了。

    石三生无论怎样都无法开不出泥坑,只是越轰油门泥坑越深,泥巴都被轮子擦得到处乱溅,车子都被挣熄火了。

    “石先生,先休息一下吧”馨玉下车了。

    “是啊石先生先休息下,再想办法”馨玉的父母和小青的父母也下车了。

    “不要急,我克找锄头填点石头和草皮进克就开得出来了”小青的爸爸一边说一边向小窝棚走去。

    小青的母亲看到小窝棚心里一下子酸酸的好伤心。

    “大嫂您怎么了?”馨玉的妈妈关心地问。

    “没事,怕是刚才的火烟薰着眼睛了”小青的母亲赶紧擦了擦双眼。

    馨玉知道她又在想自己苦命的女儿了。

    小青的爸爸左肩扛着锄头,锄头把上还挂着一小袋东西,用右手袖擦着脸向他们走来。

    他也是一样在想命运坎坷的女儿。

    “来来来,大家先吃几个桃子”小青的爸爸解开袋子。

    “好甜”大家一人一个吃着桃。

    石三生和馨玉的父母他们都去推车去了。

    “再使点劲”小青的爸爸找来一个大石头想填到坑里。

    然后小青的老爸又铲了几块草皮填进泥坑里。

    “好了好了,这下应该出得克了”小青的爸爸转身在草皮地上擦了擦手,然后又拍了拍身上的泥。

    “老头你抹一下你的大花脸”小青的妈妈关心地递了一块手帕给小青的爸爸。

    看得出小青的父母还是恩爱的。

    馨玉的妈妈也用纸巾帮她老爸擦着额头上的汗。

    石三生用两只袖子擦着满头的汗,看着恩爱的前辈寻找馨玉的身影。

    只见送锄头回小窝棚出来的馨玉,他心里多希望馨玉也亲自给自己擦擦汗,但看看馨玉的憔悴的面容心里又无比难受。

    “馨玉,您没事吧”石三生顾不得擦汗,赶紧跑到馨玉跟前问。

    “石先生,我没事,您还好吧”馨玉说话的气力都明显小了。

    “馨玉,您怎么了”石三生发现馨玉不对劲上前接住了快要晕倒的馨玉。

    “石先生,我头好晕”馨玉倒在了石三生的怀里。

    石三生抱起馨玉就往车的方向赶。

    “我闺女怎么了?”馨玉的父母看见石三生抱着馨玉。

    “她说她头好晕”石三生气喘息息地说。

    “快快快,馨玉姑娘的手越来越肿了,可能血脉不通引起头昏的”小青的爸爸看着脸色苍白的馨玉。

    馨玉的父母扶着馨玉和小青的妈妈坐在后排,小青的爸爸坐在副驾上指挥着的路线。

    石三生忙得连副驾上的安全带都系到自己的座位上。

    一脚油门轰下去,还好车荡了一两下还是顺利地爬出了泥坑。

    “小伙子慢点”在坐的看着火急火燎开着飞车的石三生,担心地说。

    “青伯你们坐稳了,没事”石三生不忍心看着心爱的人多疼一秒钟,很有把握地说。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