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八十七)玉纯青之谜
    fri jan 30 08:42:00 cst 2015

    “半夜里废柴少爷竟然返回玉纯青铁铺放了一把火”

    “放火?太可恶了!”馨玉和石三生骂道。

    “我爹他俩累了一天,都很疲惫,早早就休息了,还好你小姑奶奶惊醒,赶紧叫醒我爹用葫芦瓢从井里打水救火,还好发现的及时,火终于熄灭了,但是你小姑奶奶却动了胎气”。

    “啊,那怎么办呢?”

    “当晚,你小姑奶奶当夜早产下一对龙凤胎,大的是哥哥叫青纯,小的是妹妹叫青玉,这一对儿女的降临着实让他俩感到幸福,但同时也加大了生活压力”。

    “那小姑奶奶生下的那对龙凤胎哪去了?”

    “死了”大家一下子沉默了。

    “???怎么死的?”馨玉很想弄明白,她的追问打破了大家的沉默。

    “你小姑奶奶因为早产龙凤胎身体很虚,大人小孩都急需营养,但家里只有几粒米下锅熬粥,你小姑奶奶又动不了,我爹又放不下面子去借吃的?!?br />
    “难不成我小姑奶奶的孩子是被活活饿死的?”

    “不是的,后来土财主家也生了一个儿子,土财主很高兴拿着一些鸡蛋和红糖来到铁铺感谢你小姑奶奶,但见你小姑奶奶家一下子穷得揭不开锅,又放下了一点银子走了?!?br />
    “哟土财主还良心发现???”

    “是的,土财主两次帮了你小姑奶奶他们,但好景不长?”

    “后来怎么了?”

    “后来土财主的金宝卵儿子一百天的时候拉肚不止,可把土财主急坏了,有病乱投医,他不请郎中给金宝卵儿子看病,却半路拉了一个算命的去家给他儿子看病”

    “啊,算命的会看什么病???”

    “是不会看病,只会装神弄鬼、胡说八道,硬是生拉硬扯把你小姑奶奶给扯进去”

    “把小姑奶奶扯进去干嘛?”

    “那个算命的早就听说过你小姑奶奶的传闻,现在逮着机会他不就睁着眼睛说瞎话‘富贵老爷啊你儿子的肚是金水宝被火神给冲了,您知道这水火是不容的’”

    “土财主一听,火神除了玉纯青那里有,其他地方哪里还有嘛?”

    “对对对,就是玉纯青的火神冲了你儿的金水宝”

    “大仙啊,您说现在我该怎么办???”

    “想办法灭火??!”

    “那要怎么个灭法?”

    “天机不可泄露,您总有法子的,算命的拿了好处走人了,看个鸟的病”

    “天哪这不是要人命嘛”

    “是啊,土财主叫上家里一二十号家丁冲到玉纯青铁铺,想把铁铺给掀了?!?br />
    “正好你小姑奶奶家最近没打铁,所以炉火都是冷的,‘哟,财主老爷您儿才满一百天您就这样动怒?我家的火神可没烧着您家房子,干嘛这般架势?’”

    “土财主一股脑把算命先生的话全说了出来”

    “哈哈哈,财主老爷您被骗了,您好好看看我家玉纯青的火神打你儿出生那天起就没发过火,何来冲了你家金水宝?”

    “土财主在炉子旁边转悠了两三圈,又爬下去摸摸炉肚底真是冷灰一堆,‘我的小姑奶奶啊那你说我的宝贝儿子是咋了?’”

    “财主老爷,你家金宝卵可能是嗝着了,你回去找个郎中给他摸摸肚子,抹抹背立马就好”

    “‘谢谢我的小姑奶奶’土财主千恩万谢带着家丁找了一个有名的郎中给他宝贝儿子看病了,结果真是被嗝着了”

    “啊,我小姑奶奶神医??!那后来呢?”馨玉和石三生越听越起劲。

    “后来你小姑奶奶身体也渐渐好起来了,两娃也长得聪明可人,为了养家,我爹又把铁铺开起来了,在土财主的支持和帮助下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

    “太好了,原来土财主还真是好心??!”

    “好心个屁,他金包卵儿子没事什么都好说,只要一有点头疼脑热的就怪玉纯青,时间长了人都会烦,我爹他们四口之家勉强幸福了小半年,两娃刚好满周岁正准备回你奶奶家”

    “真回去了?”

    “想是想,但是还是没回去”

    “为什么?”

    “因为你小姑奶奶带去的小木匣还没带回音来,冒然回去只会给馨家脸上抹黑,所以就没回去”

    “啊,那木匣怎么这么久都没送回来呢?”

    “你祖父祖母派去送木匣子的那个家仆去到半路,得知家里老母病重就急急忙忙赶回去服侍老人所以就把送木匣子的事给耽搁了又耽搁?!?br />
    “你小姑奶奶他们的孩子满岁那天,他们没等来木匣子,却招来了废柴少爷的暗算”

    “正当他们四口之家高高兴兴吃着长寿面的时候,废柴少爷假意提着贺礼来和我爹结义为兄,我爹看在这一年来他没找过家里的麻烦,又看在一双儿女周岁的份上与废柴少爷结义了?!?br />
    “???这不是引狼入室嘛!”

    “他比狼更凶残,我爹和他结义,是相信他不会无故加害结义之人,所以才和他结义,你小姑奶奶也是这样认为的,但他们都没想到废柴少爷是一个不守信用的歹人?!?br />
    “但我爹着实醉了,废柴少爷故意装醉说了一大堆好话后告辞了”

    “当我爹一家人正为结义之事感到高兴时,照明的烛火突然熄灭了”

    “我爹放下抱着的青玉,起身去铁铺找洋柴点火,才推开铁铺的门,突然有一个黑衣人穿进了铁铺,将我爹打晕,然后把我爹拖到铁铺的后山扔了”

    “???”

    “半天没见我爹回房,你小姑奶奶觉得不对劲,摸黑找到铁铺,叫了半天就是不听我爹答话,你小姑奶奶预感要出事了,返回屋里用背巾背起青玉,然后又抱着青纯,点了一把明子火弯着腰仔细地看着地上隐隐约约的印迹找到后山”

    “那找到了吗?”

    “没有,只找到我爹的五根手指”

    “啊,太残忍了!”

    “是啊,活活把我爹的手艺给废了,你小姑奶奶想,这人只想废了他的手艺应该不会伤及性命,她坚信自己的丈夫还活着,继续在后山翻找?!?br />
    “后来找到他人了吗?”

    “找到了,因为大晚上的点着火把又背着抱着孩子,孩子被吓得哭起来,孩子的哭声唤醒了晕死过去的我爹,我爹叫不声音,他只能用力地摇着小树”

    “彼此真心相爱的人都是有感应的,你小姑奶奶发现摇动的小树高兴地奔过去放下青纯,孩子见到爹很懂事就不哭闹了,抱着满身是血的丈夫,你小姑奶奶懂点医术,撕下一块衣服布将我爹的手包扎好,然后嚼了些草药用嘴喂给我爹,结果我爹得救了”

    “那回去后是不是就没事了?”石三生问。

    “回去后他们真正的灾难才降临”

    “什么灾难?”

    “他们才回到铁铺门口,就被四个黑衣人围住了,你小姑奶奶背着青玉,左手抱着青纯,右手还扶着丈夫,大声地痛斥道‘有本事就不要蒙着脸,这算什么汉子?’四个黑衣人感到惭愧”

    “其中一个揭下黑布说‘你从了我家少爷,我们就放了你的家人’其他三个也揭下黑布说‘对,从了我家少爷……’”

    “那四个黑衣人中没有废柴少爷,你小姑奶奶感到奇怪,他们的少爷到底是谁?‘我不管你家少爷是谁,我先将我的家人带回去再说’,那些黑衣人看着你小姑奶奶一点不怕的样子给他们让道了,她继续带着家人向家门走去”

    “你小姑奶奶他们前脚才跨进去,那个废柴少爷站在门内狠狠一脚将我爹踹下铁铺门外的小坡下,然后一把抢过青纯,亮闪闪的金刀划过青纯哭喊的喉咙再也听不到哭声”

    “你小姑奶奶被激怒得发狂‘你这没人性的东西要遭报应的’一头用力撞在废柴少爷的胸口直接顶到一棵柱子上,废柴少爷和后面追进来的四个人吓得住了,当你小姑奶奶返身要去抱青纯时”

    “废柴少爷挥起那把金刀用力地扎向你小姑奶奶身后背着的青玉,一刀下去青玉也没了哭声,你小姑奶奶抱着已经断气的青纯冲出门外,来到被打得不成人样的丈夫面前‘如果老天有眼,众神有灵,保佑我丈夫平安无事,让这些歹毒的恶人定遭报应’”

    “我小姑奶奶后来怎么样了?”

    “你小姑奶奶解下背巾,将已经没气的青纯和青玉用背巾裹起背在背上,用力将我爹拉起,连拖带抱将我爹移回玉纯青铁铺,废柴少爷和那四个黑衣人听到你小姑奶奶的毒誓,再看到你小姑奶奶这样坚韧的个性,他们后背心都在冒冷汗”

    “你小姑奶奶不是不伤心,她的眼泪都往心里和肚里流淌着,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带来的灾祸,她对不起我爹,但是她是最勇敢和坚强的女性,她爱铁铺更爱铁匠和他的孩子”

    “你小姑奶奶将我爹那五根手指一针一线给我爹缝上,她不想让自己的丈夫残缺,缝好后,她把两个孩子清洗干净换上她亲手做的新衣还没来得及给孩子穿上,她感到很内疚,将两个孩子像睡着一样安放好后,一心又来擦洗深爱他的丈夫,不知是泪打动了我爹的心脏还是井水凉透了他的心,我爹奇迹般地咳嗽起来,其实都不是,而是你小姑奶奶在后山给他嚼的草药起了作用?!?br />
    “你小姑奶奶抱着一双儿女和丈夫哭晕过去了”

    “第二天,我爹醒了,送木匣子的家仆也把木匣子送到了我爹的手上,但你小姑奶奶却不见了,我爹抱着两个可怜死去的孩子和木匣子哭得天眩地转”。

    “那我小姑奶奶去哪了?”

    “你小姑奶奶头天夜里伤心过度晕过去后被废柴少爷撸走了”

    “那后来呢?”

    “你小姑奶奶心里牵挂着家里,醒来眼前一片昏花,但看见废柴少爷拿着那把金刀向她走近,割断她的衣扣‘你老乖孩子都死了,你还是从了我吧’”

    “你小姑奶奶听到自己的家人已经死了,心里的怒火再次点燃,猛地抓住废柴少爷拿着金刀的手‘我宁可死在我丈夫的刀下,也不愿活在你屈辱的胯下’,她使尽全身力气连刀带手抓过来划断了自己的喉咙”

    “当我爹在荒草棚里发现你小姑奶奶时已经断气了,他含泪将你小姑奶奶换上一套早就准备好的嫁衣拜了堂,然后将你小姑奶奶和两个孩子火葬了,将他们的骨灰放在一个用青铜镂花包好的白坛罐里,写上‘玉纯青’三个字,在黑夜里悄悄放进了河对岸的山洞里”

    “啊,那是三个人的骨灰?”馨玉一家和石三生惊叫着。

    “不,那是四个人的骨灰”小青的父母说。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