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89)玩火
    听到狗叫,

    小青的爸爸起身走到门栏,

    “姨爹是我”门栏外传來,

    天太黑小青的爸爸看不清是谁便问:“么么么,你是哪个,”,

    “我是秋根”

    “这大半夜的出什么大事了,”小青的爸爸一边问一边抽着门栏杆,

    “姨爹,不出什么大事,我过來看看”秋根向门栏内递进一个行李箱,然后提着一包礼物边说边跨进门栏,

    “秋根,干嘛还提个大箱子,”小青的爸爸接过秋根送的礼物好奇地问,

    “噢,我放假了想來您和小舅家玩几天”

    “欢迎欢迎,家里还好吧,”

    “都好,小青姐也好好的”秋根跟在小青爸爸身后,

    “那就好,”

    当秋根刚把行李箱放到台子上,意外发现馨玉坐在火塘边玩火,他很惊喜但又很痛苦,

    他不敢见馨玉又折了回去,

    “秋根,你怎么了,”馨玉扔下玩火的小棍子走过來拉住准备离去的秋根,

    秋根沒出声也沒转回头,只是伤心地拉起衣服领遮住了自己的脸,

    大家都觉得很奇怪,

    “秋根,你到底怎么了你说句话啊,”馨玉很紧张不知道秋根发生了什么事,

    馨玉将秋根拽着转过身面对自己,但秋根还是不敢让馨玉看到自己的脸,

    “秋根,别怕,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秋根不想让馨玉再为自己担心,一头扑向馨玉紧紧抱着她,

    “秋根,你的脸怎么了,”大家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秋根搁在馨玉肩上的脸,

    馨玉赶紧从秋根的怀里后退“秋根,沒事的,让玉姐看看”,

    秋根一直不敢正面看着馨玉,馨玉将秋根歪朝一边的脸轻轻捧正了,

    “秋根,你的脸怎么会弄成这样的,”馨玉看着英俊的秋根一下子破相了心里很难受,

    “玉儿,先坐下來再说”馨玉的母亲说,

    “伯父、伯母、馨玉,之前的事真是对不起,我在这里代我妈妈向您们说声对不起”秋根起身给他们赔礼道歉,

    馨玉的父母语重心长地说:“秋根,事情都过去了沒什么,你妈妈心里也很难过,我们能理解,你也好好和家里说不要闹得家庭不和”,

    “谢谢伯父、伯母的宽宏大量”

    小青的妈妈端來一碗吃的:“秋根,一路赶來很累,先吃碗糖蛋”,

    “谢谢姨妈,给您们添麻烦了,”

    “秋根你的脸怎么弄伤的”馨玉关心地坐到秋根身边,

    “馨玉,沒事的,我不小心弄伤的,我來姨爹这里拿点药擦擦就好”

    小青的妈妈看着秋根:“秋根啊,你这样帅的小伙脸上弄个大疤以后怎么问媳妇啊,你就安心在姨妈家住段时间,让你姨爹好好帮你治治”,

    “是啊,我就怕以后问不到媳妇才连夜赶來的”秋根一边说一边看着馨玉,

    馨玉被秋根看得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石三生看见秋根深情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拍着胸脯说:“秋根,放心你媳妇包在石大哥身上”,

    “石大哥您还是先把大嫂找着了再來关心我的个人问題吧,我不急我等得”秋根再一次看着馨玉说,

    “秋根,过來,姨爹给你先抹点药,这段时间千万要注意饮食和不要被太阳晒着”小青的爸爸拿出药箱,

    “谢谢姨爹”秋根走到小青爸爸的身旁坐下,

    “太晚了,大家都休息吧,”馨玉的父母和小青的父母起身去休息,

    馨玉也跟着父母站起來,

    秋根连忙拉住她的手,

    “秋根你想干嘛”石三生赶紧走过去小声地问,

    “石大哥不干嘛,只想和馨玉说说话,您就先去休息吧,”秋根将馨玉拉住拽到自己的坐位旁,

    “石先生,沒事的,您先去休息,”

    “馨玉,你们也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夜深了,

    火塘里的火还在不停地燃烧着,

    石三生虽然到厢房休息了,但他翻來覆去睡不着,

    秋根和馨玉用细得只有毛线般粗的小木棍子划着火碳各自沉默着,

    他们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要怎么说,

    秋根终于忍不住还是先开口了,

    他抓住馨玉正在玩火的右手:“馨玉,别玩火了太危险,”,

    馨玉搞不懂秋根为什么会这样说,她松开了手里的小木棍看着秋根,

    “我不玩火会更危险”,

    “对不起馨玉,是我让你处在了危险之中”秋根再次拥住了馨玉,

    馨玉挣脱了秋根的怀抱:“秋根别这样,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得不好让你母亲误会,我希望你能明白玉姐说的”,

    秋根认真地看着馨玉的眼睛说:“馨玉,我心里就想着你,我妈妈沒误会,因为我喜欢你,真心实意地喜欢你,你这辈子都当不了我的玉姐,除非我死了”,

    馨玉被秋根的话吓呆了,她沒想到自己一直把他当作自己的亲弟弟一样?;さ那锔?,并沒把自己当姐姐看,这该怎么办,

    秋根拥过发呆的馨玉说:“对不起,你又说错话了,我要好好惩罚您”,

    秋根说完轻轻将头倾斜着准备亲吻馨玉,馨玉一把推开了秋根:“不可以”,

    “为什么别人可以喜欢你,为什么我就不能喜欢你,难道你嫌弃我破相了吗,”秋根不明白馨玉为什么不接受自己,

    “秋根,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受伤了我很难过,我的手不也残了吗,我希望你不要误会我对你所做的一切,”

    “馨玉,哪怕你残得只剩下一颗心我都喜欢你,你千万别把我拒之千里好吗,”秋根拉住馨玉,

    馨玉转回头说:“秋根,现在你要以学业为重,我希望你好好善待自己,好好规划一下自己的人生”,

    “正因为我怕自己学习不好让你更为难,所以我一直都很努力,我的成绩你一点也不用担心,但是我就不明白,难道我对你的感情,你就一点也感受不到吗,沒有你我规划自己的人生又有何用,为什么你不能让我和他们公平竞争,这对我來说太残忍了,”秋根说完望向被烟薰得黑黑的房梁,

    “秋根,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最好的姐弟,无所不谈的朋友,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晚安,”馨玉想拿开秋根的手,

    “我沒法把你当姐姐,我就是要你当我女朋友,”秋根不愿放手,

    忽然,小青的妈妈开门出來走了一圈,话也沒说又回屋把门关上,

    秋根不舍地松开了拉着馨玉的手,看着馨玉消失在楼门口的背影,秋根推开厢房的门,

    “秋根,你们吵架了,”石三生一直沒睡,

    “沒吵”

    “干嘛那样大声,”

    “沒什么,睡觉”秋根拉起被子放倒就睡,

    这一夜,馨玉根本沒合眼,她心里很矛盾,她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石三生和秋根,他们都是自己的朋友,她不想伤害他们,又不能和他们纠缠不清,他俩不会像老杜和小高医生那样因为家人而左右自己的选择和感情,

    石三生和秋根哪怕与家人闹翻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选择,一个是富家子弟,一个还是学生,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要像自己的小姑奶奶一样出走吗,

    她越想越害怕,越想越难过,

    “石先生,您知不知道有人喜欢您,”秋根怎么勉强都睡不着扯开被子,

    “谁啊,”石三生好奇地问,

    “您猜”

    “呵呵馨玉”

    “胡说”

    “不是她还会有谁,”

    “小青姐”

    “啊,不可能”石三生不敢相信,

    突然,

    石三生的手机响了,手机铃声划破寂静的夜晚,

    “石先生,你现在在哪,”电话那头传來,

    “严先生啊,我现在在小青家,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小青喝醉了,她哭着喊着要见您,我实在沒办法才给您打电话的”,

    “什么,小青喝多了,”

    “怎么样,我沒说错吧”秋根站到一旁笑道,

    “你就别添乱了好不好”石三生看着秋根说,

    “您说什么,谁给您添乱了,”我感到莫明其妙,

    “对不起严先生,我刚才是说秋根的,他说小青喜欢我,我不信”

    “石先生,小青的确喜欢您,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晚给您打电话,”

    “什么,难道秋根说的是真的,”

    “是的,千真万确”

    电话挂了,石三生呆呆地看着楼上的窗户,他知道心爱的人在那里,但他现在该怎么办,

    “石大哥,我小青姐人很好的,您可以考虑考虑”秋根一下子很高兴,

    “对不起,我心里喜欢的是馨玉”石三生肯定地说,

    “如果馨玉知道我小青姐喜欢您,您再怎么爱她她都不会接受”

    “秋根你千万别告诉馨玉,就当石大哥求你一回”石三生第一次这样哀求道,

    “我不说总有一天她也会知道的”说完秋根正准备高兴地睡去,

    “秋根,我知道你喜欢馨玉,但你能给馨玉幸福吗,”

    “当然能”秋根又翻爬起來坐着,

    “你说得太轻巧了,你妈妈对馨玉的态度你不是不知道,一个不被家人所接受和祝福的婚姻真的很痛苦,难道你要让馨玉生活在痛苦之中吗,”

    “我不管,我相信我全心全意的爱会给她幸福,”

    “你为馨玉和她的家人考虑过吗,你知道你母亲深深伤害了她,她是一个理性而孝顺的女孩,她可以自己忍受痛苦,但却不能忍受自己的父母为自己伤心难过”

    “放心吧,我会让我母亲接受并祝福我和馨玉的”

    “那好吧,我们就來个公平的竞争,看谁更爱她,看谁能给她真正的幸福,”

    突然,有人敲厢房的门……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