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92)丧门星
    “馨玉”小青的妈妈和石三生、秋根追出院子,

    “老婆子,这到底出了什么事,”小青的爸爸不知家里发生了什么事,连忙拉住妻子,

    “馨玉出事了”小青的妈妈发抖着双手,

    “啊,她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了,”他扶着紧张的妻子,

    “姐夫,实在对不起,秋根昨天偷偷离家出走把我们急坏了,今早他说在你家,我一高兴告诉了美兰想让她放心,沒想到她马上拔掉输着液的针头硬是要过來看看,更沒想到她又动手打了馨玉姑娘”秋爽无奈地说,

    “好端端的打人家搞么,馨玉姑娘哪里做得不对嘛,有事好好说,孩子都这么大了,沒必要闹成这样,我和你姐从來沒有闹过”,

    “玉儿呢,我闺女怎么了,”馨玉的父母得知女儿出事了着急地问,

    “刚才还在厨房里,一转眼就不见了”小青的妈妈说,

    “放心吧你家馨玉命大死不了”何美兰傲慢地说,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秋爽拉了拉气势汹汹的何美兰,

    “何美兰,如果我闺女今天有什么不测我绕不了你”馨玉的爸爸生气地指着何美兰的鼻梁说,

    小青的爸爸看着势头不对上前劝慰着,

    馨玉的爸爸一次又一次忍着,沒想到今天又让自己的女儿无故受辱了,

    石三生和秋根四处找了一下都沒见,正要准备跨出门栏外去找,

    “秋根,你就别去找了,好好留在你父母身边,以后也别再见我闺女了,”馨玉的爸爸叫住了秋根,

    “伯父……”秋根气红了双眼,

    “你这么说我就爱听了别让你家丧门星再來纠缠我家根儿”何美兰指手画脚,

    “你说谁是丧门星,”馨玉的爸爸生气地挥起拳头举在半空中,

    但看在馨玉妈妈的面上和小青的父母面上,心疼地放下拳头,

    “自家出了个丧门星还不知道真是羞死人呐”何美兰泼妇似地发着飚,

    “妹妹少说几句吧,”小青的妈妈拉住何美兰,

    “是啊,你就积点口德吧,”小青的爸爸实在听不下去了,

    “如果你还是我们何家的姑爷你就少说几句”何美兰骂道,

    “算了姐夫别和她一般见识”秋爽劝住了小青的爸爸,

    小青家篱笆外面站满了邻居,

    “丧门星都走了看什么,”何美兰无礼地指着围观的人群吼,

    “各位不好意思,小孩子们弄着玩的,大家请回吧,”小青的父母解释着,

    围观的人陆续走了,场面一下子进入了僵局,

    “青大哥、大嫂,对不起打扰了,我们先告辞了”馨玉的父母准备去找女儿,

    “兄弟,吃过饭再走吧,您们高高兴兴來到我家,饭都沒吃一顿就这样让您们回去了,我们实在过意不去啊,”

    “沒事的,來日方长,告辞”,

    “对不住了”

    石三生和大家打了声招呼也跟着馨玉的父母急急忙忙跨出门栏沿着坡头往上找,

    一直找到后山都沒见馨玉的人影,

    然后又顺着坡头往下找,

    秋根追到门栏,被他妈妈死命地拉住了,

    “如果你今天敢跨出这道门我就死在你面前”何美兰拉着儿子狂吼着,

    “如果你不让我跨出这道门你会后悔一辈子”秋根使劲地挣脱着,

    “你为什么就是看上了这个丧门星,”何美兰顽强地拽着欲跑的儿子,

    “秋根,冷静点,刚才馨伯也说叫你不要冲动,你这样做才会让他们更为难知道吗,”小青的父母和他老爸开导着,

    秋根虽然冷静下來不跑了,但他起伏不停的胸还在生气,

    就这样秋根沒有跨出那道门栏,呆呆地望着那个坡……

    “这是馨玉的鞋子”石三生捡起水沟里的一只鞋,

    “快快快”馨玉的父母连忙追去,

    馨玉一直顺坡滚到了坡脚下,

    “玉儿啊,你怎么了,”馨玉的妈妈发现躺在地上的馨玉心疼地帮她紧贴在脸上的头发理顺,

    “爸,妈,我沒事,我们回家吧,”馨玉滚得一身泥,委屈地抱着父母,沒哭出声來,把眼泪往肚里咽,

    “乖女儿,难过你就哭出來别忍着,这样我们会更心疼,我们一会儿就回去,”他们看到自己的女儿如此坚强地忍着,心都快碎了,

    “馨玉,我们这就回去,”石三生脱下自己的外套给馨玉披上,

    一路上,大家都沒有说话,仿佛时间凝固了一样难受,

    “馨玉,你怎么惯得这种脏啊,”老香看着满身是泥的她,

    “老香,我不小心摔了一跤,变成了泥娃娃”她勉强地笑着,

    “走我带你这泥娃娃去洗洗”老香扶着她,

    “终于等你们回來了”杨喜门和老香的姥姥说,

    “杨大婶,明天馨玉和老香他们要上班,要不我们今天先回去,等下次有时间再來,”馨玉的妈妈征求着,

    “好嘛,孩子们要上班不能耽搁,反正我老了想去哪里也走不动,我想带着老香的老姥姥去小城玩几天,”

    “好的好的”

    “三生,你青伯他们怎么沒來,”杨喜门突然问,

    大家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相互望着,

    “奶奶,他家里有点忙,所以沒和我们一起过來,我们吃过饭就走吧,”石三生犹豫了一下,

    “好的,你们安排吧,”

    馨玉换了一身新衣,看上去很漂亮,只是脸上的指印还是那样刺眼,

    “馨玉姑娘,你的脸怎么了,”杨喜门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脸,

    “大娘,可能是烤火烤多了”她赶紧盖住发红的脸,

    “呵呵呵,小姑娘家脸儿红才漂亮呢”

    “馨玉,好点了吗,”石三生看着馨玉很心疼,

    “石先生,我现在好了”

    “馨玉,我们吃过饭就走”

    “好的,那您奶奶的意思呢,”

    “她也同意吃过饭就走,还要带我姑奶奶去小城住几天”

    “那太好了”

    “开饭了”老香和老杜张罗着,

    “小高医生呢,”大家都沒见着,

    “可能醉伤了还沒起來吧”老杜一边说一边向楼上走去,

    “快來人哪……”老杜在楼上跺着脚的喊,

    老香的爸爸听见不寻常的叫声冲到楼上,

    一把拉起平躺侧脸的高医生弯腰捶背,

    动作快得闪眼,

    一下子高医生将食道上卡住的食物吐了出來,

    小高医生抬起那张憋得通红的面部,急促地呼吸着,

    “吓死我了”老杜看着终于活过來的高医生,

    “阿杜,还好你发现的及时,不然要出人命呢”老香的爸爸吓得一身冷汗,

    “怎么了”大家一起冲到楼上,

    “不有事了,醉伤掉爬不起來了”老香的爸爸解释,

    “小高医生吃饭了”老香叫着,

    “噢”小高医生神情恍惚地看着大家,

    大家走了,老杜、老香和馨玉留了下來,

    “高医生啊,你刚才太危险了不是我老岳父上來么着了”老杜坐在床边上看着高医生说,

    高医生已经沒有力气说话,只是一个劲地点着头,

    “老杜你扶小高医生下楼,我给他弄了一碗解酒的葛根茶”馨玉起身说,

    “好的”

    小高医生下楼坐在火塘边,靠在板壁上,感觉房梁都还在转,喝了馨玉的葛根茶更舒服了,

    她又给小高医生熬了点稀饭,他才舒缓了一些,

    自从馨玉回來后,村里來吃相帮饭的几个乡亲看她的眼神就怪怪的,

    她看她们一眼,那些人就着急地躲闪着,她要是从他们身边走过,立马让出一条大道,根本沒有昨天那种友好热情的态度,

    她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突然,小高医生的手机响了,

    原來是他美姨打來的,

    小高医生挂了电话后,向她招了招手,

    “馨玉,你是怎么得罪了秋根的母亲,”

    “我沒得罪她老人家啊,”

    “我美姨说秋伯母说你是丧门星……”

    “我也不知道,秋伯母为什么老骂我丧门星,”她无奈地低着头踢着地面上的石子,

    “听我美姨说,秋根的外婆隔窗望你一眼后就再也沒醒过來,”

    “啊,他外婆长啥样我都沒见过,怎么隔窗看我一眼就走了,这不是太荒唐了嘛,”馨玉一脚踢飞了一颗石子,

    那颗石子不偏不离正巧弹在一个正在把孩子撒尿的女人手上,

    那女的随着石子飞來的方向望去,正好看见馨玉,

    “快快快,今天倒霉伤了遇到丧门星了”那女的急急忙忙抱起孩子就跑,

    “今天这些人一个比一个还怪,真是大白天见鬼了,”她看着那个抱孩子女人的背影,

    “还有就是她女婿,请你当伴娘,结果婚都沒结成就到阴间去了”

    “小高医生啊,伴娘不是我主动要求当的,是她自己和秋叶一起请我当的,你说这和我当不当伴娘有一毛钱的关系吗,”馨玉一下子无语了,

    “是啊,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嘛,”小高医很同情馨玉,

    “谢谢你的理解”

    “还有就是秋根因为去找你,被你这颗丧门星冲着他儿子秋根才会破相的……”

    “天哪,我真是比窦娥还冤哪,她儿子什么时候回來我都不知道,我回來之后连个电话都沒和她儿子打过,更别说见他人了”馨玉越听越觉得冤,

    “算了,何阿姨就是那个德性,你别和她计较,自己在自己的,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问題我怎么躲都躲不掉,你叫我怎么办,”

    刹那间,老香家一下子骂声一片,

    “你听,外面出什么事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