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93)迟来的微笑
    馨玉和小高医生跑到院子,

    拨开围观的人群挤进去,

    只见刚才抱着小孩的妇女坐在地上哭闹着,

    “就是她这个丧门星害我儿的”那女的像个笨熊一样从地上爬起來撕扯着馨玉,

    “这位大姐有什么好好说,她连你儿子长什么样都沒见过,怎么可能是她害的,”小高医生上前劝架,

    “小高医生,沒事的让她尽情地发泄下她心里会好受些,”馨玉任凭那个女人推闪着,

    “什么,你是医生”那女的听见她叫他小高医生,

    “是的,我是一名医生”小高医生拉了拉衣服认真地说,

    “医生哪,求求你救救我儿”那女的跪在高汉林面前哭求着,

    “你站起來好好说,这世上沒有丧门星,你以后别瞎说”

    “好好好,只要你能找出我儿的病根,我再也不瞎说了,”那女的连忙起身拉着眼角的眼泪,

    “馨玉,出什么事了,”石三生挤进人群,

    她摇了摇头沒说话,

    “你把你儿的病情说來我听听”

    “我儿刚才撒红尿了,不知是不是撞见她的原因,”那女的指了指站在一旁的馨玉,

    “怎么可能是撞见她的原因,我听你这么一说,你儿有可能得了肾炎,不能太大意,要赶紧送医院确诊病情”

    “医生那是不是要换肾啊,”那女的一脸惊诧地看着小高医生,

    “放心,哪有那么严重,早发现早治疗就好,平时要注意小孩的饮食和生活习惯,”

    “谢谢医生”

    “对不起,姑娘我错怪你了,全村上上下下都在传言你是丧门星,刚才我把儿子尿尿时不小时见着你,我就急得乱想呢,”

    “这位大姐,谢谢您,”馨玉将两眼湿润的眼泪笑汪在眼眶里沒让她们流出來,

    乡亲们看馨玉的眼神,

    就在这女的一席话之间改变了,

    围观的人们都各自回到座位上吃饭去了,

    馨玉走出了大门,

    站在田边仰望蓝天白云,仿佛只有天空才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越來越如此倒霉,

    她无法想像以后的人生道路又如何,

    何美兰那可怕的样子在她的脑海里浮现,

    难道自己上辈子欠她么,

    今世她要这样对我,

    她沒想过要去报复谁,只希望亲人和朋友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馨玉,别难过了,去吃饭吧”石三生站在她身后,

    “石先生,我不难过,我希望我的心永远像这蓝天白云一样干干净净,舒舒畅畅的”

    “你的心早已化作白云飘在我们心间”

    “谢谢”

    吃过饭后,

    老香的家人送别着远方的客人,

    馨玉突然看见那个抱孩子的女人在路边犹豫着,

    “大姐,您是不是要带孩子去医院,”

    “嗯嗯嗯”那女的点点头,

    “这位大姐,如果您信得过我们就和我们一起坐车出去吧,”馨玉用真诚的眼神看着犹豫的她,

    “信得过,信得过,只是方便不,”

    “方便的”馨玉主动接过她手里的大包包给她开了车门,

    老香的母亲看到那女的上车了,朝馨玉招了招手,

    “阿娘,有事吗,”,

    “馨玉姑娘,这个女人那张嘴可不得了,你还敢带她一起去吗,”她小声地说,

    “阿娘,沒事的,小孩子的生命要紧,我只想伸出援手帮帮她”

    “馨玉姑娘你真是个好人,有空常來家里玩,老香就多麻烦你帮照顾了”

    “放心吧,”

    一路上馨玉关照着母子俩,

    那女的很感动,对自己的言行感到惭愧,

    突然,有一个人挡住了他们的车子,

    “大姐,你看挡在车前面的那个男人是谁,”

    “么么么,是我家老乖头说”那女的抱着孩子连忙下车,

    馨玉他们也跟着下车了,

    “死老乖头,你克肿酒肿到这个时候,小娃得肾炎都不知道,”那女的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指着醉薰薰的男人骂,

    “你这个死婆娘给是不要我了,想抱着我儿子跟野汉子跑给是,”那男的歪歪倒倒地站都站不稳,挥着拳头,

    石三生上前挡住那个醉汉,抓住他的拳头,

    “你炸不进去那么多酒你就不要炸,用粮食烤出來的你不知道吗,你先回克,我带孩子克看病,”那女的不想再和他罗嗦,

    “大哥,你喝多了,早点回去,你儿子生病了要去医院看病”馨玉耐心地说,

    “你这个丧门星少管我家的事”那男的瞪着眼睛看着她,

    “姑娘,对不起,别管他他喝多了,我们走”

    “是了我喝多了,你们克嘛,前面有个比我更醉呢”那个醉汉一歪一倒地让开了车道,

    馨玉心里突然感到不安,

    前面就是青伯家,难道是秋根出事了,

    她越想越害怕,

    “秋根,”馨玉远远看见路边排开手拦车的男子,

    “我要见馨玉”秋根明显是喝醉了,

    馨玉很想下车,但她的父母让她留在车里,

    “秋根,你快回去你姨爹家让他好好帮你治治脸,别再让你家里人为你担心”馨玉的妈妈看着秋根那样想见自己的女儿,

    “不,我看不见馨玉,我就不回去,这脸治不治也罢”秋根拉着馨玉父母的手说,

    “秋根,你到底是杂个了,你看看你这样帅的一个人把脸弄成这样,你这样好说歹说都不会听哪个想见你,听话赶紧回克青伯家,脸医好了她自然会來看你”老香和老杜拉着他,

    “求求你们让我见馨玉一眼”他像孩子一样哀求着,

    “馨玉”他看见她从车上下來挣脱了他们的手冲过去抱着馨玉,

    “秋根,听话,好好去把脸治好,如果你这样胡闹下去,这辈子你都见不到我”她难过地说,

    他一听酒都醒了,他松开了馨玉,

    “馨玉,我不胡闹,你别躲着我、别让我一辈子见不到你好不好,我这就回去,”

    “嗯”馨玉点点头,

    老香他们要送他回去,秋根推开了他们的手,

    “不用送,我自己会回去”秋根一步三倒二步一回头地看着馨玉,消失在坡头回青伯家了,

    “唉,他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都怪我,”她唉了一口气上了车,

    一路上馨玉的心情很忧郁,

    來到县城的医院,

    小高医生联系了当地的一个医生朋友,

    给那个妇女的孩子做了全面的检查,

    检查结果是急性肾炎,

    “大姐,你放心吧,你儿子的病发现得很及时,卧床休息和对症治疗就可以了”检查的医生安慰她,

    “谢谢医生”那女的一下子脸上绽放着笑容,

    “不客气,你要好好谢谢他们才是”那位医生看着馨玉和小高医生,

    “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好心及时带我儿來看病,要拖成什么都不知道,姑娘真是对不住你了,我们都冤枉你这个好人了,我这回回去就告诉大家你不是丧门星是福星是好心人,”

    “谢谢”馨玉终于忍不住激动的泪水相拥着她,

    馨玉终于如释重负一般轻松多了,

    他们平安地回到小城,

    在路边的一家饭馆准备吃晚饭,

    正巧遇到高汉林家的美姨,

    “红美姨好”馨玉看见美姨礼貌地站了起來,

    何红美看了她一眼将高汉林拉到一边,

    “汉林哪,以后你不要再让美姨担心了好不好,千万不要再和那个丧门星搅和在一起对你一点好处都沒有,”

    “美姨,我知道您关心我,但您们为什么要用那种封建的眼观看馨玉,她手残您叫我别提亲我听您的,但现在我和她做朋友都不可以,这个我不能接受,她是我见过最勇敢最善良的女孩,美姨我希望您好好开导一下何阿姨,不要再伤害可怜的她”他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何红美看着孝顺的馨玉坐在父母身边,又想想刚才侄儿子的话,她心里开始反思,她对着馨玉微微一笑,

    馨玉看到这个迟來的微笑心里暖暖的,

    饭后,石三生、他的奶奶和姑奶奶成了馨玉家的上宾住在她家,

    石三生感到无比荣幸,他觉得能住在馨玉家是一种福气,他一定要好好感受一下这个幸福的家庭,

    老杜带着香凝回到自己家见了父母,

    他父母高兴得合不拢嘴,

    得知香凝的姥姥也來到小城,带上礼物赶紧去馨玉家拜访,

    “只要她们俩小个处得來,我做姥姥的不反对”老香的姥姥高兴地说,

    “谢谢您的通情达理”老杜的父母乐呵呵地,

    “这段姻缘还得感谢我们馨玉姑娘啊,”姥姥拉着她的手说,

    “是啊,沒有馨玉姑娘,哪有我们伟伟和香凝的福气啊,”老杜的母亲看着准儿媳和馨玉微笑着,

    “要谢就谢月老牵的这根姻缘线吧,”馨玉灵巧地回答,

    “哈哈哈,你就是我们的月老”老杜和老香齐声说,

    “我真的有那么老吗,”馨玉故做拄拐的样子,

    “不老不老长生不老”石三生抬上一盘水果,

    “馨玉姑娘,回去吧,有空到家里玩”老杜的妈妈牵着老香的手,

    “好的,阿姨有空也常來我家”馨玉看见老杜妈妈回头温柔的那一脸微笑,

    她明白那是一种幸福和感谢,今天的这些微笑,让她忘了痛苦,她知道只有问心无愧的人才能深深感受到那微笑的力量,

    “馨玉,今天看见你的笑容多了,我心里放心多了”石三生看着高兴地关着大门的她,

    “石先生,这一路都要感谢您给予我的关心和支持,”

    “不用感谢我,是您的善良和勇敢搏得大家对您的信任,您要好好感谢自己才对,”,

    馨玉和石三生朝客厅走去,

    忽然,她老爸一脸凝愁地走出客厅按下接听键……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