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97)情敌袭来
    “香玉同志,真是不好意思啊,把你的名字给弄错了,我电话里听说馨玉还以为你是那个‘心’,原來你是姓香啊,你这个‘馨’字还是难写呢,”老村头看见馨玉大大的签名,

    “村长,我不姓香我姓馨”她听老村头越叫越错,

    “哈哈哈,你看我这个大老粗,闹大笑话了,有边读边无边读中间,好好好,下次我一定不会弄错了”

    “沒事的,我这个姓是有点难写”,

    “小馨同志,刚才那两位同志你认识吗,”

    “村长,他们是我的朋友”

    “噢,那就太好了,尚先生來考察我们这里想和我们搞合作,希望你能争取下”,

    “好的,我尽力吧,”

    “要不今晚去我家吃饭就在我家住下,”

    “村长,我们就不去打扰了,我们还要去朋友家看看”,

    “好吧,那你们安排,哪天忙顺了请你们一起去我家吃顿饭,你來帮了我好多忙,”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村长高兴地回家去了,

    “走吧,我们去青伯家”馨玉叫着我和尚泽,

    “馨玉,你住在哪,”我关心地问,

    “诺,这间接待室”她指了指简陋的屋子,

    “馨玉,这个门锁太不安全,明天我给你换把结实的锁”,

    “谢谢严先生如此细心,我也是觉得这个锁一点安全系数都沒有”,

    “你们在聊什么,”尚泽接好电话过來,

    “沒什么,准备去小青家”

    “馨玉,哪里有商店,我们大老远來不能空着手去啊,”我和尚泽说,

    “这个商店有点远呢,离这里大概有两三公里路”

    “上车吧,三十公里都要去”尚泽给馨玉打开前车门,

    还沒等馨玉上车,我就一把将馨玉拉回塞进了后排座位,

    “一天和我抢”尚泽故意挥着拳头,

    “坐哪都一样,你们到底怎么了,”她看着我和尚泽,

    “沒什么,闹着玩的,”我瞅了一眼他,

    一会儿,我们來到了商店,

    听见几个闲散沒事的小青年在议论昨晚撞鬼的事,

    我开始沒在意,其中一个说:“么么么,昨晚村公所接待室那里闹鬼,害怕死了,我都见着那鬼的样子了”,

    那人的外号叫大春城,

    “大春城,你怕是不有见鬼你怕是见着美女村官不,”那伙人一边围坐在商店门口的大长板凳上喝着啤酒开着玩笑,

    “说给你们真呢是见着鬼了,以前那阁房子里面住着的一个女教师不是死了,怕是她的鬼魂”,

    “我们不信”,

    “不信你们今晚去看看瞧就认得了,不要着黑神精掉,”

    “哈哈哈”

    天哪,馨玉住得那样不安全,我赶紧在商店里找找有沒有门锁卖,

    还好有把满是灰尘的自动锁放在角落里,我拍去锁上的灰尘,悄悄买了放在包里,

    买好东西我们就直奔小青家,

    “车就停在这里吧,小青家就在上面”我们來到一个坡脚下的一块平地,

    “馨玉,这么远,你每天來回都走路吗,”我以为才几步路就到,沒想到这么远,

    “是啊”

    “哇,小青家真是高高在上啊,”我和尚泽很少爬土坡,

    “今天还算好了,沒下雨,下雨的话简直沒法走”

    快到坡顶了,

    “你们等等,待会你们在青伯家见到的事都不要对其他人说起,包括小青和秋叶都不要说”她叫住了我们,

    “馨玉,小青家到底怎么了,”我紧张地问,

    “去了你们就知道,千万别说出去就行了,走吧”

    “秋根”馨玉站在篱笆墙外喊,

    “什么,你和秋根住在一起,”我听到馨玉那样温柔地叫着秋根,

    “乱想什么啊,”她打了一下我的头,

    “來了來了”

    只见秋根系着大白围腰跑出來拉狗,

    “秋根,你看谁來了,”

    “严大哥,尚大哥,你们怎么突然來了,是不是我姐和小青姐出什么事了,”秋根一脸惊讶地看着我们,

    “沒有,我们來办事正巧路过这里”我们赶紧解释,

    秋根抽好门栏接过我们的东西,

    “哇,小青家真像诗里的田园风光”我和尚泽感叹到,

    “青伯他们呢,”馨玉问,

    “他们听说我爸要來,正在杀鸡做饭呢”

    “么你呢,”

    “我么在喂八戒啊,”

    “姨爹姨妈,家里來客人了”他高兴地叫喊着,

    “欢迎欢迎,來就好了还带这么多东西,真让你们破费了”小青的父母听说家里來客人了高兴地从厨房里出來迎接,

    “阿叔、阿娘,这位是严先生,小青姐的老板”她先介绍我,

    “谢谢严先生对我家青儿的关心照顾,她经常说我们的老板是一个大好人”

    “伯父伯母,小青也是一个很好的人,她做事认真让我很放心”

    “这位是尚先生,严先生的好朋友,就像秋叶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一样好”

    “尚先生您好,欢迎來家里玩”

    “馨玉姑娘,你先帮忙招呼着客人,我们赶紧做饭,秋根的爸爸下班后就快到了”,

    “您们去忙吧,”

    “你们先坐着喝杯茶休息一下”

    只见馨玉向院子里的一个房间走去,

    我在门外听见:“何阿姨,我下班回來了,您今天好点了吗,”

    “馨玉”我推门进去,

    “嘘”

    “馨玉,这不是秋叶的妈妈吗,她怎么了,”我看见躺着的女人,

    “何阿姨,他不是坏人,他是秋叶的朋友严义,今天从秋叶婆婆的家乡來”,

    何美兰知道我是秋叶的朋友很激动,想抬手來拉我,

    “何阿姨,秋叶她很好,您要快点好起來,过久您就可以当外婆了,”我握着她瘦弱的手,

    我沒想到一个泼辣、有名的居委会主任今天会变成这样,

    人生无常啊,

    “何阿姨,一会秋叶的爸爸下班后要來看您了,您要快快好起來”她拉着她的手温和地说,

    她帮她洗脸梳头,陪她讲话,像个孝顺的女儿,

    “严先生您去陪尚先生吧”,

    “严兄你们刚才去哪了”尚泽一个人在院子里小转着,

    “能去哪啊,走,我们去逛逛小青家的菜园子”我怕尚泽发现屋里躺着的何美兰,喊起他向菜园走去,

    在菜园逛了几分钟,就看见秋根的爸爸扛着轮椅上來着,

    “伯父,我來帮您拿”我赶紧跑出院外,

    “严先生,怎么这么巧,”

    “我们來这里办事刚好路过此地就來小青家看看”

    “原來是这样啊,小青她还好吧,”

    “伯父,小青和秋叶她们都很好”,

    “谢谢,现在她妈妈成这样子了,也不敢让叶儿知道,唉,我们秋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他感叹着,

    “伯父,一切都会好起來的,”

    “这位是,”他看着尚泽,

    “伯父这是我朋友尚泽”

    “您好”尚泽他们握手问好,

    “爸,您來了,妈妈这几天在馨玉的细心照顾下好多了”秋根从厨房里激动地飞奔出來,

    “馨玉,”他不知道她会亲自來照顾伤害她的人,

    “秋伯,您好,我來这里当新农村指导员了,有空我就会过來看看”她看着吃惊的他,

    “馨玉姑娘,真是谢谢您,是我们对不起您,您还不记前嫌來照顾根儿的妈妈”他激动地拉着她的手感谢着,

    “秋伯,不用谢我,如果不是因为我何阿姨也不会这样,”

    大家一起将何美兰抱出來放到轮椅上,她终于可以出來看看外面的世界,她的精神都好多了,

    “美兰啊,你看我们的儿子和馨玉多孝顺,把您照顾得这么好,再过几天我们就可以回家了,你的老姐妹们都想你了,”他和蔼地和妻子聊着天,

    “严兄,那女的怎么了,”尚泽看到不会说话不会动的何美兰奇怪地问,

    “突然受刺激气瘫的,她就是秋叶的妈妈”

    “啊,谁把她气成这样的,”

    “你就别问了,回去见到秋叶和小青千万不能说”

    “好好好,我知道了”

    我知道是谁气她的,但我不想让她背上一个骂名,我相信她也不会是有意的,

    当我们围坐在一起吃晚饭时,

    石三生赶來了,

    “严先生,你们怎么都跑到这里來了,”石三生看着我和尚泽不可思议地问,

    “石先生,先坐下來吃晚饭吧,”馨玉给他拿了一套碗筷,

    “谢谢,”

    “我们來办事正巧來到青伯家”

    “你呢,”

    “我们明天打算回家了,來给馨玉道个别,”

    “石先生,电话上说一声就行了,干嘛还要跑这么远,”

    “呵呵”石先生笑而不答地看着馨玉,

    吃过晚饭后,

    “秋伯母怎么了,”石三生看见何美兰坐在轮椅上吓了一跳,

    “噢,生病了”秋根的爸爸忙解释,

    “什么病这样严重,要不要送医院,”

    “沒什么,过两天就会好了”青伯一边给她熬药说,

    “对了,石先生,你千万别让小青和秋叶知道”

    “我明白了”

    “馨玉,我姑奶奶也要和我们一起回去,我一会要去老香家,你跟我一起过去说一声好吗,”

    “好的”

    “我们也想去老香家看看”我不想让他们单独行动,

    “你们俩个改天再去吧,今天我还有事要和馨玉商量呢”石三生笑笑说,

    “那更要去了,我们可以当个证人啊”我更不能让他俩去,

    “好吧,大家一起去热闹”馨玉说,

    “你们别顾着贪玩,路上小心啊,”小青的父母和秋伯吩咐着,

    “秋根,你不跟我们一起去吗,”馨玉折回來喊他,

    “我不去了,你们去吧,”秋根说完走进了厢房,

    他心里很难过,现在一下子所有情敌都來齐了,眼下家里情况又这样他很无奈,

    我在小青家院外等馨玉出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