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98章 殉情
    我想牵着她的手走,

    但小青家这个坡太不给我面子,

    这坡只能前后走,不能并肩走,否则会掉水沟里,

    我只好拿着手电筒尾随其后给心爱的她照明,

    “你们俩个快点”尚泽和石三生早就到车上等着了,

    “來了來了”我和她加快了步伐,

    石三生开着老杜的车,她坐在副驾上,我和尚泽坐在后面,

    “石先生,您回去以后要多去看看小青和秋叶,尤其是小青”,

    “馨玉我知道了”

    石三生根本沒听出她的意思,但我感觉听懂了,

    “馨玉,您怎么突然想起來新农村当指导员啊,”尚泽也主动和她找话说,

    “尚先生,您觉得新农村不好吗,”

    “不是不好,您一个姑娘家太辛苦了,”

    “呵呵,我这叫享受,天天在办公室里只看得见文字的东西,哪里看得到这么多美好的风光和基层的实事,”

    “馨玉,你越來越像伯父了”石三生高兴地说,

    “我本是她女儿像是应该的”

    我看见石三生那样亲切地说伯父,心里挺不舒服的,

    “那以后我也來新农村享受享受”尚泽愉快地说,

    “要得,随时欢迎,看來我们村长和您谈的合作是有希望了,”

    “就看您的面上合作一事沒问題”,

    “真的,那我先替我们村长谢谢您了”她高兴地转回头看着尚泽,

    天哪,这下完了,好不容易要回去一个对手,现在又留下一个有潜力的对手,这尚泽是哪根筋跟我扯着啊,

    “尚先生准备投资什么项目,”石三生问,

    “噢,现在才來还沒定,得看看我们小馨同志的建议了”尚泽看着她,

    “难说以后我们大家可以一起合作”,

    “石先生您也要來农村享受,”我突然更加紧张,

    “有这个意向,也要看小馨同志给个方案”,

    “馨玉,你们这里要不要画图纸的,”我无奈地说,

    “等我们新建村公所时再说吧,”

    “那要到猴年马月的事,”

    “哈哈哈属猴那年属马那月就是”大家一起笑着说,

    我突然无语了,

    只觉得自己行动真的比他们迟缓,看來一切随缘了,

    我们來到老香家,

    老香的侄儿子可爱地跑过來牵着馨玉的手,

    “小香宝好乖啊,”她亲了亲并抱起那个小宝贝,

    “阿叔、阿娘,我们又來了”她主动和老香的父母打着招呼,

    “欢迎,欢迎”他们从火塘边站起迎了出來,

    “三生呐,你姑奶奶怎么沒有和您一路回來,”老香的父母看看不见她老人家,

    “我姑奶奶正准备明天和我们一起回家玩几天,我特意过來告诉您们一声”,

    “这样也好,你姑奶奶这么大年纪都沒出过省,这次让她好好去走一走、看一看心里高兴,那就麻烦你们费心了,”

    “您们放心吧,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她老人家的,等有机会您们也去我们家走走亲戚”,

    “谢谢三生,有机会我们一定会去的”,

    我们又聚到老香家的火塘边,

    在农村这火塘是最具凝聚力的地方,虽然满身都是火烟味,满头都是火灰,但我突然也喜欢这个地方起來,也许是因为有她……

    我们正聊得起劲的时候,

    老香家的狗叫个不停,

    老香的妈妈出去看看,原來是大改召抱着她儿子來串门,

    “改召姐坐”她给她抬了一个凳子,

    “小心同志,我看见你们來大婶家,特意提一篮鸡蛋來感谢你”她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提着一篮鸡蛋,

    “改召姐您不要这样客气,鸡蛋您留着给孩子吃,孩子现在最需要营养”她赶紧接过她手里的宝宝,

    “您不收下的话我真的要生气了”,大改召提着那篮鸡蛋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我真的不能收,再说现在我自己又不做饭,您的心意我心领了”她将那篮鸡蛋放到柱子旁边热情地招呼着母子俩,

    “小心同志,您真的是太客气了,您能來我们村公所上班真是我们的福气啊,”

    “过奖了,”

    “对了,你们给听说昨晚村公所闹鬼了,”

    “大改召,你不要瞎说”老香的父母制止着,

    “我不有瞎说,大春城他亲自看见呢,”

    “改召姐,您说村公所接待室那间房子以前住过一个女的,”

    “杂个不是,那个是老村头儿子出克外面读书么一起分來呢女教师”,

    “那女的她怎么了,”

    “两年前就死了,”

    “大改召,你不要瞎款了,馨玉姑娘还住在那里,你不是吓唬她嘛,”老香的父母再次制止了她,

    “阿叔、阿娘,沒事的,我不怕,我不相信世上有鬼,我了解一下我住着也更放心”,

    “我就说我们小心同志不是一般的同志”大改召夸赞着,

    说真的,我们也想听听那是怎么一回事,但我们是外人又不能多问什么,只能喝着茶静听他们的聊天,指望馨玉问出一个所以然,

    “馨玉姑娘,你是我们见过最勇敢的姑娘了”老香的爸爸和哥哥同时说,

    “大改召,那你就好好讲给大家听听,不要瞎编一些乱黑人,”老香的妈妈和嫂嫂说,

    “她是怎么死的,”馨玉继续问,

    大改召喝了口茶,看看我们在坐的各位,犹豫着,

    “改召姐您就放心地讲吧,我一点不害怕,”馨玉鼓励道,

    她终于讲了:“是这样呢,那个女的是城里人又是家里的独姑娘,她和老村头的儿子是师范时的同学,那女的是主动要求分來这里教书的,他们很是相爱,本來第二年就打算结婚的,但家里人再三反对就沒结成,”

    “如此相爱的人为什么要反对啊,”

    “认不得啊,怕是看不起我们农村人吧,”

    “爱情哪里还分什么城里农村,”

    “就是嘛,”我们几个实在忍不住说了三个字,

    “村长去女方家提过亲吗,”

    “去了嘛,六大姑七大姨八大舅一起高高兴兴的去呢,”

    “哇,好热闹,”

    “高高兴兴地去,灰溜溜呢回來,”

    “怎么说,”

    “听说去到以后,敲了半天门都沒给开,最后门是给开了,就是不答应这门亲事,硬是把抬克呢火腿和东西全扔出了门外,老村头的儿子不死心,又把扔出來的东西捡起又送回去,结果还是又被扔了出來,听说骂得很难听,当时老村头的儿子气得神经错乱住进了精神病院”,

    “那家人怎么那样强势啊,”我们又说了一句,

    “真是太过分了,皇帝老儿都不会这么做,他家凭什么这样做啊,”老香的家人也实在忍不住,

    “后來那个女的知道老村头的儿子住进精神病院了跑进去看,家里人知道后硬是把她拖了回去,她也沒见着他,”

    “老村头的儿子真的疯了吗,”尚泽大胆地问了一句,

    “不是真疯,只是突然受刺激而已”

    “噢,那还好,那后來呢,”

    “老村头的儿子一周后出院回家就把自己关在家里折磨自己,老村头实在沒办法自己一个人忙里忙外,就让他老婆好好看着他儿子,怕他做傻事,如果他儿子不出事的话,老村头是最有头脑,日子最好过的一家”,

    “后來呢,”

    “那个女的偷偷从家里跑出來,來找老村头的儿子,老村头的儿子不想见她,要他母亲转告她‘既然你家人那样极力反对我们在一起,我们是不会幸福的,你还是听家里人的话调回城里找个体面的人家好好过日子,我们还是分手吧……’”

    “那女的以为老村头的儿子不要她了,伤心绝望地要去跳河,后來老村头的儿子听说她疯了似地向河边冲去了,他赶紧追了出去,俩人在河里抱头痛哭了一场,最后被老村头的儿子把她背了回來,后來两个呢又开始好呢不得了,老村头才松了一口气”,

    “好起來为什么还沒成呢,”

    “女方家实在沒有办法,只有想办法把他们分开,把那女的调回城里,但女的死活不回去”,

    “看來他们是真心相爱了”

    “是啊多么般配的一对恋人就在家人的反对下阴阳两隔了,”

    “那女的后來怎么死的,”

    “吃药死的”

    “吃药,”

    “是啊,吃农药死的,太可怜了,”

    “农药,”

    “一种叫乐果的农药”

    “她怎么会这样傻啊,”

    “还选在情人节那天晚上”

    “啊,意思老村头的儿子抛弃了她,”

    “不是的,那天她打扮得漂亮亮的要和老村头的儿子过一个真正的情人节”,

    “老村头的儿子一大早就骑着摩托车克县城买玫瑰花,那女孩想吃香辣螃蟹,老村头的儿子找了一家味道最好的给她炒了一盘打包带回去,回到半路摩托车坏了,他怕女孩等急了担心,把摩托车扔在路边抱起一捧花、提起香辣蟹走路回去”,

    “真的太不容易了”,

    “是啊,我们听了都感动,更不要说那个女孩”,

    “那为什么她还要死呢,”

    “因为爱得太深害怕失去所以想把最美好的东西留住,他们俩个是想好要一起死的”,

    “啊,那不是殉情吗,”

    “当时她倒了一杯果汁给老村头的儿子,然后又给自己倒了兑有两杯农药的果汁喝了下去,当她喝了以后很痛苦,人怕是到了要死的那一刻可能有一种求生的欲望,她拼命地想活过來,但已经來不及了,最后那一刻她哀求他好好活下去,”

    “那老村头的儿子呢,”

    “女孩抱着那捧玫瑰花在老村头儿子的怀里痛苦而幸福地走了,他儿子得知她并沒有给自己倒兑有农药的果汁,心里像撕碎一般疼痛无比,欲哭无泪,他亲自兑了一杯农药果汁抬起正准备喝,就被老村头一把拍丢了,才保住了他儿子的性命”,

    “老村头怎么知道他们要徇情,”

    “老村头发现家里放着的一瓶乐果不见了,他突然想起他儿子说乐果的名字很好听,连鞋子都忙不得穿,摸黑出去脚被烂玻璃划开了一道口子都顾不上看一眼,血淋淋地追到村公所一飞脚踹开了门,”

    “多么伟大的父爱啊,”

    “是呢,老村头虽然长得五大三粗呢但最疼爱孩子了”

    “唉,她为爱而殉情,希望他为了她和家人好好活下去,”

    我们听了这个悲情的故事,心里久久被压抑着,

    从老香家出來,我们都以为她会很害怕,但沒想到她一点都不怕,

    “馨玉,你还是别住那间接待室了”我们三人关心地说,

    她抬头仰望着夜空:“怕我殉情吗,”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