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99章 破门而入
    我们赶紧解释:“我们不是那个意思,我们担心你一个人住在那里会害怕”,

    “谢谢,我明白您们的好意,放心吧我不相信什么闹鬼,人死一堆灰有啥好怕的,但我相信世间有真情,我被他们的真情感动了”她轻轻地低下头,

    “我只是为她们年轻的生命感到惋惜,”她用两手在眼眶边转了转,

    “馨玉,我们现在去哪,”

    “村公所”,

    她说得那坚决,我们不敢再多说什么,

    车子來到半路突然停住了,

    “石先生,怎么了,”我连忙问,

    “我也不知道,这车怎么一下子就停了”石三生不解地说,

    “我知道”她指了指车窗外,

    “这么晚您要去小窝棚,”石三生看着她,

    “什么小窝棚,”尚泽问我,

    “不知道,只听说过沒去过,”我不知如何回答他,

    下车跟着石三生和馨玉后面摸黑來到了小窝棚,

    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但我很想看看小青那段痛苦的日子是在什么样的环境里度过的,所以,馨玉能带我來到这里也是一种缘,

    我们用小窝棚里的小树枝生了一堆火,

    我终于看见这间简陋的小窝棚,我无法想像小青一个人是如何度过守尸的那些日子,再想想馨玉是不是想到这里看看,给自己更多的勇气,

    “严先生,你们來晚了,不然这里有好多好吃的桃子,只能等明年了”她指着那些桃树说,

    我只顾着想沒听见她和我说话,

    “是啊,这个小窝棚留住了我的美好时光”石三生也感叹到,

    心想这石先生在这窝棚里和谁有什么美好时光,我不自然地看着她,

    “严先生怎么了,”她发现了我看她的眼神,

    “沒什么,想想明年的桃子”我不自然地回答,

    “馨玉,这小窝棚干嘛用的,”

    “这是一个身心都可以休息的地方”

    “哇,有这般神奇,”

    “那当然,尤其是下雨的时候來,那简直就是世外桃源”石三生补上一句,

    “哇噻,有空我要來体验一下”尚泽憧憬着,

    但我知道这窝棚干嘛用的,他们也沒告诉尚泽这个窝棚的來历,

    坐了一会,我们将火熄灭后上车前往村公所,

    一路上我们都沒有说话,若有所思,只有车子颠簸的声音和远光灯射出的一片区域,她忧伤地看着窗外,仿佛在寻找那条爱河……

    村公所到了,四周静得出奇,

    只有接待室里闪烁着微弱的烛光忽暗忽明,漆黑的夜微弱的光让我不禁想起那殉情的女子來,烛光透过窗帘有一股孤魂野鬼般的寒气向我袭來,一下子感觉毛骨悚然,非??植?,

    “馨玉,你的房间里怎么会点着蜡烛,”我们站在车门旁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那光,

    “是啊,我房间里怎么会有烛光,我今天到要看看这鬼长啥样,哈哈哈”她一边笑一边勇敢地朝接待室走去,

    “馨玉,您不能去”石三生和尚泽一把拉住了她,

    “对,您不能去”我反应过來上前拦住了她,

    “您们真是奇怪了,我自己住的房间我都不能去谁还能去啊,”她一点不怕地看着我们,

    “坏人比鬼还怕”

    “坏人去我房间干嘛,”

    “鬼知道,”

    “那好吧我们现在扮鬼去抓坏人”她刚要往前,

    “回來,不管是人是鬼我们都要?;ず媚蔽颐侨私苍谏砗?,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着什么事,更不知道里面在的是人还是鬼,

    但我相信鬼只存在于人们的想像里,只有内心恐惧的人才相信有鬼才惧怕鬼,

    所以我很佩服馨玉一个女孩子能有这样的观念,心无恐惧勇敢地住在一间被人说成闹鬼的房间里,

    “石先生,您去把车灯打开”我突然想到,

    “对啊,我怎么沒想到”石三生向停车处跑去,

    “哇,太棒了,”我们看见突然亮起的灯光很激动,就连恐惧感都消失了,

    我们一步步向接待室门口逼近,

    “馨玉,你今天沒锁门”石三生和尚泽突然叫道,

    “怎么可能,我绝对锁了,”她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们,

    “呵呵呵,你绝对是忘了上锁”他俩想用一根手指将门顶开,结果怎么用力都推不开,

    “糟糕,门被反锁了”他俩又惊叫道,

    “真的假的,”我们以为他俩在开玩笑一起用力去推了推门验证一下,

    “奇怪了,今天您看着我亲自锁的门,对吧,”她掏出钥匙看着我,

    “是啊,我明明看你上的锁,我还说这门太不安全了,”我也证明她锁了门,

    “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砸门啦,”她将那把沒用的钥匙抛向空中,站在一旁看着我们,

    “一二三”我们一起用力将门一踢,

    “砰”的一声门倒了,

    我们真是破门而入,

    只听见整扇门倒下去的声音打破了黑暗的夜色,吓得小心肝都抖了抖,扑灭了书桌上正在燃烧的蜡烛,只有车灯顺着门的方向直直地射进來一束光直到后窗,

    “痛快,明天一次性换成防盗门安全点”我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看着她说,

    “如果村长知道我们活生生把这扇门踢坏他是什么表情,”

    “旧的不去新的不來”石三生和尚泽四处寻找着坏人的影子,

    “但愿如此”她随手拉了开关线,

    突然,“嘣”的一声灯泡爆炸了,

    “啊,”,

    “沒事只是灯泡炸了”我赶紧走到她身边,

    “噢,”她转身去隔壁办公室找备用灯泡,

    这一切都发生得如此巧合都吓到她了,

    尚泽用打火机点亮了书桌上那根白蜡烛,四周看了看,

    “哇,有坏人”他看见她的床上躺着一个人,

    “出什么事了,”我们围了过去,

    “你们看那人”他指着蚊帐里一动不动的人,

    “还真是有人呢,”

    “不会是死了吧,我们这样大的动作他都沒有一点反应”尚泽突然叫了出來,

    “坏人反锁我相信,但死人还会反锁,”石三生不相信那是死人,

    “如果先反锁再自杀呢,”我反驳道,

    “这很有可能”他点了点头,

    “灯泡找來了,你们在看什么,”她跑进來看着我们,

    “你看那人是不是死了,”我们指着床看着她,

    “先把灯泡换上再说”她将灯泡递给我,

    灯一下子亮了,我们眨了眨眼睛,刚要去掀开蚊帐,

    “注意?;は殖 彼盗艘簧?,

    掀开一看是一个喝醉的英俊男人,

    我们三人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馨玉,

    “您们怎么用那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

    “他是谁,”我们指着床上的那个男人问,,

    “我怎么知道他是谁啊,”她走近一看,

    “我还真不认识这个人”她一边说一边往后退,

    “你不认识他,他怎么会有你的房间钥匙,又怎么会睡到你床上,”我们追问着,

    “如果我真认识他我们还用得着破门而入吗,”她无奈地看着我们,

    “要报警吗,”石三生问,

    “报什么警啊,这里只有连防队,我才來村公所几天明天就想让我上头条啊,再说了又沒失窃打架斗殴杀人放火的事情发生,”她正在想怎么把这人弄醒,

    “是是是,我们小心同志说得有道理”石三生笑了笑,

    “石先生,你用最快的速度把车灯关了锁好车门”

    “怎么了,”

    “别问那么多快去快回”

    石三生用速跑运动员的速度跑回來,

    “你们听,有人來了”她看着我们,

    我们隐约听到有人吹口哨的声音,

    “什么人,”

    “呵呵呵,怕鬼的人”她笑了笑,

    “你怎么知道,”

    “昨晚村公所不是闹鬼吗,”

    “原來是您啊,”我们一齐指着她说,

    “嘘”她指了指倒在地上的门,

    我们明白她的意思,将那扇门抬起扶回原位,

    她把开关线加长递给我,然后指指床底下,

    这房间真是小得沒处可藏,无奈我们三个大男人只好躲到床底下,

    “那你呢,”我们不知她要藏哪里,

    只见她拿起一把梳子指了指简易的布衣柜,

    待我们隐藏好后,

    “哟,你们看车都停着一张,可能是漂亮女村官已经回來了”屋外传來,

    “大春城,你说的就是这间吗,”有个男的问,

    “是呢,但昨天我來不有看见车嘛,”

    “所以说昨天你见呢是鬼不是漂亮女村官”,

    “认不得了,所以我才说给你们这里闹鬼不是”,

    我赶紧轻轻将开关线一拉,灯熄了,

    “么么么,你们看瞧里亮着一根白蜡烛”窗外传來,

    我又轻轻拉了一下开关线,灯亮了,

    “么么么,你们瞧灯也自然无然的亮了”,

    我们听了都想笑,

    不知是谁靠在了门上,

    “砰”的一声门倒了,重重地砸在地上,灯和蜡烛都熄灭了,

    那伙人吓得怪叫:“大春城你不有哄我们真呢是有鬼,快点跑啊,”,

    “哈哈哈”我们实在忍不住一边笑一边从床底下爬了出來,

    当我们开灯一看,原來那个叫大春城的男子晕倒在门板上,

    “馨玉,现在怎么办呢,”

    “哇真是吓死我了”我们只见她披头散发一身白衣从衣柜里走出來,

    “哈哈哈,你们也怕鬼啊,真是胆小,把他抬到床上和那个酒鬼睡在一起,我们回青伯家喝茶去”她退去白衣,甩了甩长发真像一位侠女,

    “这样行吗,”我们将那人抬到床上给他们盖好被子,

    “绝对行,一个酒鬼一个胆小鬼好好睡上一觉,明天一早醒來就沒事,连那扇破门都会修好”,

    “真的,”

    “呵呵呵不信等着瞧”

    我们半信半疑地将那扇破门轻轻地扶正了,

    “let's go!"”在她愉快的一声令下我们向青伯家飚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