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00章 村头火把
    看着她心无恐惧、积极乐观的心态和处理事情的果断性,

    让我们非常敬佩她,同时对她的爱意油然而生……

    上坡的时候,我和尚泽都赶不上石三生,我俩爬得大汗淋淋、气喘息息,想多和她说一句话都如此费力,

    看着石三生和她有说有笑的着实让我们醋意翻腾,

    來到小青家,她家的火塘仍然热情似火地迎接着我们的归來,

    “你们终于回來了,秋根都跑出去看了好几次都不见你们回來,是不是又在路上贪玩了,”青伯一见我们就开心地训道,

    “青伯,秋根人呢,”她一进门就找他,

    “刚才听到停车的声音知道你们回來了,在厨房里给你们煮白酒鸡蛋呢”,

    她连忙跑进厨房,

    “秋根,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她走到炕台前看着他,

    “馨玉,你们安安全全的回來就好,一会你尝尝我煮的糖蛋,”他放下手中的锅铲拉着她的手,

    “谢谢你,秋根我看看你脸上的伤好些了吗,”他半蹲着轻轻仰着头,

    “我有那么矮吗,”她看到他的动作笑了起來,

    “沒有,我怕你看不清”,

    “好多了,开学以前一定会好”她高兴地说,

    “快快快烧干锅了”她发现锅里的糖水烧干了,

    秋根连忙加了一瓢水,铁锅瞬间发出一声声兴奋的叫声,

    “哈哈哈差点把青铁匠前辈留下的铁锅给烧了”她俩又惊又喜地笑着,

    “好久沒听见秋根这样开心的笑了”青伯和我们说,

    “是啊,我们这次看到秋根,他的变化真大”,

    “是成熟了许多,遇事也不像以前那么冲动了,这一切都归功于馨玉姑娘啊,”

    “青伯又在说我什么了,”馨玉拿着碗筷向我们走來,

    秋根端着一盆热腾腾、香甜可口的白酒红糖鸡蛋,

    “哇,请大家一起尝尝我们秋大帅的手艺,香香甜甜的白酒糖鸡蛋”她开心地向我们叫卖着,

    “谢谢秋根”我们愉快地品尝着,

    说真的,秋根能煮得如此美味漂亮的糖蛋真的不容易,看來他真的被她改变了,

    “哇,秋根我们酒店的大厨都沒有你这手艺呢”石三生夸奖着,

    “谢谢大家的好评”秋根看着满脸笑容的她,

    “秋根,你爸妈都休息了吗,”

    “是的,老爸今天上了一天班赶了一天路”,

    “是很辛苦,秋根加油,”

    “我们秋根的手艺不错,我们先休息了,你们年轻人继续玩,铺已经撑好困了你们就去休息,秋根一会你带他们去休息啊,”

    “姨爹姨妈我知道了,您们先去休息吧,”

    “晚安”我们也打着招呼,

    “石先生,明天您还要赶路,您早点休息吧”她细心地说,

    “沒事的,难得和大家在一起,再待一会”,

    “那好吧,”

    她看见秋根收好碗筷准备去洗,

    “秋根,你收好先别忙着洗,一会有人洗,”她叫住了他,

    “谁会洗啊,”他不解的回过头问,

    “一会就知道,來來來,秋根辛苦了一天我们不能再让他洗碗了,我们四个石头剪子布输的洗碗怎么样,”

    “ok”,

    大家都想赢也想输,就看她是输还是赢,

    结果三个回合下來,我们三人都输给了她,结果我们三人去厨房洗碗,她和他在火塘边喝茶,

    我们都羡慕他此刻的待遇,但想想刚才和她一起经历的那一幕幕,心里也平衡了许多,

    “你们说,接待室那两个人醒來是什么表情,”尚泽突然问起,他不问起我们都差点忘了那里还躺着两个大男人,

    “哈哈哈,一定吓得跳起來,难道一个晚上就和一个同志睡在一起,谁也说不清自己是怎么睡到那张床上的,”我们狂笑着,

    “是啊,还有刚才馨玉说那门也会修好,你们信吗,”尚泽又问,

    “反正我们信了”我和石三生点点头,

    “为什么,”

    “你看她有说不灵的事吗,洗碗她早就算好的你以为是偶然,”我和石三生看着他,

    “哇,神了,那我也信”,

    “那不叫神那叫自信”我们终于洗好碗了,

    我幻想着她会俸上一杯暖暖的茶慰劳我,

    当我们从厨房出來他俩竟然不见了,我好生失望,

    “他俩还和我们玩失踪,”我们相互望着不知道他们去哪了,

    打馨玉的手机关机,奇怪了他们上哪了,我不解地看着火塘,

    由于他们不在,这个火塘显得很冷清,我们三个人聊着聊着感觉累了,

    “我们睡哪,”我和尚泽说,

    “楼上”石三生看着我们指了指,

    “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这里住过啊”,

    “那馨玉睡哪,”我好奇地问,

    “本來她以前是住楼上的,但今天男士这么多,她应该去客房睡吧,”

    “客房是哪间,”

    “火塘后面那间”

    “噢”

    “看样子他们可能一时半会回不來,我们先休息吧”他一边说一边带着我们上楼,

    果真,楼上撑好了四个铺,很明显就是为我们男宾准备的,

    也许我们真的累了,或许都在想他们上哪去了,一会儿沒说话就听见他俩入睡的鼾声,

    我站在楼上看着窗外一直在等馨玉他们回來,

    突然,我看见远处若隐若现的有好多火把在移动,

    心想:他们会不会出事了,

    我一边想一边轻轻地走下楼跨出门栏去找他们,

    好不容易摸到坡脚停车处,发现秋根开的那辆车不见了,

    他们到底开着车去哪了,

    正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一个点着火把的村民,

    “您好这位大叔,请问村里发生了什么事,”我上前礼貌地问,

    “噢,我们老村头家儿子不见了,大家正在一起帮着找呢,”那村民急急忙忙地说,

    “是不是村长家儿子,”

    “是呢,你是老外地人咋个认得他儿子,”他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老村头我们是朋友”,

    “噢,原來是这样啊,再见啊,我要克帮他找儿子去了”,

    看着那村民点着火把急匆匆的走去,

    “大叔,请等一下”我叫住了他,

    “又咋个了,”他转回头问,

    “这么晚我陪您一起去吧”

    “噢,要得那么赶紧走,”

    一路上我和这位村民聊着聊着正巧遇着他媳妇,

    “你这个死老乖头,自己家儿子着鬼黑伤了你还认不得,还忙得克帮人家找儿子”她媳妇一看就是一个急性子,

    “你是不要瞎款一些,这世上有什么鬼,一定是那个鬼儿子不听话么瞎作呢,”那男的很清楚自己儿子的德性,

    “大春城任不听话他都是你儿子呐”那女的抓天喊地的叫着,

    “是了是了,他现在在哪里在着我克看瞧,”

    “在村公所”我突然想起大春城來小声地说,

    “这个人是哪个,”她媳妇点着火把挨近看我差点烧着我的头发,

    “他是我路上遇着呢老村头呢朋友”那男的解释道,

    “小伙子,你咋个认得我儿子在村公所,”他俩追问我,

    “我也是听人家说大春城看见村公所闹鬼”,

    “噢,走走走,我们赶紧克村公所看瞧”,

    我们才到村公所,那里围满了点着火把的村民,

    “出什么大事了,”那个男的挤进人群里,

    “大叔你家儿子和老村头的儿子睡在一起说”大家都纷纷地告诉他,

    “老村头呢,”他问,

    “诺,在接待室教训他儿子着,你还不克看看你儿子也在着”,

    我也跟着进去,

    “馨玉”我一眼看见站在窗子边的她和秋根,

    “严先生,您怎么会跑到这里來,”她和他惊讶地看着我,

    “我们洗好碗出來就不见你们,后來石先生带我们上楼休息,我睡不着从楼上的窗口看见有好多火把就跟了过來”,

    “您沒事吧,”她看着我一个外地人灰头土脸地挤在人群里,

    “谢谢,我沒事,就当享受新农村,”

    “小心同志,实在对不住啊,我这个不听话的儿子给你添麻烦了”刚才那男村民说,

    “阿叔,放心吧沒事,您先带他回家,明早让他过來村公所找我一下”馨玉交接着,

    “好的,谢谢小心同志啊”,

    “你这个不听话的你看看人家小心同志才和你一般年纪,人家咋个会这种懂事,你就是一样不成,”

    “阿叔,别骂他了先回去吧”,

    “好好好”,

    大春城看见馨玉他感到很惭愧,一言不发地跟他爹屁股后面,走之前他偏起头看了一眼漂亮的村官,然后面带喜色地跟他老爹老妈点着火把回家去了,

    “你还不赶紧向小馨同志道个歉”老村头拉着那个醉醒的英俊男人,

    “对不起馨指导员让您受惊了”老村头的儿子彬彬有礼地说,

    我沒想到眼前这位英俊礼貌的他就是老村头的儿子,难怪那女子愿意为他殉情也要让他好好活着,想想那女子的家人真是太沒眼光,这样好的人都要百般为难,唉真是可惜了,

    世间的缘真的太巧了,我们才听了他们的故事,很想见见故事里的主角,一转眼就让我见到了,

    我今生一定要好好珍惜心爱的她,我情不自禁地凝视着她,

    “沒事的,您先回去休息吧,明早过來村公所我有话和您说”她和气地告诉老村头的儿子,

    “好的,晚安”

    “小馨同志再见了,有空到家里坐,”

    “村长有空我一定会去,再见,”

    老村头带着他儿子走了,他儿子回头看了看馨玉,仿佛那一眼有说不完话的想对她讲,

    我正巧看到他的那一眼,那一眼对我來说充满了敌意,无形中我又多了一个对手,

    村民们各自点着火把回家了,只剩下馨玉、秋根我们三人收拾着零乱的房间,

    无意之中我瞅见了那条让我失眠的短信……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