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03章 悲喜瞬间
    ,免费阅读本书的最新vip章节

    “爸,妈妈怎么突然会这样,我在村长家,我马上回來”秋根的表情很伤心,

    “什么你就在外公家旁边,”

    “是的,现在老外公和我在一起,怎么了,”

    “把你外公和小舅一起带着过來看你妈妈最后一眼”,

    “爸,妈妈她不会死的”秋根在电话里哭着,

    “秋根,出什么事了,”馨玉听到他的哭声跑过來,

    “我妈妈快不行了,叫我带上外公他们赶去看她最后一眼”馨玉抱着伤心的秋根,

    “秋根,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我们赶紧回去,今天村长家难得这样高兴,我们别让人家看出來”,

    “村长,我们回村公所办点事”,

    “好的,你们快去快回,晚饭前一定要过來,”

    “知道了”,

    “老村长,我们带您老一起到外面走走怎么样,”

    “好嘛,我今天心情好也想走动走动”

    就这样馨玉悄悄把我们从老村头家带出來,

    “馨玉,我们现在去哪,”我和尚泽感到很奇怪,

    “直奔小青家”

    “秋根呢,”

    “他去喊他小舅去了,”

    “到底出什么事了,”

    “秋根他爸打來电话说他妈妈快不行了”,

    “啊,这几天不是好多了,怎么突然会这样,”,

    “老村长,您慢点”馨玉扶着老村长上车,

    尚泽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手脚都不灵活了,

    “这是要去哪啊,”

    “老村长,您想见您女儿美兰吗,”

    “想呢嘛,刚才我姑爷他们才來看我回去呢”

    “如果一会儿您老见到您女儿,无论她什么情况您老千万别激动好吗,”

    “什么情况,”

    “有好的情况也有坏的情况,您都能接受吗,”

    “嗯”

    “好的情况我不再是丧门星,坏的情况我是丧门星”,

    “馨玉姑娘您就直言吧,沒事的”

    “那我真说了,”

    “说吧我承受得住”,

    “您女儿一直骂我是丧门星,有一天她突然生气地打了我一巴掌,结果她就气瘫了已经在您大女儿家调理了一段时间,但今天可能她又想起我这个丧门星怕是气得要不成了”,

    “姑娘你恨我女儿吗,”,

    “我从來沒恨过她,我來新农村就想天天见到她好好照顾她,希望她早点好起來,沒想到……”

    “馨玉啊,你真的就是一颗最闪亮的福星,放心吧,哪怕一会儿我真见到美兰不在了,我也挺得住,因为你已经原谅她了,现在要做的是让她放下对你的怨恨,别难过,该來的都会來逃不掉的”他再次用老人最慈善的言语安慰着她,

    “谢谢您老村长”馨玉终于把那躲藏已久的眼泪释放出來,

    “根外孙呐,你也不用过多伤心,人嘛都有生老病死,一切顺其自然”,

    “老外公,妈妈变成这样都是我气出來的”,

    “不怪你,怪你妈妈她自己的鬼脾气不好,”

    在车上的其他人都沒说一句话,就听着他们一老一少的对话,

    小青家终于到了,

    秋根的小舅听说自己的姐姐快不行了,背起老爸就往小青家跑,希望能看见她最后一眼,

    那种速度是我们无法拥有的,

    秋根也迅速地追了上去,

    紧接着馨玉也拼命地追上了秋根,

    秋根反手拉了她一把,

    我们只能尽力追上,

    当我们跨进门栏时,

    小青家哭声一片,

    就在这么短短的几个小时内,悲与喜转换得如此之快,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厢房里只容得下最亲的人,其他的人都只能在门外站着,

    我站在门口边离厢房内最近的地方,

    能看清里面最真实的一切,只见老村长坐在床边握着她女的手:“美兰啊,你生性就像我当年年轻时候,什么事都看不开放不下,性子急得跟茅草火似的一点就着,但过了就过了,可是,你母亲的死是你的一块心病”

    “美兰啊,根外孙都和我说了当年你母亲见到的女孩就是馨玉,馨玉长得和玉纯青一模一样,我都把这姑娘认成她了,你母亲是因为见到她太激动了并不是害怕她,你母亲是得脑溢血死的,你就不要怪馨玉姑娘是丧门星了,”

    “我们何家能有今天全靠玉纯青当年的点拨,她是我们家的福星,现在馨玉姑娘來我们村当指导员全都是为了你,她是一颗明亮的福星啊,”

    “如果你仍然放不下对她的仇恨,你母亲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心,我活着心里也不好受,希望你能听到我说的这一番话解开你自己的心结,”

    “馨玉姑娘”老村长招手叫她,

    “老村长”她小心地走到他跟前,

    “美兰啊,这是馨玉姑娘的手,你们握手缘合吧,放下心中的所有怨恨把你们之间的矛盾化解掉吧,”老村长将她俩的手紧紧扣在一起,

    “何阿姨,您快点醒过來吧,我从來沒恨过你,我一直把您当作自己的干妈一样,我喜欢你用最快速的言语和我们说话,何阿姨,馨玉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惹您生气了……”馨玉哭得如此伤心,就连我们都感染了,

    老村长越看越难过,越听越伤心,小青的父母急忙搀扶起两眼饱含眼泪的老村长从厢房里出來向火塘边走去,

    “妈妈,您就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吧,我再也不离家出家了,我再也不和您做对了,您快点醒來好不好,”秋根也拉着他母亲的手哭得死去活來,

    “美兰,我们一路走來磕磕碰碰的,但我们从來沒提过离婚两字,您说我们要给居委会当表率,我们做到了,为什么您现在又要离开我呢……”秋爽无法言表内心有多痛苦,

    “姐,从小我最淘气总让你们挨打,你一见到什么好吃的好玩的第一个拿來给我,姐您怎么就这样忍心走了,”秋根的小舅也哭喊着,

    “秋伯,您别伤心难过了,您要保重身体”馨玉安慰着,

    “秋伯,您要保重身体,”我赶紧走进厢房,

    “谢谢您们一直对我们的关心”,

    “妹夫你们就别伤心了,爹老了听见这样伤心他会受不了的,先出去陪他老人家,馨玉姑娘留下帮我打下手”青伯拿着药箱走进厢房,

    我们听从地离开厢房聚到火塘边等待最后的结果,

    我真心希望何美兰能好起來,摘去馨玉丧门星的骂名,让秋叶快出生的宝宝有个健康的外婆,

    “秋爽呐,我外孙女秋叶在她婆婆家过得可好,”老村长突然想念秋叶起來,

    “爹,秋叶她很好”

    “噢,那就好,她妈妈的事情就不要让她知道,让她好好把孩子生下來再说,”

    “是的,一直都沒告诉她,她想家了,等她生完孩子,秋根我们打算把她们接回來住上一久”,

    “唉,我苦命的女儿和外孙女啊,”老村长叹着气,

    “根外孙啊,你要好好把书念完,以后秋家的担子就要落在你肩上了,虽然你姐是嫁出去的人了,但她现在孤儿寡母的你要好好承担起照顾她们的义务,毕竟我们都是最亲的人,”老村长交待着,

    “老外公,我一定会学有所成,不辜负您们的厚望”秋根壮志满怀地说,

    “秋根、秋根”馨玉跑出厢房,

    “馨玉我妈妈怎么了,”秋根的耳朵像安了雷达一样灵敏,起身冲了过去,

    “你妈妈有希望了”她兴奋地宣布着,

    “美兰”秋根的老爸也激动得向厢房跑去,

    当我们來到厢房时,

    只见青伯满面是汗收着银针,

    “青伯给你妈妈扎了最后一针,她突然就醒过來了,真是太好了”馨玉比谁都高兴,

    “姐夫,真是谢谢您了,又救了美兰一次”秋根老爸紧握着青伯的手,

    “妹夫,我们都是一家人,这是我一个行医之人应该做的,也许这就是天意,可能老父亲的那一番话她听去了,馨玉姑娘的话她也听见了,我们所有人的话她都听明白了,应该沒事了,”

    “这里留一个人陪着她就行了,让她好好休息,过了今晚应该好得很快,”青伯收好药箱跨出了厢房门,

    “大姑爷啊,真是辛苦你了,”老村长高兴地说,

    “爹,不辛苦,您老身体好好的就是我们的福气啊,”

    快到晚饭时间了,小青家因为一直忙得顾不上做晚饭,

    “馨指导员,差不多过來吃饭了”紫轩给她打來电话,

    “紫轩,我可以多带几个人去吗,”

    “当然可以,你能把全村人带來更好,”

    “谢谢,那我们一会就过來”,

    “青伯,待会我们一起去村长家吃饭”,

    “馨玉姑娘,我们就不去了,你们去,火烟还沒上天我们就做好晚饭了”,

    “大姑爷,我们一起去吧,今天我心情好,美兰沒事了是喜事,老村头家也有喜事,我们大家都一起热闹热闹”,老村长发话了,

    “嗯,那我们准备准备”,

    “老村长还是您老说话管用”她可爱地扶着老村长的手臂,

    “馨玉,你们去吧,我留下來陪我妈妈”秋根从厢房里出來,

    “爹,美兰会喊您老了”秋根老爸激动地跑來叫老村长,

    真是奇迹啊,何美兰会小声地叫着爹,

    “美兰,你终于醒了,爹來看你了,看來你的心结一点点打开了,心结打开了你好的就快了”,

    只见何美兰哗哗哗地流着眼泪,她内心里明白了,

    她又拉了拉秋根手上戴的玉珠,

    “根外孙啊,把馨玉姑娘叫來,她想见她”

    “嗯”秋根抹掉眼泪将馨玉带到她母跟前,

    何美兰微笑着伸出手摸了摸馨玉的脸,仿佛在说对不起,

    “何阿姨,您终于醒了”她抱着她激动地说,

    “金宝,金宝”老村长叫着,

    我们大家四处张望着谁叫金宝,

    只见秋根的小舅迅速的出现在老村长面前:“爹,您叫我,”

    “我们带你姐姐回家住几日,你们要好好待她,这样她恢复会快些,你小的时候你姐她们最疼你了,家里大事小事她们沒少操过心,”

    “知道了,我们一定会好好招呼她的”,

    就这样,我们背的背,抬的抬,拎的拎,热热闹闹地向老村头家出发,

    当时从老村头家过來大家是哭丧着脸,现在从小青家过去是笑着一张脸,希望大家永远是一张幸福的笑脸,

    老村头他们早在家门口恭候着,

    “这不是美兰吗,……”老村头看见轮椅上的她惊叫着,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