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06章 神婆
    作者推荐: 雲来閣,免费阅读本书的最新vip章节

    “馨玉,秋根和你在一起吗,”一大早我给她打电话,

    “沒有啊,昨晚他送我回到村公所坐了几分钟就回去了,难道昨晚他沒回青伯家,”

    “沒有啊,他的电话也打不通,所以我才问你的”

    “先别急,他可能回他外公家了”

    馨玉才挂了我的电话,

    “馨玉,秋根昨晚是不是回他姨爹家睡了,”秋根的爸爸打來电话,

    “秋伯,您说秋根昨晚沒回他老外公家,”

    “沒有啊,我打他的电话也不通,所以我才打电话问你的”,

    “秋伯,别着急,他可能一会儿就会回去,有什么事吗,”

    “叫他送他大姨爹过來小舅家,海青阿姨等着他准备给他妈妈看病”,

    “我知道了,我们一会儿就送青伯过去”,

    “馨玉,怎么了,”我急急忙忙开着车來到村公所,

    “我正要给您打电话你就來了,现在赶紧回去接青伯,送他去老村长家给何阿姨看病,”

    “馨玉不用了,青伯一大早就起來熬药我刚送他过去”,

    “尚先生呢,”

    “他昨晚喝多了,让他多睡一会儿”,

    我们说着说着,

    “馨指导员,早上好”紫轩和大春城起得还真早,

    “你们俩先去把拖拉机开回來吧,”

    “那你呢,”大春城问,

    “我不可能和你一起去开拖拉机吧,秋根这小仔一夜未归去哪都不知道急死人了,如果老村长知道那还得了,”

    “你说的是不是老村长的外孙,”大春城突然想起什么似地,

    “是啊,意思你见到他了,”

    “今天大清早呢,我克买烟听我弟兄说昨晚有一个开着一辆白色跑车的帅哥跟着神婆走了”大春城挠着头,

    “神婆,”我和她惊叫着,

    “那你知不知道神婆住在哪里,”

    “我不知道,但我也不知我弟兄说的是不是真的,”

    “管他是真是假先去看看再说,我想你弟兄也不会乱说,秋根他真的开着一辆白色跑车这个不会错,他除了会去青伯和老村长不会去哪,”

    “馨指导员,或许有一个人知道神婆住在哪里,”紫轩突然说,

    “谁,”

    “大改召”

    “对啊,我怎么一下沒想起,谢谢紫轩”她感觉有一线希望,

    “紫轩你们先去把车开回來,我和严先生去找大改召,先别告诉其他人秋根不见的事情,以免再让他妈妈受刺激”,

    “放心吧”

    “你们还不去,愣着干嘛,”我们都准备上车走人了,他们迟迟不动身,

    “馨指导员俺们可不可以搭一程车啊,反正都顺路”大春城不好意思地说,

    “早说嘛,快上车”,

    “大春城,我好好问你,我搬來接待室的那天晚上,你们有沒有來踢过我的门,敲过我的窗,”

    “沒有,我刚要踢门门就开了鬼就出來了哪个还忙得克敲窗子”,

    “那之前你知道不知道有谁來过村公所,”

    “不知道,我们去哪都是一群一群的去,很少单独行动的”,

    “噢,以后你可不能再干坏事了啊,”

    “知道了,”

    “停车,停车,我们的车就坏在前面拐弯处”大春城他们叫着,

    “有什么电话联系”他们下车了,

    我们急速向大改召家出发,

    “馨玉,你们不用去了,我们看见大改召坐着拖拉机往县城方向去了”紫轩打來电话,

    “追”我调转头向县城方向追去,

    还好载了紫轩他们一程,不然我们今天真要白跑了,

    “改召姐,改召姐”馨玉伸出车窗外喊,

    拖拉机终于停了,一下子黄灰飞得老高,拖拉机上的人不得不用手或衣袖遮挡着面部,

    “小心同志有什么指示”大改召双手括在嘴上喊,

    “你下來再说”馨玉比着手,

    大改召像老熊一下从拖拉机上跳了下來,

    “改召姐,你去县城有急事吗,”

    “不有,闲不住有车么想出克跑玩呢,咋个说有什么指示,”

    “你知道神婆家在哪吗,”她小声地贴着她耳语,

    “啊,你也相信那鬼东西,”大改召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沒有,我想去她那里办点事”,

    “噢噢噢,是这样啊,么我带你们克”大改召边说边爬上了车,

    我们往村公所方向一直顺着河边走,然后去到一个大水库边,车开不进去,只好走路进去,

    “你看那不是秋根的车吗,”我才下车一眼看见那辆白色跑车,

    “看來他真是來这里了,”

    “么,这张车么我昨晚在村公所旁边就见着了,一个帅小伙开着呢,后來不知搞么这车又调头回去了”大改召说,

    “那车上还有谁,”

    “不有看清楚”,

    “噢,我想起來了,昨晚我遇着老神婆看见我鬼惊鬼惊呢,平时么她要和我神半天,昨天见我就像见鬼一样跑呢快,意思他是着她带着來掉呢,”大改昭突然想到,

    “难说啊,”

    “走吧,这里离神婆家还有好远呢”大改召走在前面,

    “改召姐,你说这个神婆真的会使什么法术,不然怎么会大晚上呢把人带來这深山老林里,”,

    “我也是认不得,平时神婆很少和人來往,哪个都害怕她都不敢接近她,我么是以前來求她帮消灾么來过”,

    “消灾,”

    “是啊”

    “呵呵呵,那消了沒有,”

    “哪个鬼晓得有什么灾,她说消了么就消了,我还不是认不得”,

    “你都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灾还來消灾,”

    “不是啊,有时觉得家里不顺,三天两头会遇到不好的事情,么就想着怕是有灾了,就想请神婆看看嘛”,

    “改召姐,以后不要相信这些东西,天灾人祸哪里都会发生,就像老天要下雨一样,只是哪里下得早一点下得多一点而已,凡事都要靠我们的双手,从來沒有不劳而获的东西”,

    “是啊,你说呢合,上次神婆就说我闯着丧门星么我儿子才会撒红尿,叫我到处讲哪个是丧门星说的人越多消灾的越快,我儿子好的更快,不然会着克死掉呢,还好遇着你,不然么要着误大事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沒來找过老神婆,”

    “啊,原來全村上下说我是丧门星的就是从她口里传出來的,”

    “嗯,小心同志,真是对不起啊,我也是一下子着急伤了才相信了老神婆的话乱说呢,我真的不是有心呢,希望你不要日气”,

    “我怎么会日气呢,我还要感谢您让我知道了真相,不然我永远都不知道这件事,改召姐,还有多远,”,

    “翻过这座山,过了那塘水就到了”,

    “这神婆住呢还真隐蔽”我半天才冒出一句话,

    “她一天神神鬼鬼呢哪个都害怕她,所以才住得远远呢,诺,远处那间瓦房就是了”,

    远处看去那间瓦房黑黑的已经看不出青瓦的颜色,看着很老很破旧,

    真是神婆在的地方,到处都用稻草人穿着红红绿绿的衣服,远处看是一道风景,近处一看还真吓人,

    “你们猜这是干嘛用的,”馨玉问我们,

    “送鬼打褂用的,”我们第一反应,

    “错,是吓老鹰和鸟类用的”,

    “啊,你不说我们还真以为是送鬼用的”,

    “你们沒看到她这里的庄家都沒有被破坏吗,”

    “小心同志你真是灵到家了,我们多少年來一直以为是神婆送鬼用的”,

    突然,从细竹篱笆门内走出一个身穿红衣服绿裤子绣花布鞋,辫着两辫齐腰的白头发辫子,拿着一杆长烟管,缺着一颗门牙,腊黄的脸,

    神婆迎了出來:“我知道你们会來的”,

    “我知道你不是神婆是神汉”馨玉一眼就看见那人有个喉结若隐若现在衣领口处,所以她开门见山先将他一军,

    “啊,”我们不可思议地看着馨玉,就这么几秒钟就看穿了对方,

    “请,果然不是一般人”神婆露出愉快的笑容,

    “天哪,我第一次看见神婆如此开心的笑容”大改召转回头看着我,

    神婆家很简陋,用满孔的土基搭起的土坯房,无楼空当当的,木板壁黑得跟烧焦了似的但是很干净,正堂屋里摆满了神婆的偶像们,供俸着瓜果点着香,地上有个打坐的圆圃团,

    我们好奇地看着四周,希望能发现秋根的影子,

    结果秋根的人沒见着,到是见到一位仙姑,

    那小女子细挑的身材,白净的皮肤,扎着黑大辫,像喜儿一样头顶最高处扎着一根红头绳,齐齐的刘海,大大的眼睛,紫色的唐装上衣,黑麻裤,黑布鞋,如果我们沒穿现代装的话,一定是回到了古代,

    “请用茶”那女子含蓄而有教养地退了下去,

    连说话都是有点古风味道,

    “改召姐这女子是谁,”我小声问坐在一旁的她,

    “我也是认不得,我第一次见过呢,真呢是漂亮,给是神婆拐來呢也认不得”

    “啊,”一听把我吓傻了,

    “我朋友呢,”馨玉终于开口了,

    “放心,你朋友他很好安然无恙”,

    “你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里,你有什么目的,”

    “因为你”

    “你想见我何必用这种方式呢,”

    “不用这种方式我怎么见到你,白天我出门人家恨我,晚上我出门人家怕我,”

    “那你怎么知道我不恨你更不怕你,”

    “你能原谅并帮助一个到处说你是丧门星的人,相信你是一个胸襟宽广的人,你不会恨我;一间死过人的接待室你一个人都敢住,并不相信鬼神之说,你不会怕我,”

    “原來我搬去住的当晚是你踢的门敲的窗,”

    “是的,我只想试探你的胆量和是否相信鬼神,结果你是我见过最不一般的女孩,我真的沒想到等了这么多年我终于把你给等來了”

    “为什么要等我,”

    “因为只有你才能救我”

    “你不是好好的为什么要救你,”

    “你看我外表很好,但我内心需要人救,”神婆感叹着内心的苦恼,

    “看來我还真得救你了,那你说吧,要怎样救你,”

    “你是我见过最勇敢智慧的女人,你听完我讲的你就知道要如何救我”,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救你,但你要确保我朋友的安全”,

    “放心吧他很好”

    “我相信你,那你讲吧,”

    “你是玉纯青吗,”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