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12章 分地良心
    作者推荐: 雲来閣,免费阅读本书的最新vip章节

    石三生将小青送回酒店后去了馨玉家,

    “石先生,你什么时候來小城的,这么晚有什么急事吗,”馨玉的父亲给他开的门,

    “伯父,我今天刚到小城,馨玉在家吗,”

    “她不在家,今晚香凝他们的店开业她去那里了,估计还在店里,进來坐吧,”

    “谢谢伯父不打扰了,那我去店里看看”

    “石先生路上小心,有空过來家里坐”,

    石三生不敢相信馨玉到现在都沒回來,她到底去哪里了,

    他來到凝香阁,大家都喝多了,只有有芝一个人清醒地帮老香收拾着店里杂乱的东西,

    “有芝,你见到馨玉了吗,”石三生连忙问,

    “石先生,馨玉刚才和一个男的出去了”

    “知道去哪了吗,”

    “不知道,看他们很急的样子”

    “石先生,到底出什么事了,”

    “沒出什么事,我先走了”,

    石三生匆匆离开了凝香阁,馨玉到底和谁在一起,那个男的连有芝都不知道会是谁呢,

    石三生刚回到酒店门口,

    就见馨玉和宝宝的爸爸从车上下來,

    “馨玉”石三生迎上前,

    “石先生这么晚您怎么还沒休息,小青呢,”

    “我刚才去您家找您去了,小青我已经将她送回酒店了”,

    “馨玉,你们聊着我先回去了”那个男走了,

    “馨玉,你现在在哪里,”有芝给她打來电话,

    “我在酒店,有芝出什么事了,”

    “你快來凝香阁吧,尚先生和秋根打起來了”

    “秋根,”

    “是啊,秋根刚才喝得醉熏熏地來店里找你……”

    “有芝我马上过去”

    她把电话挂了,

    “馨玉,出什么事了,”石三生急忙问,

    “走,尚泽和秋根在老香的店里打起來了”

    “啊……”

    他们急忙赶到凝香阁,

    “秋根,你给我住手”馨玉一声吼住了愤怒的他,

    “尚先生您沒事吧”她走过去扶着已经醉得分不清方向的他,

    “馨玉,我喜欢您……”他醉倒在馨玉肩上,

    “尚先生,你喝多了我送你回酒店”石三生上前接过他,

    秋根越听越鬼火又冲上前给尚泽一拳,那一拳正好重重地打在馨玉的左手上,

    “秋根,你干嘛,你打到馨玉受伤的手了”有芝和石三生大声吼到了,

    “馨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秋根急忙握住她的疼手,

    “秋根,你这一拳虽然打在我的手上但是疼在我心里,你太不懂事了,怎么跑到老香他们新开张的店里打架,”

    “我想见你,你却躲着我,为什么他们可以喜欢你,而我就不能呢,我不來打架你会出來吗,”秋根怒目而视,

    “走吧秋根石大哥送你回去,馨玉有她不得以的难处,希望你能理解她”石三生拉起秋根,

    “秋根,以后你再这样冲动我不会原谅你,你早点回家休息吧,再见”馨玉说完走出了凝香阁,

    “馨玉”石三生拉住了几近疯狂的秋根,

    石三生沒有将秋根送回去,把他带到了酒店,

    “馨玉,您现在在哪里,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石三生安顿好秋根给馨玉打去电话,

    “石先生,今天多亏您的帮忙,秋根他人呢,”

    “不客气,您放心秋根和我在酒店里沒事,您呢,”

    “我在家里,太晚了早点休息”

    “您也早点休息,晚安”

    凝香阁的开业就在大家一片醉闹中结束了,但馨玉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近來所发生的一切让她不知道如何理清,

    欣兰抛下老公和孩子不知道去向,这让她又多了一份担忧,他老公明天就要走了,孩子又只能托付给她照顾,但她在农村怎么可能带着一个孩子去工作,只好又托付给她的父母帮忙照顾,她觉得自己亏欠父母的实在太多,

    第二天一早,

    馨玉将宝宝带到酒店和她爸爸见一面,那男的匆匆忙忙离去了,馨玉带着宝宝來到小青的房间,

    “小青,你沒事吧,”馨玉看着已经清醒的她,

    “馨玉,我沒事,她爸爸呢,”小青指着宝宝问,

    “噢,一早回家了,孩子我父母帮带着”

    “噢,原來是这样啊,三生哥呢,”

    “诺,那不是你的三生哥吗,”馨玉指着正在敲门的石三生,

    “石先生,我先带宝宝回去,你们先聊着,一会秋根醒了小青你们先带他回去,我一会就过去”,

    “好的”

    馨玉敲了敲尚泽的房门,

    “馨玉进來坐吧”尚泽打开房门,

    “尚先生,你沒事吧,”

    “我沒事,昨晚喝高兴了真不好意思”

    “说不好意思的人应该是我”

    “妈妈,我们回外公外公家吧,”小宝拉着馨玉说,

    “好的宝宝乖,妈妈一会带你回去啊”她哄了哄孩子,

    “她刚才叫您什么,”尚泽一脸疑惑地看着馨玉,

    “叫我妈妈啊”

    “她是你的孩子,”

    “是啊,”

    尚泽吓得不敢相信眼前这对母女,

    “走吧,先送我们回家吧,一会再來接大春城他们”她摇了摇他的手臂,

    就这样尚泽一路都在想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严义也是因为这事才离开了小城,

    他听到宝宝也是亲切地喊着外公外婆,她父母也爱小宝爱得像自己的亲孙女一样,他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他们才來到酒店,

    “馨指导员,我们今天要赶回去了”紫轩一见馨玉就说,

    “紫轩出什么事了,不是说好明天才回去的吗,”

    “本來想明天回去,但我爹一大早给我打电话说,划分地皮的事情起初有几户村民不同意,现在变成好多村民不同意,都闹到村公所了,但我爹想你好不容易回趟家就沒给你打电话”,

    “走走走,我们现在就赶回村公所”馨玉决定,

    “好好好”紫轩带着大家先去吃早点,

    “爸妈,村公所有急事,我现在就赶回村里去了,宝宝就拜托您们了,您们二老保重,”馨玉给家里打去电话,

    “石先生,麻烦您照顾好小青和她父母我先回村公所了,对了,别告诉秋根我回村公所了,让他好好照顾他母亲,还有送海青阿姨去下机场”馨玉一一安排着,

    “馨指导员您的早点”紫轩看着忙碌的她,

    “谢谢”,

    馨玉用军训的速度带领大家向乡下赶去,

    路上遇到大改召,

    “改召姐,您这是要去哪啊,”馨玉停下來问正在赶路的她,

    只见大改召越走越快,就像沒听见更沒看见馨玉一样,

    “大改召,你今天是发什么神经,馨指导员叫你都听不见一样的当什么大耳朵啊,”大春城气得跳下车追上大改召,

    “大春城,不是我不有听见,而是大家都款她的闲话,我老乖不让我理她”大改召直截了当地说,

    “么么么,你也是了,当初不是馨指导员你家儿子还会好好呢,你这个人也是了咋个会一趟一样呢,见风就是雨啊,”

    “大春城,你还不知道吧,人家说漂亮村官一样本事不有,只会勾三搭四呢乱搞,到处沾花惹草,现在又要给神婆家划地皮,听说还要去种你家的自留地”,

    “大改召,你是不要乱听人家瞎说一些,馨指导员哪里是那种不安分守己的人,划地一事么老村头早就和我家商量好了,我家同意划呢,以后你不要乱款人家的闲就行了”,

    “唉,你不听么想,那你就看看村里人是咋个款吧,”大改召自顾自地走了,

    大春城跑回了车上,

    “大春城,改召姐今天是怎么了,”馨玉连忙问,

    “不有什么,怕是车响着别听见”

    “我不信,平时车再响她大老远都听得见,你就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先回村公所再说吧,估计是分地一事”

    “噢”

    当车停下时,

    村公所外站满了村民,

    “村长,出什么事了,”馨玉第一个跳下车挤进人群走进村公所办公室,

    她听到好多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的,

    “小馨同志,你怎么回來了,”老村头看见她很意外,

    “听说村里出事了,我就赶回來了”

    “唉,大家都不同意划地给神婆他们,我真是不有办法了”老村头垂头丧气地坐在办公桌上,

    “村长,别急会有办法的,您先把其中反对最强烈那几个叫进來谈谈,喜秀的爸爸呢,”

    “神婆昨晚气伤了回山里去了”

    “啊,那先召集那些人进來谈谈”

    “好好好”

    “改召姐,”馨玉看见其中一个是大改召,

    “我当不起你姐还是叫我大改召吧”大改召一改常态,

    “各位村民,我想听听您们对划分地皮给喜秀父女的意见”她开门见山地说,

    “我们害怕这个老神婆,不想和她们住在一起”其中一个村民说,

    “他们又不是我们本地村民搞么要划分地皮给他们,”

    “他们以前骗过我们吓过我们,我们搞么要和他们像一家人一样,”

    “反正我们就是不同意接收他们”

    “他故意叫仙姑來勾搭老村头的儿子好分地皮”,

    大家都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大家的意见我们也听了,现在您们后先出去再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我和村长商量一下”,

    “好,我们在外面等你们的答复”,

    “村长,刚才那些村民是不是曾经被神婆骗过,”

    “是啊,这些人自己愚昧无知被骗了现在借机想整人家,昨晚神婆和我款了一晚上,他说他也不是想來分田分地,只想让自己的女儿有一个好的环境,我看喜秀姑娘人品真的不错,问題现在要咋办呢,”,

    “我去和大家讲讲”馨玉起身开门走出办公室,

    “各位村民,我能理解您们此刻的心情,你们恨神婆是情有可原的,但是大家是否想过,当你们去求她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心理,”

    “我虽然來这里时间不长,但是神婆从來沒有主动去大家的门前主动问过褂,也沒偷过哪家的东西,他凭自己的本事生存”

    “他们在大山深处水电路都不通,他们艰辛地生活了几十年,养育的孩子沒有给大家添过半点麻烦,把孩子教育得知书达礼,他的长辈骗过人是不对,但他的孩子是无辜的,”

    “神婆并不想來分大家的田地,不想因为自己的错误影响了孩子一生的幸福,只想给自己的孩子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可怜天下父母心谁不愿意自己的孩子过得好,难道你们的祖辈就沒有犯过错吗,为什么就不能原谅人家一次,”馨玉句句真情地讲着,

    老村头拉着儿子和仙姑站在大家面前:“喜秀是神婆的女儿,她是一位温柔懂事的女孩,我老村头的儿子能遇到她这样的好女孩是我们家修來的福气,我感谢神婆养育了这样优秀的女儿,我不分大家的田地,分我自家的总行吧,我希望各位能给他们一条活路,我们村是一个团结友爱的村,每一个村民的心都是善良的”,

    “老村头,分我家的分我家的”大家纷纷站出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