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17章 来人调查
    作者推荐: 雲来閣,免费阅读本书的最新vip章节

    “么么么,你是慌些什么,來人么好了嘛,还什么大事不好,又不是來抓人”老村头沒搞懂电话的來意,

    “跟抓人差不多,听说來调查馨指导员呢”

    “啊,她又不犯什么错误來调查什么,”

    “认不得,听说有人举报她收受村民的好处”

    “哪个大嘴巴怕是吃多了撑伤沒事干”

    “不说了,他们要直接过克调查取证说”

    电话挂了,

    老村头感到很纳闷,馨玉为村里做了这么多好事,她受伤了养个伤,村民们拿着自家产的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來看望她是一片心意,这就叫收受好处了,

    “村长,怎么了,”老村头正在自言自语刚好被馨玉听到了,

    “不有什么,有人吃撑了消化不好,不管他”老村头生气地说,

    “村长,要不要让青伯帮他看看,”她关心地问,

    “不用看,给他撑死算求”老村头看着大家高高兴兴的不知过会是什么心情,他越想越生气,

    馨玉抬头看见门栏外來了三五个人,仔细一看,是自己单位的办公室主任,带着两个同事,还有村公所的两个人爬上了坡头站在门栏外,

    “主任,您们怎么來了,”馨玉感到很意外,

    “哟,馨玉你这里还挺热闹的嘛,怪不得你要來新农村,看來是有利可图啊,”

    “主任,看來您是话中有话啊,”馨玉听出了一点味道,

    “村长,这就是馨指导员她们单位的主任”打电话來的那位同志介绍着,

    “主任,远道而來真是辛苦你了,”老村头客气地打着招呼,

    “村长啊,真是对不起啊,我们的同志给你们惹麻烦了”主任开门见山地道歉着,

    “你们哪位同志给我们惹什么麻烦了,”

    “诺,就是这位馨玉同志啊,”

    “噢,那她给我们惹什么麻烦了,我很想听听”老村头双手抱肚,

    “你还不知道,”主任奇怪地看着老村头,

    “我们才从医院回來,连村公所都沒去,我怎么知道她惹什么大麻烦了,”

    “有人举报她收受村民的好处,你看现在这场面足以证明她的行为”主任指着正在杀猪宰羊的村民,

    “主任,这就叫好处,”

    “是啊,听说才出院的困难村民家她也要求人家赶一头猪來杀,你说这像什么话嘛,”主任背着手四处转着,

    “那你可知道这好处,小馨同志用什么换來的,”

    “不知道”主任摇了摇他的肥脑袋,

    “她是用命换來的,就这么一点好处你说她值得用命去换吗,”老村头拉过馨玉受伤的手指给主任看,

    “主任,你看看这就是你要的证据吧,”尚泽听说來调查馨玉的一听就火了,

    主任一看傻了眼,张三家二十个鸡蛋多少钱,李四家一只鸡多少钱,王麻子家一头羊多少钱,大改召家一头猪多少钱……

    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个帐本记得很清楚干嘛用呢,”

    “这是村民们为了感谢馨玉主动送來的东西,她认为村民生活得不容易不能白拿人家的东西,以后逢年过节她要折合成钱还给村民的,所以她叫我记下來”尚泽真为馨玉打抱不平,

    “噢,原來是这样啊,那大改召家人來了吗,”主任看看四周,

    “來了來了,诺就是杀猪的那个”老村头指了指大改召的老乖,

    “你把他叫过來我当面问他点情况”

    “村长,你找我吗,”尚泽将他叫了过來,

    “是这样呢,小馨同志他们领导想向你了解一下情况”老村头说,

    “领导好”他把一双脏手藏到了背后,

    “你好,你就是大改召的老公吗,”

    “是呢”

    “你妻子真是被雷击伤的还是她人所伤,”

    “不是她人所伤,我亲眼见着雷劈伤呢”

    “你家的猪是你自愿赶來杀的还是有人强迫你赶來杀的,”

    “一个也不强迫我,我自愿赶來呢”

    “还有你儿子是不是有人指使故意将其撞伤的,”

    “沒有人指使啊,是我老娘大意么小娃从树上摔下來弄伤的,”

    “你所讲的都是实情吗,你要对你所说的话负责”

    “都是实情,我一定负责”

    “好,就这样,你去忙吧,”

    “馨玉同志,我们再反复调查核实一下再给院领导答复”

    “谢谢,主任明查,但我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与大改召家又有什么关系,”

    “有人举报你到单位,所以院领导叫我亲自來看一看,沒事了,你好好工作吧,”

    “主任,就留下來和我们一起吃顿饭吧”馨玉和老村头挽留着,

    “不用了,噢,你的这本账本我们复印一份去”

    “可以”

    主任他们刚要走,

    “哟,老领导”主任赶紧上前扶住正在跨进门栏里來的馨玉父母,

    “主任,怎么饭都沒吃就要走了,是不是我闺女他们招待不周啊,”

    “哪里哪里”

    “既然沒有那吃完饭再走吧,”馨玉的老爸将主任他们留下了,

    “妈,小宝呢,”馨玉看见父母沒见小宝很着急,

    “玉儿啊,你别着急小宝被欣兰接走了,我们听说你又闯祸了赶紧过來看看”馨玉的妈妈将她拉到沒人地方小声地说,

    突然,小青家门外又传來抓天喊的哭闯声,

    “这是出什么事了,”馨玉的妈妈紧张地问女儿,

    “这声音好熟悉我们先出去看看”

    “大娘”馨玉被哭爬在地上的她吓傻了,不知她今天唱的又是哪一出,

    “你这个假惺惺的坏女人,我好心承认错误告诉你真相,你过河拆桥竟然告到法院让人來调查我”老大娘爬在地上哭闹着,

    “大娘,您老站起來好好说话,我沒去法院告您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馨玉连忙去扶她,

    沒想她不但不领情,还故意将她推倒,她的左手重重地磕在地上,尚泽和馨玉父母赶紧将她扶起來,

    “老人家,您消消气,馨玉是我闺女,她有做不对的地方请您原谅,您看,今天她单位的领导也在着,您就实话实说吧,我们不会护着自己的闺女”馨玉的父母将她搀扶起來,

    “好那我今天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她停止了哭闹,

    “娘,你今天是又咋有了,好端端的跑來人家家哭闹什么,”大改召的老乖生气了,

    “你这个沒良心的白养白道的儿子,家里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你还把家里唯一的一头猪赶來喂这个白眼狼”她甩开馨玉的父母指着他骂道,

    “大娘,我们就是法院的,我们还沒有去过您家调查,您刚才说法院的人去你家调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主任和其他的两个同事耐心地说,

    “今早上有个女的來到我家,她说她是法院派來的……”老大娘一五一十的把情况告诉了大家,

    “大娘,你不要怕,我们不会抓您,刚才您儿子已经把情况说清楚了,沒有事了,你也不要骂他们了”主任认真的告诉她,

    “真的,那真是太对不起馨玉姑娘了”老大娘一下子和蔼可亲地拉着馨玉的手,

    “大娘,沒事的,都是一场误会”

    馨玉渐渐习惯了这些像天气一样善变的态度和表情,虽然让人很惊讶但最终还是会弄清楚的,

    但是她想不明白的是,到底是谁故意去单位举报她,又是谁假装成法院的人去吓唬老大娘,这是她最想弄清楚的一件事,馨玉越來越感觉自己太容易被人误会,是自己做得不够好,还是有人从中作梗,

    那块丢失已久的玉坠,现在在何处,是谁拥有着她,

    自从丢了那块祖传的玉坠,一连串倒霉的事情接踵而來,难道自己与玉坠紧密相连,

    “馨玉,你在想什么,”石三生走过來轻轻推了她一下,

    “啊,”她被突如其來的喊声吓到了,

    “对不起吓到您了”

    “我在想我丢失的那块玉坠”馨玉沮丧地抬起头看着天空,

    “放心吧,总有一天她一定会回到您身边的,走吧吃饭去”石三生拉起她准备去吃饭,

    “但愿如此,我先去洗下手”她轻轻将他的手滑开,

    她怕小青和村民看见他们手拉手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席间,

    大春城喝多了,抬着酒杯四处敬,刚好馨玉的父母有事转出去有了空位,他就落坐了,

    “各位领导,我叫大春城,从小不学好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学抽大春城,结果得一绰号大春城,绰号比我名字还叫得响,自从我们漂亮村官來了之后,我就学好了,我爹我娘把我当作公益粮上交给了村公所……”大春城像说书的一样拍着桌子讲着评书,

    他的酒话惹得大家“哈哈哈”大笑,

    “大春城你怕是看上我们漂亮村官了吧,”邻桌的几个哥们吆喝着,

    “不要瞎说,小心漂亮村官的男朋友揍扁你们么好在了”大春城摇头晃脑地转回头指着他们说,

    “馨玉的男朋友是谁啊,”小青好奇地问,

    “么么么,我也说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她真正的男朋友,反正我看是有好几个呢,”

    “啊,大春城你不要瞎说”小青更加好奇了,

    “我不有瞎说,不信你们问大改召家老乖嘛,他亲眼看见呢,”大春城指着正在喝酒的他,

    “大春城又在说酒话了是吧,”馨玉高兴地走过來,

    大家见馨玉过來一下子不敢笑了,

    “你们怎么了,刚才大老远就听到你们有说有笑,我过來听听你们就板着一张脸,怎么了,”她不解地看着大家,

    “不好意思我先撤了”大春城见馨玉过來不敢再演讲知趣地离开了,

    “哪个叫我,”大改召家老乖不知是谁叫他过來的,

    “我们一个也不有叫是大春城叫你呢”大家看见馨玉故意将他支开了,

    馨玉不知道大家为何见她一下子就冷场了,

    “馨玉”石三生和尚泽在远处招手喊她,

    大家随着喊声望去,心想:“男朋友还真多……”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