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19章 喜四哭丧
    作者推荐: 雲来閣,免费阅读本书的最新vip章节

    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谁啊,”大家一下子刹住老火的笑声问道,

    尚泽探出头看看厢房外沒人,

    大家突然感到很奇怪,明明听到有人靠近厢房说话的声音,怎么门外会沒有人,这到底是谁,

    石三生看看大家的表情走出厢房外再次确认,

    他悄无声息地一把拽过石三生转到房背后……

    过了一会儿,

    石三生高兴地将他带进厢房里,

    “秋根,原來是你这个神出鬼沒的家伙,吓死我们了,”老香她们惊叫,

    “秋根,你不是开学了,怎么还有时间跑來这里吓人,”馨玉着急地看着他,

    “还有两天才开学,我想在回学校之前來看看你好些了吗,然后和亲戚朋友告个别”秋根边说边向她走近,

    “你就安心回去上学吧,我好多了,那你妈妈呢,”她看着有些毛燥的他

    “我妈妈好多了,所以我可以放心地去学校了”他不自觉地掠了一下额头上的头发,

    “秋根,你准备哪天出发,”尚泽拍着他的肩膀,

    “估计这两天吧”

    “那你和我一路吧,我也要回去了”尚泽终于有个伴了,

    “那太好了”他高兴地叫了出來,

    “尚先生,我也跟你们一路回去吧,老板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下周要出差,店里沒人所以我得赶回去”小青看了看大家,小声地说,

    “这样也好,你们一路上可以相互照应”馨玉看到秋根已经取消了休学的念头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掀开了,

    “秋根,你还不去看看老外公,刚才他老人家又念叨你了”小青拉着他,

    “好好好,我马上就去”秋根跑出了厢房,

    他们走出厢房來到院子里围坐在一桌畅快地聊着天,

    “馨指导员,我们有事先走了”紫轩急急忙忙地道别,

    “紫轩,下午饭吃了再回去吧”她们挽留着,

    “不用了,如果事情办完,时间早的话我再过來和大家好好喝上一杯”,

    “好的,那你先去忙”,

    紫轩拉起正在捡菜的喜秀匆忙离去,

    馨玉看着他们的背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这种预感她又不便和大家说起,到底是什么预感连她自己也说不清,

    “馨玉,你看什么呢,”老香和小青拉了拉发呆的她,

    “噢,沒什么,看他俩真像一对”

    “呵呵呵,人家本來就是一对”

    大家聊着聊着就到了晚饭时间,

    相帮的人忙碌在厨房和院子里,

    村民们纷纷來到小青家,

    老香他们七脚八手地一边帮忙一边招呼着客人,

    人基本到齐了,但始终沒见到紫轩和喜秀,就连老村头也不见了,他们都去哪了,

    “村长,怎么沒见您们过來吃饭”馨玉主动给老村头打去电话,

    “小馨同志,家里有点事,我们就不过去了,麻烦你招呼好大家,让大家吃好玩好,先这样吧,”老村头说完挂了电话,

    “馨玉,快过來吃饭”大家就等她入席了,

    “來了”她不知老村头家发生了什么事,

    “闺女,怎么沒见到村长家人呢,”馨玉的老爸问,

    “爸,村长家有点事來不了,不用等他们我们先吃吧,”

    虽然老村头沒有來,但老村长代表老村头带领大家向馨玉敬了一杯真情满满的酒,

    大家起身端起酒杯真心地说:“祝馨指导员早日康复,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她來到村里这是第一次让她最为感动的场面,村民们深深的祝福让她父母感到自己的女儿真的长大了,她的委屈都是值得的,他们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父母脸上的笑容是她日夜期盼的孝心,

    天色渐渐暗了下來,大家的热情丝毫沒有减少,菜冷了又热热了又冷,桌上的酒杯空了,地上的酒瓶倒了,新开的酒还在酒司令手里掌握着,大家玩得很尽兴,

    “大家好好款,慢慢喝,不醉不归,我么人老了喝不赢你们先回家克了”老村长有些醉意了,

    “秋根,小青你们送老外公回克一下”青伯也喝得很兴奋摇晃着手指吩咐道,

    “姨爹您放心吧,我一个人送就行了,让小青姐好好陪陪你们,我一定安全将老外公送到家”,

    馨玉和小青一起将老村长送到坡脚,

    “秋根,开车慢点,路上小心,早去早回”馨玉走到车窗前,

    “放心吧,我一会儿回來”他飞快地驶去,

    “小青,自己的幸福要勇敢去争取”馨玉一边上坡一边说,

    “馨玉,我也想,但我太笨了”

    “你不笨,你是一个好女孩相信幸福离你只有一步之遥,看你如何去争取,”

    “但愿吧,”

    她们回到姐妹们的那一桌,

    秋根将他老外公送回家,准备返回小青家,正巧遇到老村头急急忙忙从家门口出來,

    “村长,您这是要去哪,”秋根叫住了他,

    “秋根,我想去村里找张拖拉机送喜秀他们回家”,

    “村长,不用去找拖拉机了,我开着车方便”,

    “噢噢,那多不好意思还得麻烦您帮跑一趟”,

    “村长,不客气举手之劳”,

    “那太谢谢了,我这就去喊他们”老村头一边说一边往家里跑,

    一会儿,紫轩和喜秀搀扶着喜伯,老村头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他老婆抱着一对拐杖朝停车的方向走來,

    “村长我來”秋根打开后车箱接过村长手里的东西,

    “再见”老村头和他老婆站在路边挥着手,

    夜路很黑很颠簸,秋根不敢开快车,

    夜很静,静得只听得见哗哗流响的河水和发动机的声音,

    “喜伯,您怎么这样急着回家,多在村里休息几天不是更好吗,”秋根主动说,

    “在不赢了,想家了,我还是喜欢在山里”,

    “秋根,真谢谢你这么晚还送我们回來”喜秀感谢着,

    “喜秀姐,您千万别这样说,我们都是朋友不用这样客气”,

    “秋根,馨指导员大你几岁啊,”紫轩好奇地问,

    “紫轩大哥你问这个干嘛,”

    “沒什么随便问问而已”

    “不大,就两三岁左右”

    “呵呵呵”他们笑而不语,

    “要得,女大三抱金砖”喜伯笑道,

    “你们怎么都笑得如此开心,”秋根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呵呵好事情,”

    他们一路上说笑着,一会儿就到大水库边了,

    “秋根,送到这里就行了,太麻烦了,你先回去吧,”紫轩小心翼翼地将喜伯扶下车客气地说,

    “不用,喜伯的伤还沒好,还有这么多东西,我和你一起送他们回去吧”秋根拿起大包小包的东西,

    “那好,待会我和你一起回來”紫轩背起喜伯,

    喜秀点燃火把扛着拐杖走在前,紫轩背着喜伯走在中间,秋根戴起一个像照相机一样大小的一个头灯拎着东西走在后面,

    走一段路,紫轩和秋根轮换着背喜伯,一停一换的赶着回家的夜路,

    喜伯一路上人叹了好几回气,不知是他身休不舒服还是有什么心事,

    “快到家了,”喜秀看见远处的家高兴地叫道,

    突然,

    从她家的方向传來一种怪怪的哭声,

    这哭声像人哭又不像人哭说不清这种声音,

    “你们听这是什么在哭,”秋根四处照照沒看见什么急忙问,

    “停下停下”喜伯叫住了大家,

    秋根将他从背上轻轻地放下來扶稳,他用双手拢在左耳边侧朝一方仔细地听,

    大家怕影响喜伯的听力,都屏气凝神地注视着他等待最后的答案,

    “秀儿,你听出來了吗,”他听完看着她,

    “嗯,爹,这好像是俺家喜四的叫声,他们怎么了,”喜秀第一次听到自家喜四如此的叫声,

    “唉,这就是我们家的喜四在哭”喜伯叹了一口气,

    “喜四是谁,”秋根和紫轩不解地问,

    “呵呵是我家养的狗,喜大喜二喜三喜四简称喜四”喜秀开心地介绍着,

    “我还以为是谁呢,”紫轩笑了笑了,

    “啊,狗会哭,”秋根从沒听过狗会哭,

    “是不是有坏人闯入家里虐待它们,”秋根急忙问,

    “人笑狗在哭,不知天灾还是人祸,”喜伯自言自语道,

    紫轩听到他的自语后,忽然想起以前自己家养的那条大黑狗哭了三天三夜后,不久就听到秋根外婆不在的消息,他心里一下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刚才的笑像一块冰一样冻住了,

    “秋根,我來背喜伯吧,”他略有一丝忧愁,

    “紫轩,喜秀能遇见你真是一种缘呐,希望这一生一世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你都要好好对我女儿,她从小有爹沒娘很可怜,她以后进了你们紫家的大门,我就死而无憾了,”喜伯贴着他的耳朵小声地说,

    “喜伯,您老放心,我一定好好对喜秀,您老要多保重”,

    当他们來到喜伯家时,那黄白黑花的四条大狗迎了上來亲着喜秀,

    “你们是不是饿了,是不是想我们了,别哭主人给你们喂好吃的”喜秀上前安慰着四条狗,

    “哇,喜秀姐你家这几条狗太听话了,对你也太热情了”秋根高兴地说,

    “是啊我家的喜四最听话最通人性了”喜秀抚摸着四条狗的脊背,它们听话地摇着尾巴爬在主人身边,

    “哟,喜事挺好的意思”

    “嗯,喜家养四狗小名叫喜事”

    喜四知道他们是主人的朋友也不乱叫了,秋根开心地逗玩着它们,

    “爹,快歇歇”喜秀赶紧扶下紫轩背上的老爸,

    紫轩看着眼泪汪汪的喜四心里突然感到很害怕,他不知道不久的明天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你们先歇着,我去生火给你们烧水泡茶”喜秀一边说一边向火塘走去,

    他看着她忙碌的身影,也不知道悲喜会怎样发生在彼此的身上,一切对于他和她來说都是一个未知数,但他希望一切都是最好的结局,

    “喜秀,不用了,明天我还有事得赶回去了,你好好照顾你爹”紫轩坐了一下起身准备离去,

    “是的,馨玉他们还等着我呢”秋根停止逗狗连忙起身,

    “真是谢谢你们了,要回去的话我们就不留你们住下了,路上小心别迷路了”喜伯父女俩握手告别着,

    喜秀将他俩送到家门外,又送了一段路后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紫轩的手,

    “紫轩大哥,喜秀姐家的狗好聪明啊,连主人不回來都会哭太有意思了”秋根像个孩似的玩着头灯好奇地说,

    “是的,以前我來她家时才知道四条狗是她爹养了?;に?,今天才知道那四条狗叫喜四和他们的感情很深”,

    “狗是最忠诚的,还会护主”

    “嗯,秋根,你沒听说过狗哭吗,”

    “沒有,怎么说,”

    “我觉得狗哭不是什么好事情,”

    “啊,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以前我家养了一条老黑狗,突然有一天伤心地哭了起來,那时我以为是狗生病了,它哭了三天三夜,我爹就说怪事了这狗到底在哭什么丧啊,”

    “啊,狗哭丧,”

    “是的,老人家都这么说,我记得我家老黑狗哭后的第三天,就听见你外婆不在的消息,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迷信,还是狗的一种灵性”,

    “啊,我想这应该是狗的一种灵性”,

    “那你说喜四在哭谁的丧,”

    “紫轩大哥,你别吓我,这大黑晚上的哭什么丧啊,”秋根用头顶上的头灯前后左右照了一圈又照了照紫轩,

    “秋根你看看我是谁,”紫轩故意伸长舌头翻着白眼吓唬他,

    突然,

    秋根用头灯照射到紫轩的身后,

    他用发抖的右手和颤抖的声音指指他身后:“紫轩大哥……别闹了……你好好看看你身后……”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