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21章 空坟梦
    ,

    这么晚都不见秋根回來,

    大家都以为他在老外公家住下了,

    谁也沒想到他会出什么事,

    小青家的住处今晚实在有点紧张,

    姐妹们和馨玉的母亲都上楼睡大地铺去了,

    石三生、尚泽、高汉林和馨玉的老爸睡厢房,

    还好那条狼知趣地走了,不然还真是沒法安排,

    馨玉挨着母亲睡,她好久沒有享受母亲温暖的怀抱,

    这一觉睡下去,她很快入梦了,

    但沒想到这是一个可怕的梦:

    她梦见自己在伸手看不清面貌的夜里,点着火把在深山里迷路了,

    她拼命地跑,仿佛有狼在追赶似的,

    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在深山老林里转着,

    火把被风扑灭了,

    她一下子看不清周围的一切,

    揉了揉眼睛抬起头,

    不远的地方有个茅草房,

    草房有一个田字型的窗口用一根木棍撑开着,

    里面亮着微弱的白光,

    照着无头的人影,那些影子在不停地晃动着,

    看似像鬼屋,但突然看见紫轩的侧影从茅草房下面的石阶上一步一步艰难地向草房走近,

    到了草房门口,他像僵尸一样硬硬地直直地抬起双手推开草房门放下双手走到灯罩下,一下子变成了无头人影,

    迎窗看去他无头身影一整个地占满的窗户,

    她站在离草房不远不近的地方注视着窗子,

    只见他拿出许多红色的百元大钞递给那些无头人影,

    一会儿他转身出了草房,

    才出门口,

    一下子草房的灯熄灭了,

    他的头又长了出來,

    他一路疯癫地向高空抛撒着白色的冥币,

    白花花的一片片飘落的冥币让她看傻了眼,

    顿时她分不清自己处在阳界还是阴间,

    她急忙向石阶走去,

    紫轩突然消失在白色的冥币中,

    “紫轩,紫轩”她不停地喊呼着,

    她想去看看那间茅草房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两步并作一步踏着满地冥币登着石阶來到草房门前,

    门自动地向她打开了,

    她四处摸摸找不到灯线开关,

    突然有一层白白的雾像泡泡糖一样向她的脸部吸來,

    她用手去抓开那层白雾,白雾怎么也抓不开,

    她赶紧用嘴吹,发现白雾一点点后退了,

    她继续用力吹,一边像白雾退去的方向靠近,

    突然白雾不动了,

    她一步上前掉进了一个深坑里,

    深坑里很黑,她什么也看不见,

    她本能地凭着自己的感觉用手四处摸着寻找出口,

    突然摸到一扇硬硬的石门,

    她用力一推石门打开了,

    里面亮着一不小心就会熄灭的油灯,

    里面大约有三四十平米左右,

    看着简陋的木桌和凳子像居家用的,

    她实在太累了,

    坐在一条凳子上爬在桌上想休息片刻,

    头伏在手背上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突然身后感觉有什么站在自己的背后,

    她直起腰想转身看看后面,

    但是她怎么也无法转回去,这到底是怎么了,

    她猜想是自己的幻觉又爬到桌子上,

    突然身后传來一个诡异的声音,

    “馨玉你快点给喜秀切点凉粉,她想吃你拌的凉粉”

    她听到声音想转回去就是转不回去,

    突然有一块一面红一面黑的棺材盖板一样的小砧板出现在桌上,

    一把亮晃晃的刀和一块方形的洋冬芋凉粉随之出现在砧板面上,

    她随手拿起那块凉粉,握着刀小心地切着凉粉,

    她向往常一样切着细条的凉粉,

    但是身后又传來了一阵声音,

    “切细点她才喜欢”,

    她又将那细条的凉粉切得细如单晶冰糖,

    她切得细得不能再细,

    身后一个喑喑的哭穿过她的心脏,

    突然听到一个可怕的声音:“喜秀她死了,她吃不到你拌的凉粉了”,

    看着眼前的凉粉变成一汪血腥的人血,

    她看看自己的双手全是血,

    猛抬头只见一面镜子出现在眼前,

    镜中只有自己流血的双眼其他什么也看不到,真的好吓人,

    镜子突然不见了,

    她想看看身后究竟是谁,为何而哭,

    可她仍然无法转身,

    突然一双手按住了她的双肩,

    “馨玉,你不要转回头來了,我是死了的喜秀会吓到你”

    “喜秀你怎么了,”她使尽全身的力气想转回去,

    又被一双有力的手压着她转不回去,

    “我的脸很可怕你不要转回來”

    “喜秀,我不怕”她再次转还是沒成功,

    她稍微调整了一下,想一鼓作气转回身,

    结果也是白费力气,

    她看不到自己的背后感到很难受,

    那种难受不是害怕,

    而是担心后面站着的人怎么了,

    突然肩上的那双手不见了,

    她猛地一转身一看身后无人,

    她站起來四处搜寻着那人还是无果,

    最后她不知怎样爬出了那个深坑,

    坑外仍然是漆黑寂静的夜晚,

    她坐在一个草地上用双手像四周抓摸了一遍,

    她摸到一根竹杆之类棍子,再摸摸是一把火把,竹杆内掉出一样东西,她顺手捡了起來原來是一个火机,

    她像找到救命工具一样狂喜,

    打着火机点燃火把,

    再看看掉出火机的竹杆,

    天哪,原來是一柱还沒有点燃的大香,

    她再仔细一看,香柱上贴着一张照片,

    “啊,这不是喜伯吗,”

    她随手将那柱大香插在土里,

    一下子地面上冒出了一堆空坟,

    只见紫轩和喜秀抬着一个刚刚死去的女人,

    一边哭一边骂将那刚临盆不久,满身是血的女人埋在她插那柱大香旁,

    突然四条黑白黄花的大狗扑像那个女人……

    “啊,啊,啊,……”她挥起火把打狗,

    她一边踢着脚挥着手突然吓醒了,

    “馨玉你怎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大家都被她的响动吓醒了,

    “妈妈”她一头扑在母亲的怀里,

    “玉儿,别怕,只是一场梦”她母亲用手将她头上的汗珠擦掉,

    “馨玉,你梦里一直在叫紫轩和喜秀”老香她们不知道她做了一个与他们有关的什么梦,

    “沒什么,对不起影响大家休息了,你们都去睡吧,我想静一静”馨玉无力地靠在母亲怀里,

    “好吧,那你们也早点休息”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铺上,

    她静静地躺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

    因为刚才的梦让她梦得很累,所以她疲倦的睡去,

    其实,当她入眠时已经快天亮了,

    她母亲轻轻地将她放下让她好好睡一觉,

    大家都下楼去洗漱准备吃早餐了,

    “我闺女今天咋变成一个小懒虫了,”馨玉的老爸沒见她下楼,

    “老头子,你小声点,玉儿昨晚做了一个恶梦,从梦里惊醒满头都是汗,她刚睡着一会儿”她母亲一脸心疼地解释,

    “噢,那让她好好睡一会”她老爸像知错的小孩不敢再出声,

    很想给她好好休息,

    但老村头救火一样的电话把她叫醒了,

    “村长发生什么险情了,”她抓起电话问,

    “险情到沒有,只想问问紫轩昨晚是不是在大青医生家睡下了,”老村头一大早就找儿子,

    “村长,你说什么,紫轩昨晚沒回家,”她一听紫轩一晚沒回家跳了起來,

    “是啊,昨晚他和秋根一起送喜秀父女俩回山里了,一直沒见回來,我以为他和秋根一起回去那边睡了”,

    “村长,秋根昨晚也沒回來啊,我们以为他送他老外公回去太晚了在那边住下了”她听听更不对劲,

    “什么,秋根也沒回去,”

    “是啊,是不是在他老外公家,”她越來越感觉事情不妙,

    “沒有啊,我一大早就去老村长家看过了,他昨晚沒回去”老村头也焦急了,

    “村长,别急,他们估计在喜秀家住下了”她冷静地说,

    “紫轩住下有可能,但以秋根的性格再晚他都会赶回來”老村长分析着,

    “村长,我们一会去喜秀家看看再说”

    “好”

    电话挂了,

    馨玉十万火急地冲下楼,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叫起石三生和尚泽出了门,

    “馨玉,你们这是要去救火啊”老香和小青叫道,

    “照顾好姐妹们,我们出去办点事一会回來”他们边走边说,

    “馨玉我们这是要去哪,”石三生和尚泽一边穿起外套一边问,

    “紫轩和秋根昨晚送喜伯他们回山里就沒回來,我们先去接村长一起去喜伯家”馨玉简单的述说了一遍,

    “噢,喜伯家在哪,开一辆车去还是两辆,”石三生突然问,

    “开一辆,尚泽知道怎么走”,

    他们接起老村头就往喜秀家方向驶去,

    颠颠簸簸的路让她着急的心都快颠出心房來,

    馨玉突然指着隐约的白车说:“你们那就是秋根的车,看來他们真是在喜伯家住下了”,

    看到他的车,他们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

    他们走过水塘,

    她不由得抬起头仰望天空,

    啊,原來这里的天空如此静美,树木如此茂盛,空气如此清新,真是一个养生的好地方,

    大老远就看见喜伯家生起的早火冒着清烟,

    清烟缓缓飘向天空与蓝天白天融为一体,

    此时的景色更加幻美,

    一边欣赏着美景來到喜秀家附近,

    只见梦里的那四条黑白黄花的大狗狂叫着冲出來守在门口,

    “喜四别叫了,他们是主人的朋友”喜秀一声令下,喜四乖乖摇着尾巴列队欢迎着,

    “馨玉,快进來,一大早看到你们真是太高兴了,怪不得我家的火笑个不?!毕残慊逗羧冈镜卣泻糇?,

    “喜秀,我们见到你也很高兴”大家有些累了抓起凳子就坐了下去,

    “村长,你们还沒吃早饭吧,”喜秀关切地问,

    “喜秀呐,吃什么早饭啊,昨晚的气吃饱了都还沒消呢”老村头拉起衣服边角抹了一把脸,

    “怎么了,是不是紫轩哥又惹您老生气了,改明我见到他一定说说他”她以为是紫轩惹村长生气的,

    “什么,紫轩他不在你家,”村长还沒來得及擦头上的汗,腾地从凳子站了起來,连凳子都拉翻跟了,

    “出什么事了,昨晚紫轩哥和秋根老弟将我们送回來坐了一小会就回去了”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村长,你们先坐下说,到底出什么事了,”喜伯听到家里來人拄着双拐走出堂屋,

    “紫轩和秋根一个晚上都沒回去”老村头哪坐得住啊,

    “不会是迷路了吧,”

    “难说”馨玉和老村头说,

    “爹,现在咋办呢,”喜秀得知自己喜欢的紫轩哥不见了很是着急,都快哭了,

    “秀儿,别着急,你带上喜四和村长他们一块出去找人”喜伯安排着,

    喜秀吹了一个口哨,

    喜四欢快的追上主人当侦探去了,

    大家跟着喜四一直走进深山老林里,

    “天哪,到现在这里还是雾蒙蒙的,不迷路才怪”大家看着周围的环境,

    走了好大一圈只见喜四在一个坟堆前停了下來,

    “紫轩,”喜秀一眼看见土堆上插着的大香柱上的照片,

    “天哪,我儿怎么就死了,”村长随后也看见香柱上的照片哭瘫在地,

    那对纸童还是一晃一晃地立在那里,

    “紫轩,秋根”馨玉看见纸人后面的坟堆后躺着两个人,

    “轩儿啊”村长听到她叫着他们的名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跑过去抱起地上的紫轩,

    馨玉听听秋根的心脏还活着,

    “秋根,醒醒,我们回家吧”她温柔着的唤着他的名字,

    “馨玉,我以为我死在阴间回不去了”秋根醒來揉了揉搓眼睛,他看见馨玉激动地抱着她,

    “秋根,不怕这只是一个梦”石三生和尚泽安慰着,

    紫轩也被村长和喜秀伤心的哭唤声叫醒了,

    “爹,喜秀,怎么了,这是阳间还是阴间”紫轩都分清这到底在哪了,

    “你这傻儿子当然是阴间了,不不不,这是阳间”村长因为儿子的苏醒感到很高兴,一高兴连话都颠倒了,

    紫轩找來火机把那对纸人和大香烧了:“一切都让他见鬼去吧,吓唬人的鬼东西”,

    大家听完秋根和紫轩的讲述,

    喜伯看着紫轩:“紫轩你要感谢秋根救了你一命啊,”

    “喜伯为什么呢,”秋根不知道怎么就叫救了他一命,

    “如果不是你在紫轩发颠狂的时候喊出我带你去找你的女朋友喜秀然后把他敲晕,可能他醒來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是谁了,”青伯说道,

    “哈哈哈,这叫歪打正着”秋根傻傻地笑着,

    大家突然陷入了沉思,

    “那个空坟到底是谁弄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