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24章 结伴报复
    ,

    他想到酒量极好的姐妹花,

    现在姐妹花是林那边的人,

    他要怎样才能把她们利用到这边呢,

    对了找老杜,

    “老杜,你跟我出來一下”他把老杜叫到外面,

    “有话在里面说不一样吗,干嘛要跑到外说,不了解的人还以为我们要单挑呢,”老杜有点不悦,

    “哟,我还沒拉下脸,你就先拉下一张马脸给谁看啊,”高汉林比他还不悦,

    “好好好,都是我不对,你说吧什么事,”老杜一下调整好情绪,

    “你喜欢老香吗,”

    “喜欢”

    “真的假的,”

    “真的”

    “那你不怕她知道你和姐妹花的事,”

    “怕”

    “那就好,如果你想封住我这张嘴,你得帮我一个忙”高终于掐到了他的软肋,

    “说,什么忙,”

    “你知道我是一名医生,医界的高材生我是得罪不起的,但你也知道我的酒量,所以我想保持清醒安排好他们,他们玩得开心喝得开心醉了更开心,所以想请你和姐妹花支援一下酒量好如何,”他立马开出了条件,

    “就这么一点条件,成交”老杜与高击掌为盟,

    才进钻进酒吧,他把姐妹花搂到怀里交待着,

    晚鹤的表妹一看也不是省油的灯,

    坐了一会她说累了想回酒店早点休息,

    林和其他人都喝多了,他表哥又被姐妹花缠住了,送她的任务最后落到了高汉林的头上,

    到了酒店,他才知道高材生就住在她的隔壁,

    等他再次回到酒吧时,

    林已经喝得动弹不得,软绵绵地睡倒在沙发上打着酒酣,

    他的下属虽然醉了但还是像照顾老爹老妈一样服侍着他,

    晚鹤这个高材生也被姐妹花轻松拿下,

    醉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老杜兴奋地向他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证明他完成了他开出的条件,希望他能守口如瓶,

    高汉林像他挥了一个拳头,这个拳头意思可大了,要么是肯定做到,要么就是想狠狠教训他一顿,那是一个正义的拳头,

    正在这时候,

    酒吧门口來了一个很土气的农民,

    那农民探头探脑地进來找人,

    问他找谁他又不出气,

    问急了他才说找林大医生,

    老板娘看他疤头疤脸的以为是故意來蛾人的,

    “去去去,不看看我们这里是哪,找大医生要克大医院,我们这里沒有大医生只有小姐”酒吧老板娘正准备把他轰出去,

    高汉林好好一看,那不是大改召家老乖吗,

    “老板娘,对不起,他是林主任乡下的舅舅”高汉林上前解围,他才沒被轰出去,

    “你是,”他有点害怕往后退了退,因为他见过这人和馨玉他们一桌吃饭,

    “我知道你是大改召家老乖,你不要害怕,林大医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还有那个上海來的晚大医生,我们都是朋友”他看出他心里有鬼害怕见他,他连忙搂起他的肩往酒吧沙发一坐缓解了他的紧张,

    又比手招來几位小姐:“他可是我们林主任的亲戚,你们可要好好招待好人家噢”,

    “是是是,我们一定招待好这位大哥”小姐们听从地点点头,

    一会儿,小姐们拿出她们的看家本领,

    一來二去就把大改召的老乖招呼得开心得要命,

    快一点了,大改召家老乖也被小姐们灌翻了,

    林的手下把林扛了回去,

    老杜负责将晚鹤和美女送回酒店,

    高汉林把大改召的老乖拉到自己的车上“大哥,我看你也喝得差不多了,我带你去吃点夜宵然后你和我一起回酒店给要得,”,

    “要得要得,我也是饿呢扎不住”大改召的老乖满意地点着头,

    吃烧烤的时候他问起他脸上的伤疤:“大哥,你这一脸的伤疤杂个弄來的,”

    刚开始他还不想说,后來看看周围不有认识的人:“我克喜秀家拿锄头么被她家呢狗咬着呢”,

    “那你去拿锄头干嘛,”他也看看周围小声地说,

    “挖地了嘛”他一边吃着烧烤一边回答,

    “意思你家在喜秀家那里有地,”

    “不有,只是随便去挖点坟地”

    “什么坟地,意思你家哪个不在了,”

    “么么么,大黑晚晚呢你不要瞎说不是我家呢,只是一个空坟”他感觉自己说漏嘴了赶紧打住,

    “走了,太晚了回克睡觉了”他赶紧站起來,一歪一歪呢向停车处走去,

    高汉林结完账将他拉回了酒店,

    “大哥,你不要把我当外人直说不怕得,我和林大医生都是好朋友,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他看出他心里很矛盾,

    “唉,不瞒你说,我答应馨指导员不干坏事的,现在做了心里一点都不安,要咋搞呢认不得,”他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林大医生不有要我老婆孩子的医药费,我真的过意不去,有天他找到我叫我帮他办点事,我想挖个空坟这种事么我会整就去帮他挖了,等我放好锄头回來,只见他插上大香挂上纸人,我沒想到他们要用这个空坟來害人呢”,

    “你知道他们想害谁,”

    “当然是老村头家儿子了”

    “他们怎么想起用这种方式來害人家,”

    “他们知道以前老村头家的儿子受过刺激还进过精神病院,等老村头的儿子疯了就沒法讨喜秀了,林主任就有机会接近喜秀了,所以就想这种方法呢”他一五一十地说着,

    “除了为了接近喜秀还有什么原因想害紫轩呢,”

    “唉,他们就是结伴报复紫轩了嘛,”,

    “为什么呢,”

    “紫轩死掉呢前女友晚霞就是晚大医生的亲妹妹,本來他家人是想让她和林大医生好呢,沒想到她宁可死都不愿意嫁给林大医生,我知道呢就这么多了”说完他倒在床上,

    “那么车胎的事情是哪个干的,”

    “真的不有干呢,我也不知道是谁,”

    “好的,我相信你,但我要告诉你,你老婆和孩子的医药费是馨玉帮你们付的”,

    “什么,我不会是真酒醉沒有听清,你再说给我听一遍”他从床上爬起來竖起耳朵,

    “医药费是馨玉帮你们付的,她听说你着狗咬伤了还去你家探望你,但你家一个人也不在”,

    “唉,我真是一个黑心肝的人啊,我咋个对得起馨指导员啊,我现在该怎么办,”他坐立不安,

    “你今天找林大医生有什么事,”

    “他说要给我一点医药费,叫我來拿一个‘骗子’,然后想办法把喜秀从山里带來到他住处”,

    “哪个是‘骗子’你要來拿他,”高汉林沒听懂他说的,

    “么么么就是黑漆漆呢那种大照片啊,”他比脚划手地说,

    “天哪,那是片子”他无语了,

    “诺,你还不是说‘骗子’”,

    “大哥,钱你也不要向他拿了,片子也不要拿了,喜秀姑娘你更不能去骗了,你真的不能一错再错了,针打完了赶紧回家,找馨玉认个错,你放心她一定会原谅你的”,

    “她这回怕不会原谅我了,她怕见都不想见到我们一家人了”他低着头小声地说,

    “放心,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女孩,她一心想带领你们过上幸福的生活,以后你们要好好支持她,她一个女孩子从城里來到这里真的不容易”,

    “现在几点了,”

    “快三点了,今天的事情就我们两个知道就行了,我们休息吧,”高汉林说完睡下了,

    但他看着酒店的天花板发呆,

    他沒有想到老杜今天会变成这样,他不知道要不要告诉馨玉和老香,

    为什么林他们会做出这样不道德的事,难道他们还不如一个弱女子,放不下仇恨结伴报复,

    他觉得自己从和馨玉的姐妹们认识以來,他整个人都变了,就连他那点最具他个人特征的洁癖都沒有了,他真得感谢馨玉她们带给他的真诚和友善,

    在她们中间,虽然沒有自己与之携手的女子,但和她们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很轻松,她们的善良和友谊是难能可贵的,

    当他醒來的时候大改召的老乖已经悄然离去,

    他给林主任打了一个电话表示感谢,他有事先回去了,

    其实他并沒有回去,他直接去了村公所,

    才到村公所,只见大改召家老乖已经坐在办公室里,

    “大哥,我再原谅你一次,如果以后再犯我真的帮不了你,你先回去吧,”馨玉用她的宽容再次原谅了她帮助过的他,

    “是是是,我一定不会再犯了”他急忙退到办公室门口,

    “还有,如果紫轩和喜秀有什么不测,老村头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她又补了一句,

    他走了,我看着她很累,一只左手还在严重受伤中的她,一个人要去面对那么多的事,一下子让我感到很心疼,

    “小高医生,真是谢谢您帮了我一个大忙,先喝杯茶吧”她用右手递过一茶,

    “馨玉,我们都是朋友客气什么啊,我看您近來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对手伤的恢复才有益”他关切地看着她,

    “我的手估计这辈子就是这样了,我已经习惯了,只是担心朋友们会发生什么样不可预料的事情來”她真的害怕听到谁再出什么事,

    “馨玉你真好,有你这样的朋友此生足以,以后你要提防着林主任这个人”他怕她受到伤害,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小心的,高医生,我发现你变了”她发自内心地说,

    “是吗,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当然是变好了”

    “唉,人就是这样,有的人变好了有的人变坏了”他叹着一口气,其实他真的想告诉馨玉老杜的事情,但他如果真说了太够意思,如果不说他觉以后受伤害的是无辜的老香,

    “变坏的人会受到应有的惩罚,变好的人会得到他渴望的东西”她相信这个道理,

    “说得太好了,我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谢谢你馨玉”,

    “有些人会慢慢的离开你,有的人会悄悄的走近你,相信我们都会得到属于自己最美好的东西”她对未來充满信心,

    “加油”他们击掌鼓励,

    “馨玉,我先回去了,我们朋友一场有什么说一声”

    “好的,路上小心”

    所有的朋友都离开了村庄,唯有她默默地守护着这里,

    快到下班时间,

    “玉儿,下班了快过來青伯家吃饭吧,”她母亲打來电话,

    “好的,我一会过來”

    她看着这条灰厚得留下足迹的村里最重要的一条交通要道,她心里一子酸酸的,看着风卷起的黄灰满天飞,如果下雨天连走路都成了问題,

    她突然有个修公路的念头,哪怕不是什么等级公路,只要大家好走就行,但资金从哪來,这是最根本的问題,

    回到青伯家,家里只有父母和青伯他儿子媳妇孙子在着,

    通过聊天她才知道小青的婆婆并沒有生病,只是彼此都太想念了,去看看她,她一下子放心了,

    吃完饭,她母亲帮她熬药、她父亲准备帮她换药,药还沒换好,

    “馨指导员……我是大春城,不好了出事了……”他上气不接下气地给她打來电话,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