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25章 打狗队
    ,

    “大春城出什么事了,别着急,慢慢说”她让他调整一下紧张的情绪,

    “太奇怪了,一夜之间村里的狗全死光了”大春城缓了缓,

    “全死了,这是为什么,”她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我也不知道,有人说是大改召家老乖被狗咬了说是他叫來的打狗队”,

    “打狗队來了也应该先通知村里一声啊,怎么可以这样惊扰村民,那些人现在在哪我去看看,”她听说过打狗队,但沒有见过这样沒有打过招呼就來的打狗队,

    “他们现在已经前往喜秀家的路上,准备把喜四给灭了”大春城着急地说,

    “村长知道了吗,”

    “村长和紫轩都不在家说是去县城办事去了”,

    “糟了,喜秀有危险”她突然想到,

    “人家打狗队只打喜四又不打喜秀,会有什么危险嘛,”大春城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但她心里明白,

    “现在一下子说不清,你家的拖拉机在吗,”她只想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喜秀家,

    “不在,被我爹开着送老村头他们出去了还不有回來”他不紧不慢地说,

    “馨指导员还有一件事很奇怪”他又突然提到,

    “什么事,你快说”她更加觉得事情发生的太多了,

    “一大早起來我家拖拉机的车胎也爆了,但我好好看看手法和秋根他们那天爆的一样”他怀疑是同一个人干的,

    “那老香家的呢,”她以为只是巧合而已

    “我就从他家跑着过來的,他家的车胎和我家的一样爆法,我想其他家的也有可能也爆了”

    “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哪个无良的家伙干的,你现在到哪了,”

    “快到村公所了”

    “好,我马上过去”

    “爸妈,手不包了,等我回來再说,村里有事我先过去一下”她一边说一边跨出门栏往坡下跑,

    “玉儿,一路上小心”等她母亲话音刚落,她都快跑到坡脚下了,

    她刚到坡脚就遇到老香伯父子俩开着拖拉机过來着,

    “馨玉快上车”老香伯拉了她一把,

    “谢谢香伯,您们这是要去哪啊,”

    “來接你一起克喜秀家啊”,

    “你们都知道了,”

    “大春城把情况都告诉我们了,还好家里有备用车胎换上就赶來了”,

    “真是太谢谢您们了”

    “不客气,这个大改召家真的不是人,一个村呢着他家搅成这样”香伯生气地说,

    “大春城上车”她叫着走在路上的他,

    “哇,香伯你们來的真是太及时了,问題我们去到喜秀家估计來不及了”大春城上了车担心地说,

    “不怕得,我们抄近路,赶在他们之前”香伯有把握地说,

    “香伯,您说去喜秀家有近路,”她感到很意外,

    “是呢,我父子两个去拉柴时发现的,拉拖机进得克,只是路难走点,但是不管他了,抓住那群打狗队更要紧”,

    “太好了,”她高兴地叫了出來,

    “大春城你沒给村长打电话吗,”馨玉突然问,

    “打了,他们父子两个手机都关机了”

    “那就算了”

    拖拉机还沒去到水库边就拐弯走小路了,

    那条小路真是小得只容得下一辆拖拉机,

    右手边紧靠着山林坡脚的红土,左手边就是山谷再下面就是一条大河,

    如果技术不好稍不留神就会滚进河里当河神去,看看就心抖,

    过完了山谷就是高高的老坎,老坎过了,拖拉机夹在河边和树林中行驶着,

    天哪看风景到是好极了,但就是坐着有点提心吊胆,这一路都是大石头混和着土路,只能抓住拖拉机车厢上焊接的护栏杆,

    她真的沒有坐过这样危险的拖拉机,有时她都想叫出声來,又怕影响大家的情绪,

    又有山谷的河边路,她只好闭上双眼跟着感觉走,

    “馨指导员,你咋个了,”大春城看她很难受的样子,

    “嘘,我沒事,我休息一下”她摆了摆右手又闭上了眼睛,

    “噢噢噢,厉害,这种颠呢路都有法休息真是有本事”他不得不佩服她,

    她心想:这叫什么本事啊,真是害怕说出來让你们笑话,

    “馨指导员,不要睡着了,都看得见喜秀家的房子了”大春城小声地说,

    “啊”她刚睁开眼,拖拉机突然來了一个急转弯差点把她甩进水塘里,还好她跌在车厢里抓住了大春城的裤子,

    “你搞么,”她一不小心一把把大春城的运动裤拽下一截,一条缩洋式的蓝布裤衩露了出來,他急忙拉起裤头,

    “真是不好意思,我什么也沒看见,我不是故意的”她赶紧闭上眼睛比着手说,

    “大春城你是闹哪样,这个路是人走的吗,你不怕掉进大塘塘,我还怕呢”老香的哥哥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老香哥,不闹了,你好好开”他小声地说后又看着她:“馨指导员你还是休息呢好”大春城不好意地说,

    老香伯硬是想笑呢不得,硬是忍住沒笑出來,他怕笑出來大家更尴尬,

    “到了,”老香哥停住了拖拉机,

    以前都是往喜秀家右边的菜地进去,这次直接从左边侧门转个弯就去到她家火塘了,

    “馨玉,你们咋进來的,”一点声响都沒有他们就进去了,吓着喜秀了,

    “喜秀,你爹呢,我爹拄着拐杖出去走走了”喜秀正在绣着嫁妆,

    “你家喜四呢,”馨玉四处看看不见那四条狗,

    “噢,被我爹带出去溜玩去了,”

    “糟了,他去了多大一会,”

    “快一个钟头了,应该快回來了,你们别站着,先坐下喝口茶”喜秀收好绣品招呼着,

    “喜秀,我们不坐了,打狗队的人快來了,我们要尽快找到你爹和喜四”她简单地说了一下,

    “啊,打狗队是干嘛的,”喜秀从來沒听说过这个队,

    “专门捕杀狗的,不说了,快带我们去不然就來不及了”她急切地说着,

    “噢噢噢”喜秀把门锁好带着他们出去找她爹去了,

    刚走出去一段路,就听见喜四发出的求救声,

    “天哪,喜四和我爹出事了”喜秀听到后跑得像藏羚羊一样快,

    当他们赶到时,只见喜伯瘫倒在地,

    喜秀和喜四不见了,

    “喜伯,你醒醒”馨玉赶紧掐了掐他的人中摇了摇他,

    “快去救秀儿和喜四”喜伯用手指了指有空坟的那个方向,

    “香伯,麻烦您照顾喜伯”馨玉使劲将那只疼手的绷带绕紧了一圈,用她考体育时的冲刺追了出去,

    “天哪,沒想到我们漂亮村官还有两下子”大春城看傻了,

    “你是发什么呆,还不赶紧去救人”老香哥拽了他一把也追了出去,

    只见五六个黑衣男子拿着电棒正追赶着喜秀,喜四它们跑着跑着停了下來准备与那伙人拼命似的,喜秀一边跑一边往回打着口哨让喜四逃,

    聪明的喜四听到主人的哨声追了上去,

    “老臭你这个大坏人,你们给我站住”她一眼就看见领头的就是老臭,她叫了出來,

    “臭老大有人喊你”那些人边跑边说,

    “你怕是见鬼了,这大深山老林谁知道我臭老大”他骂了一句又往前追,

    喜秀看见馨玉追來了,她只顾着看她沒看前面的路,结果掉进了一个长形的坑里,

    喜四看见主人掉下去了,立即爬下围在四周向坑里叫唤着,

    “老臭你这个臭家伙给我站住”馨玉看见他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赶紧捡起地上的一个石头向老臭的头砸去,她的手不是一般的准,正正的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老臭突然倒地了,把其他几个人吓得扔下电棒去扶他,

    “天哪,漂亮村官到底是练过,一个石头砸鸟一点不成问題”大春城边跑边笑,

    馨玉向跑在后面的大春城他们比了一个手势,意思叫他们悄悄把电棒抢过來,

    “放心吧你们臭老大沒死”馨玉用手试了试他的鼻息,

    “你不是残手美女吗,”突然臭老大的一个手下认出了她,其中有一个人正想用电棒打她,她用比他快的速度抄起地上的一根电棒朝他头上使劲敲了过去,

    其他人也想抄电棒,用手摸摸沒摸着又回头看看身后的电棒不见了,

    “看你们还打狗”大春城和老香哥挥着他们的电棒,

    “这里交给你们了”她扔过手中的电棒追了出去,

    追到喜四旁边沒刹住她也掉进坑里了,

    “喜秀”她看见喜秀躺在地上,

    “馨玉,我们沒事,我只是跑累了”喜秀躺在地上睁开眼睛,

    “吓死我了,我也沒事,我也跑累了,这是什么地方啊,我也想歇歇”,

    “我也不知道,跑着跑着就掉进來了”

    “我也是”

    “馨玉,我看打狗队的人都不像什么好人”

    “他们本來就不是好人,带头的那个叫臭老大,以前我就见过他”

    “坏人的老大你都认识,”喜秀一下子不敢相信坐了起來盯着她,

    “是的,以前我被他撸走过,还好被秋根他们及时救出來了,不然我今天也不能來救你了”她躺在地上睁着眼睛看着坑外那小片天空,

    她看看四周突然感觉很熟悉,这不是梦里的那个深坑吗,

    “喜秀你跟我來”她闭上眼睛向四周摸了摸,

    “这么一个坑我能跟你去哪啊,”喜秀看见她闭着眼睛以为她摔坏了脑子,

    “馨玉你们在哪,”香哥和大春城在外面叫着,

    “这些家伙咋就看不到偌大的坑,”她捡起坑里的石子往外扔,

    “大春城,那里有动静”

    “哪里,”

    “诺有石子跳出來的地方”

    “我们在这里”她俩使劲地喊着,

    “别喊了省着点力气爬上來吧”大春城和老香哥从坑外边插进一根竿子,

    “你们沒看见喜四吗,”喜秀问,

    “见着了,它们被你爹叫回去了”老香哥说,

    “喜秀你先上去”

    “不,馨玉还是你先上去”她俩推让着,

    “沒事,我手不方便爬得慢,还是你先上去”

    “那好吧,那你等着我们拉你上去”

    “好的”

    喜秀用力地抓紧竿子往上爬,

    馨玉已经沒有力气再爬了,

    那只可怜的疼手已经开始渗血出來,

    她无力的右手轻轻往身后一靠,

    这不是一块石头吗,她转回身一看,

    哇,原來是一扇石门,

    “馨玉,接好竿子和绳子,我们三个一起把你拉上來”她只想尽快上去看看那伙打狗队,

    但她知道这个坑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坑,

    刚要到坑口绳子松了,

    大春城一把抓住她挂在脖子上的绷带她才沒掉下去,

    “啊”她的手又被扯伤了,

    “馨指导员对不起又伤着你了”大春城听到她的叫声赶紧松开,

    他的松开又差点把她弹回坑里,

    喜秀一把抓住她的右手才沒掉进去,

    “我沒事,走快去看看那邦打狗队”他们往回赶,

    “又让他们给跑了”当他们來到打晕他们的地方那伙人已经逃走了,

    “馨指导员,你的身手真不错,尤其是那一石头,您是不是练过,”大春城好奇地问着,

    “我有什么身手啊,也沒练过,只是我从小就手准,记得上小学时去我外婆家,我将左手捏成拳伸出大拇指抵着筷子的一头,把右手比成一把八字形的小手枪,用食指往后扳筷子的另一头,筷子就弹了出去,正巧弹翻了一只半大鸡,把在场的大人小孩给惊呆了,从那时起我才知道我手准”她回想起來,

    “是不是有点像拉弹弓”老香哥也好奇地问,

    “手势和用力还是有点像呢,唉,可惜我现在左手成这样沒办法了”她叹了一口气,

    “不怕会好呢”他们安慰她,

    喜秀一脚跨进家门,喜四可怜地爬在地上,

    “爹,您怎么了,”喜秀看着微弱的他,

    “秀儿,爹沒事,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如果打狗队把喜四它们杀了,那谁來?;つ惆?,”喜伯难过得心碎,

    “爹,秀儿长大了会?;ぷ约毫?,只是您老一定要先把身子养好,您老还要和俺过好日子呢”喜秀说得让大家心酸酸的,

    心酸的同时,她想到打狗队并不是正规专业的打狗队,这些人为什么会來到这个村庄,

    打狗之意不在狗,只是一个幌子而已,难道他们真是冲着喜秀來的,还是专门冲着自己來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