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26章 交待后事
    ,

    她陷入了思索中,

    如果是冲着喜秀來的,那人很明显是林主任一伙,

    但如果是冲着自己來的,那人又是谁,

    她來到村庄沒多久不可能与谁结下什么深仇大恨,

    即便是大改召家,他们也用不着这样做,

    老臭是一个只认钱不认人的家伙,难道他被人收买了,

    那又是谁收买了他,

    他们现在又逃到哪里去了,

    “秀儿,你先带香伯他们去厨房弄点吃的先休息下,我想单独和馨指导员谈点事”喜伯吩咐道,

    喜秀招呼他们去了,火塘边只剩下喜伯和她,

    “馨指导员……馨指导员……馨指导员”喜伯叫了三遍她还是沒听见,喜伯只好轻轻推了推她,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她一下子跳來起來惊叫道,

    “不好意思沒发生什么事,我想和你说点事”喜伯看到她被自己惊吓了很过意不去,

    “喜伯,沒有,您叫我半天我都沒听见,更不好意思的是我,我刚才想事情想入迷了,您有什么事,”真正感到不好意思的是她,

    “馨指导员,我命不久已,心中最挂念的就是喜秀,如果哪一天我突然两眼一闭走了,希望您能让她从这深山里嫁出去,让她好好的生活下去……”他交待着后事,

    “喜伯,你不要乱想,你一定能亲自把喜秀从这里嫁到满意的亲家家里”她安慰着,但她不敢保证亲家家就是老村头家,

    “我希望是这样,唉,但世上的事情真的不好说,今天还穿鞋不知明天给还能走,”喜伯靠在木板壁上叹了口气,

    “喜伯,我知道您近來一直被心事困扰着,您放心喜秀的亲事就包在我身上,您就好好养身体吧,”

    “谢谢,我信得过馨指导员,对了,我还有最后一件事”他稍微轻松了一下又紧锁眉梢说,

    “喜伯什么事,”她听到最后一件事心里突然收紧了,

    “如果我死了,请将我埋到刚才你们掉下去的那个深坑里,那是我早就为自己挖好的空坟”,

    “什么那是你挖好的空坟,”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和听到的这些,

    “是的,那是我以前身体还硬朗的时候有空就去挖,有时一挖就是两天,这里都挖了几十年了,里面摆设都有,我想下去陪秀儿她娘好好过日子,她嫁给我沒过过一天好日子,为我们喜家生下一个聪明可爱的女儿就走了,这辈子我欠她的太多,所以就想起给她在地下弄个家”他一边说一边抹着眼睛,

    “但我们沒见到喜伯母的坟啊,”她感到很奇怪,

    “噢,她的就在过去一点点”

    “那为什么不在一起呢,”她不明白他的意思,

    “葬一起的,你们看到的也只是空的坟头,坟头下面就是墓室,我将秀儿的母亲安放在里面,不想让人家吵到她,到时你们从深坑下去打开墓石门,把我抬进秀儿母亲棺材旁的那个空棺材里安放起來就行,出來时把墓门关上,出了深坑再把那个坑盖好就行了,这些我只能交接于你,其他人都不合适”

    “喜伯,你真的会好好的,我现在才知道那个深坑为什么是长方形的了,说真的,我在秋根他们迷路那晚就梦到过那个墓室”馨玉听到他那样安排着难过得都快哭了,

    “馨指导员,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那晚我们被豹夹夹伤的那一晚,刚好是墓室门安好的那一晚,我就梦见这个墓室门被一位长得像你一样的女子打开了”

    “开始我想将这个后事交待给秀儿,但秀儿她胆小,如果过早的告诉她这些她会生活得很痛苦,天天提心吊胆的过日,从梦见那个女子后,我决定把后事交给你,这样我就沒有什么遗憾了,心里也踏实多了”他终于轻松地笑了笑,

    “喜伯,谢谢您对我的信任,放心吧过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喝到女儿的喜酒了”她提前告知他这个好消息,好让他安心,

    “我每天做梦都在想这一天的到來,但人家不來提我们女方家也不好意思主动去说,一切都顺其自然吧,我们父女俩今生能遇见你这样的福星,真是太幸运了,”喜伯对她一直是感激的,

    “喜伯,最近这几天你们不要走远,村里來的人越來越复杂,你们要保重,我先回村里了”,

    “你放心的回去吧,我有老火杆看哪个敢來动我家秀儿”喜伯指指猎神旁边的那杆猎枪,

    “香伯我们准备回去了”她朝厨房里的喊了一声,

    “馨指导员,我老乖头还是留下來陪陪大喜兄弟,我们还有好多话沒有款完,等老村头家來人我再回去”香伯要求留下,

    “那也好,他们也有个伴,你们多保重”馨玉他们就此告别,

    临走前喜四认真地围着馨玉闻了闻,她感觉很奇怪,

    他们离开了喜伯家原路返回村公所,

    “馨指导员,喜伯和你款了大半天款些什么,”大春城很好奇,

    “款宝藏啊,”她故意逗他,

    “真的,喜伯在这深山里藏有宝藏,”大春城睁圆了眼睛看着她,

    “是啊,都藏了几十年准备送给村长家呢,”她看他的样子越看越想笑,

    “难怪这深山老林呢他们父女俩在得住,怪不得是藏有宝藏,我就说呢这种黑灯瞎火的地方送给我在都不想在”大春城越想越相信,

    老香的哥哥话很少只说了一句:“人家藏呢宝藏你不有命要”,

    “呵呵呵香哥您说得太对了”她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么么么老香大哥,意思你听见宝藏你不好奇,你不心动,你不想要,”大春城沒想到听到世人都羡慕的宝藏他那样沉得住气,

    “好奇有什么用,想要又有什么用,心动更不有用,都是人家呢又不是自家藏着呢,你就不要好奇不要想了,回去好好帮馨指导员交给你的摸底调查搞好比你空想宝藏强多了”他认真地开着拖拉机深刻地提醒着大春城,

    “噢”听到老香哥的那番话他气量一下子小了许多只哼了一个字,然后又叹了口气说:“唉,这个老村头家怪有福气呢嘎,认得么划我家呢地皮给神婆家盖房子就干好了,”他自言自语地说着,

    她突然觉得老香哥这个人话不多,说出來一句半句很有道理,

    “大春城,叫你不要一天呢默着人家呢宝藏了,再不听给信我把你撵下拖拉机,给你走路回克,”老香哥发火了他真的不想再听他唉声叹气财迷心窍的声音,

    “是啦是啦,我不想了,你好好开车给我们坐就得了”他真怕老香哥把他撵下车,

    “大春城,我告诉你,从今往后你按我给你设定的计划走,你家也挖得着宝藏,比喜伯家的宝藏还强”馨玉只想引导他往正道上走,

    “真的,我听你的,你说宝藏藏在哪里我克挖,意思这就是你要给我的奖励,”大春城又搓着双手乐呵呵的像活宝一样,

    “是啊,”她看他笑了笑点点头,

    她突然也觉得大春城像个天真的孩子,

    天快黑了他们才回到村公所,

    “馨指导员我就在这里下了,老香哥我要下车啦”大春城兴奋地跳下拖拉机吹着口哨往家的方向跑去,

    “好的回去好好休息”她向他挥挥手,

    还沒到老青家,

    “老香哥我就在这里下了,今天真是谢谢您了”她准备下车,

    “馨指导员这种黑黑晚晚呢你不赶紧回青伯家包手,你这是要克哪,”老香哥停住拖拉机转回头着急地问,

    “我先去村长家一下,等一会再回青伯家”,

    “么这里离村长家还有好长一截路,我送你过去吧”

    “老香哥,不麻烦您了,今天您也累了一天,早点回家休息”她正从扶手处往车厢门走去,

    “馨指导员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你今天比哪个都累,手又疼着,不说了坐好,我送你过去”他坚持要送,

    “那太谢谢您了”她又抓紧护栏,

    他把她送到村长家门口调头回自家了,

    “村长在家吗,”馨玉在门外喊着,

    “你是哪个,”他老婆边问边出來开门,

    “阿娘,我是馨玉”她报上名,

    “么么么,原來是馨指导啊,”她连忙招呼着,

    “馨指导快快进來坐,老村头和轩儿一大早出城克了到现在都还不有回來”她一边引着她到火塘边,

    刚坐下,

    “老天,馨指导你这个手咋个血糊沥啦呢,”她看见馨玉的疼手大叫着,

    “阿娘,不怕得疼麻木了不疼了,等一下我回青伯家换下药就好了”她根本沒时间去想手疼不疼,

    “么真呢是可怜伤了,听说村里來了一场打狗队,见狗就打跟土匪一样”她一边给馨玉递了一杯茶,

    茶水才喝下去,她的肚子饿得直咕噜咕噜直叫,她不好意思赶紧喝水,

    “馨指导,先吃一块火烧粑粑”她听见她肚子饿的声音,给她递了一块刚烧软的糯米粑粑,

    她放下茶杯接过粑粑:“阿娘,那我就不客气啦”,

    “馨指导我就是喜欢你这直來直去的姑娘,如果我再有一个儿子一定要把你说來当儿媳妇”她边说边端着一小碗白糖给好醮吃,

    “谢谢阿娘,”她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家儿媳妇來了吗,”老村头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进來沒看见馨玉,

    “喜秀”紫轩听见他爹说儿媳妇高兴呢跟在后面提着东西跑进來,

    “村长,你们可回來了”馨玉听到他回來赶紧出來,

    “小馨同志,”老村头一下子吓着了,

    “喜秀呢,”紫轩跑到火塘又到堂屋又到厨房看看都不见人影,

    “不要找了喜秀不有來”他妈妈笑笑地将他们买回來的东西提进堂屋,

    “村长,村里最近來的人越來越复杂,今天我还看到一伙假扮打狗队的人來”他们坐到火塘边聊着,

    “是了,我才回到村里就听人说起了,最近到底是咋个这种多呢怪事”老村头端着茶缸吹着水,

    “我的老天,你的这个手咋个整成这样呢,”老村头抬起头才发现馨玉的手,

    “村长,我的手沒事,我想和您说下今天喜伯给我交待的后事”她顾不了那么多,只想把她的來意说完就回去,

    “后事,”老村头吓得瞪圆了眼睛,放下茶缸看着她,

    “是啊,他觉得自己怕是等不到喜秀出嫁那一天,所以就把后事交待于我,我一回到村里就想把这个事情告诉您,如果对紫轩和喜秀之间沒什么尽快把亲事订了,让喜伯安心点,我看他是越來越弱了”她开门见山地说,

    “我们家都同意这门亲事,所以今天出克买了一些提亲要用的东西,日子也不选了择日不如撞日”老村头很开明,

    其实不是他开明,而是他以前千找人万找人帮算日子去晚霞家提亲,结果亲沒提成丢了面子不说还死了人,

    “村长,择日不如撞日天天都是好日子”她赶紧说着,

    “大家都饿了,先去吃饭再款”老村头的老婆叫道,

    看來大家都饿了,包括在家的老村头的老婆也等饿了,肚子一饿大家吃什么都觉得有味道,

    吃完饭,老村头叫紫轩送馨玉回青伯家换药,

    “村长,不用了,你们今天也累了一天,好好休息下,明天还要去喜伯家提亲”她婉言谢绝着,

    “馨指导员沒事的,沒有你哪有我和喜秀,我不累我送你回去”紫轩拿起手电筒,

    回到青伯家,馨玉的父母看着女儿一天比一天严重的手,一边帮她换药一边心疼得掉泪,

    药刚换好,馨玉和老青的哥嫂送紫轩刚到门栏,

    突然,

    一条黑狗猛地跳过门栏……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