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27章 提亲头晚
    ,

    黑狗跳进來咬住了馨玉的裤脚,

    老青的哥哥刚抽出一根门栏准备向那条黑狗砸去,

    紫轩被突然窜进來的黑狗吓到了,连忙用手电筒一射:“喜四,”,

    “老青哥住手”馨玉边喊边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根门栏,

    “乓当”一声,门栏重重地摔在馨玉的右侧方,

    老青的哥嫂吓得直发抖,如果那根门栏砸到馨玉的头那还了得,

    “馨指导员你沒事吧”说真的馨玉也被吓得立在那里不动,三个人围上來着急地问,

    那根粗大的门栏只差头发丝那么一丁点的距离就砸到她的右脚,真是够吓人的,但喜四仍然一个劲地咬拽着她的裤脚,

    “噢,沒事,好危险”她立刻反应过來拍了拍胸口,

    “青哥青嫂麻烦你们帮忙照顾下我爸妈,告诉他们我回村公所去了叫他们别担心”馨玉说完拉起紫轩叫上喜四跨出门栏,

    “好的,馨玉妹妹你要注意安全,紫轩有空过來坐啊”他们在黑夜里目送着他们的脚步声,

    “紫轩,喜秀家可能出事了,我想起我从她家出來时,喜四围着我闻了又闻,可能是闻着我的气色找來向我们求救的”馨玉一边下坡一边说,

    刚到公路,

    一辆急速行驶在公路上的面包车像风一样擦过他们的身边,

    “这是谁开的车啊,真是不要命了,”紫轩感到很危险,

    突然,喜四看到那辆车追了上去,任凭他们怎么喊它都不回來,

    “大春城,快开着你家的拖拉机向老青家这个方向來,叫你爹告诉村长我们和喜四顺着公路去追一辆面包车去了,让他快去喜秀家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馨玉突然想到他,

    “好好好我马上就來”大春城梦头撒耳地接起电话,

    “走”她和紫轩向那辆车追了上去,

    “老香哥,麻烦你叫几个人开着拖拉机來路上截住一辆面包车,喜四追去了,我们一会儿赶到”馨玉突然停下來给老香家打去电话,

    他们听到身后有拖拉机赶來的声音停了下來,

    跳上大春城的拖拉机加足马力地追了上去,

    此刻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小拖拉机跑长途的滋味,

    追着追着,突然听到前面不远处传來喜四的惨叫声和车辆侧方的声音,

    他们拼命地追赶着,

    只见那辆车翻下了路边,还好沒滚进河里,

    他们上前一看,只见喜四血淋淋地夹在车窗上,前半身在驾驶室里,后腿和尾巴在车窗外,估计是喜四从车窗跳进去咬驾驶员,活活被无数刀扎在头部和胸部致死,

    看到可怜的喜四,馨玉落泪了,多么忠诚的喜四啊,

    “喜秀,”紫轩发现后排上昏迷的她,

    “喜秀出什么事了,车上的其他人呢,”馨玉连忙问,

    紫轩将喜秀从车里抱出來向大春城的拖拉机走去,

    “大春城,我们把喜四带回去吧”馨玉喊道,

    “好的”大春城忙去车上摸到一块车垫将喜四放在上面扛起,

    “大春城快走,汽油泄漏了”她闻到一股浓浓的汽油味,

    “噢”大春城扛起死去的喜四跟在馨玉的后面,

    突然大春城踏到一个石头,石头上有什么被他一脚踩炸,

    “快跑车要爆炸了”她好像闻到是火机气体的味道叫了出來,

    大春城一听急了,马上把扛在肩上的喜四随手往后扔了,拼命的跑超过她,

    才跑出去沒多远,馨玉连忙将他按扑在地,

    “你按我赶嘛,”大春城觉得她的动作太怪异不解地问,

    “你一大根的跑什么跑,万一被炸起的碎片飞到怎么办,”她不明白他连这么一点常识都沒有,

    “你怕是枪战片看多了”他不好意思地傻笑着,

    “馨玉,大春城你们沒事吧”紫轩看到起火了,从拖拉机上跳下跑过秋,

    “紫轩,我们不有事,我和馨指导员在实战演习”大春城一脸憨笑地说,

    突然,他们的拖拉机被什么人开走了,

    “糟糕,喜秀还在拖拉机上”紫轩说完追了过去,

    但人追烧油的机械怎么可能追得上,

    当老香哥带着几个村民赶到公路口时沒有看到任何车,然后往村公所方向赶,但中途被一张拖拉机正正地停放在路中心挡住了他们的拖拉机,一看是大春城家的,

    他们看看车上沒人只好沿着村公所方向跑來,

    “老香哥你们看见大春城家的拖拉机了吗,”紫轩跑得气都快脱了,

    “看见了,就停在前面不远的路中间拦住了我们的拖拉机,我们只好跑步过來”老香哥气喘息息的说,

    “那喜秀呢,”他追问着,

    “只见着拖拉机,车上什么也沒有,更沒见到喜秀,”老香哥和村民们感到很奇怪,

    “怎么样截住了沒有,”馨玉赶到第一句话就问,

    “就截住了大春城家的拖拉机”,

    “那就好”她终于换了口气,

    “好什么,喜秀都不见了”紫轩疯了似的叫着,

    “什么喜秀不是在拖拉机上吗,怎么会不见了,走,我们往县城方向追”馨玉叫上大家,

    两辆拖拉机奔跑在前往县城的公路上,

    突然,有一个村民提到大改召家兄弟,

    “她兄弟怎么了,”馨玉抓紧问,

    “听说刚学出小车执照买了一个小面包车,今天开着神气呢跑來他姐家显摆呢”那个村民说,

    “面包车,是不是银白色的一张,”紫轩问,

    “好像就是白气白气呢一张”那个村民抓着头回想着,

    “紫轩,看來我们要分头行动,你和老香哥去县医院打听一下,我和大春城他们去大改召家看看,如果那辆面包车是她兄弟的,他可能跑去他姐家叫人去了”馨玉分析安排着,

    “好”紫轩和老香哥带着几个村民往县城方向追去,

    馨玉和大春城带着几个村民调头往大改召家方向赶去,

    才到岔路口就看见村公所方向有火把在晃动,

    “大春城你带几个村民赶过去看看,我和其他村民到大改召家看看,如果有什么情况电话联系”馨玉又和大春城分头行动,

    “馨指导员,大改召家黑洞洞呢不像有人在”有个村民老远就指着大改召家,

    “沒关系,我们进去看看再说”说完后他们加快步伐,

    才到大改召家前门,她借着村民的头灯看到路上滴着的血迹,

    他们顺着血迹找到大改召家的厢房门口,

    可是门沒关里面也沒人,四处看看也沒人,

    “馨指导员你那边什么情况,”大春城打來电话,

    “发现血迹但他家里沒人,你那边呢,”

    “我这边什么也沒有,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只能等紫轩他们那边的消息”她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突然,有人点着火把回來了,

    “那人是谁,”馨玉问他们,

    “噢,这个么就是大改召他爹”

    “噢,我们出去吧”她说完走在前,

    “老人家,您好”她和他打着招呼,

    “么么么,你是哪个跟我黑呢,”他被吓了一跳叫了起來,

    “老人家,你不要怕,我是村公所的”她以为说村公所他会感到安全和信任,

    沒想到老人家二话沒说直接把他们轰了出去,

    “我姑娘家呢猪就是被村公所呢骗去吃了,现在还想來骗什么,滚出克”老人家边骂边关上厢房门,

    看这情形如果有狗的话绝对要放狗咬了,

    “老人家,我们村公所沒有骗你姑娘家的猪,我是听说你儿子被狗咬伤了特意过來看看,叫他去县里打下狂犬针,不然后果很严重,我们走了”她只好走近厢房门口全靠蒙,

    馨玉他们才走出几步远就听见老人家喊:“你给是馨指导员,”

    “老人家,我就是馨指导员,你相信我了,”她连忙转身跑到厢房门口,

    “嗯,我儿子已经送县医院了”老人家说完关上了厢房门,

    “紫轩,我们來到大改召家听说他兄弟已经送往县医院了”馨玉走出大改召家给他打去电话,

    “我们在县医院找了一圈就是不见他兄弟和喜秀,林主任公休了,现在怎么办,”他很焦急,

    “不知喜伯家那边如何,要不你们在附近再打听打听,村里有我们你放心吧,”,

    “闺女,你在哪里,”馨玉老爸给她打來电话,

    “爸,我在村公所啊,怎么了,”她觉得老爸突然给她打电话很意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让她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來,

    “刚才香伯才从村公所过來沒见你,他现在青伯家说有要紧事找你”她老爸也担心女儿出什么事了,

    “爸爸,我沒事我马上赶过去”她不想再解释什么,再解释就是欺骗,

    她遇到了大春城后,让其他村民各自回家了,让住在大改召家附近的村民留意她家的情况,发现什么情况去老香家打电话给她,

    大春城将她送到青伯家坡脚下就不见了,

    “爸,香伯”她回了青伯家一进门就喊声道,

    “馨玉姑娘,你们才走一会儿,喜秀就被人撸走了”老香伯难过地说,

    “什么,喜秀是被什么人撸走的,刚才我们在一辆面包车上看见她昏迷着,紫轩将她抱到大春城的拖拉机上,面包车起火紫轩赶过來,结果拖拉机被什么人开走了,喜秀也不见了”她如实地讲着,

    “不知道什么人,”

    “那你们怎么知道她是被人撸走的,”她追问着,

    “是这样的,我们在火塘边聊天,喜秀听到有人学布谷鸟的叫声,她说是紫轩哥哥,就跑了出來,结果一直等我们都快休息了她还沒回去,我起身说出去看看,结果发现喜秀要送给紫轩的香包掉在地上……”

    “那到底是什么人假扮成紫轩的,”

    “不知道,我连忙跑回去抬起老火杆追出好远,都沒有找到她,我只好赶紧下山把情况告诉你,想办法找到喜秀,她爹是气得都晕了过去,但他硬要叫我出來报信,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香伯,我已经告诉村长他们赶去喜伯家了,现在我们就是要尽快找到喜秀”,

    “诺,这是喜秀的香包”老香伯从包里拿出一个香包來,

    她接过香包看到香伯身边爬着白色的大狗突然喊“喜四”,

    那狗机灵地站了起來,她将香包拿到它鼻子前面让它闻了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