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28章 宝藏惹的祸
    ,

    喜四闻闻香包后灵敏的跳出门栏,

    馨玉和老青哥追了出去,

    只见那条狗一直往村公所的方向跑,

    他们一直紧跟其后,

    “那不是大春城家的方向吗,”老青哥突然说,

    “对啊,喜四怎么往他家跑啊,”她也感到奇怪,

    他们一直跟着喜四來到大春城家,

    喜四跳上大春城家的拖拉机狂叫着,

    “噢,我明白了,刚才这辆拖拉机喜秀在上面躺过”她突然反应过來,

    “大黑晚晚呢咋个有了,”大春城的妈妈听见狗叫披着衣服走出來,

    “阿娘,我是馨指导员,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她赶紧解释着,

    “么么么,哪个家呢大狗怪好看呢,你们进來坐嘛”她被喜四吓了一跳,她突然改变语气,

    “不用了,阿娘,阿叔呢,”她突然想起,

    “噢,克老村头家串门去了,么是我叫大春城送你们回克”她热情地说,

    “不用了,我们一下就回去到了,阿娘你早点休息”,

    “喜四下來”馨玉朝拖拉机上喊了一声,

    喜四跳了下來,

    刚到大春城家门口喜四朝地上白色的东西嗅了过去,

    结果喜四突然倒地了,

    “喜四,你怎么啦,”她看到喜四突然倒地了吓得直唤喜四,

    “怕是打狗队留下的什么毒药吧”老青哥蹲下看了看,

    “喜四还有心跳应该沒死”她摸了摸喜四的胸口,

    她突然想到:刚才喜秀也是昏迷着的,难道喜秀就是被这块白色的毛巾捂昏的,那么这块毛巾怎么会掉在大春城家门口,

    “老青哥,我先假装和喜四一样晕倒在地,你要装作一副紧张的样子赶紧去大春城家找人來救我”她说完故意躺倒在地,

    “馨指导员我不会说谎咋办,”老青哥着急地站在一旁说,

    “老青哥,这不是说谎,你看喜四不是中毒倒地了吗,”她尽力解释着,

    “么我克试试看”他老老实实地小跑去大春城家,

    “阿……娘……我们……馨……指导……员着狗……咬……伤了,砸倒在……你们家……门口”他结巴地说着,

    “么么你今天咋个结成这样,你们自己带着來的狗还会咬伤你们真是活见鬼了,”她听得肠子阁拉都痒完了,

    “嗯”他不知要咋个说,

    “么么么这哪点是狗咬着,连狗都死了么,这个到底是咋个有呢,”她走近一看吓得倒退了,

    “來人呐,出人命了快來救人呐”她一下子狂叫起來,

    “么么么,怕得赶紧送医院”一下子來了许多村民,

    “么我家才乖头不在家拖拉机我会不会开啊,”她着急地呢叫喊着,

    叫了半天村民來了许多,就连老村头家媳妇也來到了,

    “你老乖不在么你在大春城在着呐,馨指导还有心跳应该还有救”老村头的媳妇跑过來抱起馨玉听听,

    “好好好,我克叫大春城”她赶紧往家里跑,

    她进去一会又跑出來:“这个鬼儿子也不昌盛,拖拉机开回來哪哈跑出克玩掉呢也认不得”,

    “么你不会打他手机吗,”大家急得说,

    “我记不得号码”她急是急就是想不出办法來,

    后來大春城听到馨指导员昏倒在自家门口跑了回來,

    “馨指导员她咋个了,”大春城赶紧跑过來问,

    “你问问老青他哥”大春城的母亲指导老青哥说,

    “老青哥到底出什么事了,”大春城着急地抓紧老青哥的手臂问,

    “喜四在地上发现这块白毛巾闻了闻就昏倒在地,馨玉妹妹也是闻了一下就砸倒了,我也认不得是咋个整着呢,”他拿着用塑料袋子提着的白毛巾说,

    “么么么,原來是这种嘎,吓死我了我以为吃着什么毒药,不有事了也不用送院,大家都各自回家吧”大春城接过那块白毛巾看看后宣布,

    村民将馨玉和喜四抬进了大春城家客厅的沙发上各回各家了,

    “你这个背昌盛的,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咋个回事,人都砸倒了搞么不送医院,如果馨指导员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要咋个向她家人交待,我们家还要咋个过”大春城他娘着急地拉过他质问,

    “娘,说给你不消送医院么就不消送了嘛,等时间到她会自然醒过來呢,又不会出什么人命,你要认得那么多搞什么,”他有意隐瞒着什么,

    “你拖拉机开回來你跑克哪里了,听说大改召家兄弟出事已经送医院了,你们在家里吃好晚饭才出去的人,他搞么出呢事,他爹可可怜怜呢來到我家借钱,你把你爹使去老村头家去了,馨指导员也出事了,”她真的害怕大春城闹出什么事來,

    “你小声点不行吗,大改召家兄弟直接送市医去了”他小说地说,

    “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啊,你今天一回來就高兴得要命,我就告诫你老瓦喜欢蛋打破你不相信,现在我看你咋个收拾”她指着他的头,

    “大春城,你给我过來”馨玉听完他们的对话后从沙发上翻爬起來,大声命令道,

    她的声音大得把老青哥都吓得从火塘边跑进屋里,

    “馨指导员,你终于醒了,”他赶紧跑过去,

    “你是不是希望我永远不要醒來,我问你喜秀被你弄到哪里去了,如果你今天不把所有事情说清楚,我马上报警,让你坐大牢”她指着他严厉地说,

    他娘一听急了,

    “馨指导员,我家大春城还小不懂事,你千万不要报警,他会改的,你再给他一次机会,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去坐大牢我们还咋个活,我求求你大人有大量放过他这回吧,他最近最听你的话了,什么坏事都沒干过了,”他娘跪下边哭边向她求情,

    “阿娘,您别哭站起來好好说,大春城已经不小了他已经是成年人,他是要为自己行为负责的时候,你们不能一再的袒护他,这样他永远都长不大,永远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馨玉扶起她狠狠地看着他,

    “你这个背昌盛的死鬼儿子,现在老天爷都救不了你了,只有馨指导员才救得了你,你还不赶紧把你知道和做错的都交待给馨指导员,等你爹回來不砸断你狗腿才见鬼”她拉了拉他,

    “馨指导员,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隐瞒你什么了,今天跟你们从喜秀家回來,我很兴奋,刚好大改召家兄弟來找我玩,我们以前是中学同学,我们好几年沒见了,前几天我去小城遇到他,得知他在外打工赚了点钱学了小车执照买了张小面包车,今天过來看他姐家么他姐家不有人么他就过來我家找我玩”他看看了她,

    “你别看我,你继续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说清楚”她瞪了他一眼,

    “我们一高兴就喝了点酒,喝着喝着我们就款起宝藏”他又看了看她,

    “你们一喝酒就想谋财害命了吗,”她恶狠狠地看着他,

    “不有,坚决不有,我知道紫轩和喜秀的接头暗号是学布谷鸟叫,我们只想把喜秀弄來让喜伯拿宝藏來交换,并沒有想害她的意思”他扣着手头也不敢抬地说着,

    “喜秀她人呢,”馨玉他们问,

    “藏在我家厢房里”他指了指厢房,

    “喜秀,”馨玉从堂屋跑出去冲到厢房推开门见到她刚醒來,

    “馨指导员”喜秀见到她激动地哭了,

    “喜秀别哭沒事了,还好你在这里,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要去哪里寻你”她抱紧她诉说着,

    “紫轩哥呢,”她心里一直想着他,

    “他明天就要去你家提亲了,你就安心里地等他回來吧,”她把这个喜讯提前告诉了她,

    “喜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大春城认错着,

    “沒事的,我不是好好的嘛,如果落在坏人手里那真是太可怕了,我相信你不会害我的,其实当时你的布谷声一点都学不像,但我相信你一定是紫轩哥派去的,沒想到我会來到这里”喜秀并不生大春城的气,

    “馨指导员,你看喜秀也沒事了,你能不能原谅我家大春城,”她几近哀求道,

    “阿娘,今天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但我先声明以后不能再出现这样的事,你们也不能以为他还小,这样只会让他一错再错”她心里知道事情的起因还是原谅了他,

    “是是是,我们以后一定好好教育他”她点着头,

    “谢谢馨指导员”大春城看着她,

    “大春城,今天宝藏一事我想和你澄清一下,你问我和喜伯款了半天款了些什么,我故意逗你玩随口说了在款宝藏,沒想到你居然当真了,你知喜伯藏了几十的宝藏是什么吗,”她笑笑地看他,

    “什么原來宝藏是假的你是逗我玩的,那喜伯藏了几十的宝藏是什么,”他很想知道答案,

    “你真的猜不到什么是喜伯的宝藏,”她再一次问,

    “嗯”他点点头,

    “喜秀就是喜伯藏了几十年的宝藏,他打算把这宝藏送给村长家难道不对吗,”她拉着喜秀看着他,

    “老天啊,我咋个这样傻啊,难怪老香哥说我人家的宝藏我不有命要,看來人家都听懂了我还沒听明白”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以后别惦记别人家的宝藏了,只要你听我给你的安排,你的宝藏无法想象”她拍了他的肩,

    “紫轩,沒事了,喜秀已经找到了,人就在你家里,赶快回來吧,”馨玉给他打去电话,

    “好的,我们马上赶回來”他高兴地说,

    “大春城,你还是连夜赶去看看大改召家兄弟吧,有什么给我们打电话,人家毕竟因你而受伤,这是高汉林医生的电话,去到有什么可以和他联系”她给他记了一个号码递给他,

    “谢谢,馨指导员,我刚才就是想去看他的,但听说你昏倒了我才赶过來,现在沒事了我先去了”他拿起包准备出门,

    “娘,您放心吧,您的儿子大春城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们担心了,我一定好好听你们和馨指导员的话”大春城一脚跨出家门,

    “大春城,我的好儿子,这个你拿着一定要把大改召家兄弟治好,不然我们欠人家的一辈子也还不清”她进屋取來个纸包递给他,

    “喜四”白色的那条大狗醒來來了喜秀看见它欢欢地跑过來自己的脚旁边听话地爬下,

    大春城连夜出发了,馨玉和老青哥将喜秀送到老村头家,

    临走前她实在忍不住将黑色喜四的死讯告诉了她,

    “喜秀,黑色的那条喜四它为了救你已经牺牲了”馨玉看着她那样爱喜四不得不把实情告诉她,

    “什么我的喜四……”她晕了过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