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30章 误会且休
    ,

    我连忙蹲下拉住他的小手用孩子般的语气问:“小清果,你要得吃谁的喜糖了,”,

    我才问完用巴望的眼睛看着他,多么希望他欢快地指着我们说“就是你和馨玉阿姨的喜糖啊,”,

    那一秒钟我等待得很心跳,

    结果却让我很是失望,

    “呵呵呵,诺,就是我们馨玉阿姨的喜糖”小清果指指她然后拉起她的手就往家里跑,

    看着他们开心的背影,

    我半天沒有力气站起來,心里一下子被冰块砸中一样:天哪,我才回去几天,她就要和别人结婚吃喜糖了,

    “严先生,快进來吧”青伯看见我并喊着,

    “严老板,我家青儿还好吧,”青伯母看见我赶紧迎上來问,

    “您们放心吧,小青很好,我來出差过來看看您们”我边起身边回答,

    “严先生,你來了,洗洗手先吃饭吧,”馨玉的父母也招呼着我,

    “伯父伯母,我刚到一会,您们还好吧,”我关心地问,

    “我们很好,只是一天给老青大哥家添麻烦”她父母很谦虚,

    “我们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一点也不麻烦”小青的父母摆着手,

    我们正准备吃午饭,

    突然,

    青伯家來了一位年轻的男子,

    一看就是彬彬有礼的文化人,这人是谁,

    一进门就热情地和大家打着招呼,看样子是熟得不能再熟的熟人,

    他來找馨玉,

    “是你,”她看见他很吃惊的样子,

    “馨玉,我找你谈点事”他很急的样子,她跟着他出去,

    他们出去谈了好一会儿,

    回來的时候只见她拉着一个小女孩的手,那个男的不见了,

    这小女孩不是上次我见到的那个宝宝吗,

    “玉儿,出什么事了,宝宝怎么你会突然带着,”馨玉的父母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爸妈,一下子说不清,宝宝三岁了应该上学的时候了,我想您们带回去先让她去上幼儿园,等我回去以后再说”看她很焦虑的样子,

    “好好好,你安心工作,宝宝我们会安排”她父母抱过宝宝,

    “谢谢爸妈”她看上去心累了,

    “外公外婆,宝宝好想您们,您们是否也想宝宝了,”宝宝懂事地问,

    “宝宝乖,我们特别想你呢,青大哥您孙子多大了,”馨玉的母亲抱着宝宝问,

    “噢,清果二岁零八个月了”

    “宝宝來和清果弟弟玩”她放下宝宝,

    小孩子的交流就是快,一会儿,宝宝拉着小清果像两姐弟一样玩过家家來,

    我看到这一切心里好不是滋味,

    我本來已经做了最大的打算來找她,结果又是这样的结局,难道我真的來错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吃完那顿饭的,

    我不知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一看到她带着宝宝很开心很满意的样子,我心如刀割一样,不是因为她们的母女情深,而是为什么他选择的都是别人而不是我,

    难道她真的就要和刚才的那位男子结婚了吗,

    怪不得刚才老村头会说不合适,

    吃完饭,她送走了父母和宝宝后直接去了村公所,

    我真的不知要去哪,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跟她去了村公所,

    “严先生,你不要这样转來转去的好不好,要么你就坐着喝茶,要么你就去找本书看”她被我走來串去影响到她加班了,

    “噢,都是农民老大哥的致富书我都翻遍了哪里还有什么书可看啊,”我胡乱的翻过一遍问她,

    “呵呵呵,严先生对不起,我忘了您不是农民老大哥,您是农民老大哥的朋友,您去我住的那间接待室的书桌上去找一本吧”她被我的话弄得笑了起來,

    “这还差不多”我乐呵呵地跑了过去,

    门锁着差点把激动的我给弹回來,

    “漂亮村官啊,你连门都沒给我开打算让俺破门而入,”我故意说,

    “啊呀,真是不好意思啊,一忙就忘了,拿着这是钥匙”她急忙从包里摸出一串钥匙,拿着其中一把递给我,

    我打开了她的房间,闻着那迷人的香气,仿佛进入了一个神秘的秘室,

    我不知道要从哪开始揭开秘室的面纱,

    随意翻别人的东西真的不太好,所以我走近书桌抽出一本书看了起來,

    可能我太困了,一不小心把书弄掉到书桌背后,

    我只好把书桌上面的书整齐的拿下來,再把书桌挪开,

    当我将那张陈旧的书桌挪开后,

    捡起地上的书,抬头的瞬间用余光发现书桌后面夹缝中有一封信,

    当时我就想:为什么这封信会在书桌后,难道是故意藏在这里的,

    信封沒有封住,里面掉出一张折叠成心形的信纸,

    才看到信的开头“亲爱的……”

    原來这是一封未寄出去的情书,这是谁写的,

    看看信封上也沒有名字,信上署名晚霞,晚霞是人还是景,

    落款日期2月14日这不是情人节吗,

    这到底是写给谁的,看字笔就是女孩的字,通遍都是写信人对他的思念、牵挂和不舍,字字句句如此真切,如此期待,

    难道是馨玉写的,是不是她最后沒找到这封信,所以沒寄出去,

    原來在她心里总是有着这样一个挥之不去的人,那人又是谁,是他的老公,还是恋人,

    我将此信夹在自己翻看的那本书里,合上书放回了原位,

    从看到那封信以后,我真的无心再去看什么,

    我连她内心最深处的世界都看到了,还有什么可看的,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我拉起行李关上门将钥匙挂在门上悄然离去,

    这是我第二次不声不响的离开,也许我真的失望了,

    当我坐上回小城的班车时给她发去了短信,告诉他因有事不忍打扰悄悄离去,望保重,

    我沒有离开小城,在小城玩了三天,每天晚上我都会去凝香阁坐一坐,

    最后那天晚上,我在凝香阁遇到了紫海青阿姨和馨玉的姐妹们,她们要相约一起來给紫轩和喜秀新婚祝福,

    大家开心地谈论着如何筹办那个喜庆的婚礼,

    我也被她们热情卷进了这场即将举行的婚礼中,

    我们提前二天來到了紫玲家,

    才到老村头家门口,两棵绿油油的松树和院子里长出的一些树來印入眼帘,

    “哇,好特别好新鲜啊,”我第一次看到这传说中的青棚感叹不以,

    青棚是用山里砍來的带着树叶的新鲜树搭成的,青棚一般以院子大小來设计,顶上也是用新鲜的树枝覆盖着,上面披红挂彩的很喜气,

    客人在青棚下都能闻到树木散发出來的清香味,在这样充满着自然香气和凉快的青棚下用餐真是舒服极了,

    “严先生,你喜欢这青棚就在我们这里找个媳妇吧”馨玉的姐妹们看到我的惊喜笑着说,

    “好啊,问題我看得上人家,人家可否看得上我啊,”我故意问,

    “那就要看你的诚意如何罗,”馨玉从我们身后冒出一句话,

    她的出现真是让我又惊又喜又失望,

    我们就在这样的玩笑中走进了充满喜气的紫家大门,

    紫家真是热闹,村里來了好多相帮的村民,我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只是來凑个热闹而已,

    紫玲和紫海青一见面就相拥着,聊个沒完沒了,

    我看见馨玉像当年在孤家岛花车队前忙碌的她,一下子又心疼又生气,心疼的是她手还沒完全好就热心地來帮忙,生气的是她总是一副不在意我的样子,

    唯一不同的是今天不是她结婚而是朋友结婚,

    “老香,小高医生呢,”她急忙问,

    “噢,他正在上面休息呢,有什么事,”

    “噢,我爸妈和小宝已经到县城车站了,想叫小高医生帮忙去接一下”,

    小高医跟着馨玉出去了,

    我不知道她是否看到书里夹着的那封信,也许看到了沒在意,也许她根本沒时间翻看,

    我在门外堵住了她,

    “晚霞,你等等”我想试探她,

    她一听到晚霞一下子紧张地向四周扫视,然后用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我,最后她竟然用右手掌蒙住我的嘴用力将我往墙边上推,

    她到底想干嘛,她的举动太吓人了,我突然紧张地看着她,

    她看看四周沒人,松开了我嘴上的手,我以为她要给我一个热烈的吻,让我好激动,我正在心跳加速地期待着她的吻,

    “喂,你是不是鬼上身了,”我还沒反应过來她想干嘛,只听见她向我扔出这样一句话,让我抖落了一地的失望,

    “我怎么就鬼上身了,”我拉了拉被她推歪的衣领,

    “你知道晚霞是谁吗,”她有点生气了,

    “我以为晚霞就是你”我小声地看着她说,

    “从这一刻起你不能再提晚霞两个字,小心鬼上身啊,”她说完准备走进紫家大门,

    “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一把将她拉了回來,

    “她是紫轩死去的前女友”她几乎是用口型说的,我听明白了以后张大着惊讶的嘴巴半天沒合拢,

    天哪,原來那封情书不是我心爱的馨玉写的,你看我又把她给冤枉了,还好我遇到海青阿姨一起來了,不然我又得后悔了,这回我要好好表现,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误会了,

    “馨玉,你别生气,我再也不提了好吗,”我赶紧跟在她后面说好话,

    她做什么我跟着做什么,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