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31章 喜伯嫁女
    ,

    青棚搭好了,远方的亲朋好友陆续到齐了,新房也设计得特别漂亮,婚礼如期举行,

    馨玉的姐妹们忙得团团转转,我呢就是围着馨玉转,馨玉围着喜事转,

    馨玉抱着宝宝,我抱着清果,一对聪明可爱的童男童女來到新房,

    那一分钟我感觉太幸福了,仿佛我和她是一对恩爱的夫妻,抱着一双儿女,幸福的四口之家,

    宝宝和清果在长辈们的引导下,开开心心地在从新床头滚到床尾,俗称压床,

    小清果压好床接过馨玉奖给他的一包喜糖和一个红包准备跳下床,我借机抱过他,赶紧给他怀里塞了一把糖果讨好他,

    “小清果,告诉叔叔,馨玉阿姨的喜糖什么时候得吃,”我贴着他的小耳朵问,

    “诺,现在就得吃了,”小清果拿出馨玉刚才递给他的那包喜糖和红包,

    “啊,小清果,这是紫轩叔叔和喜秀阿姨的喜糖怎么是馨玉阿姨的喜糖,”我一下子被这小家伙弄糊涂了,

    “呵呵呵,那天我爸爸和妈妈说叫我來滚喜床,如果我乖的话,馨玉阿姨就会给我吃喜糖,看來他们真的沒骗我”小清果一边剥着喜糖一边说,

    我终于明白原來是这么一回事,我高兴地给他穿上鞋子让他和宝宝一起去玩了,

    小清果之前的话让我误会得难受,现在小清果的话又让我高兴得不得了,

    新房弄好后,所有的人都出來了,门上拉了一根红线,新娘子沒有进來之前不能随意进出,

    一切准备好了,我们也该出发前往喜伯家接新娘子,

    我兴奋地紧跟着馨玉加入到娶亲的队伍里,

    快出门了,我们一个比一个精神,感觉就像自己结婚一般开心,

    我们拿着娶亲的东西,坐上了馨玉临时用亲朋好友的车组建的花车队,这在村里是有史以來最气派的花车队,

    老村头专门把村里吹号吹得最好的中老年乐队请了來,一路上吹吹打打的好不热闹,

    虽然我听不懂他们在吹什么,但一听这些欢快的曲子就知道是办喜事娶媳妇的喜乐,

    吹乐器的人们吹得很兴奋也很卖力,个个都吹得腮帮子鼓鼓的,路虽然很颠簸但一点也不影响他们的演奏,

    吹累了他们放下乐器不是喝水而是喝自烤酒,真是厉害,

    车队还沒到水库边拐弯上了别一条路,这条路算好走的了,之前老村头专门组织村民投功投劳修整过,

    “哇,为了娶新娘子都专门开了一条新路真是太牛了”我看到已经不是以前那条只能到水库边就要步行的路惊叫着,

    “严先生,我看您今天比紫轩还兴奋,兴奋个啥呢,”馨玉的姐妹们笑道,

    我看到馨玉也笑了迎合着说:“以后我严义娶媳妇也希望你们姐妹们一起來帮忙”,

    “哇,那要看你娶谁了,”姐妹们看着我,

    “哈哈哈,娶谁到时你们就知道了”我看着她故意说给她听,

    我们一路上听着喜乐,观风赏景,有说有笑,

    有时路不好走我们男士还得下车來推车给女士们坐,我们几个男的会故意将车推得有些來回晃动,吓得车上的美女们尖叫,听到她们被吓到我们也乐得哈哈大笑,

    大家都希望尽快顺利地接起新娘子赶回去交差,带着喜悦的心情我们來到了新娘子家,

    喜伯家也搭着青棚,只是这里的青棚比紫轩家的更加漂亮独具特色,这个青棚汇集了纯天然的花草装点而成,弥漫着自然的芳香,真是又香又美又醉人,伴随着一种甜蜜的幸福味道扑面而來,就连彩蝶和蜜蜂都前來祝贺他们新婚大喜,

    大家都被眼前独特的青棚所吸引,

    紫轩更是激动得车都沒停稳就想往下跳,

    我们从他的举动中看到他心里最幸福的源泉,真正感受到什么叫讨媳妇,

    我真的好羡慕他能娶到自己心爱的女人,真心祝福他们永远幸福,

    我呢,娶谁都还是个未知数,看着蓝天白云,我仰空祈祷我能与心爱的她走到一起共白头,

    喜四也高兴地摇摆着尾巴欢迎着我们,

    老香的父母和哥嫂,还有村里的年轻小伙和姑娘们在青棚前挡住了我们迎亲的队伍,

    他们出着各种題想难住我们,还好我们这边有馨玉,什么问題都难不倒我们,

    最后轮到新郎划拳过岗,输了罚酒三杯,

    我看那简直不是杯而是大碗,

    天哪紫轩是不是兴奋过头了咋就一拳定输赢呢,

    结果三碗酒落在我们迎亲队这边,还好我们一人一口还消化得了,

    他们还是不放我们进去,

    突然,

    “你们看新娘子出來了”馨玉故意朝他们后面指着叫了起來,

    他们听到后朝馨玉指的方向看去,

    就在他们一转头的一瞬间,馨玉又叫了一声“冲”,

    我们迎亲队伍冲了进去,

    就这样我们顺利进了新娘家的大门,

    将我带來的礼物摆放在正堂屋里,

    当我们准备往喜秀的闺房里冲的时候,他们又把我们挡在了门外,

    他们领队的笑着说:“还是漂亮村官厉害”,

    “这位大哥,真是不厉害了,你看我们一路赶來真是不容易,村长还在家里等着我们赶紧回去交差呢,可否行个方便让俺们进去,”馨玉向他求着情,

    “我也想让你们进去,但也不能这样轻而易举就让你们进去啊”他很为难似地说,

    “那好把,那要怎样才能让我们进去呢,”馨玉也不想为难他,

    “投彩怎么样,”他想了想了,

    “投彩,怎么个投法,”我们大家不知道怎么个玩法,

    “诺,那个青棚四周不是有花环吗,我们就将喜糖投过花环,您那边16人我这边也是16人,我们一人拿16颗糖,您投进去一个我们就撤一个人,直到16颗糖投完为止”他神气地指着那些拳头大的小花环,

    “沒问題,那如果你沒投进去怎么办,”馨玉反问道,

    “我投不进去罚我们这边喝酒,我投进了罚你们那边喝酒,公平不,”

    “这位大哥很公平”馨玉装出一副投不进的样子,

    “要不我让您二颗糖”他看看馨玉的左手不方便,

    “大哥,既然要公平就不用让我,你先來还是我先來,”馨玉不想因为自己手不方便而破坏了公平,

    “一锤定输赢吧”那男的说,

    “好吧,”他们俩出着包剪锤,

    结果馨玉输了,那男的赶了赶两只手袖准备出招了,

    “馨玉,你不会让我们都醉倒吧,”我们大家都看着准备出招的他和旁观在一边的她,

    “对不起各位兄弟姐妹了,很难说,”她看着我们,

    “难说是他们醉倒”只有紫轩一个人相信馨玉,

    那人出招了,第一颗糖顺利地投进去了,他们那边的人高声狂呼着,眉开眼笑地给过我们递过來一碗酒,

    我们刚要一人一口分喝,那人停了下來,

    “么么么,这种咋个行,一人一碗不是,”他神气地看着我们,

    “这位大哥,刚才你又沒说一人一碗,你说罚喝酒,怎么喝又沒说,是吧对面的兄弟姐妹们,”她看着他们那边,

    “嗯,”他们高兴地点着头,我们也一边喝一边点着头,

    那人又开始出招了,结果一连投了十多颗还沒中,最后一颗投中了,

    等那位大哥投完,他们那边的人已经醉了一半,最后一碗酒他沒有递过來一口气干了,

    “这位大哥好事成双”馨玉看他有点不快只投进了两颗赶紧恭喜着,

    “好事成双请”他放下酒碗比了一个手势,

    馨玉不是按着同一花环投,她先抬头数了数花环,

    顺着花环依次投进了16颗喜糖,

    顿时掌声雷鸣,小伙子们吹着口哨,姑娘们鼓掌叫好,

    “真是厉害神手啊,”大家称赞着,

    “怎么样,我说的沒错吧”紫轩高兴地边说边往闺房跑去,

    门外沒人挡了,但里面有人挡啊,这又见不着人咋办呢,

    “紫轩愣着干嘛,你准备的那些红包呢,”馨玉过來提醒他,他立马掏出红包往新娘闺房里塞,

    他塞得太快了,红包被夹住了,里面的人只好把门开了一条缝,

    紫轩借机冲了进去,

    看见他的动作我笑了:哇噻,这一招得学着点,往后我娶新娘时一定用得上,

    喜秀顶着红盖头,被紫轩从闺房里背了出來,喜秀那身漂亮的喜袍让馨玉的姐妹们羡慕得不得了,金丝亮晃的刺绣很是耀人眼球,这喜袍决不是世面上轻易能看到的,

    我们借着红盖头和那身喜袍猜想她美丽的容貌和幸福的微笑,

    喜伯端坐高堂等待新姑爷和女儿的跪拜,

    “爹请喝糖茶、爹请抽喜烟”那一声新姑爷的称呼等待得太久了,

    那一声恭敬的称呼让喜伯一下子汪出两行热泪顺着他脸上笑起的括号流了下來,

    他接过新姑爷手中的糖茶满意地喝着,然后用双手在脸上绷了一个括号借此抹干了眼泪,

    “紫轩,今天我亲手把女儿交给你了,从今天进了你们紫家大门,她生是你紫家的人死是你紫家的鬼,希望你一生一世都要像今天一样对她好”,

    “爹,您老请放心,我和我的家人都会好好对秀儿”紫轩当着大家的面承诺着,

    “好好好,这样我就放心了,我们虽然不是什么大富人家,但秀儿从小听话,勤脚快手,知书达理,她做的不对地方好好教说给她,祝愿你们和和睦睦的过日子,我们家也沒有什么像样的嫁妆,这是我和秀儿母亲的一点心意请你们收好”喜伯递过一盒精美的木盒子,

    “谢谢爹的养育之恩,爹您老多保重,”紫轩和喜秀叩谢着,

    新郎新娘见过长辈后,新郎背起新娘上了第一辆花车,我们抬着喜伯家陪嫁的嫁妆跟在后面,在吹吹打打的喜乐声中娶走了新娘……

    我和馨玉回头向青棚望去,只见老泪纵横的喜伯扶在门栏边目送着自己的女儿和新姑爷,那些悲喜交织在一起的泪,那一眼让我们看得好心痛,他的悲为自己老伴沒能看到今天女儿出嫁,他的喜为自己女儿找到一个好人家,

    馨玉不忍心看见一个独守空山的老人,她难过得想流泪,但她又怕影响大家的情绪,我将她轻轻揽进自己的怀里,让她悄然落泪……

    因为喜伯家离老村头家路程有点远,我们要在太阳未下山之前赶回去,所以时间紧任务重,我们只能忍心看着喜伯挥手送别出嫁的女儿,

    喜秀知道自己的爹爹又得一个人留守空山,她沒有回头,因为新出嫁的闺女不兴回头看娘家,只见红盖头下的泪珠像断线的珍珠滚落着,

    “喜秀,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我们要笑着去到婆家才会笑口???,”馨玉在旁边小声地说但是被我听到了,

    只见喜秀点点头收住的那断线的泪珠,

    还好我们赶到紫轩家不早也不晚正好太阳还沒落山,

    通往老村头家的路上铺满青松毛,宛如一块青毯延伸到家里,路的两旁站满了等着看新娘子的老老少少,

    紫轩背着喜秀幸福地走在前面,我们跟在后面给路人发着喜糖,小孩子高兴地追赶着,

    喜秀沿着青松毛终于跨进了紫家的大门,拜了高堂,掀了盖头,真正成了紫家的准儿媳,老村头夫妇为娶得如此贤惠的儿媳心里很满意,

    她的美让所有來宾称赞,但又让某些人咬牙切齿……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