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34章 疯人箐
    ,

    头七过了,

    喜秀和紫轩在爹娘的坟前磕头道别,手牵手带着悲伤下山了,

    老香伯也老泪纵横地道别了这位聊得來的大喜兄弟,

    “老香伯你们坐拖拉机先回去,我想走走水库那边的山路,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來到这里”馨玉决定重温那条有过悲喜的老路,

    “馨玉我陪你一起走”我站在她身旁,

    “那好吧,那你们注意安全”老香伯他们挥手远去了,

    喜伯家一下子空荡荡的,看着让人好心寒,

    那些为了赶鸟而挂着的红衣绿裤,突然让馨玉想起初见喜伯时的情景,

    她亲手解救了他们父女,却沒能让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那条长辫抽在她心上好难受,

    “馨玉,你别难过了,喜伯他走得很安祥,他不会怪你,你也不要太自责,现在喜秀也找到了好婆家,也算是缺憾中的圆满”我边走边安慰着一路回望的她,

    “是啊,因为缘我來到这里认识他们一场,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走吧,让所有的不开心不快乐一路散去”她抹了抹眼泪向水塘边走去,

    今天我们的心情比來时那天要沉重,我们只能一路释放着自己的心情,

    能与她不远千里一起來走山路是我前世修來的福,

    她知道山里好多草药的名称,好多树种和鸟类等等,

    这是我生长在都市里所接触不到的,

    她是一位细心地女孩,知道要走山路还准备了一些吃的,

    我们走累了,就在树荫下休息聊天,

    自从我喝到水蛭那次以后她再也不敢让我自己去箐沟里喝水,都是通过她认真仔细检查后亲自打來给我喝,

    那一刻我多么幸福,幸福于她对我的关心和照顾,其实她内心里也是当心我的,

    “馨玉,如果我们在山里迷路了怎么办,”我突然问她,

    “大白天迷什么路啊,”她被我的问话给呛到了,

    “您以为迷路了是件好事么,白天还好,晚上遇到什么野兽那可是挺吓人的”她补充道,

    “我不知道迷路的感觉是什么,”我好奇地看着她,

    “迷路的感觉就是害怕,看着每一座山每一条路都一样,怎么走怎么绕都是回到迷路时的那个位置”她讲解着,

    “如果我们今天迷路了怎么办,”我还是那个奇怪的想法,

    “那就吃住在山里等人來救我们了”她瞪了我一眼,

    “这么好,”此刻我特别希望迷路,

    “好您个头,好的话您迷路,我回家,走了千万别跟着我,”她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树叶故意走了,

    我也想故意捉弄她让她找不到我干着急,

    我突然向树林深处躲去,

    突然,我脚上好像踢到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只有小盆般大小的山乌龟被我一脚踹滚到山箐里,

    我顺着山乌龟滚去的方向找去,

    等我摸到箐底,箐边长满了绿油油的像芭蕉一样的树一扇一晃的,箐里很凉,凉得让人想感冒,箐里的石头上长满了已有些年代的老青苔很滑,翻找了半天,只见那可怜的大山乌龟四脚朝天地伸缩着腿翻不过身來,

    我赶紧上前把它抱了起來,决定把它从深山里带回去,我抬头的一瞬间,突然感觉天旋地转,感觉高大的树林遮挡了天空一下子黑了下來,蓝天白云不见了,

    我揉了揉眼睛感觉雾蒙蒙的,我突然有一种迷路的感觉,顿时那种恐惧感冷不防的向我袭來,全身竖起了寒毛,

    我像抱着一个黑锅盖一样的山乌龟拼命地往上爬,天哪,我怎么从那么高的地方爬下來的,我都不敢相信自己有这个本事,

    无论我怎么走怎么爬,树林越來越深,坡越爬越高,感觉我就是在围着一个圆圈转,走过爬过的坡都一样像,我终于意识到自己迷路了,原來一个人迷路是这样可怕,问題我迷的还不是一般的山路而是箐里,我着急得满头大汗都沒感觉到刚才箐底的凉快,

    天哪,这可怎么办,

    “馨玉,您在哪里,馨玉,您在哪里,”我只能不停地呼唤着心爱的人,希望她能听到尽快带我走出这深山老箐,

    我喊得嗓子都快冒烟了,有了上次喝水的惊吓,不敢轻易喝箐边的水,现在迷路了万一再喝到水蛭那就是一件比迷路还可怕的事,我赶紧捏了两团纸将鼻孔塞了起來,

    突然想起馨玉叫我大象快走心里面下酸溜溜的,

    我越走越累气,只好把两纸团取了出來,

    我实在沒有力气再走了,摸摸口袋连吃的东西也沒了,我只好躺在一块大石头上稍作休息,

    当我醒來的时候,已经在一个小木屋里,四周沒有人,只见那只大乌龟伸长脖子爬在我身边看着我,

    我突然感觉到更害怕,

    朝着木屋开着的用树枝编成的门,门外有一个背影着实吓到了我,

    一个头发蓬乱得像一团理不顺的灰毛线,衣服褴褛得实在看不下眼,还有那满手的长指甲看着真是很恶心,那小指甲都像树藤一样缠绕着,光着的脚像熊掌一样,那指甲跟树皮一样又长又硬,

    我越看越恐惧,不知遇到何方怪人,

    我越是恐惧他越是转过面來吓我,

    一脸洗不净的污垢,满脸零乱的胡子都快打结了,看不清是笑还是哭的表情,露出一颗唯一的当面大长暴牙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我差点被这人吓得半死,心跳加速得快跳出嗓眼,我转身摸到一根木棍,

    正挥在胸前随时做好备战状态,

    等我转身的一瞬间那个面目可憎的人不见了,

    刚才眼前的一切难道是幻觉,我用木棍使劲掌了一下手掌心“哇,真疼,”,

    我刚一只手抱起乌龟一只手拎起木棍想逃出木屋,

    我正走到木屋门突然飘來一股难闻的臭味挡住了我的去路,

    抬头的一刹那我真想一头撞死在木屋上,

    那个疯人似的怪物像一张画皮一样挂在我眼前真是吓死人,

    我连忙扔下木棍用手捂住鼻子实在受不了退了回來,

    那人用脚一踢扎栏门关了起來,我突然被囚禁了,

    “你是人还是鬼,你是人还是鬼,”一个粗野的声音逛喊着传进我的耳朵,

    我推开那扇沒有锁的扎栏门向声音传來的方向寻去,

    只见一堆堆巨石封住了路,我抱着用命换來的乌龟爬过石头,

    來到一个石窿,

    我四周看了看,向石窿走去,石窿里有一个圆顶的露天,一束圆圆的自然光线从上空直射石窿里,

    那束光圈住了一个干草堆,草堆上面有一床破旧得看不出年代的破棉被,棉被下掩盖着一个人,不知是死是活,

    只见那个怪物手插腰间扯高嗓音地向那人逛吼道:“你告诉我你是人还是鬼,”,

    那人一动也不动,也沒回答,

    那怪物又用那熊掌一样的脚踢了踢那人,

    仍然沒有回应,我估计一定是死了,

    我正想转身离开这个里,

    “老龟啊老龟,现在我迷路了怎么办,出了这个里我又该往哪走,馨玉是我最爱的人,她现在在哪里,是否听到我的呼唤,”我看着它自言自语道,

    老乌龟好像明白我在想什么,突然将头伸出來伸长着脖子看着我,那眼神仿佛在告诉我“躺着的那人就是你刚才呼唤的那个人”,

    它瞅了我一眼后又把脑袋缩回到自己的壳里,

    凭着它给我的直感直直地向露天石窿走去……

    我就当沒看见那个怪物一样走到那个躺在草堆上的人身边,

    迅速将掩盖的那破棉被揭开,

    “馨玉,”我看清那就是她,

    老怪物一听我这么叫她,他急忙向后跳了一小步,两手还自然地平抬着像个木偶一样,

    “你刚才叫她什么,”那粗野的声音从我的后脑勺穿过耳膜,

    “她是我心爱的人馨玉,她不是人是鬼”我气愤地转回头恶狠狠地告诉他,

    “鬼,”那人以为我疯了,

    “你才是鬼”我突然反应过來刚才自己说错了,

    “馨玉,你醒醒,你怎么会躺在这里,”我抱起她准备离开这里,

    “你还是先把她放下吧,她是因为來找你才摔进这石窿里,一般摔到这里的动物都沒有活着走出这石窿的”那个声音慢慢变得温和了,

    “我再说一遍她不是动物,她是我心爱的人”我一听那老怪物说动物活不成我更是火,

    “你是不是不会听人话,告诉你不管是动物还是你心爱的人只要离开这里她就活不成,”那人看我执意要抱着馨玉离开,声音不仅粗野并且大得恐怖,

    我的脚步突然擅了擅站在原地,那只乌龟也停了下來转回头看着那老怪物,

    “你看,连你身边的那只老龟都明白了你还不懂,”那老怪物叹了一口气,

    天哪,我要不要相信这疯人的话,只见那只老龟爬回到刚才馨玉躺着的草堆旁,

    看着可怜的馨玉我只好相信那老怪物,将她放回原位,

    “年轻人,你太过于急躁了,一个人一个命,如果施救了还沒命那是天意,你先将这碗草药给她喝下,如果过了五个时辰还醒不过來,那你把她带回去埋了吧,”那个怪物伸手从石洞里抬出一碗青翠的草药递给我,

    我看着那碗翠得可怕浓烈得恐怖的草药不敢接,

    “你还想不想救她,”那人朝我吼道,

    “想”我一把接过那碗草药,那怪物离开的速度比风还快,

    我已经來不及考虑这怪物的來龙去脉,

    抱着与她同归于尽的决心试喝了那碗草药,

    当我喝了一口那充满恐惧的草药后,突然有一股神奇而强劲的力量直奔脑顶,太不可思议了,

    我连忙将那碗救命的神奇草药喂给馨玉,

    还好她还有一种求生的意识支撑着她,她将那一点一滴的草药喝了下去,

    看着手表上一分一秒转动着的指针,

    每转一圈,我的心就绕紧一圈,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眼看就快到五个小时了,

    抬头看看露天的石窿,已经挂上了一轮孤寂的月亮,

    还有几秒钟就是五个时辰了,馨玉还是昏迷着,我都开始绝望了,

    当我再次看去那根生命的指针时,

    馨玉咳通了气,微微睁开了双眼,

    “馨玉,你终于醒了,”我抱紧醒过有希望的她非常激动,

    “我们活着吗,”她轻轻地问,

    “我们活着,活在这美丽的月色中,只是我们迷路了”我听到她的问话突然感觉与她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

    “我走着走着转身发现您不见了,把我吓坏了,我赶紧回來找您,可是怎么也找不到您,我突然踏塌掉进一个深窿里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她当心地凝视着我,

    “两个小鬼别聊了,先來吃点东西吧,”只见那个怪物抬着一碗烧好的野鸡像我们走來,

    “小鬼,你是我见过具有五行之命,命最硬最大的一个,可惜你残了一只左手,不然……”他放下手里的那碗鸡肉伸手摸了摸馨玉的两手,

    “谢谢这位长者的救命之恩” 馨玉对他沒有任何可怕之意,太奇怪了,

    “不谢,一切皆是天意,看來我们有缘,”那怪物看着她,

    “如果馨玉不残一只左手,不然怎么,”我感觉这个怪物很神秘插话问道,

    “年轻人,不要问得这样彻底,我不明说她也会自悟,是吧姑娘,”老怪物笑了笑看着我和她,

    馨玉沒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就不明白那要怎么悟,

    “今生前世,天上人间,洞天世界,五行之命,残一左手,自悟……”怪物抬头看着露天明月疯疯癫癫地自言自语道,

    然后像一阵风似的消失了,

    “馨玉”我听得头晕脑胀根本沒听懂他在狂语什么,只见她艰难地走了出去,

    当我追到洞口就几秒钟的时间两个大活人消失了……

    当我在石窿里醒來时,

    只见一束阳光射在我身上,

    “严先生,我们回去吧,村长他们一定很当心”她温柔地露出微笑看着我,

    “馨玉,你沒事吧,”我激动地拉着她的手,

    “你看我有事吗,”她笑了笑,

    看她沒事的样子,但看得出她有一种穿透内心的喜悦,绽放着阳光的笑容,真是太神奇了,昨晚她去了吗,怎么恢复得这样快,

    当我们走出洞外时,她轻轻回眸看了一眼那个石窿,那一眼里飘过一丝难过的表情,

    “馨玉,现在我们怎样才能找到回家的路,”我抱着乌龟看着她,

    “诺,您不是抱着一个指南针吗,”她用下巴示意到我手中的乌龟,

    “啊,这哪是指南针,这是我捡到的宝贝乌龟”我不解地看着她,

    “你把它放下來让它自己走,我们朝着它的方向走就行”她很坚定地看着我和它,

    “真的,”我立马放下宝贝,

    它果真会带路,

    当我们走出迷路的疯人箐时我抱起了乌龟,

    “馨玉,给我们的宝贝取个名字吧”我拉住走在前的她,

    “就叫指南针吧”她轻轻拍了拍壳龟,看了看那伸出的脑袋随口取了一个名,

    “指南针,不错,有它我们永远都不会迷路了”我高兴地看着她,

    就这样我们一路聊着走到水库边,

    老村头发动了所有村民点着火把找了我们一夜,

    当我们出现在他们眼前时,那真像是生环者见到亲人一般激动,

    迷路疯人箐的那一夜成了一个无法解不开的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