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36章 兑现奖励
    ,

    第二天一大早,

    天不亮大春城早就候在村公所办公室的门外等着领赏,

    “哇,大春城你家公鸡打鸣是不是你们村最早的,”隔村的铁嘴村委会主任朝后赶來,

    “哟,铁嘴主任,你家公鸡打鸣也不比俺家的晚嘛,”大春城油嘴滑舌地回敬着,

    “好了好了,进來吧,两家的公鸡打鸣一样早,”馨玉听到门外有人争吵着,从办公室里拉开了门,

    “哇,馨指导员,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沒起床,看來你这里虽然沒养公鸡但比养公鸡的人家还早,”大春城被她突然从办公室里出來惊到了,

    “两位还沒吃早点吧,我请客”她看看比公鸡的两人,

    “不有吃”两个不好意思地小声说,

    “主任,您稍等一下”她叫上大春城出去了,

    一会儿,他们从馨玉的住处端來香喷喷的一小锅面条,

    “小心同志,你手艺不错嘛,这是我吃过呢最好吃的面条”铁嘴主任一边抹着嘴一边夸奖到,

    “是呢,馨指导员你的手艺太不错了,比我们村这家卖早点呢做呢还好吃,要不你也开个早点铺克”大春城也跟着称赞道,

    “大春城,你给是瞎了你的鸡眼,小心同志是一个干部,咋可能和那些小倒卖贩一样,你甭乱说一些”铁嘴主任一听火了指着他骂,

    “噢”大春城再也不敢大喜过忘用手捂住了嘴,

    看看空碗筷摆在桌上赶紧主动地去收拾,

    “主任,沒事的,难说以后我还真成了小商小贩”馨玉赶紧缓解着气氛,

    “小心同志真是太会开玩笑了,”铁嘴主任笑了笑,

    等大春城再次走进办公室,铁嘴主任早就走了,

    他看看办公室内的摆设和原來一样,再看看她桌上除了一些纸和笔还是纸和笔,心想:她一定沒准备什么奖励,

    “唉,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唉,笑话说早起的大春城有气受真是一点不假”他故意自损着,

    “哟,还挺顺口的嘛大春城”她看出他心里有火,

    “习惯了”他将左脚踝担在右腿膝盖上,手杵下巴地歪着脑袋脸朝门外无视一切,

    “你看你什么态度,坐直了,”她向他严厉地吼了一声,

    他感觉她真的火了,赶紧放下翘起的脚摆好手收回脑袋坐直了看着她,

    “大改召家兄弟现在情况怎么样,”她看见他沒和她二扯改变了语气,

    “他出院回家休养着,就是……”他只说了一半,

    “说话说全了”她加重了语气,

    “就是他爹气伤了,说是要变卖家里唯一的耕?;拐彼缓盟凳祷?,

    “对了,当时我好像听你娘说他爹和你家借了钱,借了多少,还吗,”,

    “借了一万五还沒还”他态度一下变得很端正,

    “噢,我知道了,你先出去等我一下”她边收着桌上的东西,

    “好嘛”他向办公室门外走去,

    馨玉收好资料、拿出一直沒舍得用的存款放进包里,锁上办公室的门喊起大春城往他家走去,

    一到大春城家,她说明來意,当面点了一万五仟元的现金还给了他娘,拿回了大改召她爹的那张借条,

    然后她坐着大春城的拖拉机前往大改召家,

    來到大改召家发现她家里沒人,估计是回娘家了,

    她又叫大春城送她去大改召的娘家,

    一路上大春城很少说话,总有一股气憋着,

    下车走路的时候,她主动和他聊了起來,

    “大春城,我明说给你,我给你的奖励就是帮助你创业,并不是什么美女媳妇和金钱,希望这个创业计划对你有所帮助”她怕他不明白自己的用意,

    “创业,我们这样的山沟沟创什么业啊,”他终于冒出一句话,

    “你不要小看这山沟沟,满地都是金子,只是你沒有发现”她指了指四周,

    “我都快二十老几的人了就沒在这巴掌大山沟里见过一粒米大的金子长啥样,还说满地是金子真是牛死人了”他用手撕打着路边的树叶,

    “大改召家兄弟之前是怎样苦钱买车的,”她有意问,

    “么,他么跟人家学修车么苦着呢钱”他沒好气地说,

    “你也可以像他一样苦钱买车啊,”

    “我开点手扶拖拉机算了,车么不敢想”他觉得那样太渺茫了,

    “大春城啊,其实你是最聪明的一个人,能说会到,怎么就不敢想呢,一个人沒有计划就沒有行动,有行动还要会施实”她鼓励着,

    “诺,走过这几丘田前面那家就是大改召的娘家”他沒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指着前面的人家,

    “哇,总算要到了”她加快了脚步,

    到了大改召娘家,大春城却停住不走了,

    “怎么了,怕狗咬还是怕见人,”她转回头看着他,

    “两样都怕”他踢着路边的石子,

    “越怕越要见,不见你还是人吗,走吧”她扯了一下他的手袖,

    “么,大春城你们來了,快进克家里坐”大改召她爹肩上扛着一棵刚砍的芭蕉树回來到家门口,

    “大爹,我來帮您抬”大春城赶紧上前帮忙,

    “不消了不消了,这个芭蕉浆沾着衣服洗不掉,走走走进家坐”他走在前,

    馨玉朝后面看着老人蹒跚的脚步心里酸酸的,这个年纪应该是坐享天伦之乐的时候,却在为生计劳累着,

    “哟,大春城不见几天是女朋友呢带來我家了说,给是要來给我发喜糖吃花酒呢,”大改召家兄弟包着脚一踮一踮地迎了上來,

    “你怕是要死啦,这是我们村呢漂亮村官,你不要乱说话”大春城一听急了上前扯住他小声地说,

    “这是,”大改召她爹放下芭蕉走过來,

    “大爹,您见过呢,他是我们村呢馨指导员”大春城上前介绍着,

    “噢,想起來了那天大黑晚晚呢克他姐家呢那个女村官,今天她來搞么,”他指着大改召的兄弟,

    “老人家,您好,今天我过來了解一下您们的生活情况,”虽然老人家的口气不是太欢迎她,但她还是礼貌地和他说话,

    “我们生活会咋样,就是一天不如一天,只是骨髓不有吸干而已”老人家有一股火沒处发,

    “大爹,你不能这样说,我们馨指导员是天底下最好的村官了”大春城赶紧解释,

    “话是这种说,谁又不能钻进她心里看瞧,哪个知道她心里是咋个想呢,”他只给大春城抬了一个凳子,

    大春城赶紧将凳子递给她,自己去抬了一个,

    他弯着腰和大改召她爹说着什么,

    她沒有和老人辩解什么,她知道越辩越解释不清楚,

    她朝大改召家兄弟走去“你好,请问如何称呼,”,

    “不消咋个称呼,叫我小水牛得了”他不好意地介绍着,

    “噢,你现在恢复得怎样,”她关心地问,

    “还算命好罗,只伤着一点骨头不然么媳妇都要问不着了”他很幽默地回答,

    “听大春城说你会修车,你沒想过自己开一家修理店里,”她想了解一下他的情况,

    “唉,会修车也只是帮老板打工的命”他长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沒想过自己给自己打工当老板呢,”

    “想呢嘛,我养病这些天天天在想哪下可以当个修车老板,资金么可以想办法,但我得有个修车证才行,我问过几次老板这证要咋个弄,他就是不告诉我”他说出了自己的梦想,

    “呵呵,其实老板是怕你炒他的鱿鱼才沒告诉你,但我知道这个证怎么弄”她微笑地看着他,

    “真的,那你可以帮帮我吗,”他很期待的样子,

    “当然可以,前提是你要把大春城教会,你先和他款款,款成了我再帮你们想办法,怎么样,”

    “大春城你赶紧过來我和你商量点事”他迫不及待地喊着,

    “來了來了”大春城跑了过來,

    她故意走开给他们畅开心扉地慢慢聊,

    她向切芭蕉的老人走过去,

    “老人家,这芭蕉切好还要煮过吗,”她主动地问,

    “不消煮,要喂我家老水牛呢”他指指关在牛厩里的那条耕牛,

    不知大春城怎么说服了老人,他和她说话的语气一下子缓和了许多,

    “哟,老人家那耕牛被您老喂养得很壮实”她看着那条肥壮有力的耕牛,

    “唉,我家的劳力全靠它了,”他叹气地看着它,那种眼神充满不舍,

    “老人家,您老不但要养好自己的身体,还要好好养着它,差不多我们也要回去了,有机会我再來持您老”她借握手的机会给他递了一个信封,

    那个信封里装着她的希望和祝福,

    大春城他们聊得很起劲,

    “你们商量得怎样了,如果商量好了我们就出发吧”她高兴地宣布着,

    小水牛被馨玉和大春城从家里带了出來,

    “这是要去哪啊,”小水牛和大春城奇怪地问,

    “去了就知道,大春城你在前面的那个拐弯处停下,我们等一个人”馨玉沒告诉他们去哪,等谁,

    “这不是铁嘴村的岔路吗,”他们两个看看那条熟悉的路又看看她,

    “对头”她点点头,

    “不会铁嘴主任也要跟我们一起克吧,”大春城慌了,

    “哪个又在背后说我娘的坏话,”铁嘴千金赶來,

    “哇,赶妞,”大春城和小水牛惊喜地叫道,

    “你好,你就是年欢吧,”馨玉主动和她打着招呼,

    “是的,您好馨指导员”她很开朗,

    “赶妞原來你就是我们要等的人,”他俩相互搭着肩乐坏了,

    “再叫赶妞小心我掐坏你们的鸡嘴让你们不会打鸣”她可爱地比了一个掐人的手势,

    他俩故意败下阵來不敢叫了,

    到了县城馨玉叫大春城把拖拉机找个安全的地方停好,

    在大春城和小水牛去停车的时候,馨玉和年欢聊得很开心,

    “年欢,大春城他们怎么会叫你赶妞呢,”馨玉很好奇,

    “唉,都怪我自己给自己找的麻烦事”她有点自责,

    “您妈妈告诉我,你是在年前生的,所以叫你年欢,到底是一件什么麻烦事,”她知道她名字的來历,也想知道赶妞的典故,

    “有一年,我们好几个村一起组织搞了一个春节联欢晚会,结果我编排的表演节目《赶妞》夺魁了,从次各村的小伙子一见我就叫我赶妞,叫着叫着老老少少男男女妇都管我这样叫,我挺难为情的”她有点不好意思了,

    “真是帅呆了”她由衷地笑道,

    “啊,连您也笑话我,”她更加难为情了,

    “赶妞,不不不年欢,我沒有笑话你的意思,我感觉你很了不起,编排的节目不但夺魁还叫出了名气,这是好事情,刚开始我还以为有什么不雅之嫌在里面,现在听了觉得很雅”她美美地夸赞着,

    “真的,”她一下子领悟了,

    “是真的,姐从不骗人”她们加深了印象,

    他们一起坐上了去小城的班车,

    “这又是要去哪,”他俩看着年欢和馨玉,

    “带你们克吃大餐”她俩故意笑着说,

    她俩不提大餐还好,一提大餐把他俩的肚子惹恼了,

    來到小城,馨玉真的请他们吃了一顿辣螃蟹大餐,

    馨玉将他们安排好住处后回家了,说好下午三点半去接他们,也沒说要去哪,

    馨玉的父母见到宝贝女儿回來一转很高兴,围着她看了又她,生怕她掉了一斤肉似的,

    她在家休息了一会儿又出门了,

    父母不舍地将她一直送到门外的门外,

    她和小高医生准时接起他们前往劳动技术培训中心报名,

    后來大春城和小水牛才知道,馨玉早就和这边的人联系好让他们來学习汽车维修考等级证书的,年欢学习服装设计,

    “馨指导员,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你给我的奖励是这么好,先前对您的很不好态度,请您原谅,谢谢,”大春城向她深深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馨指导员,我也要谢谢您帮了我如此大的忙,我都不知道要如何感谢您才好”小水牛感动了,

    “你们真要感谢的话,就用你的技术等级证书感谢我吧,你们好好学,相互照应着,有什么给我打电话,我先回村公所了,再见”她挥手走了,

    他们目送着这位有心而善良的指导员,

    “馨玉,近來看你气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高汉林开车送她去下一个地方,

    大家猜猜接下來馨玉他们要去哪里,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