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37章 主动担当
    ,

    他们來到秋家,

    秋家大门朝里反锁着,

    他们敲了好半天门沒人,

    “走吧,这个时间段秋伯一定上班去了”小高医生玩着手里的车钥匙看着她,

    他们转身刚要离开,

    突然,听到门内传出拄着拐棍一步一步艰难走來的声音,

    这扇平时只需随手一扭几秒钟就能打开的门,今天用了整整几十分钟才打开,

    门艰难地开了,

    何美兰剪着一头短发,双手拄着拐棍,脸贴在拄拐的双手上不停地喘息着很累,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她用呆滞的眼神盯着馨玉,然后蠕动着双唇,一字一顿艰难地喊道“馨、玉、你、來、了”,

    “何阿姨”馨玉看到终于能站起來的何美兰很激动,

    “阿姨”她突然想起说话像打机关枪一样的居委会主任,如今却变成这个样子心里很是难过,她迎上去拥抱着渐渐苍老病弱的她,心疼地哭了起來,

    小高医生经常和美姨來看何阿姨她都记不起他们,他太不敢相信呆滞的何阿姨今天能记起馨玉,并且还能喊出她的名字真是奇迹啊,

    何阿姨手中的拐棍随意散落在地上敲出清脆的声音,引起了高医生的注意,

    “馨玉,何阿姨今天能叫出你的名字來真是奇迹啊,你不要太激动,这样反而会影响到阿姨的情绪,你陪她好好聊聊,我有事先走了,等你给我打电话”小高医生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声地说,

    “谢谢,小高医生,你先去忙吧,”她感谢他的提醒,

    “何阿姨,见到您我很激动,您一定要保重身体,”她搀扶着她往家里走去,

    聊着聊着,看着全家福,何美兰像玩累的小孩一样打起瞌睡來,馨玉将她扶回房里休息,

    秋家早已不是以前那个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家,看上去很零乱,但唯一值得高兴的是何阿姨的个人卫生打理得很好,

    看到这些馨玉满眼是泪,她一边收拾整理着零乱的房间,一边想像着秋伯不但公务繁忙,还要照顾一个行动不便的妻子,一个人要承受单位家庭两头忙的压力真的很不容易,

    她突然想起才进家门父亲的话來“唉,闺女啊,我这辈子不想要什么官位权势财富,我只想要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向你秋伯家真是让人看了可怜,去了姑爷瘫了妻,苦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轮到提拔他,结果三整两不整,一个好好的职位又被家庭给拖累了,你秋伯比我小一点现在头发全操白了,所以你有空回來可以不先來看我们,但一定要先去看看你何阿姨他们……”

    她想想这句话才知道秋家现在多么的不容易,她感谢父母对她的支持和理解,

    忽然,秋家门外有人掏钥匙开门的声音,

    她以为大白天有小偷前來行窃,

    立刻抬着拖把躲在门背后机警地注视着一切,

    门忽然开了,只有一只手推门进來,她感到很奇怪,轻轻探出头一看,

    只见满头白发的秋伯像一个搬运工似地埋头在后车箱上搬出各种水果蔬菜、两袋大米、一堆日用品,

    然后背对着大门捶着腰擦着满头的大汗弯腰扛起两袋米,提上一大袋水果转过身,

    “馨玉,”他感到很意外,

    “秋伯”她上前帮他提着水果“秋伯,我刚來,何阿姨已经睡着了”,

    “噢,馨玉,你是怎么进來的,”他很奇怪地问,

    “何阿姨给我开的门啊,”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问,

    “真的,她还认识你吗,”他一下子感到很兴奋,

    “是真的,认识,还喊我的名字呢”她真的不清楚秋伯为什么会问这么多,难道何阿姨沒开过门沒叫过人,

    “馨玉啊,你真是我们秋家的福星啊,你何阿姨除了我们自家人她认得出來,其他人她就像从來不认识人家一样,何红美她多好的姐妹她都不认得了,更不要说來开门”他高兴地讲着他认为的不可思议,

    “秋伯,我应该多來看看何阿姨才是,但我好久沒來我真不应该”她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

    “馨玉,我知道村公所很忙,你又很难回來一趟,你看你一回來就跑來看我们,我们真是要谢谢你们一家,平时多半都是你母亲來帮忙照顾何阿姨,只是近两天她沒忙得过來”他又抱又提地拿着蔬菜,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她提着日用品,

    “唉,我们秋家实在给你们家添了不少麻烦,真是过意不去”他深感歉意,

    “秋伯,您不要这样说,小时候父母下乡了,多数日子都是您们照顾我,我现在长大了,是我报答您们的时候,对了秋伯,您今天怎么突然买这么多东西,家里要來客人吗,”她看着他采购回來的一大堆物品,

    “噢,自从你阿姨出事后,除了经常來看望的几个亲戚朋友外,哪还有什么客人,我一会儿就要去出差了,一周后才回來,准备去外面请个人來临时照顾你何阿姨,所以才备了这么多东西”他收拾着行李,

    “去哪里请什么人,”她无法想象,

    “现在大家都忙真不好去打扰,我一会去人力市场看看有沒有合适的人”他实在不好意思再去麻烦亲戚朋友,

    “秋伯,又不是请钟点工,而是请到家里來照顾阿姨,就这么几个小时的时间匆忙找來的能行吗,”她一想到人力市场聚满的各种人有点发毛,

    “是啊,你阿姨刚好转一点,我也当心她这样子不了解和熟悉她的人会怎样对她,又如何照顾她,唉,”他长叹一声实在无奈,他也担心别人照顾不好妻子,

    “秋伯,要不这样,我带着何阿姨去乡下,近來我也不太忙,乡下空气好亲戚朋友也多,不但可以照顾好何阿姨,青伯还可以帮她看病,您看怎么样,”她不放心其他人要亲自照顾她,

    “馨玉,这真是两全其美的好办法,你亲自照顾何阿姨我一点顾虑也沒有,但我真的不忍心再给你添任何麻烦,”他又喜又忧又忙,

    “秋伯,这哪里是添麻烦,只要您放心就好,那就这样定了”这个问題总算解决了,

    “馨玉,要不我去单位请个假亲自送你们去乡下,”秋伯换下搬运工一样的衣服提着公文包、行李,

    “秋伯,您放心去出差吧,回乡下的事我会安排”她心里早就安排好这一切,

    秋伯安心地出差去了,

    秋伯走后馨玉给何阿姨收拾着回乡的用品,

    “馨玉,我忘了告诉您今天买的水果和蔬菜记得带上”秋伯打來电话,

    “好的,”电话挂了,

    她的手机也沒电了,

    秋家的座机电话突然响了,不知是谁打來的电话,不接吧怕吵醒何阿姨,接吧又不是她家里人,但转念一想万一是秋伯有什么事打來呢,才想到这里她立马抓起了电话,

    “妈妈”我还沒出声,电话那头已经迫不及待地喊道,

    “秋、秋叶,我是馨玉”她一下子被秋叶突如其來的电话吓到了,

    “馨玉,我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家里电话一直沒人接,我想妈妈了,可她为什么一直不接我的电话,她是不是忘了我这个女儿,”秋叶哽咽着,

    “秋叶,你家里好好的,你不要乱想,你妈妈那么爱你怎么会忘了你,他们近來很忙都出差去了,走之前给我留了你家的钥匙,今天我回來办事刚好遇到抄水电表的大伯,我过來开门的,秋叶,你要保重好身体”馨玉快速转动着脑子如何回答,

    “你不是在乡下怎么会在小城遇到抄水电表的大伯呢,”秋叶有点怀疑,

    “噢,我这几天回单位來办事”她解释着,

    “我给你单位打过电话,你同事说你一时半会不回來,要一年后才回來”秋叶追问着,

    “秋叶,等有空我再给你打电话好吗,我挂了啊,”

    “那好吧,”她还想聊,

    馨玉赶紧挂了电话,

    因为何阿姨已经起來了再不挂电话秋叶就会听到她妈妈的叫喊声,

    “何阿姨,您起來了,是不是听到秋叶的电话了,”她扶着她坐在沙发上,

    她沒出声点点头,

    “阿姨,刚才您睡着了,秋伯出差去了,一会我们就要去乡下了,以后我就可以天天陪着你,你就有说话的伴了,您还可以见到老家的人,您先休息一下我们马上就出发”她继续去收东西,

    拿起秋家的电话给小高医生打了一个电话,叫他一会儿送他和何阿姨去乡下,

    她还给家里去了一个电话,家里人得知她要亲自带何美兰去乡下很是担心,但是秋家现在的情况也实在沒办法,只希望一切都顺利,

    小高医生下班后來接起她们回乡下去了,

    “馨玉,现在我们要去哪里,”小高医生不知道她要让何阿姨住哪,

    “直接去村公所吧,去青伯家他家那个坡不方便,去老村长家吧老村长都还要人照顾,去我那我照顾阿姨方便些”來之前她早把这些想过了,

    “馨玉,我真的太佩服你了,你是我见过最善良的女孩”小高医生赞赏着,

    “小高医生过奖了,您只是沒发现其他人而已,其实秋叶也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刚才和她通了一下电话,我感觉我欺骗了她,现在心里都还难受”她看看呆滞的何美兰,

    “馨玉,你那是善意的谎言,不用感到自责,再说秋叶现在处于特殊时期不知道更好”他安慰着她,

    “谢谢您,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您都沒推辞过”她感谢道,

    村公所到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