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38章 善良无根水
    ,

    馨玉刚要下车给何阿姨开车门,

    还沒等她下去,何阿姨自己主动打开了车门,她的举动让他们感到特别惊喜,

    但在惊喜之余却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

    她才下去还沒站稳,就狠狠往高汉林头上敲了一拐棍,

    一拐棍下去他顿时鲜血直流捂住头,

    “阿姨别打了他是您最好的朋友何红美的侄子高汉林,”馨玉看她打了一棍又一棍赶紧上前握住了她的拐杖,

    “大、坏、蛋、我、要、打、死、你”她一边说一边喘着粗气终于松手了,

    “小高医生你沒事吧,”她帮他止血,

    “太可怕了,阿姨怎么下得了这样的手,我怎么就变成了大坏蛋,为什么要打死我,”小高医生不明白,

    “你别往心里去,阿姨可能看错人了,但你发现沒有,她现在手脚越來越灵便了,只是说话还有点迟缓”她一边帮他擦着额头上的血迹,

    “是的,希望阿姨早点好起來”他不怪她,

    “那你好好休息一会,我去车上把东西拿下來”,

    “糟了,何阿姨不见了”馨玉看见刚才还坐在门口边靠着墙休息的她一转眼就不见了,

    “什么,何阿姨不见了,”他捂着头站了起來,

    “小高医生,你先休息,我到附近找找”她边说边往村公所周围找去,

    她追到公路看看也不见,就这么一会功夫她会跑到哪去呢,这下可咋办呢,

    “小馨同志”老村头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叫了起來,

    “啊,村长,我刚刚把何阿姨接來乡下,一会儿功夫她就不见了,”她被突然出现在身后他吓到了,

    “哪个何阿姨,”他不知道她说的是谁,

    “何美兰阿姨啊,”她着急地说,

    “美兰不见了,”他一下子也惊了,

    “是啊,她刚才自己开车门下去还用拐棍打伤了小高医生,还骂他是大坏蛋”她简述着,

    “小高医生是不是那个戴眼镜的牙医,”老村头在眼睛的位置比了一个眼镜框,还用手指了指牙,

    “是啊,怎么了,”她不知道这到底和高汉林有什么关系,

    “美兰一定把小高医生看成当年拷打他爹的坏人了”老村头分析着,

    “啊,难怪她那样生气打得那样狠,原來真是看错人了,村长,当年老村长被关在哪里,”她忽然明白何阿姨为什么要打小高医生,

    “诺,就在村公所下面芭蕉林里的那间黑房子,那房子一直都沒有人敢靠近”老村头指着村公所老坎下面的芭蕉林,

    “村长,我只见芭蕉林从來沒见过什么黑房子嘛,我也感到奇怪那芭蕉林深得沒人进去过一样”她认真的看了看,

    那房子已经被密成林的芭蕉树遮挡着,

    “村长带我去看看那间黑房子,何阿姨一定是突然想到什么所以才会打小高医生,然后自己跑了”,

    “噢,那快走吧,天都快黑了”

    “嗯”,

    他们顺着老坎爬下去,芭蕉林里根本沒有任何路,但有一条新新被人踏出來的路,

    他们顺着这条新踏出來路一直走,终于看见一间像牛厩一样的房子出现在眼前,

    房子已经被历史的标语和大字报尘封住了,

    到处是蜘蛛结的网,还有一根根吊在梁上的麻绳,有些一看就是上吊用的绳,

    “小馨同志,就是这里了,当年老村长就被关押在这里,绑在那棵柱子上拷打的”老村头指着那间无人问津的黑房子中的那棵还缠着麻绳的柱子,

    “村长,为什么人们都怕这黑房子,”她不明白一间黑房子有什么好怕的,

    “唉,黑房不可怕,可怕是这里发生过的事情让人想起就心痛,这个间房子就是当年的牢改房,人们害怕靠近的原因怕受牵连,还有就是怕这里死去的冤鬼來缠身……”老村头感叹着过往的岁月和这里发生过一切,

    “噢,我明白了”她点点头摸摸那些已经旧的门板和柱子,仿佛在触摸那些她沒经历过的历史,

    “美兰,”老村头突然看见黑房子里有个人在自言自语,

    “爹、是、美、兰、不、好,把、你、给、害、死、了,我、把、打、死、你、的、大、坏、蛋、打、死、了,我、这、就、來、陪、你”只见她伸长脖子抬起头往上吊的那根绳上套,

    “何阿姨,”她反应过來她想自杀,

    准备去救她时已经來不急了,她的脖子已经套进去了,用脚踢开了垫在下面的破得快散架的木方凳,

    他们吓得瘫坐在地,

    “秋伯、秋叶、秋根,我对不起你们,我原本想把何阿姨接來好好照顾,沒想到却害了她”馨玉自责着,

    突然,

    何阿姨整个地摔倒在地,

    “阿姨,你醒醒,你别吓我好不好,”她爬过去她身旁,

    “小馨同志你看”老村头捡起地上的上吊绳轻轻一扯就断了,

    “糟了,”她说,

    “真的是糟了”老村头点着头,

    “村长,阿姨还有气”她触到她跳动的心脏,

    但她由于摔下來伤到了脑部,

    “美兰命不敢绝啊,”老村头将她背回了村公所,

    “馨玉,何阿姨怎么了,”小高医生看着晕迷不醒的她,

    “小高医生,我们带何阿姨來村公所,她可能想起什么往事,把你看着伤害他爹的坏人了,她刚才摔倒后伤到后脑勺了”她解释道,

    “原來如此,我就说阿姨怎么会说我是大坏蛋,现在怎么办,我们送她去市医院抢救吧,”他也很担心,

    “路程太远來不及,我们就近原则想想办法吧,”她心里比谁都着急,是她亲自把她从家姐主动带來的,

    “小馨同志要不我们去请大青医生”老村头突然想起,

    “好的,小高医生麻烦你和村长跑一趟,但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万一被秋叶知道”馨玉不是怕自己担责任,而是怕能秋叶造成更大的伤害,

    他们走了,

    看着奄奄一息的何阿姨,她一心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救活何阿姨,否则她这辈子都不安身,

    她终于拿出了那盒在自己身上试针试了无数次的毫针,因为左手的原因,她常用单手进针法,她也不知道自己针灸的叫法,一直都喜欢研究中药,通过自己在疯人箐偶然自悟后正式苦练钻研出來的,暂且先叫馨玉针,

    从她答应紫玲要亲自医好晨星那一刻起,她暗自下了多少别人吃不了的苦功,在疯箐里她独自一人忍受着外界和心里恐怖潜心钻研,

    这次她大胆尝试了施针救人,如果这次的成功她将有机会拿回那颗三彩玉坠,如果失败她一生都要背负一个害人的骂名,但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只能认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半小时后青伯他们还沒來到,她已经给何阿姨施针结束了,

    她又取出一小杯自己配制的草药水准备给何阿姨服下,但就是不敢给她喝下,她自己喝了沒事,但她不知道她喝下会有什么事,能否救人她也沒个底,她犹豫着,

    刚才她上吊的那一幕回放在脑海里着实吓到自己,到现在她心里都还很害怕,

    想想秋伯对她的信任,如果阿姨有什么闪失,她这一辈子如何面对秋家,面对父母亲人,,

    想着想着,她的泪无声地滴落在草药里,

    突然,那杯草药出现了神奇的变化,变成了翠绿色很漂亮的草药水,

    “难道我的眼泪就是传说中的善良无根水,”她端着那杯突然变化的草药自问着、心喜着,

    “天哪,真是太巧了,我一直沒有找到的善良无根水竟然就这样找到了,这也许就是天意”她高兴地将那小杯草药水大胆地给阿姨喝下了,

    喝下以后她沒有什么变化,只是变得很安静,静得让人害怕,

    今天她大胆地尝试了自己隐藏的医术,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自悟的医术能否救人,

    一个小时过去了,青伯他们终于來,

    “馨玉,怎么样了,”青伯放下小药箱,

    “一直沒醒过來,我也很担心”馨玉冷静地说,

    “美兰这脉像很奇怪,仿佛游离在死亡的边缘,如果今天醒不过來估计沒法了”青伯摇摇头沒有打开自己的药箱,

    “青伯,上次何阿姨那样严重都醒得过來,这次应该也可以的”她用巴望的眼神看着他,

    “唉,上次是施救及时,这次都过了近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他仍然摇着头,

    “青伯,阿姨她会想起以前的事,说明她正在恢复记忆,按理说应该能醒过來”她开始当心自己施救的错误,

    “恢复记忆是件很好的事,但刚才听老村头讲她刚才偏偏伤到的是头部”青伯分析着,

    “馨玉,我看还是得告诉妹夫他们准备后事吧”青伯背起了药箱准备离去,

    “青伯,您别吓我,您再想想办法,难说会有奇迹出现”她几近哀求,

    “馨玉,一个人一个命,美兰能支撑到今天已经是奇迹了”青伯准备回去给她准备后事,

    “难道真的就沒办法了吗,”老村头和小高医生问,

    青伯沒有答话,只是摇摇头,小高医生送他回去了,

    老村头也回去将事情告诉老村长家,也帮忙准备后事去了,

    大家都去给她准备后事去了,只有馨玉执着地等待奇迹的出现……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