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39章 奇迹出现
    ,

    “馨玉,都怪我长得像那个坏蛋,不然何阿姨也不会出事,现在该怎么办,”高汉林一进门就自责道,

    “高医生,这事不怪你,事以至此我一个人承?!避坝裎兆藕蚊览嫉氖?,

    “馨玉,你就放手吧,你都握了几个小时了”高汉林实在不忍心看到她善良背后的悲哀,

    “馨玉姑娘,你先吃点饭吧,身体要紧”青伯母从家里给她抬了饭菜,

    “伯母我不饿,我要等何阿姨醒过來,我相信她一定能活过來”她几近疯狂地坚信着,

    “馨指导,你不要太难过了,你对何阿姨已经尽心了,”老村头的老婆安慰着,

    大家不约而同地聚到了村公所來帮忙,

    有的人对着馨玉指指点点,有的人又为何美兰打抱不平,有的人理解馨玉,有的人替何美兰埋怨馨玉,

    “馨玉,别难过了,我们已经通知妹夫了,他连夜赶回來,只是秋根和秋叶上还沒有通知”青伯也赶來到了,

    “美兰啊,你快醒醒看爹一眼吧,爹沒想到在你内身深处一直记得那段痛苦的岁月,是爹对不起你,如果你不是我土财主的女儿,你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美兰啊,你醒醒好不好,”老村长知道女儿是在黑房子里出的事,心里无比悲痛,

    “老村长,您老千万别气坏了身子,都是我不好,沒有照顾好阿姨,”馨玉搀起老村长,

    “老村长,这事都怪我长得像打您的老坏人”高汉林也赶紧过來扶着老村长,

    “我不怪你们,你们都是好心照顾她的人,只是她沒有这个命了,”老村长擦擦那伤痛的泪花,

    “闺女,你咋就闯了这么大的祸啊,你说要带何阿姨來乡乡好好照顾她,我们也沒反对,但沒想到会出这样大的事,现在你要如何向秋家交待,”馨玉的父母也赶到了,

    “爸妈,都是女儿不孝,女甘愿承担这一切,如果何阿姨醒不过來,我就给秋家当女儿,赡养秋伯一辈子”她擦干脸上的泪认真地看着父母,

    “馨玉,我不要你当我女儿,你就当我们秋家的儿媳吧,”秋伯提着行李已经沒有泪再能流淌,他的泪已经往肚里咽了,

    “秋伯,都是我不好,阻止您去找人來照顾阿姨,如果是别人照顾的话一定不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馨玉看着风尘仆仆连夜赶來的秋伯哭诉着,

    “馨玉,秋伯不怪你,也许这就是天意,我早就预料到某一天美兰会出意外,只是这个意外來得太快了,快得沒能亲眼看看她的外孙们”秋伯将馨玉像女儿一样拥在怀里,

    “美兰,希望你一路走好,不要责怪馨玉这个善良的好姑娘,她是秋根最爱的女孩,你就不要再反对了,等秋根毕业以后让他带着心爱的儿媳去坟前告慰您,等秋叶的孩子出生了,我一定接她回來给你看看我们的外孙”秋伯双手握着妻子的手在倾诉着,

    “馨玉,你别难过了,就让你青伯母她们帮你何阿姨洗洗换下衣服吧”青伯和秋伯拉起已经难过得瘫软在地上的她,

    当大家帮她洗完澡换衣了的时候,

    何美兰咳嗽了一声,竟然有了呼吸,

    “我妹妹醒过來了,我妹妹醒过來了”青伯母高兴地朝大家喊着,

    青伯心里想:今天是不是受了刺激不会又犯夜來疯病了吧,

    “老头子,你们赶紧进來看看,美兰真的醒过來了”老村头的妻子也喊着,

    “美兰,你沒死,你真的沒死”秋伯反应过來进去将换洗一新的妻子抱了出來,激动地喊着,

    “馨玉,之前何阿姨吃过什么,”青伯发现她嘴边有一种奇特的草药汁流出來,

    “青伯,我……”她不想说是喂了自己配制的草药,不是怕负责任,而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她懂医术,

    “姐夫,不要追问她吃什么,赶紧救救美兰,她能醒过來就已经是万幸了”秋伯将他们的话打断了,

    “妹夫,我不用救她,她已要完全活过來了,她现在的脉像和正常人一样,沒想到美兰妹妹又出现了一次奇迹,让她好好休息一会,也许真正醒來的时候难说就是和以前一样了”青伯感到很神奇,

    “真的,太好了”馨玉听了以后很是高兴,

    “爹,火化厂那边已经联系了,问我们几点能到,”紫轩满头大汗地跑到门口边说,

    “化什么化,告诉他们我们不去了,退了吧,”老村头看着大家听到这突然其來的话回答道,

    “噢噢噢”紫轩都沒搞懂为什么要退了,

    “紫轩,何阿姨沒有死”高汉林拉过他小声地告诉他,

    “啊,真的,真是奇迹啊,那我赶紧退了”紫轩虽然白忙活了一阵,但心里还是感到高兴,

    “闺女,你过來一下”馨玉的父母喊道,

    “來了”她向他们走了过去,

    “闺女,你跟我们去青伯家一下,他们有事要交待你”,

    “爸妈,我想等何阿姨真正醒过來再去行吗,”馨玉不明白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去青伯家,

    “放心吧,何阿姨不会有事了,走吧”她父母说,

    她只好坐上高医生的车前往青伯家,

    “小高,你就在坡脚等我们一会好吗,”下车后馨玉的父母跟高汉林说,

    “好的”,

    她更感觉奇怪,为什么一起來的小高医生都不让跟上去,一定有什么特别的事要交待,那到底是什么事呢,

    进了青伯家,青伯和青伯母已经面带微笑地候在火塘边,

    “馨玉,你过來”青伯和青伯母喊向她招手,

    “闺女,过去吧”她父母也微笑地看着她,

    她看看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事,向青伯老俩口走去,

    “馨玉,这是你小姑奶奶当年留下的,现在我们遇到馨家的后人了,我们应该交还你们,但我想玉纯青这么多年等的人就是你,”他们递给她一个精美的木匣子,

    “为什么是我,馨家的后人不止我一人啊,”她不敢接过那个木匣子,

    “闺女,你就收下吧,我们馨氏家族里你是最特别的一位女孩,希望你能做得更好”父母暗示道,

    “馨玉姑娘,相信你能保管好你小姑奶奶留给你的东西,也相信你不会让玉纯青失望”青伯他们嘱咐着,

    “谢谢大家对我的信任”馨玉终于收下了那个木匣,

    她不知道里面是小姑奶奶留下的什么东西,她又要怎样做才不会让她们失望,

    “走吧,我们去村公所等待奇迹出现吧,”青伯起身说道,

    他们离开青家來到村公所,接待室里人很多她还沒來得及打开木匣子看看,将那个木匣子锁进了办公室里,

    何美兰让人虚惊了一场,來到村公所的人渐渐回家了,

    留下的人只有秋伯、青伯老俩口、老村头两父子、馨玉一家和小高医生,

    青伯一直把着何美兰的脉,

    “馨玉,你也过來把把看”青伯向馨玉喊道,

    “青伯,我不会”她谦虚地说,

    “试试吧,相信你会悟懂的”青伯很相信她,

    “谢谢,那我试试”她把脉的手法和表情已经让青伯看到了她内心潜学的东西,

    “何阿姨应该会在零晨三点左右醒來”她一边把着脉一边说,

    “不错,但我沒有把出具体时间,只是把出天亮以前会醒來”青伯已经感受到她潜在的医术,

    “小馨同志,你太厉害了嘛”老村头不由得赞叹道,

    “村长,我也只是蒙的,青伯的医术更老道”她看着青伯,

    青伯笑而不答,

    “老头子,女儿和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來到我们家,你快回來看看”老村头的妻子打來电话,

    “好好好,我一会就到”老村头听说女儿回來了,

    “爸,不用了,我们一会就到村公所”紫玲接过电话,

    “紫玲,”馨玉看着满脸微笑的她和一个贵夫人出现在眼前,

    “伯母,这就是我和你提起的馨玉姑娘”紫玲介绍着,

    “紫玲,我不会是听错了更不会看错吧,就凭她一个残着一只左手的黄毛丫头就能医好我儿子,那些国外有名的医生都医不好我儿子,就凭她能医好,看來我真是白跑了”晨星的妈妈看见残手的馨玉不屑一顾地绕着馨玉看了一圈,还一边打击着,

    “这位阿姨,先不论我的手怎样,我想看看那枚三彩玉坠”她沒有争辩,

    “诺,你好好看看这价值连城的玉坠”那女的从她名贵的包里取出那枚久违的玉坠显摆着,

    “这不是我们家祖传的三彩玉坠,怎么会在您手里,”馨玉的父母看着那女人手里摆动着的玉坠,又注视着馨玉,

    “怎么能说是你们家的,上面写着名字吗,简直就是笑话”那女的沒好气地看着馨玉的父母说,

    “如果你认为是笑话,那你好好看看上面是不是写着我闺女馨玉的名字,”馨玉的父母很严肃认真地回了一句,

    “哟,还真有一个名,写着名又怎样,这玉坠是我出了大价钱从拍卖会上拍到的”那女的将玉坠收了起來,

    “我看你们只是想骗回玉坠,我看你这辈子是沒有那个本事拿回这颗玉坠了,紫玲,我们走”那女的拉起紫玲想走,

    “这位阿姨请留步,我说过我能医好你儿子就能医好他,我馨玉向來不说假话”馨玉礼貌而自信地说,

    “你向來不说假话难道想说大话不成,如果你有那么高的医术先把你自己那只残手医好再说”那女的再次打击她,

    “这位夫人,话不能这样说,理发师能给皇帝老儿理发,他能理自己的发吗,医生就不会生病,生病就不能找其他医生看了吗,”青伯很是看不惯她为馨玉打抱不平,

    “哟,你就是那位神医啊,”那女的看着青伯,

    “我不是哪位神医,我只是这里的小小亦脚医生说句公道话而已”青伯回敬道,

    “原來是上不了台面的乡下土郎中”那女的瞅了青伯一眼,

    “这位阿姨请您放尊重点,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你儿子的病用多好的医术都医治无效,原來是你这位做母亲的说话沒口德,无论你有多少财富,多高的地位,请不要随意打击看不起比你贫穷的人……”馨玉只想为青伯出口气,

    那女的听了馨玉的话脸色一下子变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