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41章 砸招牌
    ,

    “欣兰和他表哥走了”林主任很自然地说,

    “表哥,去哪了,宝宝怎么办,”他们问着一连串的问題,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真正的表哥,还是她什么人,反正他们住在一起,听说跟他回了上海,宝宝想托我转交给你”林主任边给他们倒着茶边说,

    “你说的是不是晚鹤,”她突然想到这个人,

    “对对对就是我同学晚鹤”林主任连声说着,

    “欣兰帮宝宝当什么了,是封信还是一个物件,怎么能随便转來转去,她还是宝宝的亲娘吗,”馨玉有点火了,

    “欣兰也是沒有办法的办法,”林主任帮她说着话,

    “什么叫沒有办法的办法,她这样对我父母就是有办法了,”馨玉一听更火,

    “你们就再帮她这一次吧,她到处跑,宝宝跟着她也是受罪,不看欣兰的面上看在宝宝还小的份上再帮她带一久,除了你们会帮她我看其他人是不会帮她了”林主任也看出來欣兰带不好宝宝,

    “宝宝我们可以帮她带,但一定要叫她说清楚我们不是拐骗儿童,我们是以朋友的名誉帮她照顾孩子,她随时可以來接走千万不要再來胡闹,否则我们真的再也帮不了她”她严肃地说,

    “好好好,我马上打电话跟她说”林主任一边掏着手机一边向外面走去,

    “麻烦您叫她打给我,谢谢”她客气地说,

    林主任到外边打电话好半天沒见人影,

    馨玉他们实在等不了,自己点餐先吃了,

    等结好账去到门口时正巧遇到他和高汉林进來,

    “馨玉真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林主任不好意思地上前招呼着,

    “沒有,不好意思的是我们,我们已经吃好了,你们慢慢吃,先走了”馨玉拎好包准备走人,

    “馨玉,刚才林主任说约了一个女朋友吃饭,沒想到是你,”高汉林感到有些诧异,

    “呵呵,小高医生一定是你听错了是女性朋友”馨玉轻轻笑了笑,

    “是吧林主任”她又回头看了一眼他,

    “嗯嗯嗯”林主任有些不好意思,

    “林主任,打了半天的电话打通了吗,”馨玉有意问他,

    “真是不好意思,他俩都关机了,沒事的宝宝你们先带着,等她联系我的时候我再让她给你打电话好吗,”林主任解释着,

    “那好吧,你们慢慢吃,我们先走了”馨玉一家准备撤了,

    “馨玉,要不留下來一起坐坐,”高汉林挽留着,

    “这个……好吧”她有点犹豫,但又看在几次高汉林帮助过她的面上她勉强答应了,

    高汉林他们礼貌地和馨玉的父母打着招呼,

    她让父母先带宝宝先回去了,

    吃饭的时候,林主任故意给馨玉敬酒想把她灌醉,幸好被高汉林给挡了,

    吃完饭,已经微醉的林主任硬要带他们去喝茶,

    沒想到他们被带到了凝香阁,

    “这里不是凝香阁吗,什么时候改名的,”馨玉看到新换店名的凝香阁感到很吃惊,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换的,我好久沒來了”小高医生说,

    “林主任你來了”两位浓妆艳抹的妖艳女子,像两只狐狸从一个放着红蓝光的洞里钻出來似的将他挽了进去,

    “刚才那两个女的不是姐妹花吗,”馨玉被眼前的一切晃了眼,

    “嗯”,

    老杜听说馨玉來了,像一匹受惊的灰狼紧张地从刚才的那个洞里钻出來迎接着,

    “老香呢,”馨玉看着这个凝香阁都快变成世俗的酒吧,有些生气地看着老杜,

    她怕老香也变成姐妹花那样的吧女而生气着,

    “老香去接她外婆了,去了快一个月估计应该回來了”老杜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老杜,

    “噢,原來是这样,小高医生,我刚从乡下回來有点不适应这里,我先告辞了”馨玉说完离开了飘散着浓烈香粉味的姐妹香酒吧,

    她心里堵得慌啊,为了朋友她沒日沒夜的帮忙设计装修,想让每一位客人找到心灵的港湾,能在这里缓解压力,享受自然朴实的服务,结果却让自己的创意变得如此世俗,她感到心凉,也为好友香凝担心,

    “馨玉,我送你”高汉林追了过來,

    “不用了,你去陪林主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看看路边的风景”她很失望,

    “林主任有的是人陪哪还用得着我,还是我送你回去吧”他给她开了车门,

    “我发现老杜变了,凝香阁也彻底变了”她难过地看着路边的景物自言自语,

    “是的,自从老香走后我就再也沒來过凝香阁,老香给你打过电话但你一直关机”他也认为老杜变了,凝香阁再不是先前那样雅致舒心,

    “是吗,那段时间我特别忙,连家里人也打不通,看來沒有什么是一尘不变的,但变得太快了,快得让人难以接受”她感叹着,

    “馨玉,等老香回來时你劝她离开老杜吧,如果再这样下去,受伤的只是老香”小高医生答应过老杜不说的,他只能这样侧着边地告诉她,

    “两人的相爱不是我一个旁人说离开就能离开的,我只能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至于她听与不听是她自己的事”她也很无奈,

    “馨玉,你总算回來了”老香刚从她家里出來,

    “老香,你什么时候回來的,”馨玉很惊讶,

    “刚下飞机,姥姥想來看看你父母,结果伯父伯母硬要留姥姥住下”老香高兴地说,

    “那你现在要去哪,”馨玉看着老香,

    “噢,我好久沒去店里,我想去店里看看”老香还惦记着店里,还想着她的老杜,

    “今晚就别去了我们姐妹好好聊聊,店里有老杜你放心吧”馨玉害怕她去到之后会难过,

    “是啊,老香今晚你就好好陪馨玉吧”高汉林也帮忙劝着,

    “沒事的,我去一会就过來,就一小会”老香还是执意要去看看,

    “小高医生,那你就陪老香一起去吧,”馨玉看着有些惊慌的他,

    “噢,好吧,那你早点休息,”高汉林关心地看着她,

    “馨玉,我们去了啊”老香高兴地前往已经不是凝香阁的店,

    馨玉不知道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事,老香这高兴的样子在她心里那样可爱,她不敢继续想老香难过的场面,

    回到家陪父母和老香的老姥姥聊天,

    沒多大一会儿就接到高汉林的电话,

    “馨玉,你快点过來凝香阁吧出事了,”高汉林紧张地说,

    “好好好,我马上过來”她來到小院里接起电话,

    “姥姥、爸妈您们慢慢聊,我先出去一会”她返回屋里打了声招呼,抓起包就往外跑,

    打了一辆的士直奔凝香阁,

    “小高医生,出什么事了,”才到门口就看到高汉林站在那里等她,

    “老香才下车看见店名换了,就生气得要命”小高医生边走边说,

    “老香人呢,”她很关心她,

    “还在里面”小高医生指着,

    “老杜,你这个混蛋”馨玉看见老杜抬起一个凳子准备向正在和两只狐狸扭打的老香砸去,她上前一把抢过凳子扔在地上,

    大家听到馨玉的喊声停住了,

    “我是混蛋,你看看你这姐妹像什么,”老杜被老香揍得鼻青脸肿地看着馨玉指着老香,

    “我自己的姐妹像什么我清楚,但某些人可不是我的姐妹”馨玉揽过伤心欲绝的老香看着那两个身穿性感纱衣撕扯得都快遮不住羞的姐妹花指着老杜,

    “她简直就是无理取闹的泼妇”林主任喝得歪歪倒倒地出來搂着老杜的肩膀,

    “哟,林主任,泼妇从您这样文静的医生口里出來咋听着这样变味啊,”馨玉沒好气地看了一眼林晓峰,

    “老杜我问你,老香为什么要打你,”馨玉瞪着他,

    “私自换了招牌,跟不三不四的人來往”老杜捂着脸不好意思地说,

    “你这个洋葱包心的东西,我姑奶奶今天当着大家的面和你这无情无义的家伙一刀两断,你想跟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你去跟与我无关,还有,你的店名敢用着香姑奶奶的一个字,我非砸了你的破酒吧不可,这样的地方我还不想來,我怕脏了自己的身子,臭了自己的名声”老香放出狠话朝那块“姐妹香”的招牌上踩了踩像一阵风似地刮走了,

    “老香”馨玉和高汉林追了出去,

    馨玉他们前脚才出去,老杜又把那块姐妹香的招牌挂了上去,

    又继续开门做生意了,

    当馨玉他们追到老香时,老香已经哭干了眼泪,

    “馨玉,我想喝酒”老香难过地扑在馨玉的怀里,

    “老香,别难过了,你不值为那样的男人流泪,喝酒只是暂时的麻醉自己心,但永远解决不了问題”她安慰着她,

    “我咋不难过,为了他我把工作都辞了,为了省点小工钱我把自己不分白天黑夜像个陀螺一样在店里忙转着,现在店沒了工作也沒了,你叫我咋不难过,”老香哭诉着,

    “什么你辞职了,我听姚佳说你不是刚刚提升领班了干嘛要辞职,”馨玉不敢相信她就这样辞职了,

    “是的,馨玉我知道我对不住你,你那样好心把我从外省救回來还帮我找了工作,我辞职都沒告诉你一声,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了店,他却这样对我”她难过而内疚,

    “老香,真的别难过了,馨玉不会怪你的,店沒了可以重开,工作沒了可以重找,男朋友分了也可以开始新的生活”高汉林连忙安慰她,

    “这是老杜家的东西我要还回去给他,麻烦你们再陪我去一下他店里”老香从手上取下一只老式做工精美的银蜀,

    “好吧,”

    馨玉他们才來到店门,

    老香看见那块被她踩踏的招牌又重新挂上去了,她鬼火不是一般的绿,

    “老杜,你这狗心肝的东西给我滚出來”老香疯了似的朝那个洞里喊道,

    路人和周围酒吧、店里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三人,

    “看什么看,沒见过香姑奶奶训狗啊,”老香看着周围的人群喝道,

    老香话音刚落,正巧从那个洞里还真钻出一条伸长舌头的哈巴狗來,

    馨玉和小高医生差点笑喷了,

    周围的人看到那条乖巧的狗也收回异样的眼光各忙各的,

    “我今天变成这样都拜那个死老杜所赐”老香一提老杜就咬牙切齿,

    女人一旦被激怒就变成了女汗子啥都不怕,

    “老杜你这挨千刀的,你的狗都比你会香姑奶奶的话,你快给我滚出來”老香见狗不见人一个劲地喊着,

    她一边喊一边抓着门口的装饰物爬上门头将那块招牌拆了下來砸在地上,

    老杜终于屁颠屁颠地小跑出來,

    还好他沒跟哈巴狗一前一后出來,否则就被那块招牌砸沒命了,

    “啊,”馨玉、高汉林和路人被突然砸來的招牌吓得抱着头惊叫着,有的躲闪到一边,我的呆看着老杜,

    “老香你这疯女人,我们不是分手了吗,钱我明天会打进你账里,你怎么还不依不饶的跑回來砸招牌,”老杜沒头沒脑地骂着,

    “说我是疯女人,你瞎了你的狗眼,你不看看你里面搂着的女人不更风,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能让我不依不饶,你以为我稀罕你那几个破钱,拿着这是你们老杜家的东西还给你,请你家人不用去我家提亲了,还有,我再警告你一次,你起什么店名我管不着,如果敢用着我名字里的一个字我天天來砸你的招牌”老香彻底崩溃了,又狠狠地踩了踩那块招牌,

    围观的人散了,老杜看着那块地上被砸得开花的招牌,再看看老香还回的手镯心里擅了一下,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

    这次他真的伤了老香的心,这只手镯无论他们俩怎么吵怎么闹,她都不会轻易取下來,更不会还给他……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