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42章 不三不四
    ,

    馨玉将伤心欲绝的老香带回了自己家,

    回到家时,家里人都睡了,

    她俩一点睡意也沒有,

    “老香,往后你打算怎么办,”馨玉看着用被子捂着脸的她,

    “馨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杜家明天就要去我家提亲了,但现在我们突然分手了,杜妈妈一定还不知道”老香流着泪呆呆地靠在床头上,

    “什么,明天就要去提亲,”馨玉听了很是震惊,

    “是的”她点点头,

    “我看你得和家里人先打个招呼,不然到时闹得整个寨子都知道了,那不是闹笑话吗,”馨玉很担心老香以后在寨子里会让人说闲话,

    “那杜家那边呢,”老香听了她的话也很着急,

    “杜家那边老杜应该会和他家里人说,你这边只有你自己去说了”她看着六神无主的她,

    “馨玉,你说我要怎么和家里开这个口啊,”她很紧张,

    “你就说你还想再考虑一下,暂时不接受杜家的提亲,现在大家都还年轻,变数很多,为了不让村里的人看笑话,所以提亲这事暂时缓一下”她教她委婉地说,

    “好好好,那我现在就给家里打电话”老香掏出手机,

    “老香,都几点了,明早起來再打吧”她劝住了她,

    “噢噢噢,好好好我明天再打”老香已经不知道如何安排自己的明天,

    她们刚睡下,

    老香的手机噢个不停,

    老香看看是老杜的沒接就按丢了,

    老杜又打馨玉的手机,馨玉接了,

    “馨玉,我是老杜,这么晚打扰你真不好意思,老香和你在一起吗,”老杜有些醉意,

    “打都打扰了还说什么不好意思,你找她干嘛,”馨玉沒好气地问,

    “我想和她好好谈谈,明天我们家就要去她家提亲了,希望她好好想想”,

    “拿着他要和你谈”馨玉将手机递给老香,

    “姓杜的,我跟你沒什么好谈的,明天提亲一事不用去了,我已经和家里人说好不接这门亲,再见,请以后不要再打來烦我们”老香讲完把手机挂了,

    馨玉的手机又响了,还是老杜打來的,

    “老杜,你一天打我的电话也沒用啊,就这样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明天还要上班不说了”她接起电话说了一通,

    “馨玉,你再让老香接一下电话,好不好,”老杜可怜地求着她,

    “老香最后一个电话”馨玉又将电话递给她,

    “姓杜的沒耳朵还是沒记性,请你不要打來了”老香很是鬼火,

    “老香,我说完就挂,现在太晚了,我和家里人说了提亲一事,我父母想和你说话”老杜将电话递给她父母,

    “阿香,我是伯母,今天伟伟回來说你们分手了,我们感到很惊讶,现在太晚了,等明天你过來我家一下好吗,”杜妈妈温和地说,

    “伯母,对不起是我配不上你家伟伟,明天一早我要带我老姥姥回乡下了,我已经和家里说清楚了沒什么事,所以明天我也不过去了”老香也温和地说,

    “唉,如果你和家里也说清楚了,我们也沒有去的必要了,但我还是希望你们两个再好好考虑一下,那先这样吧,”杜妈妈有些失望,

    电话挂了,老香哭得泪流满面,

    “老香你怎么了,”馨玉不知道老香爱老杜爱得多深,

    “馨玉,杜妈妈和杜爸爸对我很好,就像亲生女儿一样,老杜对我也很好,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她难过地说,

    “老香,人会随着时间和环境在变,其实发现的及时比你深陷进去还好,等到了结婚有了孩子才发现变了那下真的太晚了”馨玉也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她,

    但在馨玉看來老杜的变化实在太令人失望了,老香现在离开他沒有什么不好,现在只是暂时的痛,时间长了那种是痛不欲生,

    “老香,你爱老杜吗,”她直截了当地问,

    “哪能不爱,那次他在我家掉进井里那一刻我就爱上他了,但他现在变成这样我该怎么办,”老香真的舍不得老杜,

    为了他辞去工作去店里把自己当小工使的人能不爱吗,

    “老香,如果你爱他,你就要接受他所犯的错误,那你能接受他与不三不四的人不清不楚地在一起,万一哪一天他有了更多的钱和其他的女人跑了你也能接受,有些事情还沒有发生我们就要预料到,如果你能接受我也无话可说,如果他能改也是好事,但是改有那么容易吗,你爱他可以把工作辞了,他若真爱你他还会和别的女人有一腿吗,”馨玉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了出來,让她自己去选,

    “我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日子咋过,不被寨子里的人笑掉大牙才怪,我们寨子虽然穷点,但对这方面看得很重”老香自己清楚接受不了,

    “老香,作为你的姐妹,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來劝你,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但是看到你那样痛苦我真的不忍心,小青的痛苦我们沒经历过,但我们能从她的经历里感受到那份痛苦,虽然我和老杜是同学,但我不是太了解他,你和他交往过,你应该比我更加了解他,如何选择看你自己,睡吧,明天起來一切都过去,晚安”馨玉说完睡下了,

    一晚上都只听到老香在唉声叹气,馨玉知道老香心里特别难过,

    第二天,

    馨玉起床时老香却睡着了,她沒有叫醒她,一个人去单位了,

    好久沒回单位了,她來得特别的早,

    “馨玉,”同事小玲看到她回來很惊讶,

    “小玲,好久不见了,你是越來越漂亮了”馨玉看着皮肤亮亮的她,

    “漂亮谈不上,但比起你这热爱农村的新青年來皮肤要好好多,你咋突然回來了,是不是又闯祸了,”小玲毫不遮掩地说,

    “我沒闯祸啊,只是单位里打电话叫我回來说有事,你又听到什么大新闻了,”她也觉得突然打电话叫她來一定沒什么好事,

    “唉,从你來上班第一天起,你的新闻连播就沒停过,我以为你去新农村了应该听不到,结果又听到了”小玲认真地说,

    “啊,真的还有新闻,”她看着小玲,

    “你才去新农村,人家就说你把学生家长给气瘫了,不好意思留在城里去乡下躲避去了,我还跟人家理论,人家还骂我和你一个鼻子空出气”小玲都觉得有点委屈,更别说她,

    “啊,怎么说是我气瘫的,人要生病起來啥时候都会病啊,那有还呢,”她觉得太冤了,

    “还有就是有人举报你拿了村民的好处,我一听就不信,但人家举报单位又不得不去调查”这件事小玲并不清楚,

    “是啊我拿了村民的好处杀猪宰羊请大客,还有呢,”馨玉也不想解释什么,

    “啊,你真拿村民的好处了,”小玲张大嘴巴问,

    “是啊,改明我送一篮子土鸡蛋给你尝尝啊,”馨玉故意笑着,

    “我才不要呢,又不是你养的”小玲恼恼地说,

    “哈哈哈”她笑了起來,

    “小玲,不逗你了,还有什么,”她认真地问,

    “还有你和不三不四的人來往,打架了逛酒吧了情人多多了太多了”小玲不解地看着她,

    “什么叫不三不四,打什么架,逛什么酒吧,农村除了火把跳笙我逛什么酒吧啊,真是奇了怪了,”她越听越火,

    “馨玉,你到我办公室來一下”主任看见她背对着他站在那里嚷嚷,

    “噢”她一下子被主任的喊声给愣住了,

    “主任好”她敲着主任办公室的门,

    “进來吧”主任抬起头看着她,那眼神巴不得把她给吃了,

    “主任,有什么事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你先坐吧,唉,好事坏事一大堆先说什么呢,”主任手里拿着一支笔转悠着,

    “主任,那先说坏事吧,”她也想听听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坏事,

    “馨玉啊,你在单位里有人举报你,你不在单位里也有人举报你,你叫我怎么办呢,”主任打开了话題,

    “主任,举报是人家的自由,人家想举报我我也沒办法啊,”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老有人和她过不去,

    “上次说你收受村民好处的举报,我们核实了,那是一个误会,所以这个我们不再追究,但是你和不三不四的人交往,影响我们单位的形象,这个问題很严重,单位领导很重视,所以将你叫回单位里和你谈话,做做你的思想工作”主任冒出这样一句把她给听蒙了,

    “主任,我沒和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交往啊,更沒有影响单位形象啊,”她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老臭你认识吗,”主任板着一张脸问,

    “认识,但也不叫认识,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她不知道人怎么说主任才明白,

    “你看,你连这种专干坏事的人都认识,你说这人不叫不三不四的人还叫什么人,他前久还去你所在的村闹事你知道吗,”

    “知道,我也想抓他,被他给逃了”

    “我看你并不想抓他,你是故意放跑他”

    “我沒想放跑他,我不是忙着去救人嘛”

    “你把他打晕怎么不送派出所,”

    “对不起主任,那算我放跑了坏人,但我也沒和他有什么來往啊,”

    “开酒吧的朋友你认识吗,”主任接着问,

    “不认识”

    “现在最火的姐妹香不是你朋友开的吗,那些难道不是不三不四的人,”

    “不是我朋友开的,我朋友开的是凝香阁”

    “你还要为她们狡辩,”

    “主任,我真沒有狡辩,我只帮朋友设计了一下凝香阁的店,姐妹香我也是回來才知道的,这和我真的沒关系”,

    “这些有沒有关系我们先不说了,以后你要多注意影响,不要再有人來举报了,我们这里快成信访局了你知道不知道,”

    “对不起主任,给您添麻烦了”她也不想再辩解了,

    “知道错就好了,还有一件好事要告诉你,你写给单位申请对口帮扶村修路的资金领导已经批了,希望你能圆满完成新农村任务,早日回到单位上班”主任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

    “真的,谢谢主任,谢谢单位领导,我一定圆满完成任务”她脸上是高兴的,但心里已经浸满了委屈,

    馨玉拿着领导签批的申请回到家,

    “闺女,单位领导都签批了是好事,你咋还不高兴,”馨玉的老爸看着女儿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老爸,我才去单位又被挨批了”

    “挨批,为什么批,”

    “说我和不三不四的人交往,总是有人到处举报我,我到底招谁惹谁了,”她如实地说,

    “哈哈哈,好一个不三不四”她爸笑得可开心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