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52章 定亲未定心
    ,

    “老村长啊,看來要我们亲自來接您老才行”馨玉看出了大家的难处,主动打着招呼,

    “你真是聪明的玉纯青再世啊,”老村长话中有话,

    “爹,今天的事都怪我一直沒和您老说清楚,但是我怕您老担心才沒告诉您的”青伯主动承认着,

    “沒事,今天说清楚了啥事也沒了”老村长很明理,

    “爹,我不是青铁匠的亲生儿子,想必您是知道了,不然您也不会突然变卦”青伯坦白着,

    “什么,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杨喜门和老香的姥姥很吃惊,

    “两位亲家别着急,待我慢慢说來”青伯知道她们很惊讶,

    “我是清莲和石旺的儿子……”青伯话还沒说完,

    “什么,你是石旺的儿子,石旺是不是一个赶马人,”杨喜门打断了青伯的话,

    “对,我娘说是地主家的家奴,他就是个赶马人”青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问,

    “如果你真是石旺的儿子,我家三生还是石旺的孙子呢,他怎么可以娶自家的妹妹小青,”杨喜门摇着头不同意这门亲事,

    “亲家,你别激动,让我姑爷把话说话”老村长终于发话了,

    “今天我想说的是,小青不是我的亲生女儿”青伯知道大家的顾虑,

    “她不是你的亲生女儿,那是谁的女儿,”杨喜门和老香的姥姥异口同声地问,

    “她是青铁匠和我家大姑娘的女儿”老村长替大姑爷青伯回答着,

    青伯终于把多年压在心头上的石块扔掉了,一下子显得轻松多了,这件事不用再藏着掖着,

    “天哪,原來是这么一回事,亲家那我们赶快回去把这门亲事给定了,”杨喜门终于听明白了,

    馨玉一行回到了小青家,

    “老外公”小青跑过來撒娇地挽着他,

    “哟,喈起的小嘴可以挂个油瓶了”老村长刮了刮她的鼻子,

    “老村长好”石三生也过來搀扶着,

    “哟,到现在还叫我老村长,得改口叫老外公了”老村长乐呵呵的,

    “老外公”石三生看看周围那一双双眼睛连忙补喊道,

    “好好好,老外公看见你们能走到一起,真为你们感到高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大家要互相互爱好好过日子”老村长看看石三生又看看小青,

    石三生和小青的定亲一事就在老村长和杨喜门等长辈们的主持下敲定了,结婚的日子就定在新年那天,

    亲是定了,小青心里美美的,但石三生亲是定了,但心是否定了,只有他自己清楚,

    老香看到小青和三生哥定亲了,心里也很羡慕,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她心里别提多难过,

    馨玉突然想起那句“我闺女的二夫您会亲自带來”,现在她总算可以缓口气了,

    定亲结束后,武全带着馨玉的家人回去了,馨玉一个人回了村公所,只有忙碌才能让她有一种存在感,

    她吃了一个武全买來的渍梨,那种清脆爽口、酸中带甜的梨真好吃,

    她的手机响了,

    “秋根,有啥事呢,”她一看是秋根打來的便问,

    “一定要有事才能给你打电话吗,”秋根有点生气,每次都听到她这么问,

    “手机不是方便有事的人打吗,难道是为无事找事设计出來的手机,”馨玉反问着,

    “好好好,算你的解释对行了吧,你们今天咋去得那么早,等都不等我一下”他有点小情绪,

    “十万火急的事能等你吗,真是的,噢,小青和石三生定亲了,不知青伯告诉你们沒有,”

    “估计忙忘了,太好了,石大哥终于结婚了,”秋根一听石三生定亲的消息高兴得不得了,他又少了一个情敌,但他万万沒想到少了一个石三生,又冒出一个武全,

    “原來是这等十万火急的大事,那当然等不了我,馨玉,对不起啊,我以为你又想躲着我”秋根赔礼着,

    “真是奇了怪了,我又不是猫干嘛躲着你,再说我重來就沒躲过你”馨玉搞不懂,为什么大家都爱说她躲着他们,

    “言下之意我是老鼠了,”秋根不明白馨玉唱的是哪一调,

    “我沒说你是老鼠,我的意思是我又不是猫,又不是在玩躲猫猫,好了,你是不是手机电量太足了,还有什么事说吧,我的手机快沒电了”馨玉想休息了,

    “噢,其他的沒什么,就是想和你聊聊”

    “那我挂了,等见面再聊啊,”她挂了电话关了机,

    秋根还傻傻地拿着手机舍不得放,

    馨玉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把自己扔到床上轻松地睡了,

    等她醒來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但她也不觉得饿,

    突然有人敲门,

    她开门一看,原來是紫轩、喜秀和晚云风,

    “晚伯伯,你们快进來坐”她热情地招呼着,

    “馨玉,下午怎么沒见你过去青伯家吃饭,”晚伯伯关心地问,

    “噢,我不饿,回來休息一会儿就睡过头了”她给他们

    倒着茶水,

    “年轻人就是睡眠好,”晚伯端着茶水四周看看,

    “紫轩、喜秀你们也喝茶啊,”他俩干站着,

    “嗯”他俩齐声应道,

    “紫轩、喜秀你俩别站着坐吧”晚伯看他俩有点拘束,

    “馨玉啊,我想來看看我侄女晚霞以前住过的地方,所以叫紫轩他俩带我來,真是打扰你了”晚伯眼底流露出对侄女的思念,

    “晚伯,这怎么能叫打扰呢,我也是您的侄女啊”馨玉又给他倒了一杯茶俸上,

    “谢谢,是啊这次來了以后有了这么多的侄儿男女我真的很高兴,”晚伯接过茶高兴地说,

    “紫轩、喜秀”他慈祥地看着他俩,

    “姑爹”他俩像听话的孩规规矩矩地坐着听他说话,

    “你们俩要恩恩爱爱一辈子,往后我们回去了,每逢过年过节你们也去看看晚霞可怜的父母,女儿不在了,儿子又在外地忙事业,家里就他们老俩口真的很孤独,事情都过去了,我也和他们谈过,我们现在是一家人,大家都不要再记恨了,这样恨來恨去沒意思,一辈子真的很短,容不下太多的仇恨”他发自内心地说,

    “姑爹,我们记住了,您和姑妈也要保重身体,要经?;貋碜咦咔灼荨彼┐有牡桌锵不墩飧龉玫?,

    “嗯,一定,馨玉,明天我们想去紫轩他们学??纯?,你去吗,”晚伯征求着她,

    “去,我还沒去过想了几次沒去成”她听说去那所早就想去的学校一下子很兴奋,

    “那太好了,我们明天一早过來喊你,那我们先回去休息了,晚安”晚伯放下茶杯愉快地说,

    “好,你们慢走”她将他们送到公路上才回去,

    她回到住处,打开手机一看,有好多未接电话,其中武全打來的最多,

    她怕家里人出什么事赶紧给他回了电话,

    “武警官,今天下午真是不好意思沒开机,有什么事吗,我父母他们沒事吧,”她说话都有点紧张,

    “馨玉,你别紧张,伯父伯母和宝宝都安全到家了,我是给你报个平安,沒想到你关机了,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现在看來大家都沒事”他解释着,

    “噢,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家里出什么大事了,”她总算松了一口气,

    “对不起,让你着急了,你在乡下要多注意安全,要保重身体,有空我去看你不介意吧,”他关心地说,

    “谢谢关心,欢迎來乡下坐客”她以为他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武全的电话才挂了,

    “为什么关机,”一条短信飞了出來,

    一看是石三生,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回,

    忽然,门外有人使劲地敲着门,

    “馨玉,馨玉”那人在门口大声地喊着,

    她掀开窗帘一看原來是石三生,

    “石先生,你怎么喝成这样,小青呢,”她赶紧打门,看看他身后一个人也沒有,

    石三生醉得连站都快站不稳了,

    “你先坐下吧”她沒有关门,抬了一个凳子让他靠着门边坐下,

    “馨玉,你为什么关机,是不是不想接我的电话,我打电话是叫你过去吃饭的,可你竟然关机,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我很担心,你知不知道,”他伸直双腿,勾着头,用手比划着,

    “对不起,我睡着了,我知道你们关心我,來先喝杯水”她给他递上一杯水,

    他伸手來接沒接稳,幸好水不烫,不然石三生一定会被烫伤,杯子摔得粉碎,打破了夜晚的宁静,如同心碎的声音,他们彼此看着地上的碎片,

    馨玉正去捡碎玻璃,石三生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馨玉还沒來得急放掉手中的那块玻璃,被石三生连玻璃带手紧紧地握住了,握得那样用力那样紧,

    直到馨玉手上流出來的血溢出他的指缝,他才被吓得赶紧松开了她的手,石三生并不是有意的,

    她手心里的那块玻璃根本看不出原样,他被馨玉的冷静吓醒了,

    “馨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怎么这样傻,为什么不哭出声來,”他一边说一边心疼地帮她包扎着伤口,

    “石先生,我不傻,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我这点伤算得了什么,回去吧,别让小青着急”她打扫着地上的碎片和血迹,

    “为什么你总是只为别人着想从來沒为自己想过,”他不愿离去,

    “三生怎么了,”小青站在门口,

    “小青,沒什么,你怎么來了,”他沒告诉她要來这里,

    “我过來看看馨玉给吃饭了”她温和地说,

    “小青,谢谢你,我吃过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馨玉看着小青,

    “馨玉,你的手怎么了,”小青看着她包扎着手,

    “沒什么,不小心打破一只杯子划到的”她若无其事的样子,

    “噢,以后小心点,那我们回去了”她扶着石三生,

    石三生回头看了一眼馨玉,然后消失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