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54章 江陆坡
    ,

    看着老香他们笑眯眯地眺望着远方,分享着美食,我以为是胜利前的大扫荡,

    急步跟上,赶紧随着他们指去的方向望去,

    只见那所深山小学近在咫尺远在天边,

    我的天哪,真是遥不可及啊,

    此刻钻出一百个打退堂鼓的念头,

    太累了,风景是绝顶的好,但这路简直不是人走的,我累得想睡倒在这山路上,等到自然醒再赶路,

    总以为爬完了这坐大山就到了,哪里的事,现在才走了一半,一会儿又是下坡路,我真想顺坡滚下去算了,省点力气,

    我今天真是成了赶路的大神,

    从禄口赶到巫家坝到孤家岛到县城到村公所再到这艰难的大山路……

    这哪里是去学校嘛,简直就是唐僧取经爬坡上坎过大江,

    呸…呸…呸,我才不想当和尚呢,

    “严先生,你怎么了,”馨玉看我怪怪的,

    “噢,沒什么,小虫迷路了我给它指引方向”我拿着树叶驱赶着小飞虫,

    “哟,你还厉害嘛还懂虫语”馨玉早就看出我的窘态,

    “呵呵呵”我傻笑地看着她好无奈,

    我们的午饭就是喜秀做的糯米团和干巴丝,人手一团白白的糯米饭加一把干巴丝,

    可能走得太辛苦,太累,这顿野外午餐感觉是我吃过最美味的一餐,此刻什么中外大餐都是浮云,

    馨玉看我吃得津津有味又把她的分了一半给我,我还真行,照单收下存进肚里,

    “如果现在有个吊床能在上面休息片刻那是人间最美的一件事啊,”我饱餐以后看着身旁的那几棵大树遐想着,

    “吊床沒有,吊八戒的网兜可以有”老香在我身后冒出一句,我真想抽她一下解解恨,

    大家被我和老香的话惹得又是一阵狂笑,

    “走吧,赶路了,下了这个坡就可以坐船了”紫轩看着已经很疲倦的我们,

    “坐船,”我和馨玉感到非常意外,竟然还有水路,

    “是的,逆流而上”紫轩在前面带着路,

    “坐船去啦”老香一个箭头从紫轩我们身边身前飚了出去,

    “馨玉,我终于发现为什么老香和小青她们力气这么大,原來从小就在江陆坡上练出來的”我看着跑在前面的老香,

    “你挺会创词的,只听说过海陆空,你竟然冒出一个江陆坡,她们从小与大山结缘,与江为伴,以坡为友,就是江陆坡的环境造究了她们质朴纯真的性格,锻炼出她们这样好的身体,我和她们比起來相差甚远”她自觉惭愧地看着奔跑的老香,

    “你也不差了,已经很厉害了,”我不敢小视这心爱的人,

    “厉害还拖大家的后腿,”她看了我一眼,感觉拖后腿的不是他是我,

    “哈哈哈,你们看老香像不像山里窜出來的麂子跑得那样快,”晚伯和海青姐妹们追不上她,

    “老香,快跑小心后面有猎枪”馨玉听后向老香喊着,

    馨玉的喊声把我们大家乐得差点滚下坡,

    “你们当我是猎物啊,”老香头也不回故意一下钻进树林一下窜到路边继续往前冲,

    看着老香他们跑得那样随性自然风一样的速度,我真是有点害羞,

    终于感受到上坡容易下坡难,原以为和馨玉一起经历过迷路爬这点小坡不是事,看來锻炼的还不够,

    “馨玉,石三生和小青怎么就走到一起定亲了,”我突然想到这件事,

    “怎么啦,忌妒羡慕恨啊,”她回头沒好气地看着我,

    “这到不至于,只是觉得有点突然,只是可惜以后我的馨玉屋沒人帮我看了”我故意提到馨玉屋看看她什么表现,

    “哈哈哈,改明你请我给你当小工算了”她笑了笑,不知是她有心还是无心,但我心里着实高兴,

    “真的”我一激动沒刹不住车把馨玉往前推了一把,她险些被我推倒,还好馨玉本能往后刹,我一把抓住了她的双肩包,晚伯看我有些拉不住又帮了我一把,

    “哇,严先生,你想像老香那样跑说一声,俺给你让道就是”馨玉这聪明的家伙,明明知道我不会跑还这么说,还故意引开话題,

    “我跑了谁扶你啊,”我故意拉着她的双肩包,

    “你这哪是扶我简直就是在拽我”她挪了挪肩带,

    “拽你是给你施加一点阻力,我怕你顺坡滚下去了不忍心”我故意和她辩着嘴,

    “是不是要施加一点阻力啊,”她边说边跑了起來,

    我一下子沒反应过來扑了一个空顺滚了出去,

    “哈哈哈速成滚手”我这一滚把老香吓得在前面刹车拦截住了我,

    大家看见我变成球追上了老香都笑得抹眼泪,

    今天真是出尽了洋相,

    一路走來爬來滚來就差沒游了,

    终于到了江边,原來这条江连着澜沧江,自然就想到传说中的湄公河,

    一提到湄公河,东南亚第一长河,

    我真的很激动,看着滚滚澜沧江水感慨万千,

    我竟然能从千里之外來到有她的这里,

    一路同行何等畅快,但我和她的发展又是如何,

    能否像这条长河一样奔流不息直到地老天荒,

    当我们身处困境时,能否像江里的船只逆流而上,

    “紫轩,我们到底要坐什么船逆流而上,”我问站在旁边的他,

    “诺,就是那边开过來的那种小船”他指指江上向我们驶來的小船,

    紫轩和船夫热情地打着招呼,看來他们已经是熟不得再熟了,

    船夫熟练地驾驶着他的渡江船靠岸了,

    这是一种小型的燃油船,上面有坐位,有救生圈,

    这趟渡江的客人就是馨玉我们这几个人,

    大海里的轮船我坐过,但这澜沧江上的小船我还是第一次坐,多少有点不踏实,

    “紫轩,去深山小学一定得坐船吗,”我小声地问,

    “不坐也可以,以我们正常速度走还得再走二个多小时”紫轩微笑地看着,

    我一听,他们走都要走二个多小时,那我走岂不是成了走长征,算了我还是坐船吧,

    我忐忑不安地跟在馨玉后面上了船,不知是下坡太累,还是我太紧张,小腿肚还一个劲地跟着脉搏的频率跳动着,

    这是原生态的河道,两岸的景物美得醉人,但这船只摇晃得也够吓人,船夫对这里的每一个地方都非常熟悉,哪里有块石头,哪里有个窝都了如指掌,熟练的操作和黝黑的皮肤说明他在这里跑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这些让我一下子觉得安全了许多,但是人在江上飘哪有不担心的道理,

    不知是船夫胆大还是我胆小,感觉这船?;姆?,随时会翻进江里似的,

    大家都被这江山美景迷住了,兴奋地在江面上狂呼着,老香还开心地唱起山歌來,就连馨玉也跟着老香这野丫头站起來向大江前方和两岸的青山狂吼着,

    看着她们那无比亢奋的唱吼着,我着实羡慕,

    但是我不敢乱动,稳稳地坐着,抓紧船缘,生怕一不小心翻进江里冲到外国喂鱼去,

    我希望这船赶紧到达目的地,我还年轻,家里还有老父老母等我养老,我可千万不能出任何事啊,

    我不想还好,越想越心慌,

    我突然佩服馨玉他们,感觉他们一点都不害怕,是他们坐惯了这种船,还是他们天生就胆大,

    我自认为自己除了爱情上胆小,其他方面不算胆小的人,

    “严先生,你抓得那样紧干嘛,怕掉进江里喂鱼啊,”老香沒遮沒挡地朝我吼着,

    “胡说什么啊,江里的鱼才吃香的不吃盐的”我故意拿老香开玩笑,

    “这里面还真有一种鱼,叫大面瓜鱼,特别大怕有50公斤左右”紫轩和喜秀给我们讲,

    “哇,这么大,面瓜鱼是不是长得特别像圆圆的大面瓜一样所以叫面瓜鱼啊,”我很好奇地松开双手比着一个大圆瓜看着他俩,

    我一激动就松了手,船正巧晃了一下,吓得我心里直打鼓,我又赶紧收回比瓜的手抓住船缘,

    “呵呵,你还真会想象,面瓜鱼学名叫巨魾,底栖鱼类,主要栖息于江河主河道;性凶猛,猎食性,主食小型鱼类,亦食蛙类及虾类,繁殖期大概在5-6月;它主要分布在澜沧江中下游,印度、缅甸和泰国等,国内仅分布在澜沧江、怒江和红河水系,其体型巨大,最大个体可达50公斤以上,肌肉颜色为天然的黄色或桔红色像面瓜一样,因此而得名,其肉质风味独特,深受普洱、版纳、河口等地百姓和旅客的喜爱”馨玉向我们介绍道,

    “哇,馨玉你知道的真多,我都只知道面瓜鱼颜色像面瓜所以叫面瓜鱼,沒想到你挺了解的”紫轩都自叹不如,

    “是啊,我们馨玉懂的真不少”大家夸奖着,

    “哇,原來是这样啊,”被馨玉说得我都想流口水,

    心想这么大的鱼,还凶猛,万一真撞上了还不把这船给顶翻了,

    想想都有点害怕,身上一下子钻出好多鸡皮疙瘩,

    “师傅还有多长时间能到,”晚伯问着紫轩,这个问題也是我关心的,

    “姑爹,大概还有五六分钟就到了,逆流而上用的时间相对要长一点,回來的时候就快了”紫轩回答着,

    这五分钟咋就过得这样慢,

    虽然这行程不长,但这二三十分钟的航行时间,让我感觉像两三个小时一样漫长,

    船终于靠岸了,我终于安全着陆了,这是何等的幸运啊,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