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57章 鱼主是情敌
    ,

    粗略地走遍了一转深山小学,

    我们沒有对这所小学评头论足,

    就连老香都保持沉默,

    我只是在心里感慨着、尊敬着,

    有朝一日为这所小学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紫轩和喜秀在伙房里忙碌着,

    我们真帮不上什么忙,因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非常珍贵浪费不得,

    虽然我们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我们都沒有离开伙房,

    我们大家都想看看他俩如何做面瓜鱼的,

    鱼很大,馨玉让紫轩砍开分装了几份,

    可是这里又沒有冰箱怎么办呢,

    “紫轩,你们这里哪里有冰凉的箐水,”馨玉突然问起,

    “你要这个箐水干嘛,”紫轩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你先告诉我在哪,待会你们就知道了”馨玉一定又有什么鬼主意了,

    “秀,你带他们去吧”紫轩喊着她,

    “不用不用,你告诉我大体方位就行”馨玉不忍麻烦忙个不停的她,

    “噢,顺着学校背后的这个山走就行,你们要快去快回啊,”紫轩和喜秀指着学校的后山,

    “馨玉,等等我”我见她挑着一对水桶出去了,

    “怎么啦,”她停了下來,

    “我陪你去吧,”我接过她肩上的水桶,

    “好吧,”

    她走在前,我挑着担,

    我把担儿横着挑,双手排上面,勾着头,

    她回头看了一眼笑喷了,

    “來吧,还是我挑吧”她一边笑一边接过担子,

    “馨玉,怎么了,”我不明白她笑什么,

    “我看你挑得像老鹰捉小鸡似的”她边说边笑,

    “啊,有这么严重吗,”我看着她挑得很随意,

    不是横排着挑,而是纵着挑,

    “馨玉,我明白了”我又将她肩上的担子接了过來,

    还好这里个后山的山泉水不太远,

    我们拿着一盖葫芦做的水瓢舀着山泉水,

    “哇,好冰凉啊,馨玉你要拿这个水做什么,”我才舀了一瓢水洗洗手,

    “这冰凉的水煮鱼特别好吃,然后今晚我们可以烧水泡茶喝,还是最关键的是冰鱼”馨玉向我解释着,

    “冰鱼,”煮鱼泡茶我听说过,这冰鱼还头一次听说过,冰箱都沒有冰什么鱼啊,

    “是啊这里沒有冰箱,我们借这冰水冰鱼了,我们赶紧回去吧,不然煮鱼就赶不上了”馨玉看着我,

    “噢,好好”我才起担就把两桶水给洒了,

    “沒事的,我们再重新打就行了”馨玉看我真个不会挑这担子,

    水舀好了,馨玉沒让我担,而是自己很轻松地就担了起來,两手随意的勾着吊水桶链子,

    看她很轻松,也不费劲,

    “啊,一个大男人的担水让一个女孩子担水”老香看见我跟在馨玉的后面从伙房里出來大叫着,

    “老香,严先生已经担了好大一截”她赶紧帮我解释,

    “噢,”老香才沒继续向我吼,

    喜秀刚要往锅里放水,

    “喜秀,等等,用山泉水煮吧”她叫住了她,

    “噢噢噢”喜秀一下子反应过來,

    “馨指导员啊,我们都沒有想起用后山的山泉水煮鱼,你是咋想到的,”紫轩抬着切好成小块的面瓜鱼,

    “我想这里应该有山泉,这样煮出來的汤一定很特别,你们先忙着,我在天黑之前再去挑一?;貋怼避坝袼低晏嵘纤?,

    “煮鱼用不了这么多水的”紫轩不明白的问,

    “呵呵,紫轩,馨玉还要用山泉煮茶、冰鱼呢,”我赶紧告诉他,

    “冰鱼,”紫轩和大伙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啊,回头再告诉你们”馨玉见我解释着所以出去挑水了,

    等我追了去的时候,馨玉不见了,

    我顺着后山找去,找到刚才打水的地方还是不见,

    真是奇怪了,馨玉不会被迷路了吧,

    突然,一声“哎呀”引起了我的注意,

    “馨玉,馨玉”我赶紧寻声找去,

    只见馨玉担着一些水摔倒在地,

    “馨玉怎么了,”我赶紧过去扶她,

    “沒什么,刚才我看见晚霞的坟了”她拾起勾担和水桶,

    “馨玉,你是不是看错了,”我听了都有点害怕,

    “真的,就在前现一点,一定是紫轩和喜秀他们打理着的”我们赶紧去后上担水,

    “如果真是这样,我觉得恋人爱人也好就要像紫轩和喜秀一样,无论心爱的人以前有怎样难忘的人,都不要彼此有任何包袱,共同去面对”我说着自己的观点,

    “是啊,都要共同面对,这样的日子才会过得踏实”她正要担水,

    “馨玉,我來吧”我接过勾担挑起水向山下走去,

    这一次我挑得很不错,虽然洒了一点,但还算满意,

    回去以后,只见馨玉把用塑料袋分装的鱼一袋一袋地泡在挑回來的山泉水,原來这就是冰鱼啊,

    馨玉啊,你到底咋就这么容易想出办法來,

    我真的很佩服她,

    夜幕笼罩着深山小学,

    清新的空气也抵不住面瓜鱼汤的诱惑向我们袭來,沁人心脾,

    新鲜的面瓜鱼切成小块,放点姜、蒜煲出了鱼汤,一出锅,鱼肉黄生生的鲜艳得像面瓜一样,鲜香味美十分诱人,

    我们回去以后得到了尝一块鱼肉的奖励,除脊骨和肋骨外沒细刺,

    哇,美美的吃了一口,肉丝粗犷中含细腻,味清甜醇绵爽口,特别是那金黄色的鱼汤,简直就是美味中的极品,喝一口就让我醉去了,

    我还在回味着刚才赏到的那块鱼肉和鱼汤,

    “吃饭啦”老香喊得快流口水了,

    招集大家一起來分享美味的面瓜鱼,

    只见校门口有辆摩托车开着远光灯进來,快速地停在我们面前,

    “看來我真大年三十洗脚勤,來得早不如來得巧”老香的喊声招來了这位潇洒的陌生人,

    这位陌生人的出现,加速了我的心跳,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來到这里,他是紫轩的朋友,还有老香的朋友,还是哪个老师家的亲戚,

    “武警官,”馨玉看见他吃惊地喊着,

    “馨玉,我们又见面了,我说过我会來看你的”那男士微笑地看着她,

    然后他和大家打着招呼,看來他和大家很熟似的,

    “武警官,你的工作范围也太广了,不会是专门來监视我们馨指导员的吧,”老香终于帮我问了一句心里话,

    “如果允许的话我愿意”他看着馨玉,

    那眼神里分明充满了电光石火,他是冲着馨玉來的,

    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武警官,你來深山小学有事吗,”馨玉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來到这里,

    “找你,吃鱼”他回答得很干脆,

    “大家边吃边聊,一会鱼汤凉了就不好吃了”紫轩和喜秀招呼着我们,

    “谢谢,”我们大家也很客气地开饭了,

    那男的挨着馨玉坐在一条板凳上,

    我看了心里一百个不爽,

    自从这位武警官出现后,我对这尾大鱼完全失去了味觉,全都是酸醋味,

    “武警官,你怎么知道我们在深山小学,还知道我们要吃鱼啊,”馨玉都觉得自己问得可笑,

    “馨玉,你好厉害,把我表姐家留给我的大鱼背到这美餐还不喊我一声”他终于说出了一点线索,

    “啊,那是你表姐,这鱼是你预定的,”她突然觉得不好意思,

    “是啊,我來表姐家拿鱼,结果表姐说被一个來考察的女老师给买走了,我一问情况,她才说那女老师如何把鱼买到手的,我一猜就是你,所以我赶紧追了上來,还好果真是你买走了我的鱼”武警官吃了一口鱼看着她,

    “原來是这样啊,实在不好意思,如果我知道是你预定的鱼,我一定不会和你抢的”她害羞得想找一个碟子把脸遮起來,

    “你吃我吃大家吃,都是一样的,來这块鱼沒有刺,尝尝这鱼的味道”他给馨玉夹了一块金黄的鱼肉,

    “谢谢”她的脸上有一丝羞涩,难道他们彼此喜欢了,

    “喜老师,紫老师,以后我侄儿子罕远就拜托给你们了,现在我们吃的这条大鱼就是我们凝聚缘分的鱼啊,”他喊声着他俩的名字,

    “我们一定会照顾好你侄儿的,今天真是要谢谢你表姐把这么好的鱼分给我们”他俩有点不好意思,

    “不用谢,本來这鱼我就是准备拿回去给馨玉一家尝尝的,沒想到她先拿來下锅了,这样也好新鲜”武全很高兴,

    “武警官,这么大的鱼我们怎么吃得完呢,你來得正好,等你回去的时候顺便给你家里带些,还有帮我带点回去给我父母和我的好姐妹秋叶家”馨玉有什么好吃的都不会忘记家人和朋友,

    “哇,他们真有福气,有你这样孝顺的女儿这样贴心的好姐妹”武全听了更是喜上眉梢,

    我实在是吃不下去了,

    这分明就是追上山來的情敌,我还真沒见过这样厉害的对手,

    “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我放下碗筷走出了食堂,

    紫海青看出了我的不悦,

    但她也帮不了我什么,感情的事情谁也帮不了,

    不知我出來馨玉会怎么想,她原來在乎的不是那条鱼也不是我,而是那位武警官,

    我走到挂钟处使劲地用手敲打着铁钟,铁钟发出沉闷声音,宛如我内心阵阵刺痛的声音,

    “严先生,你辛苦背來的鱼,你怎么吃都不吃就出來了,”馨玉跟了出來,

    “你们吃吧,可能不太合胃口”我使劲地用手拍打着铁钟,

    “这位先生,改明我请你打沙袋,难得初次在这里见,我们一起喝几口酒就有胃口了”武警官站在馨玉的旁边礼貌而男子气地说,

    “好啊,我还沒在这么高海拔的地方喝过酒呢,”我看他也是一个血性男儿,

    “要得,海拔多高酒量就有多高”他高兴地拉起我向伙房走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