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58章 海拔论酒量
    ,

    其实我知道,无论海拔还是酒量我与他真的无法划等,

    但在馨玉心里我和他如何划等,

    虽然我不知她心里怎么想的,但在我心里她是最重要的,

    刚走进伙房,大家惊讶地看着我和他,

    “馨玉呢,”他们齐声问道,

    “不是在后面吗,”我和他以为她跟在后面,立马回头看看,

    结果馨玉真的不见了,

    武警官那时的脸突然急得变色了,可想他也是如此在乎馨玉,

    我们大家急忙來到刚才的梧桐树下找她也不见,

    就一会儿的功夫她会去哪呢,

    “馨玉,馨玉”我们的喊声回荡在大山深处、回荡在简简陋的校园里,可就是沒有听到她的回音,

    武警官立刻吩咐大家分头去找,

    只见他迅速地朝后山方向走去,

    我沒和他去同一个方向,我向今天下午走过的校园找去,

    找了大概半个小时后,除了武警官外,其他人不约而同地回到伙房还是一无所获,

    正在我们紧张得团团转的时候,

    她和武警官提着一口黑锅锅出现在我们面前,

    馨玉的脸像花猫一样,但脸上绽放着喜悦的微笑,

    不知那笑是为他还是为那口黑锅,

    “馨玉,吓死我们了,你跑哪去了,”老香担心地上前责问着,

    “我一个大活人会跑哪去啊,诺,去找这口黑锅锅了”她摇着左手里拎着的黑锅,

    “啊,大黑晚上的你就去找这口黑锅,真有你的”老香看看那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黑锅叫嚷着,

    “呵呵呵”馨玉闷笑着,

    大家看着平安回來的她一下子就放心了,

    “走吧,喝酒的喝酒,泡茶的泡茶”武警官吆喝着带着大家走进了伙房,

    馨玉正准备擦洗黑锅,

    武警官看她手不方便赶紧从她手里接过黑锅擦洗起來,

    他们在我面前是那样的默契,我都有点羡慕,

    原來那是一口红铜打制的铜锣锅,

    “馨指导员,你去哪弄的这口锅,”紫轩指着被武警官擦亮的铜锅问,

    “我去后山挑水时无意间被这口黑锅锅拌倒了,吃过饭要煮茶突然想起去捡回來”她看着武警官手里的红铜锣锅解释着,

    “么么么,你是胆子大了嘎,大黑晚晚的敢去后山,还去捡这口人家送鬼送丢了的铜锣锅”紫轩很少用这种语气说话,

    “紫轩,你说什么,这是人家送鬼送丢的,”我们大家包括喜秀都奇怪地看着他,

    “是啊,我才來这个学校那年,有个农民家在懒火地里挖地,正好挖到这一口铜锣锅,第二天他家有人就不在了,其他人不同程度地出现腹痛和呕吐就说是鬼害,就是这口铜锣锅带來的鬼在作怪”他简单地提道,

    “哈哈哈,怕是锅里面还有什么不义之财吧,”武警官好好打量着这口锣锅,

    “你们快來看上面还有字”武警官朝锅底指着,

    “我看看”馨玉一听到有字赶紧揍过去,

    “看來此锅还真有主人”馨玉看了以后大家也挨个去看,

    大家都看清了铜锅底上面的字,

    “馨玉,你想什么呢,”她一直在沉思地琢磨着什么,老香用胳膊肘儿碰了她一下,还吓到她了,

    “馨玉在给这口铜锅找主人呢,馨玉你慢慢想啊,我们先喝酒了,來今天我们就來喝个海拔酒,誓以海拔论酒量”武警官笑了笑摆出喝酒的场面,

    “好,今天就看看是海拔高还是酒量高,”我也不甘示弱走近酒桌,

    看來武警官是有备而來,自烤酒都是亲自从山下带來的,

    紫轩沒有过來喝酒他把馨玉喊了出去,

    难得晚伯、紫家姐妹、老香和喜秀也加入了喝酒的队伍,

    大家好像对馨玉捡回來的那口铜锣锅不感兴趣,还是真的怕人家送鬼送掉看到会给自己带來晦气,

    也许大家也想借酒抒发一下内心的情感,

    “馨指导员,今天除了这口铜锅你还见到什么,”紫轩将她喊到那棵梧桐树下,

    “紫轩不瞒你说,我无意中也看到了晚霞的坟,我想那一定是你和喜秀一片心意”馨玉不想隐瞒他,

    “是的,晚霞我们來到这深山小学,我们都把自己的青春给了深山,她把自己的真情给了我,但她是我这辈子最对不起女孩,如果她沒有爱上我,她现在已经回到城里过着幸福的生活”紫轩一提到她心里充满了悔恨,

    “紫轩,你这样想是因为你深深地爱着她,但你们的缘分只能到那里,别想太多,你还有理解和深爱的妻子喜秀”馨玉安慰着这位有情有义的他,

    “是啊,上天对我紫轩真的太好了,她俩是这个世间我最爱的女子,我真的希望自己能给秀儿幸福,但我把她带到这样苦的地方是不是错误的选择,”他惆怅着,

    “你和她的选择都沒错,无论在哪里,只要相爱的人能在一起多苦的地方都是乐园”她说这话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谢谢馨指导员,我的人生转折也是因为你的出现才有的今天,你是这我紫轩这辈子的恩人”他对她充满感激之情,

    “恩人谈不上,但我们是朋友,真心实意的朋友,紫轩,我想问问晚霞真的是葬在这里吗,”她很想知道那是不是一座寄托哀思的空坟,

    “严格的來讲是空坟,但从我和秀儿的角度來讲不是空坟,她的骨灰我连见都沒见到,只是葬了一些她生前的衣服和物件,我想她是愿意留在这所小学看着我们生活的,所以我们将她葬在那里”紫轩哽咽着但沒有让那男儿的眼泪落下來,

    “唉,真是遗憾,我也不知道晚家是怎么想的,”馨玉也感叹着,

    “紫轩,明年清明你和秀儿去把晚霞接到你们给她安的家里”晚伯不经意听到他俩的对话,

    “姑爹”紫轩又惊讶又激动地握着他的手,

    “紫轩,是我们晚家对不起你更对不起晚霞,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儿,好好和秀儿过吧,等回去以后我就和晚霞父母商量,不能再让侄女处在孤魂野鬼中,让她入土为安吧,”晚伯感叹着,

    “谢谢,姑爹的理解”紫轩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心情,

    “不说了,走馨玉你去泡茶,我们去喝酒,今天我们好好喝一顿”晚伯拉起馨玉和紫轩微笑地走进了伙房,

    “馨玉,來这里坐”武警官一看见她主动招呼着她,

    “嗯”她朝武警官身旁走去,她顺便看了我一眼,仿佛那一眼在问我‘为什么不是你在叫我,’

    由于心情不好牌也跟着不好,武警官运气好,他的酒都是我喝的,所以我已经微醉了,

    “馨玉,你看我这牌咋样,”武警官拿着一手好牌给她看,

    “这是要中大奖的节奏啊,”她夸赞着,

    我听到她在夸赞他,我心里无比刺痛,

    “你们玩着,我去泡茶”她看了几把牌后起身向火炉走去,

    “馨玉,我來帮你”喜秀也起身过去了,

    “喜秀有糯米吗,给我抓一把來”馨玉向她找糯米,

    “噢,有的”她起身去找糯米,

    “馨玉,你跟我出來一下”我拿着想喝茶的借口走近了她,

    她沒问什么跟着我出來到操场边的一棵大榕树下,

    “馨玉,那武警到底是你什么人,”我背靠着大树,大着胆子冒失地问她,

    “他不是武警,他是警察,叫武全,算是我爸爸的学生,你问这个干嘛,”她如实告诉了我,

    “看來他和你家的交情还不浅呢,”我有些醋意,

    “你到底想说什么,”她看出我有心事,

    “我想说、想说……”我热血沸腾地想借着这海拔和酒精的作用,想告诉她我喜欢她,但是又被不知好歹的情敌给打断了,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馨玉,晚伯他们想喝你泡的茶”武警官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故意來撞见我们,

    “噢,我马上回去煮”她回答着,

    “那好,我们回去吧”武警官拿着一只水笔手电递给馨玉,

    “谢谢”馨玉接过手电,

    “严先生,走吧,我们继续喝酒”他主动喊着我,

    他一出现我就成了一个被动的人,他是不是故意來整我的,回去我给你好好喝个透,看你还好不好意思來打扰,

    一进门,馨玉看见喜秀给大家每人盛了一碗糯米粥,

    “不能吃”馨玉大声地喊道,

    她喊得太及时了,只见他们抬着碗的手停在嘴边,睁圆着眼睛看着她,仿佛他们手里的粥是毒药似的,

    “为什么,”喜秀盛粥的小勺都被吓掉在地上,

    “这铜锅好长时间沒用了,虽然已经擦洗过,但还是安全起见的好,这个锅刚煮出來的东西还是不要吃,这糯米粥我是用來煮锅用的,想把不利于身体的东西随粥煮出來,这粥我是要倒掉的”她给大家解释着,

    “我明白了,当年挖到这口锅的人家为什么会出现有腹痛和呕吐死亡现象,不是鬼神在作怪,可能是吃了什么东西中毒了”武警官一下还原了真相,

    “当时我听紫轩说送鬼送丢的,我就想到可能是这个原因,我不信鬼神,这么好的一口铜锣锅扔了多可惜,所以我把这锅捡回來了,我还要将其还给他的主人留作纪念”馨玉早就想明白了,

    “哇,你连这锅的主人都找到了,真不愧是馨玉啊,”大家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她,

    “如果我沒猜错的话是找到了”她将那锅粥和大家碗里的粥提到外面的竹棚树脚倒了,

    然后又加了一些水反复的煮了又倒倒了又煮,到最后我们才喝到她泡的茶,

    那一晚,除了武警官微醉其他人都喝醉了,包括馨玉,我们在这高海拔的地方喝醉了,最终的结论武警官的酒量与这海拔一样高……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