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60章 误闯土锅寨
    ,

    当我抛开心里所有的包袱,身也轻松心也轻松身心也自然轻松,

    此刻的我不管馨玉和谁在一起,我就想马上见到她,

    坐船回來是顺流而下时间用得比较少,也许是心里的放松,觉得还沒有感受够就上岸了,

    带着无比轻松的心情,又开始爬着那笔直的山坡,我有多大的气力就爬多快的速度,

    虽然那速度还是不能和老香这野丫头比,但是却有明显的变化,

    到了山顶,我们开始休息,就连晚伯他们发现我这一路回來变了许多,变得像透过树叶的阳光,像山里微微掠过脸颊的风儿,给人一种清新舒服的感觉,

    也许馨玉给每个人的感觉就是那样,所以有那么多的爱慕者,我不应该感到难过,应该骄傲才对,

    用自己最真心实意的方式与她牵手,这就是我下山后的目标,

    我们稍作休息,吃完喜秀给我们准备的食物,又开始新一轮的下坡,

    这次下坡我几乎是小跑前进,可想我潜在的动力是有多大,那就是见到馨玉,

    归心似箭的我们,回望那笔直的山坡,感觉与一位老乡告别一样依恋,坐上车向爱的方向驶去,

    晚伯累了,所以回來时是我开的车,我开得无比飞快,一会儿功夫就來到村公所,

    村公所办公室的门开着,我以为她在,兴奋地敲了敲门想一头扎进去喊她,甚至想与她來个幸福的拥抱,

    抬头一看,老村头正抱着他的烟竹筒站了起來,

    “哟,严先生啥事这么乐,”老村头抱着他喜爱的“小媳妇”(村里把抽烟的大竹烟筒比喻成男人的小媳妇)笑眯眯地看着我,

    “村长,馨玉呢,”我刹住脚步,

    “今天真是怪事了,一大早我就沒见着馨玉的人影,可是从我开门那下开始就有好几个人找她,你是第几个我都不知道了,到底出什么事了,”老村头都有些着急,放下他心爱的“小媳妇”注视着我,好像我就是造事的主一样,

    “沒出什么事,只是她一大早就从学校和一个男的离开了,我以为他们早就回來了,”我呆站在办公室的门边,

    “噢,先进來坐吧”老村头将我引进办公室,

    晚伯他们朝后也跟了进來,

    “大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紫海青高兴地朝老村头喊着,

    “妹子啥好事啊,”老村头给我们端茶倒水,

    “村长,你快当爷爷了”还沒等紫海青开口,老香早就喝了一口茶,拉着嘴边的茶水汇报着,

    “真的吗,”他那高兴劲我真是沒法形容,脸上所有能代表喜悦的每一寸肌肤都带动起來了,

    “是、真、的”紫海青、海香和晚云风三人齐声给他确定着,

    “哇,太好了,我马上告诉你大嫂”老村头激动得是掏出手机打还是用村公所的电话打,在那里忙转着,

    “大哥,别激动,慢慢打”他们看着他真是乐晕了头,

    老村头激动地给家里打着电话,看着他那样喜颜于色的表情,还有那欢快的动作,我突然想起自己的父母,也许他们心里一直在期待着我这严家独子给他们这样的惊喜,但是我的惊喜要何年何月才能实现,

    老村头带着家人回去了,我老香送回家,

    我一直在想馨玉和武警官去了吗,

    难道他们还沒回來还在江边的亲戚家,还是回他父母家去了,

    “严先生你想啥呢,”老香看我从村公所出來一路少语,

    “沒想啥”我不安的心总是掩盖不住失落的表情,

    “又在想某人了吧,”

    “想有用吗,”我反问道,

    “有用啊,至少还有一个想处”她很肯定地看着我,

    “有用就好”我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我们带着各自心里的想法來到老香家,

    老香家已经摆好了午饭等着我们,

    我看到石三生和小青也在帮忙着,

    也许馨玉说的对,石三生总有一天会感谢她,

    “严先生,老板,”石三生和小青惊讶地看着我,

    “小青你现在已经是土豪夫人了,不能再喊我老板了”我调动了一下面部的表情,不想让这对刚定亲的新人看到我的不悦影响他们的心情,

    “石先生真是恭喜您啊,”我回过头与他相握,

    “谢谢,您刚來吗,怎么不提前说一声,”他一向用这样礼貌的态度对我,

    也许就是这种礼貌让我能和土豪交上朋友,

    “三生你们聊着,我去抬菜”小青温柔如妻地和他说,

    也许女人走进婚姻里再野的丫头都会变得温顺,

    三生用幸福的微笑点点头,

    “我们刚从紫轩他们学?;貋怼蔽液褪侣?,

    “你们去深山小学了,”他很惊讶,也许他也很想去,

    “是的,真是跋山涉水啊,”我感慨道,

    “那更应该去了,你们哪几个人去的,”他对深山小学很感兴趣,对去的人更感兴趣,

    “晚伯夫妇、紫轩夫妇、海青阿姨、老香,还有我和馨玉”我故意把馨玉和自己连起來说,

    “这么多人,连馨玉都去了,她人呢,”他真的像老香说的一样定亲不定心,在他心里馨玉一直存在,

    “她和武警官一早下山就不见了”我如实地说,

    “武警官,她老爸的学生,”

    “是的,看來你很了解他”他明明知道的很清楚,只是想让我确认一下而已,

    “不是很了解,只是他帮了馨玉一家很大的忙”他对她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想法,我不得而知,

    “据说,馨家也帮过他的大忙”我把仅有的一点了解说了出來,

    “是的,恩人与恩人之间的感恩回报不知何时休,但是中秋节那晚如果不是武警官,馨玉这辈子都会不安”他提到了中秋的夜晚,

    “中秋节那晚怎么了,”我感到很好奇,不知他们发生了什么,

    “那晚馨家的宝宝丢了,正好被武警官碰到送回馨家”他简单地说到这里,

    “噢,”我仿佛明白了一切,但又什么都不明白一样,

    开饭了,

    小青一家也來到了,看着他们个个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我真的好羡慕,

    但老香家父母微笑背后似乎有一些忧伤,

    也许是老香和老杜定亲一事黄了的原因,

    我和她一起突然出现在她家,是不是有点不妥,但我真的不知要去哪,去村公所吧馨玉不在,去小城吧,我又沒有亲戚朋友,还能去哪,

    “石先生,吃过饭我想离开这里”我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了他,

    “过两天就是国庆节了,你不是休假吗,再玩几天我们一起回去”他挽留着我,

    “你们都有家人和亲人,我一个外人感觉有点不合适,”我心里很矛盾,

    “有什么不合适,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我们大家能走到一起真是一种缘分,沒事,吃过饭我们爬山去”也许他心里比我还矛盾,

    就这样我勉强留下來,饭后我和他一起开着车在寨子里乱逛,但最后去了另一个寨子,我们都不知道什么寨,

    我们把车停在寨子边,看看寨名“土锅寨”,

    我轻声地念着“土锅寨”,

    “严先生你认识这个寨子”石三生好奇地看着我,

    “不认识,感觉这个寨名挺有趣,会不会这个寨子是打锅的,”我脑海里感觉这个寨应该与一样物件有关,

    “打锅就打锅呗,也许就是专门的土法打铁锅铜锅的”他不觉得有什么好奇,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锅,”我感觉想到了什么,

    “铁锅铜锅”他重复了一遍,

    “对就是铜锣锅”我拍着大腿叫了出來,

    “铜锣锅,不也是铜锅吗,怎么啦,”他觉得自己不明白有什么区别,

    “馨玉和武警官就是來落实铜锣锅的主人”我突然想起喜秀早上说的话,

    “啊,难道铜锣锅是物证,铜锅的主人犯法了,”他突然感兴趣了,

    “哈哈哈,你想到哪去了,”我突然感到莫名的好笑,

    “武全是警察吗,拿着一口锅找锅主不是办案那还能怎么,”他被条件反射了,

    “看來你的想像力太丰富了”我很佩服他能想到这层,

    “不是的,那是一口人家扔了锅,馨玉捡回來的,后來发现锅上打着字,所以她想找到锅的主人给他们做个纪念”我解释着,

    “给锅找主人做纪念,这馨玉啊,沒有她想不出來的事,真是太特别了,走吧我们也去帮她找主人去吧”他心里乐乐地拉起我往寨子里走去,

    “哇,你不是要带我去爬山,现在连我们也要去找锅的主人,”他都被她给感染了,

    “是啊,走吧”

    我们沿着寨子走去,这里有好多打锅的人家,我们一家一家地打听,

    找了好多家都说刚才有一男一女已经來问过了,

    我们沒有锅光抬着一张嘴怎么问得清楚,

    我们开始失去找锅主的信心,就在一棵大榕树下休息,

    我这才下山的好汉都有点累了,

    活动着一下头部,闭着眼睛转了几圈头,终于舒服多了,

    睁开眼,只见眼前的山顶上有馨玉的身影在晃动……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