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61章 直奔铁嘴寨
    ,

    我定神一看,真是馨玉,

    “石先生,你看馨玉他们在对面的山上上”我指着正对对面的山很激动,

    “严先生,我看你怕是看花眼了,哪有馨玉的影子,”他随我指去的地方看去什么都沒有,

    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真是看见她了,

    “不是,你再好好看看”我再次激动地说道,

    “哇,真是呢”他终于看见了比我还激动,

    我们迅速向对面的山赶去,

    我以为我通过最近的锻炼会比他厉害,沒想到他跑得跟一头“野兽”一样快,

    我本來不想用“野兽”來形容他,但谁叫他跑得那么快呢,

    呵呵呵“野兽”,

    我一边笑一边去追赶他,

    “你太能跑了”等我累弯腰地追上他时,抬头看见馨玉一脸惊讶地看着我们,

    “严先生你酒醒了,”馨玉沒有说话,武全笑笑地问我,

    “醒了,但是闻着酒气來找你们”我好不容易消下去的气被他这句话又给气饱了,

    “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馨玉终于发问了,

    “不是早说了嘛闻着酒气來的吗,”我和石三生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正经点”她明显有些生气,

    “噢,我们吃过饭想出來爬山,但是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个土锅寨來了,一早就听说你们來找锅的主人,所以应该是在这里巧遇,难说锅的主人就在这里呢,”我和石三生不敢怠慢她,老实地说着,

    “这还差不多,走吧,听说前面山顶那家打锅很有名”馨玉和武全走在前,我们紧跟其后,

    真是名人在处山形都不同,这是一座三角形的山,打锅人就在三角形的山腰上,

    石三生看着武全手里拎着一晃晃的铜锣锅很是好奇,

    “武警官,能否让我看看你手上提着的这口铜锣锅”石三生借机插队到武全和馨玉中间,这个钻头觅缝的家伙,

    我真想拾一个土块狠狠朝他砸去,但看在他误打误撞带我來到这里找到馨玉的份上免了,

    他只是接过盖着锅盖的铜锣锅看看了,根本连里面是啥样都沒揭开看就递给了武全,然后他就沒有退回來的意见,他就是故意想去和馨玉一起走,

    我实在看不下去他这重色轻友的行为,

    我也想了一个办法,

    “馨玉,你等等,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叫住了她,

    “什么好消息,”她果真站住了,

    “我们也想听听”他俩真是不懂礼貌,也跟着站住了,

    “这个好消息只能给馨玉一个人听”我故意不告诉他们,

    “啊,那么我们更是想听了”他俩的脸皮还真厚,

    “你们先走吧,我们一会就跟上”馨玉看着他俩,

    “噢”他俩不情地走了,三步一回头地看着我们,

    直到他们走到拐弯处沒了身影我才告诉了她,

    “馨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老村头快当爷爷了,”我实在想不出说什么好消息,就把这个她一手做媒得來的好消息告诉她,

    “真的,真是一个好消息,想必村长他们一定高兴得不得了”她听了以后很是高兴,我真沒白告诉她这个消息,

    “村长他们都知道了,”我赶紧接着说,

    “这下好了,紫家又添一喜,看來紫家是喜气连连啊,”她高兴地感叹着,

    “唉,我们严家何时能添一大喜就好了”我故意在他面前唉声叹气,

    “喊叹啥呢,该來的都不会,走吧,不然追不上他们了”她边说边走了起來,

    “追不上更好”我嘴上虽然耍着脾气,脚还是听话地跟着她走出,

    “什么态度啊”她听了之后转回头看了我一眼,

    那一眼好像在说严义你男人一点好不好,

    “呵呵,积极的态度”一跃和她并肩走起來,

    “你不怕掉沟里啊,”她我被往路边挤了一下,

    “哎哟”她不提醒我还不怕,她一提醒,我身子一有掉下坡趋势,

    “好险呐”她用疼手一把镐住了我,

    “谢谢馨玉”我明显感觉她手心里有血溢出來,

    “不客气,走吧”她轻轻摇了摇疼手,

    “噢,馨玉,我还有一件事沒告诉你”这件事是我一直想和她说的,

    “又有什么事呢,”她都觉得我事还不少,

    “老香,今天跟我说她想去我店帮我看店,因为小青结婚了不可能再來店里上班”我很严肃认真地说,

    “好事情啊,老香会计结束小青也结婚了,让老香去你那里疗伤一下也好,哈哈哈看來我还沒上岗就面临下岗”她笑了笑,

    “什么上岗下岗的,你就是那里的老板娘”我轻声地说,不知道她听到沒有,

    “走吧,谢谢你今天告诉我这么多的好消息”她觉得老香去我那还是挺好的,

    但是我最后那句话他听见进去沒有,

    “哇,你们俩一个好消息款了**个好消息的时间啊,”他俩朝我们撒來这句话,

    “我看你们应该走**里地的也只走了一里嘛”馨玉也不甘示弱地回敬道,

    我突然觉得她和我是一个战线的,看來这个作战计划被我的一个消息完全打乱了,我看你们俩还想走在她旁边,

    我跟着馨玉后超过他俩,还特意笑笑地回望了他们一眼,

    石三生气都朝我举拳想挥过來,

    武全只好提着那口锅跟在三生的后面,

    此刻我有些重色轻友之嫌,但管不了那么多了,前进吧,

    馨玉带路我就很兴奋,随时想把那两个家伙甩得远远的,但这是不可能的事,他们不提速超过我就是万幸,

    “你们看,快到了”馨玉突然回头喊到,

    我抬头一看,还真是快到了,这分钟我又希望这个山坡再高点路程再远点,

    那两个家伙听到后果真提速超过了我,

    还故意回头给了我一个胜利的姿态,所以啊,这个战线沒弄好就上为术混乱,早知道就应该和三生站在一起,他怎么说也是定亲的人不可能成为我的情敌,但那大内高手就是情敌中强者,

    唉,加油吧,我只好成了跟在最后面的那个,

    “到了到了”馨玉高兴地叫喊着,

    但我只能在离他们更远的地方分享着她的喜悦,

    “这家人哪去了,”我听到他们三人说,

    我心里暗笑着‘忙嘛,还不是得等我’我终于爬到那家人外门,

    我们四周找了找都沒人,

    刚好遇到一个背柴的老人家,

    “老人家,您好,请问这户打锅人家上哪去了,”馨玉礼貌地打听着,

    “么,你们來得不是时候,这户打锅人家克铁嘴寨走亲戚去了”老汉将背上的柴火歇靠在一块大石头上,

    “铁嘴寨是不是赶妞他们那个寨,”馨玉继续问道,

    “你是哪个,你咋个会认得铁嘴主任家的姑娘,”老汉感到很好奇,

    “我们是朋友”馨玉微笑地说,

    “噢,原來是这样,这个打锅匠就是克赶妞家去了”老汉连忙说,

    “老人家,赶妞家在哪,”馨玉突然问道,

    “啊,你不是说是你朋友吗,你怎么连她家在哪都不知道,不说给你听”那个老汉感觉馨玉是骗人的生气地背起柴火走了,

    “天哪这老汉咋这么怪的脾气”我们三人异口同声地看着馨玉,因为我们知道馨玉不可能说假话,

    “老人家,请您听我说”馨玉追了上去,但那个老汉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老人家年欢家在哪里,请您告诉我好吗,”不知是馨玉的诚恳打动了他,还是她认得年欢,

    “土锅寨出克向右拐就是铁嘴寨,你们克那点克问就认得她家了”老汉边走边说,

    “谢谢老人家”馨玉感谢着,

    “天哪,我真是要晕死了,铁嘴主任家就在大改家娘家出來的那个岔路口啊,”她终于想起來了,

    但不能怪馨玉,因为她來到这里已经很辛苦了,

    我和三生跟着武全的车后面,

    又是一程风來一尘土的黄灰路,

    看看馨玉在的那个村正在施工的路,他觉得馨玉來这里真的为当地百姓做了一件很实在千秋好事,

    我心里很佩服我心爱的女孩,

    “呵呵”我情不自禁止地笑了起來,

    “严先生,笑啥呢”三生朝我看來,

    “觉得赶妞这名挺有趣的”我胡编着一个理由,

    “是啊,赶妞、年欢都是有趣的名字”三生想想也这样认为,

    正在我们讨论着有趣的名字,

    武全的车向右拐弯进了一个寨子,

    果真是铁嘴寨,连桥上都是用铁护栏加固着,

    进了铁嘴寨,我们很想见见这个赶妞,

    “大春城,”馨玉看见他停好拖拉机下來,

    “馨指导员,你们來铁嘴寨搞么,”大春城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像是來走亲戚的样子,

    “我们來赶妞家,你给认得她家在哪里,”馨玉说明來意,

    “哈哈哈,我还正缺沒有勇气克她家,现在你们來么好了,走,我带你们克”大春城搞半天是來哄铁嘴老岳母的,

    “严大哥你们好”他朝我们车走來把东西放到车上,

    “大春城,意思这些东西不是买去她家的,”我们不明白地问,

    “就是买克赶妞家的”他上來车上坐好了,

    “么搞么放车里,”

    “她家还有一大截呢,走路要走好下呢”他指着前面的路,

    “噢,好好你带路”我们以为要走路进去,沒想到是要开车克,

    “大春城,你搞么在半路就下了,”我们很是好奇,

    “么,俩位大哥啊,我开着一小点手扶拖拉机克么不好意思不是,走路都要比开那车强,现在么好了我挂回羊头卖一次狗肉”大春城乐哉哉地看着我们,

    “改明,你们村的路修起來你也好好买一张”我们鼓励道,

    “要得,但是那个才是我奋斗的目标”他指指前面一户人家,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