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64章 争言好胜
    ,

    “老人家,您别难过了,现在弄成这样,天都黑了,等明天下山我们带您去”馨玉看着这怪老头挺可怜,

    “小心同志,今晚不下山的话,那我家两口子还是先回克,等明早再说”铁嘴村主任牵挂着家里,

    我想最关键的是不放心大春城单独和自己的宝贝女儿在家里,

    “武警官,麻烦你送主任他们回去”馨玉看着站在身旁的他,

    “好的,馨玉那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们先走了,回头我來接你们”武全也不想离开,但是我和三生都受伤了,只能他开车送他们回去,

    打锅匠家里就只剩下怪老头、三生、我和馨玉,

    馨玉细心地照顾着石三生,我和他同样受伤了,但她对他那种细心的照顾突然使我的伤更痛了,

    “唉哟,”我摸着头故意瞄着她叫喊着,

    “严先生,你怎么了,”她听到我的叫声赶紧过來关心地问我,

    此刻我还是高兴的,因为至少她还在乎我,

    “馨玉,我头疼得厉害,会不会失忆啊,”我故意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失你个头,你失忆了还知道叫唤我啊,我担心失忆的是他”她一眼看穿了我的伪装,然后又看着躺在石床上的他,早知道我就应该好好躺在石床上别起來,真失算,

    她又去照顾三生了,看着她锁紧着眉宇心里一定很心疼他,希望他快点起來,不然怎么回去给杨喜门和小青他们交待,

    三生这分钟咋这样娇惯呢,今天像“野兽”一样会奔跑的他哪去了,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假装的,

    借着怪老头和馨玉离开的时候,

    我轻轻走近石三生,对着正躺着闭目养神的石三生耳边大叫:“馨玉,有蛇”,

    “哈哈哈”我这声大叫还挺管用的,石三生立马一骨碌爬了起來,惊头拉耳的看看四周,

    “你这坏家伙”他看着正在发笑的我骂道,

    “哪有你坏,早就醒了还装晕迷,害怕人家馨玉以为你失忆了正难过呢”我指了指他的脑袋,

    “怎么了,怎么了,”馨玉估计是听到我的叫声跑出來的,焦急地问,

    “沒什么,我想告诉你石先生已经醒了,不用再像老人一样伺候他”我指指正想躺倒继续伪装的他,

    他听我这么一说不好意思再装了,

    “馨玉,谢谢你对我的悉心照顾,我现在好多了,你不用紧张我沒失忆”他边说边瞅着我,恨不得把我一脚踹出洞外,

    “不客气,你受伤了应该好好照顾你,你先躺下休息”馨玉让他好好休息,

    “馨玉,那个怪老头呢,”我沒看见怪老头出來,

    “一点礼貌都沒有,怪老头是你叫的吗,小心他给你一石弹吃吃让你倒地躺着,那你就好在了”馨玉小声地看着我说,

    “中弹才好呢,你就会像照顾他一样照顾我了”我特别希望得到她的照顾,

    “瞎说什么,好好在着,你以为中弹躺着好玩啊,”馨玉转身钻进一个拱形的石洞里不见了,

    “石先生,你干嘛被怪老头打中弹的,”我跑到他身边好奇地问,

    “我也像你一样动不动叫他怪老头,他一火就飞出一颗石弹过來,那种准法真是吓人”三生形容着飞颗速度,

    “噢,这种可怕,”我迅速捂着自己的嘴不敢吱声,

    “怎么了啦,牙疼啊,”三生看着我,

    我一个劲的只摇头,

    “你说那把金刀到底会在哪里,”他坐起來惹有所思地看着石洞顶,

    “我咋知道,我又沒见过”我也想见见那刀,

    “金刀一定在仇家那里”馨玉拿着碗走了出來,

    “仇家,谁是仇家,”我和三生问道,

    “仇家就是杀害我姑奶奶他们的人啊”馨玉一提到仇家心里就窝血,

    “那人是谁,”我们追问着,

    “大概是废柴少爷”馨玉恨不把这个人立马找出來,

    “唉,锅主找着了,现在又得找金刀的主人仇家”我感叹道,

    “先吃点东西吧,”怪老头提着一黑锅香喷喷的什么出來,

    此刻的他已经沒有先前那样怪得吓人,反而挺和气的,

    “这是什么,这样香,”我们大老远就闻见香味,

    “这是我今天刚打的野鸡,你们一來吃都沒得吃光顾着和你们打架辩嘴去了,我们真是不打不相识,现在好了,终于可以一起坐下來尝尝美味”打锅匠放下那锅香得诱人的野鸡,

    他说完又转身去拿什么了,

    “來來來,这是铜锅饭,这是用封锅煮的,好多年沒尝到了,今天真是太难得了”他露出一脸的喜色,

    哇,一锅豆焖饭做得真好,那新鲜的土豆太生态了晶亮亮的,还有火腿丁,绿豆,一看就很漂亮,更不要说吃上一口,

    我看馨玉盛汤很费力,赶紧拿过她手里的汤勺给大家盛了碗新鲜的鸡汤,

    “哇,太香甜了,比那面瓜鱼汤好喝多了”我嗅了嗅喝上一口赞美着,

    “什么面瓜鱼,”石三生和我刚听到时一样好奇,

    “噢,我们去深山小学,路过江边时,馨玉好不容易弄到一尾让我背回去的”我终于可以显摆一下,

    “一尾鱼有那么大那么重还要背吗,”石三生更是感兴趣了,

    “当然了,足足有四十多公斤重呢”我比划着,

    “哇,那么大,还不成鱼娃了,”他惊呆了,

    “本來就是鱼娃,对了,馨玉你不是带了几大块鱼嘛吗,”我突然想起这事,

    “噢,让武警官的表姐托人帮带回小城里了,本來想带给石先生他们尝尝,但是半路遇到大改召家老公,我送给他了”馨玉解释着,

    “啊,她们一家那么对你你还送大鱼给们吃,”我和石三生真不明白在她心里啥是仇恨,

    “别人误解我,难道我就要误解别人吗,那么这样永远都沒有和解的时候,沒意思,”她非常的想得开,

    “馨玉姑娘啊,像你这样会想事的女娃少见”老人家也称赞道,

    “馨玉,那个大面瓜鱼一定要到澜沧江才有吗,”石三生念念不忘那面瓜鱼,

    “三生呐,今天先喝鸡汤,改明爷爷给你弄一尾也让你背回去”怪老头慈祥地说,

    “谢谢爷爷,”石三生巴不得立马就背一尾回去,

    “老人家,你真是他爷爷,”我好奇地问,

    “我这么老难道不是他爷爷,我也是你爷爷呢,”怪老头捋了捋胡须,

    “是是是,爷爷好,”我终于想明白了,

    吃完野鸡,我一直在给石三生讲那尾大鱼,听得他马上想到江边捕一尾,

    “唉,有个人能陪我喝喝酒就好了”怪老头一个人盘腿坐在石桌旁独自叹着气,

    “爷爷,我们陪你喝”我和三生走过去也学他盘腿坐下,

    “那太好了,多少年來我独自一人品着这酒里的人生百味,”他给我们斟满美酒,

    “这酒好香”我和三生还沒喝就闻到一股香味,

    “这酒当然香了,是爷爷自己酿的,石先生你真有福气,爷爷给你和小青结婚准备了一大坛陈年美酒呢”馨玉端着一碗干巴走來,

    “是么,”三生一听她提醒到自己快结婚了,心里很是不舒服,

    “是的,來这是爷爷给大家弄的下酒菜,你们猜猜是什么,”馨玉摆下那碗干巴,

    我们猜尽了能看到能想到的猪、牛、羊、马、驴就是猜不到是什么干巴,

    “麂子干巴,香吧,”她尝了一口宣布了答案,

    “哇,天天嘴上说的麂子沒见过今天终于吃到了”我和三生头一次吃这种野味,味道真是特别香,

    “馨玉姑娘,你也來一杯,”怪老头征求着,

    “谢谢爷爷,这么好的好酒我怎么能拒绝呢,”她用那双残痛的手接过酒杯,

    “对嘛,这才像玉纯青的后人嘛,真是有本事,來我们为今天的相聚干一杯”怪老头今天是有史以來最高兴的一天,

    他的酒量按理说是很好的,但可能是因为心情,醉得比我们年轻人还快,他回自己的石屋里睡觉去了,他是不是想让我们自己喝呢,

    “馨玉,”我看她也喝得爬在石桌上,

    头一次见馨玉喝爬了,真是难得啊,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醒着,馨玉睡哪呢,”我和三生商量着,

    我们都爱着馨玉,眼下该怎么办呢,

    “除了这石桌旁的石床沒地方了,这里又沒什么铺盖的,万一馨玉生病了怎么办,”

    现在真是考验我们生存能力的时候,

    我和石三生悄悄像老人家石屋里看了一眼,

    老人家也睡得很简单也沒多余的铺盖,

    我们找到伙房时,意外发现这里挂满了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锅铜,真是铜锅的世界,然后看见挂满的野味,

    “石先生你结婚时的那坛酒会藏在哪里,”我特惦记着那坛酒,

    “你也赶快结婚到时分你一半”他故意气我,

    “好啊,我和馨玉结啊”我也故意气还他,

    “你敢,你和谁结都无所谓,就是不能和她结”他很霸道地怒目看着我,

    “你当土豪就算了还想当土贼”我沒好气地骂了他一句,

    “我宁可当这土贼也不想当土豪怎么啦,”他的怒火被我无意中点燃了,

    “石先生,我觉得你变了,变得不是我以前认识的石三生”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家伙会毁婚,

    “不管我变也好不变也好,我知道自己是谁”他扔下这句话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你这样会让馨玉很为难的知不知道,”我看着他的背影说,

    他迟疑了一下,然后继续走了出去,

    我不知道他以后会怎样,如果他真的毁婚了,这让馨玉会更难过,我该怎么办,

    当我们走到刚才喝酒的地方时,馨玉不见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